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煮酒焚剑 书名:不死邪帝
    白袍老祖坐镇西门世家。

    他渐渐的明白了。

    凭着西门世家如今权势,根本无力回天。

    就连最为忠诚的黄家,居然也是北辰狂安插在西门世家的棋子。

    西门世家可以说已经处于绝对的弱势。

    “哈哈。好一个北辰狂!果然是早有部署。”白袍老者却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西门独霸和西门庆站于后,不解的对看了一眼。

    “老祖。靠西门世家的权势根本无力回天了。”西门独霸提醒道。

    “我知道。”白袍老者笑道“到了这个地步。靠子弟们争锋已经是必败无疑。也只有靠将与将之间的争锋了。”

    “老祖,你终于要出手了?”西门独霸震惊道。

    西门独霸年幼的时候曾经见过白袍老祖出手,那时候白袍老祖已经踏入武域境界。

    如今实力肯定远在刚入武域境界的北辰狂之上。

    西门世家终于得救了。西门独霸眼中满是期待。

    而白袍老者纵一跃,便是朝着北辰世家飞驰而去,那白袍于风中飘舞,速度如光如电。

    小树林。

    北辰尊和南宫玲极速穿梭,一路上,许多弱得妖兽都不敢靠近。一些自认为很强的妖兽,在北辰尊的铁拳之下,妖晶也被北辰尊贪狼之目所吞噬。

    北辰尊,没有休息,一路朝着妖兽关而去。

    “前面就是大平原了。以我们的速度半个时辰便可以穿过。过了大平原,就到妖兽关了。”朝着前方看去,北辰尊只见那是一片月光之下绿油油的平原。

    半个时辰,北辰尊隐隐约约便是看见了前方的妖兽关。那庞大而坚固的关口在北辰尊看来是那么熟悉。

    “疯丫头,我们终于回来了。”北辰尊看那妖兽关,心中微微的有些怀念,有些伤感。

    北辰尊和南宫玲都是笑了笑,北辰尊带着南宫玲飞驰而过妖兽关,大街之上寂静的吓人。便是朝着北辰世家而去、

    而北辰世家此刻却是面临着一个挑战!

    白袍于风中飞舞。

    白袍老祖站于半空之中,双眼凌厉的注视着摘星塔的北辰狂。

    北辰狂望着面前的白袍老祖,北辰狂嘴角反而有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北辰狂?你不惧我?”白袍老祖声音如雷声一般的轰鸣了起来。在北辰世家响彻了起来。

    那声音中武域之威让的北辰世家一些留守在家中的弟子脸色发白。

    甚至不少人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北辰狂却是叫来北辰独战,悄悄的说了几句话,北辰独战便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偷偷离去。

    北辰狂笑意更浓、

    “白袍老祖,你以为我还是曾经的我?”北辰狂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手中一挥,一把生了锈的剑出现在北辰狂的手中。

    “十几年了,老朋友!让我们再战风云!”

    北辰狂手中持剑,便是冲天而起,朝着白袍老者而去。

    “好一个北辰狂!”

    白袍老祖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意。白袍老祖那是血剑墨夜辰的家臣。武道高强。

    血剑墨夜辰年幼的时候,多亏白袍老祖细心教导,才有了今的剑道天才血剑墨夜辰!

    血剑墨夜辰,剑术刚柔并济。

    而他的剑道之刚便学习自白袍老祖。白袍老祖强横天下,霸道十足。

    “白袍老祖,你今为何而来?”北辰狂笑着望着白袍老祖。

    白袍老祖看了北辰狂一眼。单单看那北辰狂那坚强不屈的气势,白袍老祖便知道,西门独霸远远不及北辰狂。

    西门世家的败亡,那是天命。

    “北辰狂,你是号人物,难道西门独霸的西门世家被你设计到了今天这个份上。我很欣赏你,但只是欣赏而已。”白袍老祖目光凌厉的望着北辰狂道“我来北辰世家做什么,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吧?”

    “我不知道。”北辰狂眼眸中迸出一道厉芒。

    北辰狂怎么都不可能忘记北辰尊的死,他最的人北冥小宇的死。

    白袍老祖厉声道“北辰狂,你当真如此不识趣?”

    北辰狂看向白袍老祖道:“你已经中计了,知道吗?”

    白袍老祖眉头微微一皱,眼中冷光立即盛了起来:“你退兵,我既往不咎如何?”

    “你真会开玩笑?”白袍老祖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着北辰狂的笑声,白袍老祖脸色大变,北辰狂脸色一凝,对着白袍老祖喝道:“杀妻之仇,杀子之恨?可能不报么?”

    白袍老祖上寒气大盛:“你认为你打得过我?”

    “我确实打不过你”北辰狂毫不相让地看着白袍老祖,二人眼睛对视,北辰狂丝毫不惧,“你以为你可以救得了西门世家?”

    白袍老祖哈哈大笑,道:“我已经达到了武域,第二门,生门境界。难道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你当可以杀了我?”北辰狂毫不犹豫道“但是你依旧救不了西门世家。”

    北辰狂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

    “我救不了西门世家?北辰狂,看来是你在开玩笑。”白袍老祖大笑道。

    “西门世家此时恐怕,已经灭亡了。”北辰尊盯着白袍老祖道。

    “你胡说什么?”白袍老祖叫道。

    “我方才已经叫我父亲出去,吩咐众人,攻击西门世家。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西门世家已经亡了。”北辰狂盯着白袍老祖,一字一句说道。

    白袍老祖脸色一变。

    闻言,白袍老祖道:“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

    北辰狂笑道“我不怕死!”

    白袍老祖眼中寒光一闪。

    “好!三之后。妖兽骨架擂台,我白袍老祖与你北辰世家一较高下。”

    话落,白袍老祖便是转离去。

    北辰狂看着老袍老祖离去的背影,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我死,又何妨?”

    北辰狂明白自己的实力,绝对不是白袍老祖的对手。

    北辰尊和南宫玲再寂静的街道之上走着,北辰尊此时的心有些激

    “他们肯定以为我已经死了。”心想到这里,北辰尊便心急的越想见到那些人。

    终于到了北辰世家。

    北辰尊走过去,敲了敲门。

    “谁?”管家打开门。

    “笼叔,你还好吗?”北辰尊笑着问道。

    看到北辰尊,管家更是面色一变,惊疑道“你到底是谁?居然冒充尊公子?”

重要声明:小说《不死邪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