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一百章 华高!(泪奔的一百章 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七 书名:四维当铺
    “哎呦~!哎呦~!徐斌你个王八蛋~!没人啊~!难受死老子了~!”

    别墅中任博正躺在高档的欧洲沙发上,面色惨白的痛苦呻吟着,嘴中不停冒出的脏话,没有一句不是说徐斌的。

    而徐斌,却是一直在旁边听着任博骂自己,一点都没有生气,倒是一副爆笑的样子,这可不是说,徐斌的精神上有问题,达到了那种别人打你左脸,你还把右脸贴上去的那种程度。

    徐斌笑的是躺在沙发哪里被他整蛊的任博,一想到任博之前的那个样子,徐斌就忍不住笑意,至于任博的辱骂,徐斌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

    他徐斌都把任博弄成这幅,要死不活的惨样,让人骂两句也没什么,反正就只嘴上吃亏,也少不了一块,就当是给任博一个心里安慰了。

    “行了~!行了~!别在那装死了~!喝个肥皂水,按照农家的说法,那就是清清肠胃,对你这种长期便秘的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任博都这个样子了,徐斌还是不忘调笑。

    躺在上哼哼唧唧的任博,听见徐斌说出这种不嫌腰疼的话,当即从下抽出一个靠背,向徐斌扔过去,然后怒道:“你tmd这是在放~!你去喝个肥皂水给我试试,tnnd~!要不是你y的心眼子这么坏,说饭里有毒,我能去喝吗~!还tmd轻轻肠胃,老子的肠胃一直动很好,总是拉稀没有便秘过~!”

    “噗~!”

    歪头躲过任博扔来的靠背暗器后,听到了任博说自己总是拉稀,徐斌再一次无法抑制的笑了出来。

    “靠~!你还笑~!我让你笑~!我让你笑~!”

    看到徐斌依然是恬不知耻的继续狂笑,任博着苍白的小脸,拖着虚弱的体,如同一个搬运工一样,不断的拿起靠背扔向徐斌。

    “好了~!好了~!我认输还不行吗~!我为刚才的事道歉,大侠你大仁大义,不计前嫌,就原谅我吧~!”

    徐斌出声为自己刚才的恶搞道歉,不过,不是因为任博扔过来的靠背打疼他了,而是徐斌看到任博边的靠背都已经扔完,任博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准备上来撕咬了。

    惧怕打狂犬疫苗的徐斌,只好服软认错,而任博见徐斌已经认输了,当下闭上自己已经张开的大嘴,还是有些不放过徐斌,不满的出声道:“认错了~!行~!那我就勉强原谅你了,不过你总要有些诚意吧~!你可是害的哥们我连胃都快一起吐出来了,一句口头上的认错,还是补偿不了我~!”

    听到任博的这番话,了解任博这雁过拔毛格的徐斌,当然知道任博这是开口,冲他要好处,眼睛一转,徐斌将一个靠背扔回到任博的上。

    “可以啊~!赶紧穿上衣服,我这就给你一点补偿~!”

    任博一听到有好处可以拿,当下如同一只饿了许久的猫,突然闻到了腥味一般,两只眼睛直冒精光,哪里还有刚才那种气丝游离虚弱无比的样子。

    “去哪?去哪?”

    看着任博一副小人嗜财的样子,徐斌哭笑不得的说道:“还能去哪~!你不是说华高的地下拳赛是今天开嘛,况好的话我就下去打一场,等捞到多少就要看你的本钱了~!”

    一听到徐斌要去华高打地下拳赛,任博双眼的精光一下转成了$的形状,他非常清楚,凭借徐斌的武力,如果去华高下场打地下拳赛,那一定不会有输这一个字的况。

    虽然徐斌昨天只是在另一个不是很正规的地下全场,打败了一个杀人王葛利,但是任博清楚,地下拳手这种生死搏命的暗职业,是不会有固定打拳的地方。

    生为钱财,死为鬼财的地下拳手们,只会为了钱财比赛,哪里有拳赛,哪里就有地下拳手的影,所以那个杀人王葛利虽然是出现在豪力的地下拳场,但这并不代表杀人王葛利只是专属与哪里。

    杀人王葛利这五个字,虽然没有达到全世界或者全国的地下全场都知晓,但是任博可是直到在a市地下拳坛,葛利这个名字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的。

    而昨天,徐斌对于葛利,这个地下拳坛的知名人物,竟然可以毫发无伤的轻松获胜,这也就是任博为何对徐斌一说到他要下场比赛,脑中就立马升起了马内的念头。

    要知道,现在虽然是科技发达的通讯时代,但是地下拳坛这种地方的消息也是可以很快流通的,但是谁也不会相信,徐斌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击败在地下拳坛深得威名的杀人王葛利。

    所以,如果徐斌要是去华高的地下拳坛比赛,那就是一匹实实在在的黑马啊~!在任博的印象中,黑马总是和高赔率挂钩的。

    但是他任博这个对徐斌实力深深了解的人,如果下注,那就是只有赢没有输的况,他任博可不相信,凭借徐斌的实力,现在的社会还能有‘人’可以击败徐斌。

    所以一听到徐斌去华高,而且还要下场比赛,任博的大脑仿佛就要被漫天的金钱砸晕,已经被金钱支配的任博,完全没有听清楚徐斌说的话。

    那句话是‘况好的话’也就是说徐斌,不一定下场比赛,如果任博明白徐斌话中的意思,有知道徐斌对下场比赛没有太大兴趣的话,任博一定会跳起来生生的掐死徐斌。

    徐斌与任博二人,穿好衣服,准备开门就要往出走。

    “吱呀~!砰~!”

    刚刚打开门,徐斌与任博二人,就看到了一个影倒了下去,疑惑不已的二人,急忙细眼观看,这才看清楚,倒下去的影,正是徐斌昨天新收的小弟——刘浩。

    “嗯?这是什么可况,你怎么坐在门口,难道说你从昨天晚上一直都在这里?徐斌你也太残忍了吧~!”

    看清楚,倒下的影是刘浩后,任博先是询问刘浩怎么会坐在门口,然后任博以为,徐斌昨晚根本就没有管刘浩,就让这个小子在门口坐了一个晚上。

    倒下去的刘浩,本来是依门而坐,所以才在别墅的门打开后,失去了重心倒了下去,这个时候听到任博挖苦徐斌,刘浩急忙站起来,为徐斌辩解。

    “没有~!没有~!任哥你误会了,昨天徐哥给了我一把别墅的钥匙,让我去晚上去哪里过夜,我是今天早上才坐在这里的,那个时候见两位大哥都没有出来,我也不敢打扰,就坐在门口等了,让两位大哥见笑了~!”说完,刘浩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任博听到了刘浩的解释后‘哦~!’了一声,但随后,就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抓住刘浩的衣领急忙问道:“什、什么?你说你昨天晚上是在另一别墅过夜的?徐斌这小子给你的钥匙~!”

    被任博抓住衣领的刘浩,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任博才会如此的急迫,当下颤声道:“是、是的~!”

    在刘浩口中得到准确回答的任博,放开抓住刘浩衣领的双手,然后一副饿狼的表,放着绿光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徐斌。

    徐斌在刘浩说出做完给他钥匙这间事后,就暗道了一声:“糟糕~!”在看到任博果真如自己料想的那样,当下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实话告诉你,这整个别墅区的钥匙我都有~!”

    “但是,你偶尔住在我这里还是可以的,要是你打其他别墅的注意,那我可就做不了主了,这些都是梁老说了算的,要是真的想独占一个别墅,那你可以找他老人家去商量商量~!”

    对于任博贪婪的眼神,徐斌是一推二五六,将事全部都推到了梁老的上,不是徐斌小气,已经买下了一个整整的别墅区,却不愿给自己的兄弟一个。

    徐斌在买下整个别墅区的时候,为的就是一个隐秘,周围没有别的住户,这样可以给徐斌一个相当安全的保密环境,让自己的秘密不被暴露。

    而徐斌之所以不愿给任博一个别墅,原因也就是自己有一些秘密还是不方便让任博知道,比方说当铺的交易人,与他徐斌那瞬移和隐的能力。

    还有,就是徐斌到现在为止,都不能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他徐斌将要面对的是那些,已经超越了常理范围,达到了神话传说的敌人。

    在这种清苦下,连徐斌他自己都是时刻的处在危机当中,既然都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危,要是让任博在长期呆在这里的话,那无疑是让任博驻进了一个随时会塌方的房子里,时时刻刻都有危险。

    如果真的有一天,敌人会找到这里,那么连自己命都无法保住的徐斌,根本就不可能抽出力量保证任博的命。

    所以,在知晓任博的想法后,徐斌将一切的决定权都抛到了梁老的上,徐斌从任博对梁老的畏惧来看,别说是找梁老谈判了,就算是见梁老一面,任博都会和见到了猫的耗子一样,躲得远远的。

    果然,任博在听到要找梁老商量后,浑打了一个冷颤,然后急忙说道:“不了~!不了~!”

    “呵呵~!不要了?那好~!我们就走吧~!刘浩,你会开车吗?”看着任博怕怕的表,徐斌笑了笑,然后就问刘浩会不会开车。

    正在疑惑两位大哥言语中的梁老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两位大哥一个尊敬,一个惧怕,带听到徐斌的询问后,刘浩急忙点头回答道:“嗯~!开车是会的,去年刚领的驾照。”

    “哦~!那今天就你来开车,任博~!把车钥匙给刘浩~!”在听到刘浩回答的是能开车的后,徐斌就让任博把车钥匙给刘浩,因为任博此时的精神状态,徐斌是真的不敢让任博开车。

    “靠~!车究竟是我的还是你的~!你说让我给我就给啊~!那我多没有面子~!”听到徐斌说要把车钥匙给刘浩,任博不满的对徐斌这种,拿别人的东西当自己的,对于徐斌说的交出钥匙,很是不乐意的扭捏。

    “少废话~!你到是给还是不给,反正不给也没什么问题,那就你开车呗,不过如果路上我有什么不舒服,那刚才说的那事就泡汤了。”

    徐斌见任博还在故作扭捏,立马就开始威胁了起来,至于徐斌口中说的‘那件事’当然是说他徐斌下场打拳赛的事

    任博一听徐斌的话,就知道了徐斌是在威胁他,但是,用金钱来威胁,他任博可不敢反抗,只能服服帖帖的车钥匙给哦刘浩。

    刘浩结果任博递来的钥匙,恭敬的对徐斌问道:“大哥~!咱们去哪~!”

    享受着刘浩的‘马前’服侍,徐斌还真有一种当大哥的感觉,在心中直道:“这个小弟没白收~!”

    当下大手一挥,说道:“去华高~!”

    就这样,三人上车,一路直奔华高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四维当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