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章 、又一次落入魔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泪螺 书名:斗神大陆
    第一百零二章、又一次落入魔掌

    周易抬起头来,有一些的犹豫,看着倾魂精致的脸庞,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是,现在我的斗气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凝聚。”

    “那样也没有关系啊,反正我们总是在一起的。”倾魂似乎是根本就不想他们究竟是历经了多少的惊险,还是一味的心意不变,只想要和周易呆在一起。

    他们正在说这话,忽然从部落里面传出了一阵阵的箫声,那种箫声和周易他们方才听到的白衣女子的箫声一样,周易大吃一惊,脸色蓦然地变了:“难不成这里竟然是白媚宗?”

    “不会吧……”倾魂有些意外的样子。

    “我也希望不是。”周易淡淡地说,眉目凝结。

    “如果真的是白媚宗的话,那我们岂不是落入了别人的圈。”倾魂美丽的睫毛轻轻地眨了眨。

    “你放心好了,遇见什么是去弄个在说什么话,然后再想办法,千万不要自乱阵脚,那样别人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地将我们擒获,这样岂不是更加的悲催?”周易仰望着天空说。

    “可是,以我们现在脚力,应该还是可以穿越过白媚宗的。”倾魂说着,她突然用手捂住了耳朵,嘴里面大叫,“好难受……箫声……”

    箫声仿佛是带着一种独特的蛊惑力量,周易十分震惊地看着抱着头的倾魂,他是在是不能够明白,难道还有人将侵入人心智的魔杖修炼到了如此高的地步了么,倾魂那样的血尸,并且还是修炼将是打发的人,更何况方才她还升了一级,竟然也给迷惑了,可想而知,这种力量是多么的强大了。

    “倾魂,你还好么?”周易扶住了倾魂,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就算倾魂刚刚说的那个办法可行,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离开了,倒不是白美姬他们追上来了,而是周易在碰到倾魂的体的时候,也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双腿的麻痹,一阵阵的酸疼感觉,几乎要让他无法站立,但是周易还是强忍着,去扶着倾魂,好使她可以不用那么难受。

    “师傅……箫声听得我还难受……”倾魂脸色巨变,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低落下来,滴在周易的脸庞上,他慢慢地感觉到了全的燥

    “我也觉得十分的不舒服,这种箫声好像是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倾魂,你赶紧捂住耳朵,不要听了。”周易很是紧张地对着倾魂说,不希望倾魂被这种琴声所干扰。

    箫声在这个时候不紧不慢,徐徐缓缓,断断续续地吹来,声音很是飘渺,在广阔的天地间飘着,周易心神无法镇定,觉得倾魂的脸庞在他的面前越来越近,越来越美丽,他忍不住仰天大吼:“到底是什么人,有本事就现出真来啊,这样算什么””

    一阵飘飘渺渺的女声传来过来,声音很是清灵:“就凭你还没有权利让我们出来,你也不够资格。”

    “是吗,那将我们困在这里就是你们所谓的‘资格’了么?你的资格也太廉价了吧。”周易打心眼里看不起这样所谓人物的出场,十分的嗤之以鼻。

    “当然”女声慢慢地说着,声音很是飘忽,并且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却让你感觉在右边,飘飘忽忽,摇摇摆摆,十分的诡异。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周易皱着眉头,他用力地握住倾魂的手指,倾魂的手指冰冷,脸庞却很是燥,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一层一层地布满,周易的况也是好不了多少的。

    “什么人?”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那些女声忽然联合在一起发出了十分尖锐的声音,“我们根本就不是人,所以,要怎么说呢?”

    “不是人?’周易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那你们就不是白媚宗的人了,是不是?”周易心中一喜,如果不是白媚宗的人,那么一切还是可以商量的。

    “不是……”女声回答的十分的干脆,不过稍微地停顿了一会儿,又冷笑着说,“不过也千万不要把我们想成什么样的奥东西,在某一个方面,我们和白媚宗的人是有一定的共同之处的。。”

    周易想了想,好像是的,就先说这些箫声吧,虽然和白媚宗的十分的类似,但是可以看出来似乎并不是一样的,调子不一样,白媚宗的箫声充满了萧杀之气,而这种箫声却是隐隐约约的,十分的清淡,淡雅之中却透漏着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让人很是难受,心里面的想法竟然完完全全地不能够自主了。

    “既然你们不是好人,刚好我也是坏人,坏人何苦难为坏人啊。”周易有些戏谑地说,他发现现在他没说一句话都十分的艰难了,喉咙里面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了一般,是那样的难受。

    “是吗?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个小痞子。”一个尖锐的女声突出,将所有的那些女声都压抑了下去。

    “你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吧,一听声音就是一个美女,为什么不出来见一见呢?”周易颤颤抖抖地站了起来,她的双腿已经在慢慢地开始发抖,如果他的斗气还是能够运用的话,那么现在的他至多也不过是有一点晕眩而已,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斗气的保护,所以十分的虚弱,难以抵挡那些有魔力的箫声。

    “出来就出来,难不成谁还惧你不成。”随着这句话,从空茫茫的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长相十分俊俏的少女,浅红色的衣裙爆过着她曼妙的躯,前的双峰也是十分的傲然,唇不点而红,眉不描而淡,脸上淡淡地施了一层脂粉,看上去十分的动人,姿轻舞,唇红齿白,周易的眼神不有一点点的惊呆了,倒不是因为这个女子长相太过俏丽,二十惊讶于她竟然有一头火红的头发,红的十分耀眼,红的十分的妖艳,这种红色和那些房子建筑的猩红色颜色竟然相互的照应,看起来甚是诡异。

    “怎么,被我的美丽给吓呆了么,很震惊么?”红衫女子轻轻地用纤纤玉手捂住了嘴唇,吃吃地笑着,声音也变得十分的媚,并不是未出现的时候那种森森的笑容,是银铃一般的声音,让人分外的怜惜。

    “当然,如果我回答不得话你是不是会很失望?”周易唇角坏坏地笑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正常,极力地控制着喉咙里面和体上得不适感,淡然地站着,双手扶着倾魂,倾魂现在觉得头痛裂,十分的难受。

    “那当然,我可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美女呀。”红衫女子眼睛里面放出一种光芒,这种光芒设分的隐晦,如果不是细细地看着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因为也是淡淡的带着透明的淡红色,在她一头红发的照下,根本就看不真切,刚好周易是站在背光的一面,眼神蓦然地一抬,便看到了那道光线向着自己袭来。

    周易抱住倾魂的子,急速地升腾到空中,定定地停留着,知道那股光线一点点地黯淡了下去,方才慢慢地下俩。

    “你未免也太过于小心了吧,你不知道我那根红线是做什么的么?”红发女子说着。

    “我感兴趣的是你叫什么名字。”周易落到地面之后,轻轻地说,他讲倾魂慢慢地放在地上,然后自己施施然地站在那里,暗中由试着调节自己的斗气,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办法提起,真是让人郁闷。

    “红发魔女。”红衫女子笑着说。

    “这里是……”周易有点迷茫地问。

    “这里就是白媚宗呀……”红衫女子的目光带着嘲弄。

    “你方才不是说……”周易说到这里有点晕了。

    “刚才是刚才,刚才还不是,但是现在就是了。”红衫女子的话让周易丈二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你在仔细地看一看。”红衫女子声音平静地说,她的一只手一直没有露出来,是在被后面还是……周易没有想下去了,只是又望向不远处的小小的部落,然后他大吃一惊。

    刚才看到的还是稀稀疏疏的住户,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十分的密集,也有很多的白衫女子在走动,只是形十分的灵动,还有那种白纱,还是呆在他们的脸上,明明就是白媚宗啊。

    “刚才不是这样的。”周易皱了皱眉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是红发魔女,是白美姬的最小的妹妹,我叫白美言。”红山女子说着。

    “我问的不是这个。”周易急促地说,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房屋的转换是怎么一回事

    “你练这个都猜不出来么?”红衫女子很是不解地看着周易,“你初来的时候看到的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啦,但是现在障眼法的功效慢慢地消失了,也就是说,我姐姐他们很快就要赶过来了,所以,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障眼法……”周易灵机一动,既然别人可以给他用障眼法,他为什么不可以给别人运用障眼法捏,那样的话,他和倾魂两个人就可以逃脱掉了。

    “是的。”红衫女子笑道,然后轻轻地呼一声,“姐姐回来了。”就向周易的后奔去。

    正在思索时候的周易被红衫女子如此之快的步伐给弄的优点糊涂了,还以为白美言是要偷袭他呢,当下形一转,飘在了白美言的后面。

    “你这么害怕干什么,不要如此警惕,我对你可是没有兴趣。”

    白美言轻轻地笑着说。

    “不是你的原因,我是害怕我突然对你起了兴致,那样就不好了是不是?”周易轻飘飘地落下来。

    “当然不好,你是我们的,姐姐们都还没有开始,妹妹你怎么可以抢先啊。”白美姬的声音传来。

    周易赶忙地装过头看去,果然是穿着黄衫的白美姬,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白美言。

    “姐姐说的是什么话啊,妹妹我肯定是要和姐姐一起分享的啦,不管是男人还是别的。”白美言十分漂亮的嘴唇发出这些话,真的是让周易感觉到毛骨悚然啊。

    “我**在这些女人眼里,竟然是和食物一样相提并论的。”周易很是不爽。

    “周易,你还真的是很能跑啊。”白美姬这个时候撞过来走到周易的边,声音冷冷地说,“但是你却不知道这里方圆几百里都是我们的地盘,我看你究竟是能够跑到哪里。”

    “跑出荒原。”周易脱口而出。

    “是吗?”白美姬笑了笑,“荒原岂是那么容易能够走出去的啊。”白美姬嗤笑地说。

    “所以我才要跑出去。”周易其实是被这些人给迫的没有办法了,只好走到这样的道路,本来他打算还要在荒原里面多呆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看来,也根本就没有容之地了,只要血莲子还是在周易的手上,那么就必然会有很多的人尸魔兽来争抢。

    “但是我看你是没有办法出去了。”白美姬笑了笑,用纤纤玉手拖住了周易的下巴,“因为我看上了你,我要你给我做男宠。”

    “男宠?”周易简直就想要呕吐了,有没有搞错啊,男宠?

    “是的。”白美姬看着周易惊讶的样子,脸庞上面的笑容更深了,“是不是觉得很荣幸?”

    “荣幸之至,只怕在下无福消受美人体。”周易镇了镇心神,轻声地说。

    “你是不是觉得体里面七经八脉都是在震动?蠢蠢动地想要发泄?”白美姬悄悄地在周易的耳边说。

    “你……你怎么知道……”周易大吃一惊,他方才是在尽力地稳住了自己体里面的一些躁动,但是竟然被白美姬给看出来了,难道他掩饰的根本就不成功么?

    “不要那么沮丧。”白美冰冷冷道,“这种**散是我们下在箫声中得,而你已经听了箫声,现在笑的也十分的勉强,肯定是很容易就猜测到了的。”

    “原来竟然是这样。”周易说。

    “怎么样?”白美姬接着问,“我们好好的……”

    “我说,可不可以先把血莲子拿到手之后你们在**啊。”施行跟在白美冰的后面,看到白美姬对周易那一副渴望的样子,心里面觉得很是难受,那毕竟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女人,不甘心啊。

    “血莲子稍后在说好了,现在先不要管。”白美姬挥了挥手。

    “美姬,不要忘记了正经事。”白美冰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二姐姐,你就听大姐的吧。”白美言也目光郁地看着白美姬。

    “哎……只能先听你们的了。”白美姬放开了周易,面对浑即将瘫软的周易,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周易正刚刚松了口气,就听到白美姬的声音蓦地一变,转变的十分之快,变得清冷,冰凉,没有一点的温度,哪里还看得出来是刚刚那样媚地和周易说话的女人啊。

    女人心啊,海底针啊。周易不想着,视线却看到了在一边已经昏迷过去了的倾魂,一种十分柔软的心动划过他的心底,倾魂给他的感觉很真实,很纯真,但是也仅仅局限于此,他的心里面还是忘不了三娘的,三娘是他来到这个异世之后见到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他发誓要得到的女人。

    “周易,既然我想要你当我的男宠,那么就还是不忍心伤害你的,只要你乖乖地把血莲子交出来,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好好的生活的。”白美姬说。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话么?”周易冷冷地笑着。

    白美姬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一声巨响忽然从空气中传来。

    天空突地一下子变得十分黑暗,漆黑黑的一片中,众人都搞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空中一个声音说:“周易,你还不赶快逃……”

    “什么人……”周易将这句话咽了下去,在天空中变得黑暗的时候,周易已经以十分迅速的速度,双手携带着昏迷的倾魂,悄悄地转换了一个方位,如果他现在贸然开口的话,那么无疑就告诉了白美姬和施行自己的确切位置,这不是自己将自己置于不利之地么?

    “来者何人?”白美姬他们却并没有周易这样的系那个发,她们只是觉得自己这方面的人那么多,周易那边倾魂已经昏迷了,而周易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是完全没有能力和自己抗衡的。

    “是也非人,不是为人……世人人世……人人是人。”空气中传来了十分朦胧的声音,如魔似幻,朦朦胧胧,听不出来到底是男声还是女声,但是这种声音似乎也带着魔咒,周易只觉得自己的体慢慢地可以站起来了,昏迷中得倾魂也换换地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当她的眼睛睁开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黑暗的时候,她有些害怕地抓紧了周易的体,周易伸出手指,轻轻地在倾魂的背上划了两个字:安静。

    倾魂非常听话地没有开口,她的手指接触到了周易的躯,心里宁静,便也安然。

    白美姬和白美冰他们却一点点地变得有点急躁,不时地踱着双脚。

    周易一边在心里详细而认真地盘算着时间,一方面又有点十分的心急地瞪着最好的逃亡的时机。

    终于他的子可以完全的动弹了,他在倾魂的手上写:走。

    倾魂十分有默契地配合着周易形的转动,凌波微步第九重周易已经很是熟悉了,刹那间就将白美姬他们落在了后很远。

重要声明:小说《斗神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