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没文化,太可怕!

    对于一只麻瓜来说,有魔法不一定是好事。关键是跟别人交换了魔法,那更不是什么好事!

    苏伊眼睁睁地看着格雷把她口袋里把那几张卡片抢了过去,然后巴拉着看了看。

    “苏二你再说一遍,这个制服惑叫什么名字?”

    凯特琳哭了,扛起长枪对准格雷。

    “你为召唤师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字!看我这一炮!”

    这一炮……

    一炮……

    炮……

    不行,信息量过大,大脑无法兼容啊!

    那边格雷被凯特琳追着到处乱跑,这边纳兹等人早就跟金银杂毛姐妹花打得是不亦乐乎,血雨腥风,生死搏,你死我活!那叫一个……精彩!

    虽然她被那三只姐妹花认定是会长,但是这三个人是什么魔法,她却浑然不知。其实,要不是发型的区别,她连这三个人的人谁是谁都认不清楚呀。

    只不过,这三位姐妹花的魔法不错啊!

    木魔法,土魔法,金魔法……

    所以说,其他两个元素去哪里了?离家出走了吗?!

    说起来这三只姐妹花这个时候出现是做什么?自己不都叫她们回去了吗?再说了,她们一开始只是不想让FAIRY TAIL搞定这个任务,让FAIRY TAIL名声扫地而已。

    你们现在开打是干嘛?剧本里面没有这一条!

    “她们也真是有勇气,六对三啊有木有?你说对不对温蒂。”苏伊对着旁边也一起打酱油的温蒂。

    温蒂居然还点了点头。“嗯,真是佩服。”

    “温蒂你不要被那家伙洗脑了啊!喂,来个人快点阻止一下这个女警啊!”——正在躲避子弹的格雷。

    苏伊转过脑袋,看着格雷。

    “其实,格雷,你只要说一句——‘回来吧,凯特琳。’就可以了。”

    “……”傻了!这不是废话吗,他根本就不记得这些英雄的名字啊!

    将凯特琳召唤回去过后,格雷这才想起来。

    “喂,苏二,你当初召唤她出来是干嘛!?”

    “不干嘛,她很久没出场了,让她出来透透气……”

    “……”她的大脑不仅跟自己不在一个服务器,压根就不在一个区!坑,又是一个坑!

    和露西对打的那只木属的兔耳娘,突然从旁边绕过,一把扯过苏伊的头发,用树藤将她绑住。苏伊整个人瞬间“咚”的一声摔在地上。

    我……我去年买了个表!你们下手会不会轻一点!你们是逆了天了是吧!

    众人:“苏伊!”

    格雷:“苏二!”

    我擦!姐的名字哪有那么多!

    “你们银毛之兔到底是想怎么样?”纳兹有些怒了,指着姐妹花大吼大叫。

    银毛……银……毛…………毛……

    纳兹年,你这句话的太内涵了!

    姐妹花相互对了对眼神,然后有些趾高气昂地说道:“我们银毛之兔,呸,银豹之兔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

    就是没有蛀牙啊,没有蛀牙!

    “那就是……打败FAIRY TAIL!”

    大言不惭啊,大言不惭!

    艾露莎眯了眯眼,然后双手环状。

    “那么请问……你们银豹之兔的会长是何人,跟我们FAIRY TAIL有什么渊源?”

    “……”姐妹花一时哑口了,然后停顿了半响。

    直接进行到了下一话题——

    我摔!跳剧也没你们这个样子的好不好!

    不过她们也好歹明智了一回,如果坦然说出银豹之兔会长的名字,自己绝对会被格雷用冰大锤砸飞一百次。不对,现在自己跟他换了魔法……那就是……自己被孙悟空的金箍棒给撩飞一百次。

    “切,你叫我们告诉你我们就告诉你啊,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这兔耳娘果断卖萌了有木有。

    “如果你们还想救她,就必须让FAIRY TAIL拆散!”

    拆?

    “妹子,是……解散。”苏伊好心提示。

    姐妹花愣了愣,然后立刻改口。

    “对对,解散,还是……喂,你现在是人质,哪来那么多话!”

    我呸!

    不过你们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一点吧,那么好的公会,别解散啊!解散了她就没位子住了啊!那就不是房租的问题了,她连工作都会被炒鱿鱼啊!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你们一个个站在那里做什么啊?当毛爷爷啊!快点来个人把这三个家伙打飞啊!”苏伊胡乱地挥舞着爪子。

    然后她回头看了看架着自己的那妹子的眼神,好似在说——“BOSS,你真勇猛!”

    “……”

    只见此时此刻,对面那五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

    苏伊还可以感觉他们背后那……愤怒的火焰。

    艾露莎:“正有此意,FAIRY TAIL的宗旨就是……”

    露西:“为了伙伴……”

    纳兹:“就算粉碎骨……”

    温蒂:“浑不怕!”

    格雷:“喂,为什么没有我的台词。”

    为什么粉碎骨后面是浑不怕!FAIRY TAIL的宗旨就是要留清白在人间吗!于谦哭了有木有!

    众人:“这就是FAIRY TAIL!!!”

    好……好感人啊!感人尼玛啊!她又不是石灰!

    就在对面那一大波的人准备冲上前的时候,格雷忽然从旁边窜出来,直接……直接……用拳头把挟持自己的那兔耳娘给揍飞了。

    格雷,你爸妈没告诉你男人打女人是不对的吗?

    你的绅士态度呢!

    “你……你……你居然打女人?”苏伊惊讶地捂着眼睛。

    格雷却振振有词。“哈?我以前就说过,就算对方是女人,只要欺负FAIRY TAIL的伙伴就不可饶恕!”

    “……”苏伊愣了愣,然后又开口道:“别为你打女人的事找借口。”

    “我才不是找借口!!!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我提醒你找重点!”

    “切,你以为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啊,还找重点……”苏伊喃喃地嘀咕着。

    被揍飞的兔耳娘历经艰辛万难从远方爬了回来,可想而知,她的脸蛋已经肿成了包子脸,还是牛馅的大包子。

    其他两人赶紧将她搀扶起来。

    “哼,这一次就放过你们……我们还会回来的……”

    于是,

    她们又遁了。

    所以说,她们是来干嘛的?

    格雷叉着腰对着落跑的姐妹花背影呐喊着——“喂,你们快回来!我还没说那句台词啊!”

    苏伊揉了揉被摔得生疼的股,然后说道:“你要说什么?”

    格雷:“小说里面不是都这样写的吗?‘放开那个姑娘,让专业的来!’露西的小说里面也出现过吧!”

    纳兹:“对,露西写了很多,稿子堆起来可以绕费奥雷王国两圈。”

    哈比:“,可是露西一直都没投出去。”

    纳兹,你这样穿越真的可以么?香【哔——】飘的营销商不会有意见吗?而且,露西原来是写小说的啊!稿子堆在家里……她还有位子睡觉吗?

    露西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格雷,纳兹!你们又什么时候偷看我写的小说了!”

    又?偷看?苏伊抹了一把汗,拍了拍露西的肩膀。“露西,我觉得面对纳兹和格雷,这一个野兽,一个变态,你家换十把锁都没有用的。还有,露西,你是写**还是百合?”

    露西转过头,趴在地上不停地捶地。“FAIRY TAIL难道就没几个正常点的人吗?”

    苏伊望着在那边打闹的一群人笑了笑,接着伸了伸懒腰。然后……

    我了个去!她的手掌心里面是不是写了什么字?说起来,刚刚她被那几只姐妹花绑住的时候,的确觉得手心里痒痒的。

    苏伊环顾了一下,发现没人看着她,她顶着手里的那几个字……瞬间满头大汗。英……英文要怎么破?为什么她穿越来的时候没有自动翻译功能!

    而且最奇怪的是,这里的人明明说的是人话,可是写出来的却是英文!

    “对了,苏伊,你刚才被她们挟持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艾露莎完全无视掉那边还在为小说纠结的三人组,一脸明媚忧伤地看着苏伊。

    苏伊收起爪子,脸颊不停地划过汗滴,艾……艾露莎……她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虽然她并不是银豹之兔的真会长,但是既然她替代了这个世界的苏伊,想洗白白也只能跳黄河了。

    谁叫这个世界的苏伊跟自己一模一样呢!

    “没、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呢?”苏伊一边拿着手帕擦汗,一边把手帕给拧干。

    艾露莎继续思索。“不,苏伊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啊——”苏伊的汗更加多了,一边擦一边接着说:“发、发现什么?”

    “那个银豹之兔!她们居然穿的是我最喜欢的兔女郎装!”——继续明媚忧伤的艾露莎。

    “……”——当机了的苏伊。

    这个世界的审美果然不能拿天朝的眼光来看,这里流行什么?非主流、杀马特、烟熏妆、再就是五颜六色的头发和美瞳!

    兔女郎装都可以上街到处走了!露西那露肚脐的衣服算什么,卡娜不是还穿着比基尼吗!纳兹整天穿着单边袖衣服到处跑,格雷还动不动就-奔呢!

    说起来,果然只有温蒂最正常了。

    温蒂在一旁擦拭着眼泪:“好感动。”

    “那个……我有一个疑问。”苏伊举手示意,众人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她,可是都没接茬。

    苏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个……我和格雷的魔法要怎么样才能换回来?”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接着集体摇头。

    “不知道。”

    “……”别人不知道就算了,格雷你一副淡定脸是闹哪样!!!

重要声明:小说《[妖尾]召唤的不是英雄,是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