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金震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泪螺 书名:斗神大陆
    虽然不清楚确切的况是什么样子,但是接到火龙虎的传信,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木国的动作,还有从那个空间通道中感受到的一丝熟悉的气息,让金震天得意推测出,这件事的大概过程。

    “到底是怎么回事?”金震天淡淡的说道,但是话语中蕴含着一丝毋庸置疑的语气。作为金国的最高统治着,这种不怒自威已经深入骨髓,即使是和最亲近的人说话,也不能避免。

    “爹,是慕枫师兄,他是神木圣者的人。”没有等火龙虎回答,金焱儿已经说道。

    “他是细,为什么我从他上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气息。”金震天淡淡的说道,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而金焱儿似乎很是适应了他的这种样子,没有等待直接回答了。

    “慕枫他服用了鬼面汤。”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鬼面汤三个字,已经足以解释一切了。

    “没想到为了广域令,神木竟然花费这么大的代价。”金震天有些惊讶,要知道,鬼面汤虽然不是丹药,但是因为作用生僻,所以很是难寻,而且就算寻得到,代价也是很大的,基本上不下于一颗高阶丹药的代价。

    而且炼制此种东西,必须要让宿主付出难以想象的痛苦,真的想不到,原来慕枫还有这么大的毅力。“如果他一直没有显出真面目,就凭他的毅力,广域令最终还是有着他的一枚。没想到他这么心急。”金震天这样想到。

    本来,不久之后的远古战场之行,金震天基本上已经把慕枫当做成员之一了,谁曾想会出现这件事,虽然让金焱儿差点出了危险,但是也算是很有收获。

    “赤金,这件事应该是神木圣者所为。”火龙虎问道,虽然是金震天将他抚育长大的,但是在长久的时间里,他们两人基本上成了兄弟一样的关系,所以称呼都很随意。

    “神木早该忍不住了,上一次的远古战场之行,他们损失惨重,五个令牌一下子少了两个,而上一次我们广域门还抢夺了一个,我就在想他会怎么办。”金震天说道。

    “很明显了,那小子明显不想吃亏,想要抢夺我们的。”火龙虎也对上一次的远古战场之行有所了解。

    “横,我们广域门的令牌是抢夺土国的,他们的令牌都被水国的那些人抢走了。”金震天淡淡的叙述道,但是从他周围散发的斗气可以看出,此刻的他并不平静。

    “那个王八蛋,不敢抢夺五大国之首的水国,就来抢夺我们的,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火龙虎火爆的脾气可是一点就着。

    “他们可不是这样想的,要说实力,土国和火国都不如我们,水国的实力和我们不相上下,但是我们这里的令牌容易抢夺一点而已。”金震天说完,看了看旁边的金焱儿。

    火龙虎看到这个意思,那还能不明白,但是也不能说什么,赤金圣者对女儿的宠溺是五大国出了名的,

    其他国家的令牌基本上都是当做最大的保障来保护的,但是除了金国。因为令牌需要持有人用灵魂温养一年才能使用。但是金震天却在现在就把令牌交给了金焱儿,要知道,现在距离远古战场的开启还有三年的时间。

    就是因为,这里的一年是有着修为的要求,一般最低的修为要求也是在斗王巅峰,正常的都是斗皇级别的强者,这种等级的斗者,灵魂较一般人强大,所以滋养的时间比较短。

    但是金焱儿的实力只是斗灵,这种实力,就算是有金震天赐予的众多增强灵魂的法宝,也需要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来消化令牌。

    “哎,焱儿,你的实力。”说道这里,赤金圣者有些无语,一般正常人在广域门只要不是实力太过低下,一般都能在二十的年纪达到斗灵,但是金焱儿可不是这里之列。

    在赤金圣者明显的宠溺下,基本上整个宗派的资源都在向他倾斜,而且金焱儿的天赋也很突出,但是到现在为止,才打到斗灵,除了说金焱儿不努力,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赤金圣者也知道自己过于宠溺他了,但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母亲离开的很早,想到了金焱儿的母亲,赤金圣者的眼中闪过的回忆的神色。那是他这辈子最的女人,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自己。

    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大家族的小姐,但是就那样放弃了所有,跟了自己。并且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潦倒和遇到的困难抱怨过自己一句,而且还在不断的鼓励自己,才让自己成为现在的赤金圣者。

    她的死也是因为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自己从来就没有满足过她什么愿望,他也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要求,只是在最后一刻的时候,要求自己,应该是恳求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这么唯一的女儿。

    这样自己怎么可能还对金焱儿不宠溺呢,尤其现在的金焱儿越来越像他的母亲了,每次看到金焱儿,赤金圣者总是忍不住想起他的母亲。所以这种宠溺就更加无以复加了。

    就拿这一次的远古战场之行,虽然金焱儿的实力如此低下,但是自己还是想让他去,就是想要让他获得实力,然后可以保护自己。要知道,在天界,强者为尊,所有的东西都是需要自己去争取。

    现在自己还在世,可以保护他,但是一旦自己离开了,谁能保护他呢,所以想要让他到远古战场获得力量。虽然那里也很凶险,但是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去的广域门的弟子的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金焱儿。

    而且还有自己赐予的众多法宝和丹药,基本上可以说金焱儿这一次的远古战场之行是没有危险的。但是,就在这个瞬间,金震天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如果金焱儿自己不想修炼,没有人能够强制他,自己的做法错了。

    “阿虎,你说,是不是我错了,我总是勉强焱儿做他不想做的事,导致他现在这么不快乐,这一次差点丢了命,如果她出事了,我以后怎么去见他娘。”金震天对着火龙虎传音说道。

    “你也没错,只是想让焱儿能够自保,可是焱儿对于修炼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确实让他越来越不快乐了。我想还是用别的办法把。”火龙虎说道。

    “好吧,我们就为焱儿找一个可以照顾他一辈子的人吧,但是、、、、、、”金震天明显考虑过为金焱儿找一个夫君,可以照顾他一辈子。可以有些犹豫。

    “不要多想了,就我们两个人的眼力,想要找一个一辈子对她好的人还不容易,要知道,我们两个还有数百年的寿命呢。”火龙虎明显知道金震天在犹豫什么,出言说道。

    “是啊,关心则乱。”金震天依然年轻的脸上现出了些许微笑。

    这个时候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金焱儿呆呆的看着洞口。“那个人到底是谁呢?”金焱儿这样想着。

    周易不会想到他的一次自我发泄,竟然在金焱儿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金焱儿自幼就是天之骄女,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从来就没有无助的时候,从小到大,在赤金圣者和广域门的保护下,没有遇见过任何危险而困难。就算是平常他惹到了自己对付不了的人,但是父亲或者父亲派来的高手都能在第一时间解决这些麻烦,但是这一次却并不是这样。

    本来火龙虎出现的时候,金焱儿已经心安了,他觉得这一次和以前都一样,虽然自己犯了错,但是还是有人可以帮自己摆平。当金焱儿已经放心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慕枫的杀机,让自己认识到自己也是一个人,没有了来自父亲和宗派的保护,自己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周易恰逢其时的出现了,就这样救了自己一命,这对于周易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金焱儿,意义重大。

    为什么被人这么向往,就是因为在一瞬间,一个突然的感觉吸引了你,不管有没有财富,智慧或者其他任何附加条件,就这样看着你,上你,然后为你付出一起。

    似乎现在的金焱儿就是这样。

    这个时候的周易并没有空去想其他的,他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奔走着,虽然炎老说过,他可以用自己的灵魂力量,将周易的气息抹去,但是随后炎老又说出了让自己**的话,自己灵魂力量也不是很保险,很有可能被发现,如果不想死就跑吧。

    所以就出现了,周易不顾一切在森林中奔走的场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惊吓所以成就了自己人体的极限状态,竟然超出自己的最高速度和斗气,一直在不断的奔逃着。

    “好了,现在应该已经超过那个人的感应范围了。”炎老淡淡的说道。

    看着炎老淡淡的摸样,周易忍不住苦笑连连,炎老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乎刚刚自己的感觉,那是完全逃命似的奔跑,自己都快脱力了。

    “如果你想成为强者,逃命是必不可少的,这种况你以后应该会经常碰到,早点适应吧。”说完,炎老就不在多说一个字。

    虽然周易有些无奈,但是不得不承认,炎老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所有的资源都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去争夺的,而实力的提升又需要资源的保障,在这种循环的条件下,自己只能去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也会不断的战斗,很有可能会不断的逃亡。

    抬头看着已经缓缓升起的太阳,“是啊,强者之路荆棘遍地,既然自己选择了成为强者,那么就不要害怕。”

    这个地方距离小刀镇已经很近了,而且经过刚才周易近乎逃命时的狂奔,距离变得更加近了,所以没有多长时间,周易就进入了小刀镇的范围。这里,已经出现了人烟,这些人并不像周易在黑铁城中看到的居民,他们多半为猎人打扮,而且本实力都较为强横,一般最低都是高阶斗灵。

    仔细想来也是,碎金森林本就是一个充满危机的地方,虽然这里在最边缘,但是难保不会出现天龙蝎的况,而且这里生活的人们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捕杀森林中的魔兽,这样的话,实力弱小根本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小刀镇虽然是一个小镇,但是因为这里是碎金森林的最后一站,很多金国或者其他国家的高手都会在这里略作停留,毕竟离开这里,就是完全的森林,即使是实力强横的强者也是需要一些装备的。

    而且因为这里是捕杀魔兽的集中点,所以很多的魔兽基本上就是在当街售卖,这里从很多角度来看都能称为东域的最大交易市场。所以人来人往,繁荣异常。但是,今天虽然依然有很多叫卖的人,但是更多的人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街道两旁,大量的人流都开始想着小镇中心汇聚。

    周易看到这种况也有些好奇,随便在街上拦着一个老者,问道“不好意思,老者,想请问一下,这里怎么了,怎么大家都朝着那边去。”

    老者惊异的看着周易,“你竟然不知道,小刀会现在和万斧会正在镇中的练武场谈判呢。”说完,老者似乎生怕错过什么没有等着周易的回应,疾步的离开了。

    “小刀会,难道就是当初的那个中年人?”想到这里,周易还是抬脚前去一探究竟。本来周易并不想去照这个麻烦,但是玉佩中的炎老竟然敦促自己前去,虽然不明白,但是相信炎老不可能对自己不利,所以还是决定去一探究竟。

重要声明:小说《斗神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