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两百七十六章 最后的底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煮酒焚剑 书名:不死邪帝
    北辰尊心疼地看着婉儿这好像已经着凉的样子。最后北辰尊咬咬牙对婉儿说道“婉儿,你把你的衣服脱了吧!”

    “什么?”婉儿大惊失色生气地叫道。

    婉儿听北辰尊让自己把衣服脱了?不由地大骂着“你竟然让我把衣服脱了?你流氓!”

    “我不是这个意思”北辰尊听婉儿误会自己忙摆着手说道。

    “我是想让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烘干衣服。”北辰尊看着婉儿那着凉一直打喷嚏的样子心里疼得要命。

    后来他想了一会。咬咬牙最后决定就算让婉儿知道自己其实拥有五灵属。想用自己的火属来烘干婉儿的衣服,不让她继续着凉。

    “你帮我烘干衣服?你用什么烘干啊?”婉儿看了看两手空空的北辰尊,不相信北辰尊说的话。

    “我会用自己的火属来烘干你的衣服。”北辰尊向婉儿说出实

    “你有火属?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婉儿说到这里不敢说下去了。北辰尊确实一间不是小孩子了,她亲体验过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相信我”北辰尊大声地叫着苦。看着婉儿越来越冷的样子他心里更疼了

    “我越看你越像不能相信的人。”婉儿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北辰尊见何桃不相信自己也着急了。于是他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婉儿见北辰尊把自己的上衣脱了。露出他结实的肌。她忙把脸转到一边又羞又气。

    不过他那肌真的很好看虽然自己曾经看过一次。但是那景她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想不到北辰尊对自己用强。婉儿又有点害怕了。现在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估计自己大声喊也是没有人听到。

    “婉儿,你看我现在的衣服是湿的。我一会证明给你看我有火属把这衣服烘干。”北辰尊说完急忙运起火属把手掌放在自己的衣服上,用掌上的火属力量来烘干衣服。

    不一会儿,北辰尊就感觉衣服干得差不多了。他把衣服放在婉儿的面前对她说道“你检查一下这衣服是不是干了?”

    婉儿不相信地用手捏了捏北辰尊的衣服。她大惊刚才看着还湿得掉水的衣服竟然干了这怎么不让她吃惊呢?

    那么说北辰尊除了风属,还有火属

    “你怎么会拥有火属?”

    “我天生就有五灵属,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烘干行吗?”

    北辰尊见婉儿相信自己了也高兴地笑了。“你让我怎么脱啊?”婉儿红着脸害羞地低下头。

    虽然她已经和北辰尊有过亲密的接触但是让她把衣服脱掉光着子在北辰尊的面前。她是绝对做不到的。如果这样她宁愿自己着凉得病。

    北辰尊见婉儿这样。笑了笑对婉儿说道“你背后不是有一块佛像的挡板吗?你到那后面脱去然后把衣服递给我就行了。”

    婉儿转过子看了看果然自己背后有一块挡板高的。自己站着也应该是只露头部出来。她想了想最后红着脸走到了那块挡板后面。

    不一会儿婉儿的头露了出来,她小声地对北辰尊说道“你过来拿我的衣服。你给我记住不能走过来。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现在的婉儿又怕又羞,她一直在想如果北辰尊真的走过这挡板她应该怎么办?

    北辰尊走到挡板前就停下来,没有再继续走。他把手伸过去,接过了婉儿递过的衣服,然后转过子走前几步,接着用火属烘干婉儿的衣服。

    这一件雪白色的衣裙摸起来手感特别舒服。那前的图案就是盖着婉儿玉兔的地方。陈天明边看边烘着。

    “行了这衣服烘干了。”北辰尊转过子看了一眼脸蛋红扑扑的婉儿说道。

    “那你快给我递过来我要穿。”婉儿着急地对北辰尊说道。

    “好的”北辰尊边说边把衣服递了过去。

    看着婉儿现在的样子,北辰尊特别想冲过去好好地看一下婉儿现在的躯。但是他不敢造次。因为刚才婉儿已经警告过他了,不能越过去否则会恨他一辈子。

    为什么这寺庙没有老鼠蟑螂什么的?北辰尊在暗暗地想道。

    “婉儿。你把裤子脱了我也帮你烘干吧、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你这样穿着不好。”北辰尊关心地对婉儿说道。

    “那不好吧。”婉儿听北辰尊让她脱裤子脸又红了。

    “没事的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事干。”北辰尊说道。

    婉儿想想也是自己穿着这样的裤子真的感觉浑不舒服。再说刚才陈天明的信誉不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婉儿点点头说道“好吧麻烦你了。”说完她弓着腰开始脱裤子了。

    “不麻烦。”北辰尊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干

    这样的事怎么会麻烦呢?既可以练习火属力量又可以帮美女做事。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北辰尊兴奋地接过了婉儿的裤子那是一条雪白色的亵裤。摸起来手感特别好。

    好那裤子虽然是湿湿的,但北辰尊还是闻到裤子传过来的幽香。

    北辰尊装模作样地把婉儿的亵裤翻了一翻。仔细地看了一遍后才依依不舍地开始运用起火属烘衣服了。

    “行了吗?”婉儿羞涩地问北辰尊。好像只是一会儿但她觉得已经过了很久。特别是自己下面只穿着底裤让她更觉又羞又急。

    “行了。”北辰尊点点头把婉儿的亵裤递了过去。

    “谢谢你”接过已经烘干裤子的婉儿高兴地说道。

    “不客气这种事对于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北辰尊道。

    想到婉儿那底裤一会要是在自己的手上,北辰尊就兴奋

    “婉儿你还有什么衣服没有烘干的吗?”北辰尊故意不露山水地问婉儿。如果自己直接问婉儿要她的底裤那好像自己有点难为

    “没有了都干了。”婉儿好像想到了什么红着脸摇着头。

    “没有了?不会吧你好好想想。”北辰尊继续问道。。

    “真的没有。”婉儿说道。

    北辰尊见婉儿一直都没有想到。无奈的主动说道“你底裤不是还没有烘干吗?”

重要声明:小说《不死邪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