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 豆腐!豆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七 书名:四维当铺
    第三百六十一章 豆腐!豆腐!

    “你的对手是我!”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守护的那即将落到诸葛亮脑袋上的链锤猛然停顿,不难可以看出,守护此时诧异的样子。

    至于本来已经几乎与死神亲吻的诸葛亮,在听到那个声音后,双眼顿时爆发出兴奋的光芒。

    因为在这里只有三个人,除了守护与诸葛亮,那就只有徐斌了。

    “呀呀呀呀!竟然还能站起来?”

    放弃诸葛亮的守护,转过,看着满鲜血,连站立都有些困难的徐斌。

    “咳咳!”

    连续咳出两口淤血,徐斌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刚才是大意了!这次,倒地不起的人将会是你!”

    徐斌这话说的没有一点虚假,刚刚之所以被守护打了一个连击,除了守护那诡异的转还有那令人短暂失神的音攻之外,徐斌大意也占了一部分。

    守护的那一系列攻击,几乎让徐斌重伤不起,特别是砸在口的那一记链锤,甚至已经将徐斌的骨完全打碎,有些骨骼的碎片甚至插入到了心脏当中。

    如果不是徐斌的体质惊人,再加上对体的完全控制,受到如此的伤势别说是再次站起来了,能不死就是万幸了。

    如此严重的伤势,徐斌就算是将血液加速到了极限,这段时间也仅仅足够恢复四成的实力,而那些插入心脏当中的碎骨,更是还没有完全清除。

    这让徐斌每动一下,甚至是说一句话,都会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剧痛。

    只是,徐斌却是不得不让自己勉强站起来,因为如果不是这样,诸葛亮这小子早就没命了。

    受重伤的徐斌,此时仅余下四成的实力,但徐斌觉得这已经足够了,刚才是因为他的大意,这才让守护打了个措手不及。

    重新站起来的徐斌,将不会再给守护丝毫的机会。

    “哈哈哈哈..............”

    着黄金铠甲的守护,在听到徐斌那大言不惭的话后,开怀大笑。好似是听到了让他无比开心的事

    “就凭你?你以为你宰了风那个家伙,就能够对付我?告诉你,风那个家伙根本伤不到我分毫,我和他的实力相差天地一般的鸿沟。我到要看看,你将如何实现你的狂言!”

    说话间,守护的铠甲发出‘咔咔’的响声,他已经完全放弃了诸葛亮,要彻底的将徐斌弄死。

    对于守护的近,徐斌不骄不躁,虽然是重伤之躯却没有退后分毫。

    手中的黑水被收回,看着逐渐近的守护,徐斌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你说的没错,以风的实力,的确是不能伤你分毫!不过,你以为你躲在那乌龟壳里就真的安全了吗?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蝼蚁!”

    话音落下,徐斌的手中光满闪烁,瞬间出现了一把巨长的刀刃。

    归燕!徐斌的终极兵器,在归燕的锋利下,任何的东西都属于不堪一击。

    本来正在缓缓毕竟的守护,在看到徐斌取出归燕后,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我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就在徐斌取出归燕的那一刻,守护便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笼罩了他,好似是死亡在缓缓的靠拢,让他的生命窒息。

    “那刀有问题!”

    悠久的生命让守护完全坚定了他的直觉,他可以肯定,他现在的感觉,那种死亡在逐渐近的感觉,就是徐斌手中的归燕给他带来的。

    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简直让守护不敢相信,如果不是绝对信任自己的直觉,守护一定以为他出现了妄想。

    毕竟,没有人比守护更加了解自己,更没有要比守护了解他上的铠甲。

    就如同风的黑水那般,守护的铠甲同样是稀世难得。如果说风的黑水是一柄神器,是可以如同柳絮般在发起攻击,快到看不见的话。

    那么守护的铠甲,就是一超神器,让守护拥有者之高的防御,让他在先天之上处于不败之地。

    但,拥有了超神器的守护,此时却感觉到生命受到了威胁,这威胁就是来自徐斌手中的那病归燕。

    守护不知道归燕的名字,更不知道归燕是如何现世的,所以守护自然是无法了解到归燕的恐怖。在他的心中,始终无法相信,刚刚那已经快要被他打死的徐斌,手中的兵刃竟然能够伤害到他。

    “小心无大错!”

    虽然并不相信有人东西能够伤害自己,但守护那悠久的岁月也不是白活的,在进入这里之前,守护也是震诧一方的强者。

    “咣当!”

    谨慎于心的守护,在感觉到了危险之后,并没有选择贸然进攻,而是将他手中的大盾立在前。

    守护,始终选择相信他的防御,殊不知,这也是他将自己生命献给死神的第一步。

    “哼!”

    看到守护竟然驻守原地,徐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在他看来,守护简直是愚不可及,竟然在这个时候还选择被动防守。

    相对于守护的无知,徐斌可是对自己手中的归燕无比了解,那是他体的一部分,是自他体内分离出的永恒生命,是最锋利的存在。

    “玩玩他吧!”

    之前受到了守护的重击,几乎与死亡接触,徐斌心中也不由存在一丝怒火,这个时候看到守护的样子,徐斌也想要戏耍守护一番,以报守护给与的重击。

    徐斌右手高举,嘴上喃喃道:“神风流杀人斩!”

    话音落笔,手中的归燕便对着守护的方向猛然挥下,顿时间,以剑气形成的猛烈罡风,带着狂乱的气势直扑守护。

    徐斌施展出来的竟然是之前,风与徐斌战斗时所用的绝学,只是,这招‘神风流杀人斩’也只是形似而已,对于那其中的精髓,以徐斌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施展出来。

    毕竟,‘神风流杀人斩’是风最后施展出来的招数,想也知道,这是风最强的绝学,他在其中必定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其中的神髓近乎是不可模仿。

    虽然徐斌有着灵魂本源与灵魂之眼的帮助,近乎可以攀摹任何招数,但那也仅仅限于在徐斌实力相等的况下。

    像‘神风流杀人斩’这种几乎带有生命的招数,徐斌非在有所经历之前不可复制,这是凭心而论的招数。

    不过,徐斌又不是什么复制机,再说手中还有着归燕,神器在手,就算徐斌不能完全模仿出风的绝学,但也足够了,手握归燕的徐斌,所施展出来的‘神风流杀人斩’虽然没有风的那种意境,却在威力上,远远超过了风所能达到的极限。

    而不知道真实况的守护,在见到徐斌所施展的竟然是风的绝学——神风流杀人斩后,心中冷笑不已。

    “竟然用这招!实在是异想天开!”

    守护既然能够排在风之后,在实力上当然远远的超过风,就如同他说的那般,风的攻击虽然凌厉,不着痕迹,但却是根本无法伤害到守护分毫。

    此时见到徐斌所施展出来的‘神风流杀人斩’守护竟然完全忘了之前的危险感,躲在大盾后的体微微颤动,竟然想要顶着猛烈的剑气冲向徐斌。

    “喝!”

    一声大喝之下,守护的体猛然发力,凭着前盾牌将剑气阻挡,想要直冲到徐斌前。

    “小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无法击破的防御!”|

    仍然是那么的狂妄,只是几乎临近徐斌的守护完全没有注意到,徐斌脸上的冷笑。

    就在守护已经冲到徐斌前,眼看那坚硬的大盾就要撞到徐斌上,就在这个时候,徐斌大喝一声:“给我滚!”

    在话音落下之前,徐斌的右脚便狠狠的踹出,实实印在了守护的大盾上。

    “哼!不知死活!”

    看到徐斌竟然硬抗自己的盾牌,守护的心中冷笑,只是,他那躲在盾牌之后的笑容,在下一刻便僵在了脸上。

    “咔嚓!哗啦!哗啦.............”

    只见守护那自认世上最强防御的盾牌,在徐斌的一脚之下竟然突然崩碎,而在盾牌崩溃的同一时间,守护上的铠甲也全部碎裂,铠甲碎片稀里哗啦的落在地上,徐斌的一脚,也没有丝毫悬念的印在了守护的口。

    “噗!”

    失去了盾牌与铠甲的守护,受了徐斌这一觉,竟然猛的吐了一口鲜血后飞了出去,不仅如此,在落地之后,徐斌那一脚的冲力让守护如同‘球’一般的翻滚了近十米才停下。

    “哈哈!翻滚吧!牛宝宝!咳咳...........”

    看着狼狈不堪的守护,徐斌兴奋的大笑,终于出了一口气,只是在兴奋的同时,牵动了上的伤口,又是一口鲜血咳了出来,不过,徐斌脸上却依然保持着笑容。

    不为别的,自刚刚不能攻破守护的防御,到之后差点就被守护杀死的时候,徐斌的心中便有着一口怨气,现在不仅将守护的铠甲给破坏了,更是狠狠的还了守护一脚,让他如皮球一样翻滚,这让徐斌怎么能不高兴。

    而被破了铠甲的守护,此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在他的脸上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那副铠甲已经跟随了守护无尽的岁月,而且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守护便从未将铠甲脱下,铠甲几乎成为了守护体的一部分。

    所以,在上铠甲碎裂的那一刻守护便已经感觉到了,只是到了此时,守护仍然不敢相信,那跟随了他无尽岁月,被他认为最强防御的铠甲与盾牌竟然就碎裂了。

    难以承受的打击,让守护的意识混乱,几乎是与白痴无异了。

    “你就是那豆腐、豆腐............咳咳!”

    毁了铠甲,还狠狠的教训了守护一番的徐斌,一边唱着小曲一边走向守护,只是刚唱了两句徐斌便再次卡出了一口鲜血,不过这丝毫改变不了徐斌愉悦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四维当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