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九死一生(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扑通~~

    凌子玄形顿受重击的落到了地上,激起了一片尘土,双臂旋即传来的一阵剧痛感,让他咬紧了自己的牙齿,暗道:“好狠,他的冥神剑气比起与御啸,至少强了数十倍,连我的火锻之体,都无法承受。”当他目光再次望向御云时,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凌子玄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艰难的站了起来,尽管他此时的双手用不上的多大力气了,可他的依然不肯就此屈服,旋即脚下一蹬,形宛如闪电一般,爆冲向了御云所在的位置。

    “好小子,骨头还硬,不过,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冥神剑气锋利。”

    御啸冷笑一声,边两道泛着点点寒芒的灰芒,霎时在空中留下两道诡异难辨的轨迹,一左一右的向了凌子玄的左右双脚,顿时又是两个鲜血直流的血洞,出现在了脚踝之处。

    爆冲而来的凌子玄,喉间闷哼一声,形顿时失去平衡,在半途中便左晃右晃再一次坠到了地上,一丝丝鲜血从他嘴中缓缓流出,凌子玄费力的抬头看向御云,尤其体内无时无刻不在消失的力量,苦笑一声,无奈道:“就这样了吗?真的好不甘心。”

    凌子玄吃力的想要再次爬起来,可用尽了浑的气力,也没有站起。

    周围众人见此一幕,心顿时变得大喜,缓缓将倒在地上的凌子玄,给围了起来,每个人的神都从原先的惧色,一改成为了现在的满脸嘲弄。

    而那三个精魄境强者,也从半空中落到了的地上,一脸轻松的看着不远处倒地的凌子玄,至于上空中悬浮的御云,边再一次浮现出一股摄人心魄的灰芒,瞄准了凌子玄。

    “啸儿,你好好看着,为父是怎么给你报仇的?”一滴老泪淡淡划过御云的脸庞,灰芒就要攻向凌子玄时,一声轻喝随即阻止了御云的攻势,原来是一旁暂时压住伤势的商垣,打断了他的话。

    “云兄,且慢,你打算就这样便宜那个小畜生吗?”

    “噢,你难道有什么好办法吗?”御云来到了商垣跟前,好奇道。“实不相瞒。”商垣吐出一口浊气,看向了凌子玄,眼中尽是恶毒之色,残忍道:“我商家确实有一种极其厉害的刑罚,它是专门用来对付家族之中,犯了叛族重罪的族人而发明的,其痛苦程度估计云兄都不愿尝试一二。”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听到商垣这么一说,恰巧勾起了御云心中的兴趣,旋即散去了边凝聚起的灰芒,形暂退静静站在了一边。

    商垣几步来到凌子玄的跟前,淡笑道:“小畜生,记得,一会儿千万不要喊痛,哼哼哼!”商垣说完便转过去,对着后人群道:“凝魄境修为以上的长老全部出手,组成焚神大阵。”

    话音一落,凌子玄四张范围内便是一空,片刻之后,一道道气息雄厚的人影按照某种奇异的组合,各自找好自己的位置后做了下来,等到全部准备完毕之后,凌子玄的四周,已经围绕了一圈圈的凝魄境强者。

    “焚神大阵—起!”

    商垣淡淡的声音,缓缓的在传遍周围,那些早已准备好的商家众长老,手中旋即掐起一个古怪的手印,闭起了自己的双目,体内玄气一瞬间化作了漫天紫焰冲向天空。

    这一刻,漫天冲起的紫焰,在凌子玄头上的凝结成了一片片火云,顿时周围空气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奇无比,而一旁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因难以忍受高温,却是早已退的老远。

    “有些意思,这温度当真不低,连我都感到了丝丝意。”

    御云是什么修为,那可是英魄境的强悍存在,空中紫焰形成的火云让他都感到一丝意,总可以说明火云的温度到底有多么恐怖了。

    天上的片片火云,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凝结成了一块,而它散发出的温度,却是成倍的在增加,凌子玄见此,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绝境,一个无法摆脱的绝境之中。

    “就这样死去吗?我还……”没等他的话说完,一道丈许粗细的紫色火柱,从火云中直扑而下,眨眼之间,凌子玄的形便被整个吞噬,消失在了众人眼中,而商家众长老依旧闭目,持续向空中火云输入紫焰,其火柱温度也在一点点的提高着。

    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没有说出一句话,凌子玄整个人就这样淹没在火柱之中,沐浴在火海当中,无尽的炼骨之痛传遍周,其体内的三个黑白魄元,努力在吸收着渗入凌子玄体内的道道紫焰,可它们终究是杯水车薪。

    凌子玄脑中的意识,随着焚神大阵的煅烧,越来越模糊了,突然,凌子玄脑中一抹亮光的闪出,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渐渐复苏起来,嘴中断断续续道:“火…锻之…体,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想起这个,凌子玄赶紧催动体内到处流窜的紫焰,按照火锻之体的修炼方法,流转在奇经八脉之间,旋即那浓稠至极的紫焰中,一抹微亮的红光逐渐亮了起来,而凌子玄的气息也在逐渐恢复当中。

    “不过,还是要配合一下,免得他们心中有疑。”

    顿时,火柱外的商垣与御云,便听到一声声杀猪般的惨叫,那凄厉痛苦之感,让二人听到都不汗毛竖立,心惊跳,但他们却相视一眼,眼中那畅爽的喜色不言而喻。

    一众商家长老听到后,也是更加卖力气,无尽的紫焰喷而出。

    而在凌丹青的房中,却是由一些不小麻烦摆在了他的眼前,坐在椅上的他,只能莫能助的看着凌若烟在他面前哭泣,心中不忍的他好几次要说口,可关键时刻都暗自道:“一定要狠下心,不然他的一番苦心,就全都白费了。”任由凌若烟的哭泣继续,凌丹青此时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忍。

    “求求你告诉我,哥哥到底哪里去了。”凌若烟手中紧紧握着,早晨起来边看到的紫玉腰带,带着哭腔质问着凌丹青,小脸之上尽是道道泪痕。

    凌丹青突然起,假装很生气一般,狠狠的拍了一下旁的桌子,厉声道:“我之前已经对你说过了,不想在解释第二遍,你现在赶快回去,带在房中不要出来,知道了吗?”

    “不,我不回去。”看到凌丹青那微怒的表后,凌若烟疑心更重,在联想到这几传出的种种秘闻后,她的心中俨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心中暗暗道:“看来,哥哥确实遇到了什么巨大危险,连他也没办法解决,所以才将紫玉腰带留了下来。”

    “那么,只能去求那人了,去救哥哥了,而我,也要履行自己的承诺,跟着他一起离开这里了,不过,为了哥哥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正当凌丹青要派人将凌若烟,带回房中休息时,屋外数十道骤然浮现,一道苍老而又气急的声音远远传来:“凌丹青,赶快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