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极魔宗 魍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低语之后,凌子玄周(身shēn)各处一股诡异的血芒在不断涌动,而其体内的玄气,宛如开闸洪水一般,涌向了凌子玄的奇经八脉。

    吼~吼~

    霎时,两道如龙吟响声贯彻天地,只见凌子玄(身shēn)上那源源不断涌出青黑玄气,形成了两条百丈巨龙,冲天而起嘶吼不断,似乎想要看看天之外,还有什么样的存在。他原本力魄境的气息,瞬间增强了十倍,对面中年人眼中旋即闪过一丝惊悚之色。

    远处凌丹青在感受着恐怖至极的气息后,脸色齐齐一变,不明白,凌子玄的实力,为什么会在一瞬间提到这么多。

    “好强大的力量,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别说是英魄境强者,就是再厉害的,我也有信心将他击杀。”不错,凌子玄使用了,从商启那里的得到的秘术——燃寿**,当时的商启,不过才燃烧了十年的寿命,将自己的实力整整提高了一倍,而凌子玄却燃烧了自己一百年的寿命,整整一百年的寿命,他的实力此刻提高了十倍不止。

    “天雷斩——杀”

    凌子玄的震天巨吼,传入了每一人的耳中,一柄绝世雷刃浮于夜空之中,如海般的青黑两股玄气,拼命拥进其中,而随着紫色雷光的闪耀,天空的颜色随即变得暗淡下来,雷刃遮住了月光永恒不变的光华,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那紫光雷刃,似乎恒古便出现了这天地之间,以它不可侵犯的尊严,斩尽世上所有敢对它不敬之人,而凌子玄就是握有这天罚之刃的执掌着,在其随风四散的长发衬托下,他像是一个行走在人间的执法者。

    “不够,远远不够。”

    凌子玄细数着自己的时间,玄气从未有过暂停涌入,雷刃上的威势,也越来越强横无比,在雷刃周围甚至形成了一道道(肉ròu)眼可见的细小空间裂缝,裂缝中充满了漆黑无尽的空间波动。

    它们都是被雷刃力量强行划出,一旦雷刃消失,它自然也会随之消失。

    “疯子,一个偏执的疯子。”

    中年人立于半空,看着凌子玄不惜燃烧寿命来斩杀自己,他的心里只有这一句话可以形容对方了。

    忽然,一阵细微的空间波动感,让中年人的神(情qíng)为之一凝,目光所视的雷刃在一个闪动后,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自己头顶上一道紫芒眨眼即逝,他想要躲避之时,已经迟了。

    轰隆隆~~

    紫色雷芒弥漫了中年人的(身shēn)躯,一个呼吸之间,中年人就消失在了雷芒之下,而他的气息也在不久后,也缓缓消尽在整个天地之间,那雷刃所劈出的黑色空间裂缝,随着雷刃威势的消退,逐渐闭合在了一起,重新变成了先前的朗朗夜空,似不曾出现过一般。

    “这下应该解决掉了吧?”

    无比的虚弱之感,从凌子玄嘴中缓缓吐出,夜空上他那消瘦的(身shēn)影,从远处望去,瞬间变得落寞之极,落到地上的凌子玄,强撑着最后一分力气,不让自己栽倒。

    可是,在凌子玄(身shēn)上惊人的一幕,落到了众人的眼中,只见他原本漆黑的长发,不知何时,已是苍老的灰白之色,宛如七老八十一般,垂垂暮年,没有丝毫的光泽,而他的气息,也逐渐倒退下来。

    燃寿**的过度使用,已经让凌子玄(身shēn)体接近极限,一百年寿命的消耗,使他的精气神,都大大不如以前,以他本来力魄境的修为,按照死活王的说法,他应该拥有一百三十五年的寿命,然后自己吃了延寿丹,寿命增加了三十年,所以自己的寿命一共有一百六十五年。

    但是减去他的年龄,以及刚才用掉的一百年寿命,他现在左数右数,自己也只剩下四十五年的寿命。

    想到自己所剩为数不多的寿命,凌子玄在看看也夜空消失的那道(身shēn)影,脸上苦笑的表(情qíng),尽被目光中的不悔所带过,为了若烟,这一切在凌子玄的心中,都是值得的。

    “哥哥,你的头发怎么会这样?”

    “不要紧,只是用力过度罢了。”凌子玄望着向前奔来的若烟,旋即压下阵阵席卷而来的虚弱感,淡笑道:“休息今天,它自然会恢复过来。”

    “真的是这样吗?”凌若烟不信道,哥哥此时的状态,任她怎么看,都不妙之极,怎会如他所说,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好的,知道这是哥哥安慰自己的话,凌若烟并没有在继续问下去。

    那边,凌丹青静静看着刚才中年人消失的地方,其眼中一丝丝疑惑环绕不断,暗道:“真的这么简单,解决掉了吗?”那方势力的恐怖,他可比凌子玄要清楚的多,他们在那庞然大物跟前,说是尘埃都不过分,不知咋么回事,凌丹青的担忧之感,却随着中年人的消失,变得更加浓郁起来。

    虽然他心中极力想认同那中年人死亡,可长久以来,作为一方家主的经验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绝对去决定一件事,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大脑,这样才能将危险降到最低。

    突然,夜空中一阵隐晦的空间波动,让凌丹青神色一变,缓缓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夜空中一道熟悉的(身shēn)影再次出现,“是他,他果然没事。”凌丹青先前的担忧,随着中年人(身shēn)影的再次出现,变浓了。

    中年人目光依旧,(身shēn)上没有丝毫的凌乱,似乎刚才的一击没有攻到他他一般,而再次的出现,他的气息更加隐秘,犹如那雨后薄雾一般,让人看不清,摸不着,始终一层围绕在(身shēn)边。

    “小子,你高兴地太早了。”

    一语落,满场皆惊,众人似是看到鬼物出现一般,齐齐望向了空中再次出现的中年人,他们嘴张的都可放下了一个鸡蛋了,一阵冷风吹过之后,他们才发现,后背已是冷汗淋淋。

    而凌子玄更是如此,费力抬头看去,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显然,中年人的忽然出现,凌子玄已经反应不及了,一旁的凌若烟见此,苦涩又上美目,她清楚,哥哥已经是强撸之末,而她的结局,仿佛天注定,怎么也摆脱不了。

    “毁掉老夫的一道分神,虽说用了(禁jìn)忌之法,可你也足以自傲了。”

    “自傲吗?但我却更认同你先前的一句话,在你眼中,我这个个哥哥,不过是一个强壮的蝼蚁罢了,我保护不了若烟。”凌子玄用了中年人之前对自己的评价,不同的是,现在从他的嘴中说出,可里面的无奈,悲痛之感,更要强上几分,耻笑的话语落入中年人耳中后,他眼中一抹异光闪过。

    “告诉我,你倒是谁。”凌子玄不甘道。

    “从前你没有资格,现在你有了。”中年人淡淡道:“我,极魔宗—魍生。”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