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两百八十一章 似曾相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煮酒焚剑 书名:不死邪帝
    一人一剑硬拼了几招,而就是这简单的几招,却是让浪断惊得说不出话来。巨剑所划过的痕迹那可是浪断的剑术。

    浪断没有想到,曾经自己手持巨剑练剑,剑法居然被手中巨剑给学会了。他哪里会想过,巨剑居然会有灵

    而且浪断不知道的是,现在的巨剑已是今非昔比,他已经不再是玄铁兵器,而是邪兵。

    此时,躲在暗处的人也已经注意到了浪断的劣势,不过他还要等,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就在这时,明显处于优势的巨剑居然放弃了步步紧,开始做防守一样。

    此时,巨剑的想法很简单,他毕竟是剑,而不是人。头脑简单。

    他已经感觉到了,浪断的修为绝对要在自己之下,而大阵只能维持半个时辰,那么索就防守半个时辰,等阵法的威力弱到一定程度时,只要一声招呼,就会有无数的帮手如期而至,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眼前的人?

    然而,就在他放松大意的一瞬间,他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从脖颈后传来,而浪断也在此时使出了全力,巨剑可谓是腹背受敌。

    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巨剑瞬间将自己的力量催到顶峰,并且一瞬间剑扩大,一只三米高的巨剑降临,而此时,背后的一剑也已经砍到了,这一剑也只砍在了巨剑剑之上,不过,即便如此,巨剑剑仍划出一道裂痕,幸亏他是邪兵,若非如此,就凭刚刚的那一剑,换做其他的剑来接,怕是要变成断剑了。

    躲过浪断的一剑,硬接了偷袭之人的一剑,巨剑再傻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之心。

    这时,二人一剑收了手,浪断与偷袭之人并肩而立,和巨剑面对面。

    此时的北辰尊已经有点儿傻眼了,一把剑有灵,还可以讲话,没有想到还能施展绝技。

    剑要是一直这么发展下去。

    人拿来干嘛?

    “那个人叫浪断?莫非这是天策国十二邪王座之一?”北辰尊默默地想到。

    此时的巨剑已经没了刚刚的镇定,剑之上泛出了汗水。本来,他以为只有浪断一个人,那么他还能应付,可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个修为高深的人,若是两人中有一人缠住自己,另一个去找帝剑纯钧的麻烦,那他岂不是分神乏术?想到这里,巨剑剑已经晃动了起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巨剑强迫自己稍稍镇定,而后一声长笑:“哈哈哈,想不到,阁下竟然不顾份,在别人交手的时候出手偷袭,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被别人耻笑么?”

    “呵呵,耻笑?谁耻笑?难道你以为今天的事还会传出去不成?呵呵呵呵。只要能得到帝剑纯钧,我便可以得到圣域的力量。”偷袭之人淡淡的回道。

    “哼,卑鄙,报上名来,我今后要好好的跟你算这笔账。”

    “哼,我叫浪杀,不过算账么。怕是你已经没这个机会了。”说着,浪杀已经重新挥出了长剑,并对浪断道:“兄弟,你去拿帝剑纯钧,记住,一切谨慎。”

    听了浪杀的话,巨剑更是大急,刚要出言训斥,浪杀的剑就已经斩了过来。

    九剑一直消失于天地之剑。

    在此天地出现,本该是邪兵的盛世,可惜天不作美,偏偏帝剑纯钧的出现被两个武域强者发现,更巧的是,这两个武域修炼者竟是武域顶级的强者。

    他们更成功地摆出了大阵,将此地困在了十里不到的空间里,唯一失算的,就是北辰尊的出现。

    此时,巨剑正与浪杀纠缠,而浪断却是奔着一处地里更深的山洞而去。

    帝剑纯钧刚刚出现,此刻已是十分虚弱,对于外面生的事,还没有任何警觉。

    北辰尊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他也有试过迅速飞奔,不过事实证明,那只是徒劳,至于光明正大地走出去,北辰尊知道那和送死没有什么分别,要知道,外围可是有无数把剑把守的,他可以肯定,只要他一走出,就一定会看见什么叫万剑归宗,而且,他也能感觉到,不动还好,要是随意乱走,北辰尊觉得浪杀或者浪断一定会分出一人先将自己解决。

    浪杀修为还在巨剑之上。本来他是在罪恶之地一出峡谷中修炼的,却突然被他的兄弟浪断叫醒,起初他还有些不满,不过在得知了邪兵始祖,帝剑纯钧出世的消息后,他再也没了修炼的心

    要知道,邪兵始祖可是邪兵公认的王,找到一把,就有可能找到第二把。

    九把齐聚,那肯定天下无敌。

    在得知了帝剑纯钧的下落之后,浪杀便和浪断制定了这个多剑的计划。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计划很成功,只要杀了巨剑,然后再打败帝剑纯钧,降服帝剑纯钧,那么,他们就可能成为帝剑纯钧的主人。

    到时候,天下邪兵,谁敢不服?    回过头来,再说此时浪杀和浪断二人。

    在见到了浪断向着帝剑纯钧的方向飞去的时候,浪杀就已经开始玩命了。一定要斩断巨剑这把剑。

    “吼。”巨剑已经怒火中烧,他已经被这两个卑鄙的修炼者彻底惹火了,帝剑纯钧是邪兵崛起的象征,或许从今以后,邪兵不再只是人手中之物。

    所以绝对不容有失。想到这儿,巨剑竟然不再搭理浪杀,任凭他一剑剑地斩在自己的剑上,而他只是向着山洞的方向跑去。

    然而,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生了。

    就在巨剑刚跑了没几步的时候,山洞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剑吟,接着,浪断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甩了出来,一口口吐血。

    突然地变故让巨剑和浪杀都是脚下一顿,而就在这时,一把泛着斗破苍穹之气的利剑出现了。

    此剑,泛着帝皇之气。

    北辰尊看着眼前的帝剑纯钧,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在没见到帝剑纯钧之前,北辰尊也联想到了帝剑纯钧的样子,其中,而最不可思议的是,眼前的帝剑纯钧竟然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似乎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不死邪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