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煮酒焚剑 书名:不死邪帝
    “开!”北辰尊铁拳一握。

    萧磨平顿时一股玄气如巨浪般拍打而来,还没有时间反应,萧磨平便是被反震出去。

    萧磨平还没有止住脚步,一口气没上来,便是吐血而倒。

    北辰尊伸出了右拳,尖锐的雷霆声,让的周围人都是面色一变。

    萧磨平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唤来魔兵包围了这里。

    “你小子也太嚣张了!”萧磨平震惊的看着北辰尊,深呼吸了几口气,冷声道“你再强又怎样?这里有一万魔兵,你认为你杀得了吗?那可不是普通人,而是魔兵。”

    北辰尊摇了摇头,笑道“我很嚣张吗?我倒是觉得萧家很嚣张。”

    “混蛋,今我就要你必死。”萧磨平大喝一声,那些魔兵们手中利刃都是一一对准了北辰尊。

    “把他们全杀了!记得下手干净些。”萧磨平吼道。

    “是!”

    魔兵们点了点头,大喝了一声,便是手持利刃朝着北辰尊扑了上去。

    力霸王手持流星锤站在了北辰尊旁,杀无命也是左手紧握那竹子剑,站于北辰尊旁。

    “看来我们三个这下可要一起作战了。”

    “我力霸王何惧之有?”

    “我杀无命也要多杀几个!”

    力霸王和杀无命相视一笑。钱峰,酒鬼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只能站于一旁。

    婉儿和皇甫天也是被北辰尊叫到了一旁去。

    力霸王子巨大,但是动作却灵巧无比。北辰尊怎么也想不到力霸王极速闪过了那些魔兵的利刃,同时,那流星锤更是勇猛的挥动而出。

    而杀无命力量不强,但是剑术招招致命,没有一丝多余花俏招数。杀无命,杀人只用一剑。

    北辰尊看得出来,这一剑出去,如果魔兵不死,那杀无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一剑出,对手不死,那便是自己死。

    而杀无命和力霸王眼睛余光也注视着北辰尊。却见那些人还没有走近北辰尊子,便是被一阵空气反震了出去。

    而被反震出去的那些人也都是死命当场。北辰尊的贪狼之目威力比之以往不可同而语。

    空气炮威力大到足以震死一头黄级妖兽。

    杀无命和力霸王一惊,心里生寒。无形之中,取人命,当真可怕。

    特别是杀无命,他是一名杀手,他看的眼睛微微抽搐。人,都是有感的,杀人之时脸色肯定会有变化。

    可是北辰尊神色如常。这让杀无命看的心中狂跳。

    这小子看起来心地善良。怎么杀气人来,这么无?杀无命心中不由嘀咕。

    不仅仅是杀无命他们。萧磨平还有萧山,时序他们也是被吓住了。

    他们哪里知道晋升武域境界之人,杀人没有了一般人的惧意。

    随即北辰尊冷眼看中了萧山和时序,北辰尊影一冲,便是到了萧山和时序面前,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四肢便是被北辰尊的玄气给冲撞的脱臼了。

    萧山和时序痛吼了一声,脸色铁青,倒在了地上,剧烈的颤抖抽搐了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萧山倒在地上痛叫着,四肢使不上力气,嘴中怒骂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萧家少爷,你怎么能对我?你还似地很难看的,你知道吗?”

    北辰尊冷冷的看着萧山,笑道“你再敢用嘴巴放,我让你立刻死在这里。”

    听着北辰尊那森冷的话,萧山子打了个寒战。此刻的萧磨平脑子仔细一想,这个北辰尊被抓到了地主府居然连一点惧意都没有。

    而且听到白家的名头,居然也不怕?小小年纪,便是到了武域境界。

    难道说,眼前这个北辰尊也有什么不凡的背景?

    没有一点了不得的背影,这么小怎么就到武域境界了?

    萧磨平一想到这里,神顿时紧张了起来。再抬起头来望着北辰尊那冷入冰霜的眼眸,更是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

    萧磨平愣在了那边,而萧山那是气冲冲的朝着北辰尊怒声道“北辰尊,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白斩风的朋友,你敢这么对我?难道不怕白斩风公子吗?”

    “白斩风?一个小孩?”

    北辰尊一点也不在意的冷哼了一声,淡淡笑道“我告诉你,白斩风如果朋友都是你们这样的混蛋,我也就教训教训那小子。”

    北辰尊的话说的铿锵有力,一时间,萧山竟然被镇住了,甚至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一直以来最大的依仗就是白斩风,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连季少云的面子都不给?

    这是为什么?

    难道他比白斩风来头更大更恐怖?

    不会的,绝对不会。萧山否定了猜测。白斩风那可是血魔皇的孙子。血魔皇那是传奇中的强者!

    有白斩风撑腰,害怕什么?萧山想到了这一点,萧山怒眼看着北辰尊,骂道“你们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白斩风公子,得罪了白斩风公子,那可是得罪了血魔皇大帝。你死定了。”

    “我什么时候死,不用你管。但是我知道,现在你必须死。”北辰尊淡淡一笑。随即扬起右手,那血色雷电一劈而下。

    “啊!你居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我可是白家的人!”

    “也要打!”

    北辰尊故意没有一拳结果了萧山,而是一拳接着一拳的轰击在萧山膛,却不让他死。

    “求你别杀我”萧山已经怕了。

    “呵呵。”北辰尊一笑“你不是很威风吗?”

    “不,我是狗,我就是白家的狗,求你放了我吧。”萧山已经跪在了地上,浑哆嗦。

    “你真的是一条狗?”北辰尊笑问道。

    “对,对,对。”萧山脸色已经被吓得苍白,一个劲的点头。

    “那么杀一条狗应该不犯法吧。”

    “什么?”萧山闻言,惊吓的浑都是僵硬了,眼瞳顿时瞪大,满不可置信的望着北辰尊。

    “我不会给你机会。”话落,北辰尊一拳缓缓的轰了出去,带着死亡的气息。

    北辰尊铁拳还没有落在萧山上,却见萧山子一抽,脸庞一颤,吓死在了那里。

    “没用的东西。”北辰尊怎么也没有想到萧山如此废物,又是一脚过去,直接把萧山提到牢狱的垃圾堆里。

    方才还在威风,现在已经死了。

    时序和萧磨平倒抽了几口冷气。

    必须拖延时间,等到白羊座修罗血将回来,一切就都解决了。萧磨平这么一想,心中又有了几分把握。

    而此,萧磨平看窗外月牙爬上了枝头,顿时一喜。

    “何人在我白羊座的地盘放肆!”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乍然响起。紧接着一人影走入了牢狱之中。

    却见此人满脸威严,浑有着一股杀意。

    “府主,你终于来了!”萧磨平,时序心中一喜,便是欢喜的跑到了白羊座的旁。

    “萧磨平,你在这里做什么?”白羊座冷声质问道。

    “大人,他们几个杂种居然聚众闹事,目无法纪。”萧磨平一上来,便是恶人先告状了起来。

    白羊座看了一眼萧磨平所说杂种,当他看到北辰尊的时候,顿时一愣。

    “萧磨平,你是在找死!”白羊座一巴掌甩过去,萧磨平便是被白羊座一巴掌轰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铁栅栏之上。

    “恩?”魔兵们都看傻了,没有想到受到处罚的反而是萧磨平?

    时序更是不由双腿颤抖了起来。

    白羊座,修罗血将之一。血魔皇的近侍卫。

    时序胆子再大,也不敢有所得罪。

重要声明:小说《不死邪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