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牧九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牧九羊?”

    李齐和洞妙妙隐隐听到无比猖獗的咆哮,心中暗暗记下这个名字。

    毫无疑问,牧九羊是他们进入星火幻城之后遭遇到的最强存在,单单那隔空抓摄而来的火焰大手,其中蕴含的火焰便有数十种,若非李齐猛地打出魔念,使之一滞,导致火焰大手瞬间失控,两人简直没有半点逃脱的机会。

    “若是此人稍稍早来一点,我们简直没有一点机会!”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另一个阵法空间之中,李齐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人怎么会掌控如此之多的火焰?只怕是不下百种吧!”

    洞妙妙脸色苍白的说着,显然对牧九羊的实力忌惮。

    遭遇牧九羊这种恐怖角色,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单单那火焰大手抓摄而来,他们就是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刚刚才与死亡擦而过。

    “我们的运气,实在是……”

    李齐本想感慨他们刚刚逃过一劫的好运,但是很快,他便是说不出话来。

    他们刚才急之下进入的乃是一生门,现在两人又是陷入到了一处迷阵之中。

    这真是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因为牧九羊如果破了之前那个迷阵法,选择他们之前进入的那道门户,极有可能到达他们现在所在的阵法空间。

    李齐和洞妙妙不知道这种可能到底有多大,但是,他们很清楚,这种可能绝对是存在的。

    经过之前一系列的经历,李齐早已经明白,以他和洞妙妙的实力,闯入死路,如果奋力搏杀,巧施手段,还是能够很快闯过的,但是如果进入生路,陷入迷阵法之中,想要化解法,需要的时间不是一星半点。

    此时此刻,他们自然是离牧九羊这煞星越远越好。

    然而,陷入到法之中,他们注定了不能尽快离开。

    “天无绝人之路,李齐,我们还是尽快破阵吧!”

    看着法空间之中,一道道的火焰光幕垂落下来,一个诡异的大阵很快就将形成,洞妙妙凝重的说道。

    李齐的担忧她心知肚明,不过她非常的坦然,十分清楚现在该做些什么。

    “小子,这是一个幻阵,小心咯。”

    这时,真意老儿提醒的声音猛地响起道:“此阵叫做钩心斗魔阵,当年一个仙人闯入混沌真意阵之中,施展过一次,老夫印象深刻。记住,在钩心斗魔阵中,心中千万不能有丝毫的波澜。钩心,便是勾起你心中一切的杂念烦恼,然后引发心魔;斗魔,便是让你与心魔之间争斗。钩心斗魔阵,乃是一攻心的阵法,非常毒辣,直击对手内心之中的弱点,发心魔……”

    李齐一听,赶忙压制住内心之中的杂念,将这些讯息传递给洞妙妙,以免她一个不慎被勾起心魔。

    紧接着,两人都是被阵法笼罩,感觉到一股无法琢磨的能量不时的萦绕在自己周,仿佛有着一恶魔,时刻在边,述说着你心中所、所惧、所悔、所恨的一切种种……心中的一切念头,都是无法逃过这诡异的撩拨和蛊惑。

    两人赶紧盘坐了下来,努力平复着内心,保持内心的平静。

    李齐的心境很快进入无暇之境,烦恼不生,杂念不起,没有丝毫的瑕疵,在钩心斗魔中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他这才松了口气,神念与真意老儿不断的交谈着,询问着破阵之法。

    可惜,真意老儿的回答让他非常的绝望。

    钩心斗魔阵,理论上只能够强行破解,也就是说只能毁掉整个大阵,才能快速脱

    但是,强行破阵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想要依靠强硬手段破除生路之中的任何法,天仙都是无法办到。

    这是星火幻城之中一条潜在的规则,是梵星老祖打当初定下来的,相当于神祗订下的神则,凡人、仙人任你神通广大,也绝对无法打破神则。

    “强行破阵,星火幻城之中任何存在都无法办到,除非是神,才有这等能耐。所以,这个法子,根本行不通。”

    真意老儿的语气充满着惋惜,接着道:“不过,这个阵法并非无法破解。天地之间,除了唯一的一个无解的阵法之外,任何阵法都有其破绽和弱点。”

    那个唯一无法破解的阵法,便是混沌真意阵,乃是混沌之中诞生出的阵法,可谓是一切阵法的总纲。

    如果混沌真意阵被破,便只有一种可能……天道将崩,诸天万界的大道法则已经改变。

    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所以,混沌真意阵乃是唯一一个无解的阵法。

    说到此处,真意老儿停顿了一下,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现在着急也没有丝毫用处。

    李齐心中却是有些不安,急忙追问道:“钩心斗魔阵的弱点是什么?”

    真意老儿道:“此阵一旦运转起来,便会越来越厉害,当到达巅峰之时,会有这一瞬间的停滞,略微的停滞之后,它的威力便会提升一个档次,只要有着足够的能量催动,此阵运转到达极致,勾起的心魔甚至能够破坏天仙的道心!你的机会,便在钩心斗魔阵出现迟滞的瞬间,破坏它的机枢。不过,在这之前,你能做的便是等待,时机一到,老夫便会提醒你的。”

    真意老儿的回答让李齐的心中颇感无奈。

    等待,实在是一个不怎么讨喜的东西!

    …………

    “两个好运的小贼,居然能够从本道的面前逃走!”

    另一处阵法空间之中,牧九羊冷哼了一声,感受到自的火焰能量正被不断剥离,冷冷一笑,当即盘坐了下来。

    “以为这样就能逃得一命?”

    牧九羊上的火焰能量飞快的流逝着,居然并不阻止其流逝,反而开始有条不紊将其释放,不断汇入到达法之中。

    面对着这个法,他第一时间选择的破阵之法,竟是和李齐之前使用的一模一样。

    “没有用的!一旦被本道盯上,你们的出路只有一条……死!”

    牧九羊的脸上浮现出森冷残酷的笑容,很快,他上足足一百三十种火焰能量彻底融入到法之中。

    旋即,他猛地站立起来,翘起嘴角,轻哼了一声,“停!”话声落下,整个法骤然停滞了下来。

    “破!”

    随着他短促的一喝,整个法咔嚓咔嚓,支离破碎,无数火焰能量纷纷倒涌而回他的躯。

    牧九羊破阵,快的不可思议,眨眼的功夫便成功了,轻松的如同喝凉白开一般。

    “不要害怕,本道来了!”

    牧九羊伸出腥红的舌头,嘴皮,看着浮现而出的生死之门,形一晃,达到两道门户之前,瞥了一眼之前李齐和洞妙妙进入的生门,脸上流露出一丝玩味的残忍笑容,形一晃,却是进入到死门之中。

    他一进入死门,刚刚出现,却是毫不停顿,火焰大手猛地抓摄而出。

    此间有着足足一十八尊星火战将,每一尊都是掌握着数十种火焰,布下了一个庞大的绝杀阵法。

    但是这阵法才将将运转,牧九羊的火焰大手已经抓摄出去,猛地捏住了一尊星火战将,捏瓷娃娃一般,咔嚓,直接捏碎了。

    这些强大的星火战将,在他的面前,土鸡瓦狗,摆设一般,完全不值一提。

    星火战将的绝杀大阵一瞬之间便被破坏了,一个个发出狂暴的咆哮,各施手段,疯狂扑杀向牧九羊。

    牧九羊却是看也没看,控制着火焰大手,啪啪啪,猛烈的拍打,拍蚊子也似,将这些狂暴的星火战将直接拍打到地上,拍的粉碎。

    前前后后,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此间的星火战将便是被碾压一空。

    牧九羊这才转目四面一扫,将星火战将的生命精华一一吸收,看向悄然浮现而出的生死之门,诡异笑道:“本道的运气实在不错……小贼,准备迎接死亡吧!”

    然后,他形一晃,投入到其中一道门户之中。

    …………

    钩心斗魔阵中,李齐和洞妙妙盘坐不动,抱元守一,进入到达最深层次的龟息状态之中。

    猛然之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小贼,哪里逃!本道来了!”

    李齐猛地张开眼睛,双眸之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这是牧九羊的声音!”

    李齐的心一沉,猛地用神念一扫,发现阵法空间之中已然多出一个青年,穿着一件五光十色的火焰道袍,披头散发,面皮苍白,眼中闪烁着倨傲而疯狂的光芒,正死死的盯着他和洞妙妙。

    “这就是牧九羊?”

    李齐心中暗暗警惕起来,紧接着,便是看到牧九羊的面孔猛地扭曲起来,开始腐烂、生出蛆虫,露出森森白骨,一条黑红的舌头从口中长长的垂了下来,躯之上更是爬满尸虫,缓缓流淌着脓水,变得异常的可怕,异常的恶心,正缓缓的张开双手,向前探出,朝着自己扑来。

    那一刻,李齐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被这诡异一幕吓得面色惨白。

    如果说他对什么最为反感,腐烂的尸体绝对排在第一位。

    这就像有些人晕血一样,乃是一种无法克制的反感与恐惧,是天生的。

    前一世李齐看到动物腐烂的尸体便会不停作恶,胃部猛烈痉挛,痛苦不堪;没想到到了这一世,这个天生的弱点,依旧是顽固的存留了下来。

    他不怕血淋淋的尸体,却偏偏对腐烂的尸体充满着天然的恐惧……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