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气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一入其中,李齐顿觉一阵清爽,耳边尽是飒飒风声。

    他四下里一看,发觉是在一座摩天高山之巅。

    天青蓝,地苍茫,天地之间唯此一山顶天立地,登临其上,足可傲视天下,探手摩天摘星,低头睥睨万物。

    “这个阵法好雄奇的气势,简直就是天地之间唯我独尊啊!”

    这番壮阔雄浑的景象使得李齐心中震撼,感觉到了这个阵法营造出来的雄奇气势,亦是心潮澎湃。

    山巅之上,清风忽然猛烈了几分,吹的李齐上道袍呼呼作响。

    他纵一跃,停一块巨大山石之上,目光扫过周遭四处,发现此地多古松,虬枝铁杆、盘根错节,地上少土多碎石,巨石常有,星罗棋布。

    不少顷,周围的地理况便已了然于

    这时,方才李齐收回目光,静等傀儡出现。

    他的目光移动间,神色骤然变得奇怪了起来,仿佛那流风之中有着什么,他却琢磨不透,察觉不到,只是冥冥中有一丝感应。

    当他目光停留在远处一块巨石之上时,那里已然多出一个青年男子,负手临风而立,正凝望着他,就仿佛他原本就站在那里一般。

    “它是随风而来的……能做到这一点,法境界比我强太多了!只怕法已在天一境界……”

    看到这人,李齐心头不浮现丝丝震惊。

    他神念强大,之前虽未清楚发现傀儡,但也有所感应,看到那人之后,他心中便已明白个大概了。

    傀儡随风而来,耳目不能察觉、神念不能捕捉,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只怕是已把法修炼到感应天地自然万物之势的境界了!

    这样的境界,不正是比如意境界还要高深莫测的天一境界么?

    天一境界,天人合一,妙不可言。

    “你终于来了!”

    那是种沧桑寂寞的口吻。

    傀儡看到李齐发现自己,发出轻缓的声音,眼神中有着欣慰之色浮现。

    李齐一下子被这傀儡的气势所感染,心下也是知道,第二层中傀儡容貌外相的由来,不油然生出敬仰之,面露恭敬之色道:“晚辈来了!”

    傀儡沉静的面上露出个笑容,缓缓开口道:“人无气节,必是蠢物。武无气势,永不入道。气势,气势,先有气,后有势。气便是人之气节、人之德行,有气节有德行,人方能成势。”

    李齐听闻,心有戚戚焉。

    傀儡继续道:“人是先有气,再有势,因为人生来便是活物。但武功不同,武功是死的,所以武功必须先有势,然后以势化气,才能让其活过来。武功无势而不能有气,不能有气,便不能入道。那么,武功之势从何而来?只能从运使者而来!要么融入自己的势,要么领悟武功蕴含的势,都是要靠运使之人去体会琢磨,体悟不达,功夫不到,不可能成。”

    听得这一番话,李齐茅塞顿开。

    难怪他之前明明满心感悟,却始终练不出真气,竟是自己的武功还没有势,所以才练不出气。

    要成就武功的势又分两步,第一步是修习者将自的势巧妙融入武功之中;第二步才是体悟武功原本蕴含的势。

    “将自之气势揉入武功之中,此乃第一步,尤为关键。这一步骤一旦成功,习武者与武功之间便有了亲密联系,宛若一体,如意境界方可大成。随后便是体悟武功本蕴含之势,将之唤醒。武功之势一旦大成,以势化气也是指可待!”

    傀儡简简单单的一番话实在是精辟,一针见血,直指要害。

    李齐脑中一下明朗了起来,描摹出了自己练出真气的道路,一步一步都呈现在了心中。

    “你且看招,容我看你悟如何。百招之内,能接下我十招,我再助你习武练势!”

    略微停顿少顷,傀儡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考验来了!”

    李齐听闻,双目一凝,看到极具仙风道骨的傀儡已然摆好架势,仆步探爪,若虎踞高岗,啸震山林,威风八面,凶猛无双,马上便要出招。

    一下子,李齐就感觉到一种油然而生的霸气,仿佛自己被一头霸虎盯上。他赶忙运起神功,戒备了起来。

    只见得傀儡形一跃,双手一张,又宛若白鹤凌空,仙意盎然,手臂一抖,如同白鹤振翅,足下一探,人便落到李齐面前,一爪直捣李齐口。

    爪未到,李齐就已感到异常心悸,仿佛自己的心脏已被人一把捏到掌中,心底生出了忌惮,竟是有种不敢轻举妄动的恐慌,行动间畏缩了起来。

    “完了!”

    李齐心下大叫不好,已然明白,自己的心神在一刹那被傀儡招法之中裹挟的气势震慑了。

    傀儡只不过用了一招再普通不过的黑虎掏心,仅仅因为这一招有了猛虎之势,一下便化腐朽为神奇了,直接震慑住了李齐,任他力大无穷,敏捷无比,心灵被震慑住了,实力也发挥不出来。

    下一刻,李齐只觉得心口一痛,傀儡的一爪已抓上他膛,威力却比他想象中的弱很多,只是让他觉得气闷,跌落下了大石。

    傀儡的这一招,只是在演示,并无伤敌之意,不然李齐已然重伤了。

    甫一落地,李齐便从地上一跃而起,看到了老者形一晃,宛若游蛇一般,一下游转自己周

    这一刻,傀儡又让他觉得自己如遭巨蟒缠绕,好像全然不能动弹,下刻就要被蟒蛇一口咬死。

    傀儡不单单是武功之中蕴含着势,法原来也是如此。

    危机之中,李齐陷入了思索。

    “我是什么?我的气势是什么?”

    他不断的问自己。

    傀儡因为是在启发他,引导他,所以气势多变,一会儿是风、一会儿是虎、一会儿是蟒蛇……为的便是给予他压力,给予他灵感。

    “……我不是风、不是虎、也不是蟒蛇……我是个杀手!”

    李齐的心念电闪之间猛然触及到了什么,心中一下生出明悟。

    他是杀手,他的气势便是杀手的气势。

    杀手的气势是什么?是七分冷酷和三分优雅!

    冷酷便是冷静、残酷,是一种风格;优雅则是自信、从容,是一种品质。

    一瞬之间,李齐的心神放开了,心念平静了下来,眼神深邃了起来,整个人从容不迫的出手了。

    那一击充满了自信,显得十分优雅。

    啪!

    他一下接住了傀儡的一招,然后毫不犹豫的连环出手。

    他招法诡谲、残酷,出手却很从容,内心风平浪静,有着无可战胜的自信。

    他的气势顿时在他的招法之中流露了出来,七分冷酷三分优雅,显得那么平庸,又那么特别,一次又一次的抵挡住了傀儡的进攻,任其千变万化的招法,稀奇古怪的威势,都是再无法伤到李齐。

    渐渐的,傀儡招法就变得凶猛狂暴起来,招式之间时而宛若火山爆发,时而又似雷霆万钧,每一招的巧妙诡谲,力道雄浑,简直不是第一层那些傀儡可以比拟得了的。

    李齐的压力呈现直线般的上升。

    “好家伙,第二招便得到了傀儡的认可……”

    真武塔的执事老者索停下了修炼,关注着李齐在第二层的形,暗暗感觉着李齐与傀儡交手的况,脸上表精彩无比,忽然摇头叹气道:“老夫收徒的时候怎没遇到这样的孩子?!唉,羡煞老夫了……李齐这孩子,被翠屏峰那丫头相中,以后的路只怕不好走啊……”

    傀儡本要让李齐在他百招之内接下十招,这才会与李齐对练,这本是一个考验,接不下这一百招中的十招,那么就是失败了,闯关便也到此为止。

    李齐不谙武功之势,第一招毫无悬念的被傀儡挫败,但傀儡发第二招时,李齐猛然顿悟,招法之中便已初具威势了。

    接下来,这个小小考验就直接跳过了,直接进入了对练的环节。

    百招考验,只是针对尚未领会武功之势的弟子,一旦傀儡察觉对手武功中已具气势,考验就会自动取消。

    不过,像李齐这般临时顿悟的,却是执事老者在真武塔中仅见的一回。

    山巅之上,飞沙走石,两道人影忽闪之间在各处浮现,交手到了异常焦灼的境地。

    李齐深深沉醉在战斗之中,又仿佛回到了当初在地球做杀手的时光。

    那时,他为了杀一个人,收集报、暗暗观察、调整计划,全神贯注的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就如现在这般专注,只为最终下手一击,成功灭杀目标。

    杀手,这两个字,在这一刻,已然被李齐用冷酷与优雅重新诠释,赋予“杀手”二字全新的色彩,正用一招一式完美的演绎着。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风铃依旧在真武塔外,依旧沉醉于修炼之中。

    之前与李齐一道在黑雾山的凶险遭遇,经过这几天的沉淀,也是让她心中有所感悟。此刻,她心中的感悟终于开始升华,让她进入到达深层次的修炼之中。

    修炼无岁月,一晃眼,一个晚上便过去了。

    李齐还在战斗,风铃亦在修炼。

    真武塔执事老者还在唏嘘感慨:“李齐这个妖孽小子,难道丝毫不知疲惫?他的神念到底有多强?他的潜能怎么还在爆发?”

    尽管老者早已意识到李齐的妖孽之处,但他仍旧感到极度震惊。

    如此高强度的大战,能够坚持这么久,纵然有乙木琼花丹给予他补充,但人的精神也定然吃不消……要知道,李齐只有八岁多啊!

    “好一可怕的力气!”

    老者感受着李齐与傀儡交手的强度,神色一阵错愕,艰涩道:“单纯角力,我派许多玄变境界的弟子只怕都不及……李齐这小子,若是去修武道,成就只怕不可限量……”

    他的心里一阵的惋惜,只可惜李齐拜入了擅长法道的法云宗,暗觉李齐在法云宗里实在是屈才了。

    …………

    清晨,翠萍峰。

    夕霞仙子停在一片幽深竹林之中,面容沉静,正全神贯注的控制着足足十八柄飞剑,练习着御剑之法。

    一柄柄飞剑穿梭茂密竹林之中,宛若寒潭之中灵动的鱼儿,游转不息,灵动飘逸,带起片片寒光,却分毫没有伤到繁密生长的绿竹。

    忽然之间,白洛寒剑诀一变,双手向前挥舞,引导着十八柄飞剑悉数飞回,然后一一收起。

    然后她才长吁了口气,沉声道:“可以过来了!”

    声音落下,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妪形一晃,便是出现在白洛寒侧,恭敬的叫了声小姐,眼中露出慈和尊敬之色。

    “怎么样,拿到玉佩没有?”

    白洛寒轻声问道,白皙纤长的手指勾起一缕凌乱的秀发,轻轻别到耳后。

    “李齐还在真武塔内,没有出来!老仆不敢打扰,所以玉佩还未拿到!”

    老妪回答道。

    “哦?”

    白洛寒惊讶了一下,沉声道:“这么久了还没出来?”

    旋即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语调轻松道:“那么说,他应该是在真武塔中有所领悟了!”

    老妪也笑道:“应是如此!只怕要不了多久,李齐就能到翠屏峰来了。”

    白洛寒道:“他早些突破到先天,尽早上山,大家都能省心不少!杨妈,你继续在暗中看着他吧,他出了真武塔之后,你立刻把玉佩拿过来,我必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小姐!”

    老妪杨妈应了一声,形一晃,人就消失不见了。

    竹林之中,又是只剩白洛寒一人。

    她静静伫立许久,忽地轻叹道:“李齐,当初我一看到你,便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传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等你艺有所成,我便可以做我必须做的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