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两对感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煮酒焚剑 书名:不死邪帝
    水晶擂台上,此时的东里已经睁开了眼,当看见北辰尊笑吟吟地站在他的面前,而没有趁机攻击他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北辰尊的想法。

    顿时心中感激涕零。

    “多谢前辈成全,在下感激不尽,这一局,却是在下输了。”深深地施了一礼,就差没跪下了。东里认真的说道。

    “呵呵,你天资聪慧,即使我不出手,你也会成功的”北辰尊躲过了东里的行礼。北辰尊可不认为自己是前辈了。

    “大恩不言谢。改我一定拜访。”

    “呵呵,好,若是有时间,再好好聊聊”

    说完,二人已经飘然下了擂台,不过,等北辰尊回到座位中时,许多人看他的眼光却是变了。

    “大哥,就是大哥。”力霸王感慨的说出了这句话。

    杀无命几个人也是点了点头。

    而随之一场场比试的结束,观众们,还有一些弟子心逐渐开始紧张了起来。

    因为到了最后,一定会有天才之争斗。

    天王宗的宗主房间之中,此时,天主行和天才正说着话。

    “马上就是第一人之争,你可有什么看法?”天主行问道。“我以为,此次的争夺应在三人之间展开。”

    “哦?三人,哪三人?”听了天才的话,天主行面含笑意地问道。

    “麒麟修界兄弟二人绝对不会自相残杀,所以战魂一定会出战,天策国的血剑,还有我”天才不急不缓地说出了三个人。

    “你错了。”天主行摇了摇头。

    “我错了?”天才一愣,问道“哪里错?”

    “你漏算了一个人。”

    “谁?”

    “北辰尊。”

    “不可能吧?我看他欺负废物,很有本事,但比起我,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天主行没有出声,却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知道,麒麟修界的那个战魂绝对是一大劲敌,武域,第六门境界。,而且,任谁都知道,麒麟修界的人好斗,他们的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在天主行的心里,也不免淡淡地担忧。虽然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但结果到底会如何,没人能够预见。

    再有就是北辰尊了。根本深不可测,看不出修为等级。让天主行自己都有点忌惮这种人物。

    自始至终,北辰尊出战之时,都只是随意地甩了那么几下。

    “你可有战胜战魂,血剑墨夜辰,还有北辰尊这三人的把握?”沉吟了片刻,天主行出声问道。

    “麒麟修界战魂并没有出过手,我不敢轻言,血剑墨夜辰,我拼命一战,可能还有几分胜算。至于那个北辰尊,他没有露出实力,但我觉得,他还太小,修为应该不会高过我。”

    “恩,不错,战魂此人你要小心,麒麟修界的人好斗,对战经验丰富,但你也是在不断地切磋中成长起来的,要说对战经验,你也不见得就比他差。至于血剑墨夜辰,成名已久,你多加小心。无论结果如何,尽力就好。”天主行没有提到北辰尊,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北辰尊修为到底如何,不敢妄论。

    天才恭敬地行了一礼,而后静静地退了出去。…………

    皇室剑宗的房间。血剑墨夜辰等三个人也在讨论着,不过,气氛却相当的压抑。

    “哎,想不到,我竟然养虎为患,早知今,当初我就该把他们全家都杀了。那个什么北辰尊,看上去一副毫无修为的模样,却有深不可测,怕是要成为我的劲敌。”血剑墨夜辰有些感叹地说道。

    “是啊!没想到我们天策国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少年,那个什么战魂,天才就已经够难缠的了,再加上他,墨夜辰你的压力可要大大的增加了。幸亏星辰北斗没来。”黑煞道。

    至于墨龙,还是一言不发。

    “哎,算了,能否拿到第一天才之名,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血剑墨夜辰心中叹气。

    而这一天的晚上。

    北辰尊和婉儿一起打开了小窗户,看着月光,享受人之间的浪漫。

    “我可以亲亲你吗?”北辰尊试探的一问。

    “恩。”婉儿羞涩的点了点头。

    北辰尊扶住婉儿的肩膀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地上。然后用手环抱着她。婉儿那软绵绵而泛着幽香的躯让他有点兴奋。

    婉儿没有动只是闭着眼睛不敢看北辰尊。现在的她两颊通红如一个熟透了的苹果让北辰尊好想亲上一口。

    “婉儿你好美。”北辰尊痴痴地看着婉儿说道。婉儿不但脸蛋漂亮而且她前的玉峰高耸拔,修长的大腿都是让他心动不已的地方。

    特别是她那两腿间神秘的地方更是让他着迷。

    “嗯”婉儿只是轻轻池哼了一句也不说话。

    现在的北辰尊可不管了。他轻轻地转过把手一抬直接地就往婉儿的花园上盖了上去。

    “恩?……”婉儿轻轻地叫了一声、

    北辰尊见婉儿没有什么异议只是轻轻地回应了一声。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没有犯规。于是他开始在婉儿的玉兔上用力地抓着。

    “唔……”婉儿又是声叫了一声。

    北辰尊更是兴奋了他直接坐了起来。两手齐用对着婉儿那对可的大白兔又摸又抓似是要玩个痛快。

    现在的婉儿被北辰尊这样挑弄更是直咬着牙想叫又不敢叫出来声音。那种罢不能的表真是让人看了犹怜。她双腿夹紧并且时不时始扭动着翘

    此处男女,而在杀神门客房里,还有一对玻璃

    “呵呵,我说林师弟,你的这壶酒一定珍藏了好些年了吧!当真是香醇无比啊!”

    “呵呵,刀师兄说笑了,师弟我岂敢班门弄斧?这壶酒,乃是我祖宗二百年五十前藏下的,今刚好凑足二百年五十之期,知道师兄你好酒,这不,我就给您拿来了。”

    “哈哈,好,你真我啊。”

    说话的二人正是天王宗的弟子林剑和一个天王宗高级弟子的佼佼者,刀刻。

    刀刻乃是昆仑派有名的弟子,整个年轻一代中,除了天才之外。几乎已经没人是他的对手。据传,此人的天赋犹在天才之上,不过,他却有一个很不好的嗜好,这个嗜好让的很多人不屑提起他。那就是,龙阳之癖。

    刀刻有龙阳之癖,这在整个天王宗可谓是人尽皆知之事了,本来,以他的资质,若是能把心思都放在修炼上,那么,现在天王宗少年第一人,怕是要非他莫属了。起初,天主行也是想好好培养管教于他,不过后来,他们却悲哀的发现,刀刻有龙阳之癖,而且居然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不死邪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