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虎兽施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泪螺 书名:斗神大陆
    第七十四章虎兽施洋

    血月看着这样的场景,自己却是没有办法,无能为力,只有静静地看着干着急,一个人体里面究竟才有多少的血液啊,而就凭着这些血液用来喂食那些嗜血花肯定是不够的啊,就在这个时候,从他们刚刚走出来的山洞又走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他认识的,是倾魂,还有一个人得脸庞怎么说呢,很是像一只老虎。

    ”倾魂呢。”血月对周易说。

    “倾魂,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周易十分的诧异,一边扬着头看向血月所望向的那个地方,一边注意着不要让那些嗜血花从自己的血管中进入自己的体,灌灌血是可以的,如果进入到自己的体里面那么就非常的可怕了。

    “他好像没有看到我们啊。”血月有些郁闷地问。

    “不可能的啊,我们这么的引人注意。”周易嘲讽地说,他看着倾魂,也是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为什么倾魂的眼神是那么的呆滞,全都是在机械地动作着,就好像一个傀儡般,。没有自己的灵魂,看上去就如同是一个没有生命干巴巴的木乃伊。

    “他不会是受到了谁的蛊惑吧?”血月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周易。

    “看样子好像是的,但是一般来说,受人蛊惑是脑子首先的不听从指示的,但是刚刚小空空说,倾魂还是有着自己的意识的,就是动作不能够自由。”周易说。

    “那么要怎么办呢?”血月感觉自己非常的无力。

    “这样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好了,他们等到嗜血花已经在开始啃噬我们的血液的时候才出现,就说明他们并没有恶意的。”周易说。

    “为什么已经吸取了我们的鲜血,但是却是没有恶意的呢?”血月十分的不解。

    “你不知道的,其实这些嗜血花的主人可能就是那个虎头虎脑的人,但是如果他从一开始就见我们的话,我们一定会被他周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给威吓,就变得好像是现在倾魂的样子。”周易慢慢地说,刚刚在他看到倾魂出来的时候他召唤了一下小空空,小空空非常的耐心地告诉了他。

    “意思就是说那个人十分的厉害了。”血月有点不服气。

    “是非常的厉害。”周易看着血月一脸跃跃试的样子,有些郁闷地说,“所以你海华丝不要打这个的注意了吧。”

    “我有没有疯,为什么还要去挑战这么厉害的魔兽啊。”血月心里面想。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想去招惹别人,但是别人偏偏要来招惹我们是不是?”周易微微地一笑。

    “你明白就好,可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这么好的。”血月说着一点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大话,也不想想周易之前为什么会遇到四大人尸和四大魔尊,还不都是拜他所赐啊。

    周易还是淡淡地微笑着,猬集在他边的那些嗜血花看到了主人的到来之后一个个地都十分迅速地离开了周易的边,也不管周易的血液是不是还在往下滴落。

    “好舒服啊。”周易伸出手指点住了手臂上得学到,使鲜血不再往下流。

    “你神经病啊,哪有血流满地还在叫着舒服的。”血月像是看着一个疯子一般地看着周易,这个周易,说的话越来越听不懂了,果然这就是偶像的力量么?

    “所以你才会觉得我是你的偶像啊。”周易果然说出了和血月心目中想的一样的话,“等什么时候你也修炼到了我这层境界的时候,那么你也就可以单飞了。”

    “两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莫要怪罪。”那个虎头虎脑的少年来到了周易的边,对着周易和血月两个人文绉绉地说。

    “过谦了。”周易以前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古里古气的说话方式,现在听着更是觉得异常的别扭。

    “相比你就是周易吧,我是倾魂的朋友,我叫施洋。”施洋懒洋洋地说,眸子里面露出十分精明的光芒。

    “恩,久仰久仰。”周易不得不继续的敷衍着,但是他却是非常的想要知道,到底这个施洋是想要做什么。

    “听说血莲子是在你的手上。”施洋也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开门见山地说。

    “你肯定已经打听清楚了所以才将我们引到这里来的不是么?”周易笑了笑,心里想,大家都是心里亮堂的人,何必要在表面上做出假惺惺地客话呢。

    “哈哈,说话果然是非常的爽快,我喜欢。”施洋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看着周易,“能否向阁下借血莲子一用,”

    “这个,能否告知阁下用血莲子要做何事?”周易也看着施洋,极力地想要从他的话语里猜测出他的意图。

    “这个,我就无可奉告了吧。”施洋微微一笑。

    “如果你连一丁点的诚意都没有,我又凭什么无缘无故地就把血莲子给你呢。”周易对施洋的话语嗤之以鼻。

    “这个够不够诚意?”施洋拍了拍边站着的倾魂,轻轻地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我们到了。”于是倾魂就好像是立马有了精神一样,俊逸的脸庞神采飞扬地,眼睛里也放十分灿烂的光彩。“该休息了。”施洋扬了扬眉头,又是十分轻微地声音说,只见倾魂又非常听话地阖上了眼睛,就如同一个幼小的孩子一般变得非常的呆滞。

    “你对倾魂做了什么?”周易强忍着体内的想要喷涌而出的怒火,眼睛死死地看着施洋。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根本也没有对他怎么样,只不过是下了一些蛊毒罢了。”施洋施施然笑了,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你真的是非常的卑鄙,怎么可以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去对付她呢?”周易十分的火大,莫说倾魂的智商还停留在三岁孩童的地步,就算她是一个十分正常的人,也不应该用这种手段去对付的啊。

    “我可没有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施洋冷笑道,看着周易,“到底要不要把血莲子交给我呢?”

    “你……你人太甚了吧……”周易怒不可恕。

    “人太甚,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手段就是人太甚的话,那么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人太甚。”施洋冷冷地笑道,然后眼睛微微一眯,右手以十分快捷的速度撕下了了倾魂的衣服,而倾魂却好像是依旧没有感觉一样,还是那样呆呆地站立着。

    “你……真的会死……”周易勃然大怒,终于爆发,想要上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斗气还是不能完全的集中。

    “呵,看不出来你还是很有种的么,想要跟我打架么?”施洋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易,眼睛里面飘过不屑一顾地眼神,这种眼神让周易瞬间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他必须要先把倾魂从施洋的手里面救出来才行。

    “让你见笑了,刚刚我是开玩笑的呢。”周易陪着笑容,脑海中高速运转,想象着怎么才能够解救倾魂。

    ”笑话嘛,偶尔处处也是无伤大雅的,但是如果真的送了命,那颗就是要贻笑大方了啊。“释然漠然地说,眼神里露出不顾一切地决绝。

    “不就是血莲子么,你稍等,我马上奉上。”周易面上挂着虚伪地笑容说,他在心里面恨不得把这个人骂一千遍,一万遍,竟然这样的对付倾魂……

    “马上是多久,总要有一个具体的时间吧。”施洋听到了周易的话并没有觉得满意,反而不依不饶地追文着说。

    “就是你把倾魂还给我,我就把血莲子交给你。”周易下定决心地说。

    “那好办,我现在就可以把她交给你的。”施洋面上一喜,却立马地转化成冷冰冰没有温度的声音说。

    “你先解开对她下得蛊毒。”周易并没有忘记这件事

    “蛊毒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到了时间的话就会自动解开,反之,如果我现在强行解开的话,对她也不是很好。”施洋微笑着说。

    “那么我就等着你什么时候解开她的蛊毒吧,等你解开她的蛊毒我自当把血莲子奉上的。”周易亦是冷冷的声音。

    “呵,何必要这样的计较呢,反正她到了你的边还不是一样的么?”施洋赔笑着说。

    “当然不一样,我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傀儡。”周易吼叫着说。

    “看不出来啊,你还是深意重的啊。”施洋讪讪地笑着,眼睛里面却不自觉地出现了一丝的狠毒,那些还在移动着的嗜血花配合着他眼睛的凌厉的光芒做着一副非常吓人的样子,样子看上去非常的恐怖,不过周易却好像是没有看到一半,比这更加吓人的景象他都见过了——哎,真的不知道是应该算作幸运呢还是不幸运。

    “那是我的事,总之,如果要我们两个达成交易的话,除非,你解开她的蛊毒。”周易不为所动,话语清晰地说。

    “哼,若我不这样做又如何。”施洋嘴角轻轻地扯起来,双手伸进了倾魂的衣服里面,如同傀儡般的倾魂竟然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似似媚的呻吟声,“如何?”施洋得意洋洋地看着周易。

    “无耻之徒。”周易想要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但是眼角却瞥见了血月对自己递的眼神,他瞬间就做了个决定。

    “好,好,好的很。”周易忽然放声大笑,“不就是小小的血莲子么,只要我的倾魂能回到我的边,我又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呢?”

    “果然是个爷们。”施洋准备过来拿的时候,周易突然被说,“何须你老移步,我过去就好了。”于是慢慢地一步步走到施洋的边,就在施洋兴高采烈地想要拿到血莲子的时候,周易忽然之间就猝不及防地从背后拿出自己的武器,唐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地攻向施洋。

    虽然这一攻势出乎意料之外,不过施洋的战斗反应能力还是不容小觑的,他立马放开倾魂,纵一跃,同时右手轻轻地带动了一下倾魂的衣角,就用这样轻飘飘的力量用这种看上去十分轻松的招式随随便便地化解了周易的一招。

    岂料周易早就料到他回这样,纵回旋,唐刀从胯下穿过,直指向施洋,的体急速地旋转,想要利用旋转之间的空隙来避开周易的刀,岂料周易的刀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一直站立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参与他们之间谈话的血月开始动了,他跳跃起子,跃到施洋的边,然后就利用施洋的体旋转和旋转之间停留的那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时间,将全部的斗气依附到手指上,在施洋又一个回旋落下来的时候重重地点向他的膛,一得手,立马就飞奔的渊源的,绝不恋战。

    施洋大怒,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仔仔这两个兔崽子上,说出去他还要不要在斗神大陆上混了呢?

    施洋毕竟是修炼了很多年的魔兽,是由兽幻化而成的人,体内还残留有兽所特有的那种叫做兽大发的特质,而且他的功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只见他一个十分漂亮利落的双旋腿,双腿不停地在空中变换着,踢向周易的命门,周易将唐刀直直地插入地上,那些嗜血花发出尖锐地呻吟声,然后他依附着坠在土地里面的唐刀的力量,十分迅疾地往下一坠,在施洋一腿已收另一腿还未来得及伸出的那一个十分微妙的瞬间,用尽全力地向上一跃,双腿跃起时刚好把刚刚已经深入土地的唐刀拔出来,他的子十分轻易地就高过了始终是处于同一个水平面上的施洋,然后唐刀闪电般地掠过施洋的双腿。

    施洋见状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地收起双腿,转而和周易同样的维度对持。

    周易的瞳孔渐渐开始有一点点的收缩,他看出来了这个魔兽虽然力量强大,但是经验好像是不怎么足够的,真的是不知道怎么会将倾魂抓去的。不过他的力量也快要消耗完了,他刚刚的升级没有成功,血液逆行,斗气也无法全部的聚拢,可以说刚才的那一击已经用去了他现在的大部分的体力,不过他的面上尽力地维持着平和的笑容,免得施洋看出端倪来。

    就在他们两个人对持的这段时间,血月赶忙去看了看处于呆滞状态的倾魂,细心地帮她把被施洋粗鲁地拽下的衣服给换上,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倾魂轻轻地对他笑了笑。

    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倾魂,倾魂将眼睛睁开,悄悄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周易,又指了指自己,双手放在自己的口,深深地向下鞠了一躬。

    血月静静地看着倾魂做出那些动作,内心的感动无以复加,周易何其幸运,竟然有倾魂这样忠心耿耿的徒弟,还是那么的漂亮迷人。

    周易和施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手了,周易轻飘飘地落在一株嗜血花上面,脚不沾地,手指向天,和他对面的施洋则是和他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这种姿势看上去非常的单一,但是血月却知道,要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是非常的困难的,也是极其的耗损斗气的。

    施洋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先行起,将全部的力气灌注在自己流星锤里,然后沉甸甸的压抑的感觉直向周易。

    周易实在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使用流星锤,要知道这种流星锤是外门武器,练起来十分的吃力,也非常的难练,不过成功之后的威力也比较大,更何况本又是属于冷门武器,所以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练的。

    急之下周易只好放弃了往上面跳跃的想法,因为流星锤所达到的告诉也是非常的可观的,并且施洋只是临场对敌尚欠火候,并不是说他的实力不行,他的实力可是高出了周易很远的说。

    流星锤夹杂着破风声向周易压迫而来,周易双脚踩着脚下的嗜血花,双脚往前倾,子往后仰,借助着嗜血花前进的力量让整个子慢慢地平躺下来,然后看中了施洋的一个空门之后,急速地起,旋转……但是来不及了,施洋的流星锤已经毫不留地打了下来,就在周易准备听到自己的脑血浆喷涌而出的声音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媚的呵斥,然后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施洋的流星锤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打下来。

    周易赶忙起一看,原来现在和施洋争斗的人是倾魂,那也就是说……倾魂已经没事了,周易十分高兴地笑了笑,倾魂最近把僵尸剑法也练得炉火纯青的,就好好地看看他的本事吧。

    但是估计是老天爷是看不得周易闲着的,倾魂的僵尸剑法在与施洋的过招中渐渐地落入弱势,没办法,双方力量悬殊过大,就算是在怎么厉害,斗气力量上不去,其他的都是白渣。

    就在周易准备再一次上去支援倾魂的时候,却看到施洋竟然皱着眉头停了下来,十分疑惑地看着倾魂,纳闷地问:“难道我的药物是对你不起作用的么?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一点没有损伤的样子捏?”

    “因为她练习的就是僵尸剑法。”周易回答说,“而你则想要靠着给她吃僵尸粉就可以让她心甘愿地听你的话,她装楚楚可怜的样子什么的最适合了。”

    “原来是这样,我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施洋冷冷道。

    “呵,在怎么聪明的人也还是有失误的时候嘛,比如说我。”周易接口坏坏地说道。

    “是吗,你以为没有她在我的手里我就没办法对付你了么?”施洋的声音充满了笃定。

    “你当然有办法对付我,莫要说对付我一个人,就是对付我们三个人你也是可以的,不过前提条件是必须一对一吧。”周易毫不犹豫地看着施洋。

    “你们尽管可以来试试的。”施洋依旧维持着不变的姿势,他手上的流星锤在轻轻地泛着紫青色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斗神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