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翠屏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是夜,自遭遇月剑宗石豹之事,杨妈便一直守在李齐住处,按白洛寒吩咐,保护李齐周全。

    李齐将石豹的储物戒指与水晶一块儿毁去之后,收拾心,继续修炼。

    前半夜,分光影与混元天功两相结合着修炼,不断将混元天功与分光影更深层次的奥秘融会贯通,使得他与武功法之间,彻彻底底融为一体,到达一举一动,皆如心意的神奇地步。

    后半夜,李齐取出斩颅剑,开始修炼火雷七式。

    七招剑法,渐渐融入李齐自的势,果然如李齐所料,顿时豁然开朗,剑法之精妙十倍百倍暴涨。

    “好精妙!”

    将自之势融入火雷七式之中,李齐一下触摸到了火雷七式更深层次的奥妙,感受着招法的精妙和强大,心中震撼无比。

    “火,代表着希望与毁灭;而雷,则代表着愤怒与惩戒。这剑法,简直就是人道至尊的剑法……创此剑法者,绝对是一人道至强者,对于剑道与人道的理解,实在太深刻了!”

    李齐的心中暗想着。

    人,自从懂得了用火,适才摆脱了茹毛饮血的时代,衍生出智慧与文明。

    火,是带给人道希望的东西,同时也带来无焚烧与毁灭。

    雷,是天的力量,是天道的愤怒与惩罚。

    修真本就是向天夺命,逆天行事,所以修真者会遭风火雷三大天劫,其中尤其以雷劫最为可怕,天雷滚滚,轰然落下,不知多少地仙魂飞魄散,死道消。

    除却三大天劫,还有一祸,这一祸从心中发,专坏道心,十分诡谲。

    修为一旦到达圣法境界,三百年一天劫,经九百年过得风火雷三劫,在第一千个年头,一祸便来,无法防备。

    三劫一祸周而复始,一次猛过一次,不能成神,便永无出头之

    到了圣法境界,修道者无论人妖魔鬼,便有了一个道岁,一道岁便是一千年,对应三劫一祸。

    道岁越高,往往越是强大。

    “人王剑,这剑法叫人王剑!”

    忽然之间,李齐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福至心灵一般,人王剑三个字浮现在他的心中。

    他顿时明白了,火雷七式,只是个引子罢了,人王剑才是其中的真正内涵。

    “这孩子,到底什么来头?怀的武功、法、剑法,样样精妙绝伦,绝非法云宗能够拥有的!”

    盘坐一旁的老妪杨妈一直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李齐,看着李齐习武练剑,越看心中越是震惊。

    若说李齐真是区区冬阳城出来的一个小子,她心中实在不信,李齐的武功、法和剑法太过神妙,绝非冬阳城中那些不入流的家族可以拥有的。

    但若说奇遇,也不可能,这孩子明明从小在冬阳城长大,若有奇遇,也不可能等到现在才开始显露……杨妈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李齐父母是冒名顶替混到李家的,来历不凡,他们一家实际上并非冬阳城李家之人。

    一番修炼,似乎眨眼之间,一夜便就过去。

    次清晨,李齐稍一收拾,便随杨妈径直步上翠屏峰。

    翠屏峰上,景色依旧,冷清依旧,人亦依旧。

    山上,大片的建筑显得空的,一座座洞府之中了无人气,唯有千百修竹,四季常绿,散发着勃勃生机。

    有风,竹林动!

    夕霞仙子迎风而立,远远看着曙色中一头短发的李齐,神色一如既往的清冷,发丝与衣袂在风中飘舞不息,让她更显得绝艳孤高。

    “弟子李齐,拜见师父!”

    李齐自山道下不急不缓的走来,看到风中的夕霞仙子,心中一阵莫名的悸动,赶忙弯腰行礼,表面上丝毫不乱。

    “你来了。”

    白洛寒淡淡的说道,不曾流露出丝毫感

    对于感,她是吝啬的,尤其是在人前。

    李齐直起腰,点了点头,看到了白洛寒的容颜,很美,却高不可攀。

    杨妈默立一旁,不言不动,仿佛已入定。

    白洛寒扫了眼李齐,转向前走去,发出清冷声音,“随我来吧!”

    李齐在后默默跟着,杨妈则去了别处。

    白洛寒带着李齐穿过铺满竹叶的小径,穿过大片的精舍,走过一处处洞府,终于,两人出现在一座巨大的广场边缘。

    广场平整,巨大,上面有许多斑驳交错的痕迹,可以想见,曾经定有不少人在此修炼,场面一定很壮观。

    秋风卷过,枯叶翻飞,空阔的广场在这一刻却尤显得凄凉。

    白洛寒的步子始终不急不缓,一直在前面走着,一直没有说话,李齐一直只能看到她纤瘦的背影。

    走过广场时,他忽然有种感觉,觉得白洛寒的背影是那么的萧索。

    广场的尽头是一大,古铜之色的大门紧紧闭着,匾额孤悬,写着霞光三个字。

    推门而入,在那大最深处,可见一座塑像,仙风道骨,负手而立,乃是法云宗的开派老祖。

    老祖像高高在上,双目如有神光,似乎俯瞰整个大,像前,则有一张雕花大椅,乃是峰主的位置。

    白洛寒站在大之中,目光停留在那张椅子之上。

    曾经,他父亲白胜便常常端坐在那,母亲洛媛伴在其侧,中有上百弟子,济济一堂,听着父母教导,讲授修行之道。

    曾经,这里很繁荣。

    现今,遗留下来的却只有故物与寂寥。

    白洛寒始终没有说话,李齐也不知如何打破这沉寂。

    他看不到白洛寒的脸,却已感受到莫名的悲哀与怀恋,萦绕在整个大之中。

    默默的,良久,良久!

    白洛寒忽然缓步向前走去,在那张专属于峰主的椅子上坐下。

    她目光深邃的凝视着李齐,似乎要一下子把李齐看穿,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怕死吗?”

    李齐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怕!”

    他怕自己志比天高命比纸薄,他怕死,他从来都知道。

    白洛寒眼神更加锐利起来,缓缓说道:“成为我的弟子,你随时都会死!你还想拜我为师吗?”

    李齐沉默了一刻,才问道:“为什么?”

    翠屏峰的空寂与这些天的遭遇,早让李齐心中有很多怀疑。

    白洛寒道:“因为这里的一切,在掌权者的眼里,都应该被抹去。法云宗内,没有几个人会希望我们这一脉壮大起来。你若拜我为师,就会成为法云宗核心高层的眼中钉中刺,他们一定会像清除他们一样将你抹杀。而法云宗的另外一些人,则会一心想着如何控制你,让你成为他们手中的棋子。”

    李齐惊讶道:“那么说,拜你为师,我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结果?”

    按照白洛寒所说,他一旦成为白洛寒的正式弟子,简直就是整个宗门从上到下都想打击的对象,似乎百害而无一利。

    白洛寒看着李齐的双眼,留意着他眼中的失望之色,却只看到李齐眼中的惊讶和疑惑,没有分毫的失望闪过,她心中不对李齐有了更高的评价。

    她不只是要一个天才弟子,更是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传人。

    面对已知的死亡威胁,一样敢继续走下去的人,不一定是不怕死,但意志一定很坚定。

    唯有意志坚定的人,才不会被打倒、才不会轻易背叛,才可以去信任。

    李齐的表现,非常符合她的预期。

    白洛寒语气柔和了几分,继续试探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李齐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当懦夫,也不想当蠢材。我愿意拜你为师,在龙王山外我便已决定好了,但在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让我明白一切!”

    白洛寒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不想像个懦夫一样临阵脱逃,同时也不想傻愣愣的,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况下,就让自己置险境之中。

    白洛寒缓缓说道:“如果你知道了一切,那就必须拜我为师,不然的话,我就会立刻让你人间消失!”

    李齐心中咯噔一跳,暗惊道:“这其中果然有大秘密!”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铿锵说道:“谨遵师命!”

    白洛寒闻言,眉头一挑,面上露出一丝极为难得的笑容,然后起向外走去,至门口处,才道:“随我来!”

    她那微微一笑,恍若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却已让李齐的内心狂跳不止。

    那一笑间的绝美风,瞬间撼动了李齐的灵魂,让他杀手的冷静,霎那间然无存。

    那一刻,他的心,失守了,自前世妻子死去直到现在,这是第一次。

    足足愣在原地三个呼吸,李齐才稳定心神,从后快步跟上。

    白洛寒的话似乎本就很少,一路上简单的介绍着翠屏峰,都是寥寥数语。

    很快,他们到达一处巨大竹林,行至深处一片空地之上,旋即,白洛寒便在周围布下了一个阵法,将二人护在了中间,显得十分谨慎。

    李齐第一眼便是看到了地上的三座坟,眼中流露出讶异不解之色。

    “他们,曾经也和你有着一样的份,本可以是我翠屏峰的弟子,有着光明的前程!”

    白洛寒的声音有些凄清和感慨,轻缓的响起,开始讲述着往的一幕幕。

    从他父母得到圣魔决开始,讲到与法云宗六大强者大战,再讲到父母如何死去,一直到翠屏峰如何落到现今这步田地。

    大体的内容,与贺天仇所讲的基本一致,唯一有些不同的便是,那神功居然真的是传说中的圣魔决。

    李齐仔细听着,心中的疑惑一个个随之解开。

    “当年六大太上长老与我爹娘的那一战,始终是法云宗掌权者心中的一大痛处……”

    白洛寒神色冷漠的说道:“爹娘在时,他们还不敢怎样。我爹娘一走,立刻肆无忌惮起来,开始极力打压我翠屏峰一脉,我爹娘座下弟子,悉数被赶出宗门,名义上是让他们外出游历,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是扫地出门。而且,那些弟子离开后,不少都神秘消失了,再无音讯……”

    那些消失的弟子,显然是已经被杀了。

    “凡是被怀疑有可能习得圣魔决的弟子都消失了?”

    李齐的神色惊骇,简直不敢想象,法云宗到底杀了多少无辜之人。

    白洛寒凄然的点了点头道:“昔翠屏峰,三百三十六个弟子,至今还活着的,只怕不足三成!”

    李齐忍不住一个哆嗦,法云宗那些上位者实在太过心狠手辣了。

    白洛寒惨淡的笑了笑道:“修习圣魔决,非要从后天境界开始,不然的话,就会像我爹娘一样,必定走火入魔,死于非命!当年,我爹娘察觉这一点时,已经晚了,所以他们终究没能逃过厄运,但他们从未将圣魔决传给翠屏峰任何人……可怜我翠屏峰那么多弟子,白白被害了命!”

    “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看着面前的白洛寒,李齐忽然说道:“师父,这一笔笔血仇,我会替你报的!”

    白洛寒一愣,看着李齐眼中的坚毅之色,柔声道:“放心吧,有师父在,谁敢谋害你,我便会杀了谁……”

    至于报仇么,她不希望任何人帮她,因为她要将仇人一一手刃。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