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原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放心吧,绝对万无一失。”

    法云宗一处不起眼的山峰之上,两道人影立影之中,低沉的交谈着。

    他们周围几十丈范围,悉数被一个阵法笼罩着,二人处阵法之中,外人绝难发现他们分毫,非常隐蔽。

    这是两个气息不凡的男子,一个阔额浓眉鹰钩鼻,着一灰白道袍,负手而立,单从一行头,瞧不出出自何门。不过,另外一人,却是穿着法云宗弟子的道袍,霍然是法云宗的真传弟子。

    这个真传弟子材精瘦、欣长,垂手立,宛若一根标枪,叫做于清风,听着对面男子所言,剑眉一挑,沉声道:“天仇道兄,此话怎讲?”

    鹰钩鼻男子叫做贺天仇,乃天势门的一位真传弟子,在门中颇有地位。

    贺天仇咧嘴笑了笑道:“清风老弟,你有所不知,此番我派去的两人,一个是我的亲信,另一个则是一个俘虏。这个俘虏是月剑宗我一个对头的亲信,被我抓来,用秘法控制了他的生死,对我的吩咐莫敢不从。这次去办这件事,抛头露面的便是这个俘虏,纵然遭遇不测,被人逮着,我一念便可让他死去,不会泄露半点秘密的”

    于清风呵呵笑道:“天仇兄做事果然滴水不漏!也不知那小孩上不上道,能不能为我们办成大事!”

    贺天仇有成竹的笑了一声,道:“有清风老弟的巧妙设计,让我等掌握着他的致命把柄,任他是天才妖孽,又岂能逃过你我的掌心?!区区孩童,天赋虽然万万中无一,前途无量,但毕竟还小,心智稚嫩,哪能不怕死?魔炎教洞妙妙和洞灵子二人,不是三两下就与这孩子打得火么?由此可见,此子心智幼稚,全然不谙世事,是很容易对付的!”

    于清风闻言,勾起嘴角,只是一笑,尤显诡异。

    郭晓对李齐下手这事,便是他一手设计的,不但在暗处得到了李齐杀害同门的证据,更是将此事巧妙的嫁祸给了义字会。

    单单这一手,便足见此人极擅谋诡计,是个下黑手的险之辈。

    “师兄,师兄……”

    阵法之外,忽然响起低低的声音,有些焦急。

    听到声音,二人都是精神一振,于清风微微一挥手,隐秘的阵法即刻分出一条通道。接着,一道黑色影一闪,已从阵外来到二人面前,神色苍白,面带惊慌之色。

    “林松,怎么就你一人?”

    注意到黑衣人林松心神不宁的样子,贺天仇两条浓眉猛地蹙起,心中浮现一丝不详的预感。

    “月剑宗的石豹死了!”

    林松狠狠的喘了口气,说道:“被,被李齐一剑杀死……李齐深藏不露、机智果敢,绝非一幼稚孩童那么好对付……”

    贺天仇仔听到死讯,面色登时一沉,急声道:“他有没有泄露什么秘密?”

    他那秘法虽然歹毒,但只能控制人生死,无法控制人心灵,所以石豹死了,他根本感应不到。

    为了安全起见,他安排林三在暗处督管石豹,就是怕石豹不按吩咐行动,甚至出卖他们。

    林松回答道:“没有,他被李齐一剑刺碎心脏,当场便死了!不过,他该做的,已经一一做了,唯一的意外便是他死了。我本想把他尸体带走,不料那个老妪忽然到来,我不得不匆忙离开!”

    林松将之前的一切详细讲了一遍,听得贺天仇和于清风二人神色一阵凝重,面上多了几分惊骇之色。

    良久,贺天仇低沉说道:“目的已经达到,石豹死了就死了——我本就没打算让他活下去。那块水不过一复制品晶罢了,纵然被毁,也不碍事!”

    于清风轻咳了一声,沉道:“没想到李齐还有这等能耐,我们还是太小看他了。天仇道兄,看来单靠现在这点把柄,根本制服不了此子……必需要些强力手段行!”

    贺天仇呵呵一笑道:“这个简单!待有机会,容我在他上下一道灭魂咒,他的生死便真正掌控在我们手中了,那时候,就不信他不乖乖臣服。”

    于清风听到灭魂咒三字,不自的流露出一道恐惧之色。

    贺天仇控制月剑宗的石豹,便是倚仗这灭魂咒,将咒力直接打入到魂魄之中,一旦引动,立刻魂飞魄散而亡,异常歹毒。

    之前贺天仇只道秘法云云,他还没什么感觉,听到“灭魂咒”三字,他才猛地警惕了起来。

    只是一刹,于清风的神色便恢复正常,发出呵呵笑声,道:“那就有劳天仇道兄了!”

    贺天仇笑了声道:“我助你得到神功,你助我杀死陆龙,此乃公平交易,清风老弟不用谢我。清风老弟,我心中很是好奇,你到底想从白洛寒手中得到什么神功法门?”

    于清风面无表,微微扬起头,低沉道:“这个,无可奉告!”

    贺天仇见状,尴尬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清风老弟既然不便说,那就算我多嘴了。我看今之事已毕,我们便告辞了!”

    于清风笑了笑道:“天仇道兄慢走,我便不留了!”然后一挥手,七面小旗和一阵盘从四周飞腾起来,然后落入他手中。

    三人形一下暴露了出来。

    “果然是于清风!”

    夜空中,一朵不起眼的云团之上,一道自影正暗暗潜伏着,看着显露出来的于清风三人,一脸冷笑。

    紫色影霍然便是唐紫尘,竟神不知鬼不觉的监视着于清风三人。

    贺天仇遂与林松离去,不一会儿便出了法云宗九峰范围。

    行走间,林松忽然骂道:“狗的于清风,真把我们当枪使么?看他那张嘴脸,我真想狠狠踩上几脚!”

    贺天仇冷笑了声道:“于清风险狡诈,诡计多端,我们小心提防便是了。我要杀陆龙,离不开此人,暂时还不能与他撕破脸……在法云宗的地盘,他处在绝对上风,我们能忍则忍吧!哼,当年白胜在怨龙谷得到神功法门这件事,他以为我不知道?!师父就曾怀疑,白胜夫妇得到的是圣魔决……不管是不是圣魔决,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白胜夫妇得到的神功法门非常厉害!”

    传说中,圣魔决正是陨落于龙王山的那头神龙的绝学,无比强大,随着神龙陨落,永远遗失在怨龙谷中。

    无尽岁月以来,圣魔决一直是传说中的存在,从未有人亲眼见过。

    林松好奇道:“有多厉害?”

    贺天仇道:“当年,白胜夫妇曾与法云宗数位老古董交手,这件事,有不少人都知道。听我师父说,那一战,白胜夫妇以二敌六,仰仗那神功,不但未败,反而胜了,法云宗那六尊老古董,无不是只差一线便成地仙的强悍角色,奋力战斗,天地变色,这才引得许多强者注意。白胜夫妇多年轻,至死都不到五十岁,修为将将到达入道境界,两个新晋的道人,便有那等惊世骇俗的战力,你说那神功恐怖不恐怖?”

    林松听的满心震惊,连道恐怖,最后疑惑道:“可是,法云宗为什么要闹内讧?”

    贺天仇嘿嘿笑道:“师弟,如果是你得到那神功法门,你愿不愿交给门派?”

    林松毫不犹豫的摇头道:“这是我的机缘,为什么要交给门派?!”

    贺天仇又问道:“如果门派偏要让你交出来呢?”

    林松一愣,一下想明白了,回答道:“要么离开,远走高飞,要么强势一战,让门派死心!”

    贺天仇点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当年,白胜夫妇选择的便是强势一战,而且赢了。所以,这才有了后来的丑闻!”

    林松沉声道:“暗杀翠屏峰记名弟子的丑闻?”

    贺天仇道:“正是这件事。”

    林松不解道:“师兄,法云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自毁清誉么!”

    贺天仇沉声道:“我听师父说,当年白胜夫妇那一战得胜,迫使法云宗核心高层立下誓言,不再觊觎他们的神功。但是那一战,白胜夫妇也深受重创,虽然熬过几年,终究还是暴毙而亡。白胜夫妻虽死,但神功却传承了下来,由他们的女儿接管翠屏峰,成为新任峰主。你想想看,如果一个门派之中,某一支脉有着能超越整个门派潜质,那会酿成什么结果?”

    林松有些明白了,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难怪白胜夫妇一死,就有人暗中杀了他们选好的三个传人,法云宗更是将翠屏峰所有弟子外派了出去,实际上等于是把翠屏峰弟子全部赶出了宗门,使得堂堂一个峰主变成了光杆一个!他们这是在故意打压翠屏峰。”

    一个势力之中,如果小弟比老大还厉害,那么这个老大就非常危险了!

    这种局面往往导致两种结果,要么老大的位置被小弟取代;要么整个势力逐渐分裂,一分为二。

    无论哪种结果,吃亏的无疑都是老大,都不是当老大的愿意看到的。

    因为圣魔决的缘故,翠屏峰便有这样的苗头,若是任由其发展下去,总有一天是会完全超越整个法云宗的。

    法云宗的掌权者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

    贺天仇笑了声道:“干出这等丑陋的事,法云宗其实也是不得已!怪就怪他们当初没本事把白胜夫妇的神功得到手,反而被得立下誓言!”

    修道者的誓言可绝非等闲,一旦立下,便有天道见证,若是违背,必然遭到报应,不得善终。

    林松感慨着骂道:“法云宗的人可真够无耻的!”

    “这叫无耻?这分明就是无耻至极!”

    贺天仇鄙夷的笑了声道:“法云宗的那些老家伙们注定无缘那神功了,因为誓言之故,不得不死心,顶多就是极力打压翠屏峰一脉,但法云宗的其他人却是依旧眼馋得很。白胜夫妇的独女白洛寒可不简单,资质过人,又天生丽质,被人称作夕霞仙子,乃是那神功的传人。于是乎,法云宗不少男弟子就开始疯狂追求白洛寒,甚至引得不少别的门派弟子也闻风而动。一时间白洛寒的追求者不计其数,更是被评为龙王山六大派中的第一大美女。提起白洛寒,六大派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般的追求者,不过是随波逐流,倾慕白洛寒的美色罢了,但法云宗的那些人,却是打着财色兼收的如意算盘。哼哼,你说法云宗是不是无耻至极?可惜白洛寒似乎谁都看不上眼,这可叫法云宗的人又失望又焦急啊!”

    林松感慨连连道:“夕霞仙子名声鹊起,原来有着如此多的内幕!”

    贺天仇道:“法云宗财色兼收的如意算盘没打响,眼看着白洛寒一天天强大,他们着急啊,倘或白洛寒彻底崛起,他们就再也没机会染指那神功了。于是乎,有些人按耐不住了,开始剑走偏锋。”

    林松讶异道:“你是说于清风?”

    贺天仇道:“于清风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眼馋神功的人可不单单他一个。”

    林松眼珠子一转,贼溜溜的,忽然道:“于清风控制住了李齐,等将来白洛寒把神功传给李齐,他就能迫李齐乖乖传授给他,神功自然就到了他手中!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师兄,我们何不借此机会,从中做些什么,把于清风的胜利果实抢到我们手中!”

    贺天仇神秘一笑道:“师弟,此事想想便是了,神功影子都没瞧见,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于清风想先下手为强,我看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神功,贺天仇当然也想要,不过他为人谨慎、老辣,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