第91章 各有算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吞月妖皇心下明白,若非李齐降服了天魔幼体,纵然他全力从赤水泽赶来此间,只怕也稍嫌晚了。

    好在现在天魔幼体将将被李齐控制住,尚在蛰伏期内,灵智仍旧未曾开启,正好为他争取了时间。

    坏事的是李齐,成事的也是李齐。

    这会儿,吞月妖皇反而是有几分感谢李齐了。

    正是因为李齐的出现,才使得他可以不必再等下去,提前得到天魔幼体。

    一想到外化之事,他心中便一阵兴奋。

    用万载难逢的天魔做外化,想想都让他血沸腾,心潮澎湃。

    天魔,传说之中乃是天道的心魔,随着天地变化,秉承一缕造化,应运而生,将这样的神奇存在掌控住,再炼成外化,以天魔对于道的悟,修炼速度用一千里来形容,也是不嫌夸张。

    当吞月妖皇发现天魔幼体的那一刹,他便仿佛看到了自己成为吞月大圣的希望。

    而现在,百步路程,走到了九十九步,只要最后一步妥妥的走完,他就大功告成了。

    ……

    鸠岭石坪之中,风铃、文静、邓源、马达、洞灵子和另外两个魔炎教弟子皆是遭遇到了锢,体外一道幽冷的黑气结成了法,让他们化为雕塑一般的存在,完全不能动弹,而神念一触及到达体外的法,立刻便会遭遇猛烈反弹,根本无法探出来。

    潮起潮落,绝望、期待、绝望、期待……到达现在,大家都是知道,再也没有希望了。

    一切都好像一场残酷的游戏,他们宛若是笼中困兽,被折腾够了,彻底绝望了,然后被死亡吞噬,然后游戏结束。

    之前,李齐和吞月妖皇讨价还价的话,他们都是听到了,心中有感谢,有感动……但吞月妖皇却是毫不留的宣判了他们的死刑。

    死对于他们来说,已只是时间问题。

    妖皇,乃是法云宗和魔炎教都不愿意去轻易得罪的存在。

    洞灵子已经预感到,纵然是自己的父亲带领着魔炎教一众高手杀进来,只怕是也救不得他了。

    他们这些人,知道的太多了,吞月妖皇是不会留下他们的。

    “李齐老弟,看来我们真是难兄难弟啊,每一次相遇,都没有啥好事。”

    洞灵子心中哀叹着,满是苦涩,暗暗的说道:“希望你走的慢些,我们路上也好做个伴……”

    路上?自然是黄泉路上。

    风铃的眼角在这一刻,悄然变得湿润,心中亦是被绝望占据,“爹,女儿还能不能再见你一眼?母亲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一切?李齐师弟,是我害了你……要是我不叫上你一起出来猎杀妖兽,那该多好……”

    她的心中满是遗憾和后悔。

    “啊,这个李齐,为什么要逞英雄?他若不逞英雄,吞月妖皇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存在……”

    邓源的心中却是一片混乱,发了失心疯,天真的可悲,竟是对李齐生出了怨念。

    文静、马达和另外两人,也都是绝望之至,悲哀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

    “爹,你看那是什么?”

    鸠岭中,洞妙妙忽然指着天空之中猛然掠起的一道光华,惊异的说道。

    此刻的魔炎教一众人正以摧枯拉朽之势杀入鸠岭深处,整个大阵基本已经瘫痪,被毁的残破不堪,对他们再也不构成威胁了。

    洞启炀闻言,循着洞妙妙指着的方向看去,神色一变,沉声道:“糟了,那是吞月妖皇的黑水龙船……怎么他径往天上而去?”

    洞妙妙一听,吞月妖皇已经来了,面色一下苍白起来,惊声道:“爹,我们快些进去救人……”

    洞启炀却是一抬手,挡住了洞妙妙,示意大家都停了下来,沉声道:“吞月妖皇已经来了,我们不得不三思而后行。你们看看,法云宗那帮伪君子,正环伺在侧,定是在等待机会暗暗算计我们。现在,大家在此留下,结下阵势,按兵不动,我带几个长老,先行到鸠岭深处打探况,大家不可轻举妄动,听我暗号,随时准备接应!”

    洞启炀安排妥当之后,方才点了三位长老,展动形,掠向鸠岭深处,速度快极。

    魔炎教其余人等皆是纷纷行动,结成阵势,静等掌教洞启炀的指示。

    毕竟此刻,他们不但要防备着吞月妖皇,还要警惕着法云宗诸人,一个个都非常谨慎。

    洞妙妙则是趁着大家不注意,形一幻,悄悄离开了去,心间实在放心不下李齐,绕开了教中的高手,也是掠向了鸠岭中央的石坪。

    魔炎教众高手的后方,以青云道人为首的法云宗众高手同样发现了吞月妖皇的黑水龙船,一个个谨慎的停了下来。

    青云道人冷冷一笑道:“很好,吞月妖皇看来已经到了。魔炎教杀了吞月妖皇如此之多的麾下,就等着承受吞月妖皇的怒火吧……”

    魔炎教和吞月妖皇一旦大战起来,法云宗自然便有了打秋风的机会。

    不得不说,青云道人实在是个沉之人。

    这时,飘雨道人忽然大声道:“宗主,风华和白洛寒不见了……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

    听到飘雨道人忽然的声音,大家这才发现,风华和白洛寒竟是不知何时悄然脱离了队伍,不知所踪了。

    法云宗众高手一个个面面相觑,探出神念四处乱扫,没人发现两人的气息,不议论了起来。

    青云道人则是哼了一声,看向了魔炎教众人的方向。

    飘雨道人一闪,来到了青云道人边,暗暗传音道:“宗主,两人皆是往鸠岭深处去了……他们这般偷偷摸摸的行事,难道有什么目的?”

    青云道人眼睛眨了眨,一副道貌岸然之态,传音道:“一个去找女儿,一个去找弟子,没什么好奇怪的!”

    飘雨道人知悉,心中亮堂了,奉承道:“宗主实在是明察秋毫,智珠在握啊!”

    青云道人微微一笑道:“我为堂堂一宗之主,对于宗内一些不安分的存在,自然是要盯紧些的。风铃和李齐一伙人出来猎杀妖兽,出走不久就神秘消失了,现在看来,多半是被困在鸠岭深处了。”

    飘雨道人眼睛贼溜溜的一转,嘿嘿笑道:“宗主,若是两人不小心遭遇吞月妖皇或是魔炎教的人,我们怎么办?”

    青云道人抖了抖袖子,沉声道:“以大局为重!”

    何为大局?

    大局就是静静等着吞月妖皇与魔炎教一番大战之后,他们再出手杀出。

    意思就是在此之前,不管白洛寒和风华遭遇到什么,他们都按兵不动,见死不救!

    ……

    鸠岭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什么谋阳谋,尔虞我诈,李齐都一概不知。

    他现在只知道一点——自己大难临头,即将命不保。

    吞月妖皇以**力将他完全锢住,让他分毫不能动弹,神念都是不能探出周。

    现在的他,就宛若是吞月妖皇砧板之上的鱼,生死都是任其掌控。

    如何逃出生天?李齐心下一片茫然,此时此刻的他太被动了,被动的连一点主动权都没有,只能等待着吞月妖皇来炼化他,夺取天魔幼体。

    正在苦思对策之时,李齐忽然感觉到脑海之中一轮明月浮现了出来,皎皎银盘陡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带着幽冷,带着沉寂,冰冷的光华洒向了他脑海的每一处,如水的光华一下将他的魂魄笼罩住了。

    “小子,吞月妖皇想要炼化你的魂魄……”

    老家伙的声音忽然响起,沉声道:“不过,他的算盘打错了,你的魂魄乃是混沌古魂,现今已初具雏形,他单凭这颗魂魄珠子,根本炼化不了!”

    李齐听闻,稍稍放松了一些,心里有了两分底气。

    “不过,你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老家伙话锋陡然一转,接着道:“他很快就会明白你的底细,发现你这魂魄的宝贵之处。到时候,他就会想着如何一网打尽,将你和天魔幼体全部收入囊中!你小子,这一次可谓是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李齐一听,才有的两分底气一下泄了个干净,心寒了!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白洛寒给他讲过的关于先民的事。

    天魔幼体固然人至极,但他的魂魄同样也是一块香饽饽……吞月妖皇能认得天魔幼体,显然是个识货的主儿,又怎么会不知道他魂魄的妙处?!

    李齐心下忍不住骂了句:“此番真他妈-的是撞见鬼了!”赶忙抱元守一,稳定魂魄,接着便感受到那幽冷的光华如水般源源不绝,化为一个个诡异的符文,不住的向他魂魄深处渗透,但是刚一渗透进去,李齐魂魄之中的混沌古气一动,便是将之湮灭了。

    吞月妖皇的手段,果然完全不起作用。

    “混沌古气?”

    黑水龙船之上,吞月妖皇忽然咧嘴笑了,“这小子居然是先民后裔……真是天意怜我,天助我也啊!天魔幼体和此子魂魄,本皇必须全部到手!”

    吞月妖皇果然是识货之人,本想几下炼化了李齐魂魄,然后将天魔幼体夺回来,但是忽然之间,又是发现了宝贝,计策开始改变了。

    单靠那颗明珠,的确是无法炼化李齐的魂魄,但是吞月妖皇的魂魄出马的话,况就难说了。

    不过,在炼化李齐魂魄之前,吞月妖皇必须先得把天魔幼体夺回来。

    天魔幼体已经是李齐的第二魂魄,就好像一棵树分了叉,有了两个树冠,但根本还是在李齐本的魂魄之上。

    若是李齐的魂魄一灭,第二魂魄也就会瞬间毁灭,所以吞月妖皇想要好处全得,必须先从第二魂魄开始。

    心间迅速拟定计划,吞月妖皇念头一动,宛若皎月一般的明珠倏地缩成鸡蛋大小,不再纠缠着李齐的魂魄,光华一闪,直接打入到达天魔幼体的灵体之中,旋即便是发现了李齐打入其中的一颗圣心。

    “这是什么东西?”

    吞月妖皇一阵奇怪,发现一颗玲珑晶莹的小小心脏,很是玄奇精妙,正有规律的跳动着,比他的魂魄明珠不知道高深了多少倍,正是控制天魔幼体的机枢之所在。

    他这微微一吃惊,接着便是发现,自那心脏之上,一缕缕光芒蔓延而出,瞬间探入到达明珠的深处。

    然后,随着小小心脏跳动,明珠之中的一切竟是开始被那颗心脏吸收着,输送到了天魔幼体的躯之中。

    那一刻,他惊骇的发现自己居然对自己的魂魄明珠丧失了控制力。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