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得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轰~~

    凌子玄极其狠戾的一击,直击到了钟姓师兄心脏所在,其脸色先是一白,紧接着潮红一片,双眼之中的精光逐渐逝去,扑通一声,体倒在了地上,只听见嘴中一阵呜咽,没说出话来,鲜血到是吐了不少。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钟姓师兄,凌子玄不在理会,转向那洞口去,那人被自己一拳打碎了心脏,绝对死定了,倒也不怕他再偷袭。

    “不知那洞中会有什么?”收走二人上的储物袋之后,凌子玄深沉的目光看向了洞府。

    这一次,凌子玄显得比上次小心的多,眼睛四转,时刻提防脚下,以及四周蕴藏的危险,虽说那两道寒光并没有给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有什么厉害之极的机关呢?

    也许,是凌子玄运气好,接下来他再也没有碰到洞中的机关,进入洞中后,眼前的一片漆黑,让凌子玄略微顿了一下,摸索着先前走了几步,不一会儿,一道大约一丈多高的石门,阻挡住了他的进路。

    凌子玄并没多想,一拳就轰碎了面前的石门,缓退几步,等到飞尘散尽之后,一道亮光旋即刺了一下凌子玄的眼睛,使其微微闭眼,好一会才缓过来,凌子玄睁开后,洞中的一切尽落眼中。

    不大的山洞,一个灰白的骷髅架,盘腿坐在了一束阳光之下,那阳光是从洞顶进来的,而骷髅面前,横七竖八的放着诸多各色小瓶,不过,瓶口全都是开着的,显然其中的丹药已经被人给食用了,这时里面一个灰扑扑的储物袋让凌子玄眼睛一亮。

    凌子玄缓步走到骷髅面前,并没有着急去拿那个储物袋,而是跪在了那骷髅面前,诚诚恳恳的磕了三个响头,旋即站起来取走了小瓶当中的储物袋,找一块较为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一丝玄气罩向储物袋。

    一把断剑,一本小册,看着面前摆放的两件物品,凌子玄不由苦笑一声,这前辈可这真穷,里面连一颗玄晶都没有,要不是看到门外的金脊地龙兽的死命守护,凌子玄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至于那柄断剑,早已是锈迹斑斑,凌子玄没有在上面没有感到任何的玄气波动,估计这断剑对于那陨落的前辈来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可对于凌子玄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了。

    目光不在停留,凌子玄转而看向了那本紫色的小册,伸手将其拿了起来,缓缓地打开了第一页。

    “天雷斩——地级低阶”一行古字出现凌子玄的眼中,其字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霸气凌人。

    “竟然是地级低阶的功法,这…这怎么可能?”凌子玄心中刚才还嘀咕这人怎么如此穷,可这本功法的一出现,凌子玄先是一呆,随后一阵狂喜涌上心头,连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凡,玄,灵,地,荒,天,这是武学功法的基本等级,而凌子玄现在拥有的功法最高不过才灵级中阶的八臂撕天手,这还爷爷传授给自己的,也是凌家的镇族武学,要是没有爷爷的话,估计自己还在使用玄级功法在打拼。

    武学功法的强大与否,凌子玄可是深有体会,想当在大元城中,自己用八臂托天手是玄级高阶,而林夜辰所用的毒元黑气为灵级功法,对战之时就是因为吃了功法低的原因,才打成了平手,受重伤。

    要是当时,自己也拥有灵级功法的话,凌子玄相信,林夜辰一定会输的很难看,由此可见一本武学功法的重要,它的存在可以让使用者的实力,几倍的向上翻。

    “地级功法,这可是地级功法呀,地级……”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凌子玄才逐渐从无边的兴奋中,醒了过来,双手一遍又一遍抚摸着紫色小册,动作温柔,轻缓之极,仿佛他摸得不是一本功法,而是一件稀世的珍品。

    “天雷者,乃天地中,极强,极刚,极阳之物,若使人可御,四方进毁,八方皆灭,处雷鸣之下,使其………”凌子玄压住心中的兴奋,静静将手中小册一页页的翻看,逐字逐句都刻于脑中。

    时间也在这时候,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入洞中的那道阳光一点的一点的消逝着,洞中回响着凌子玄的呼吸声。

    三个时辰后,坐在地上的凌子玄眼睛微闭,地级功法——天雷斩的一字一句,缓缓流过凌子玄的脑海中,虽然只有区区几百字,可是凌子玄不甘有丝毫的大意,直到自己完全背熟,才站了起来。

    嘭~~

    静静的看着手中紫色小册,凌子玄眼中的闪过一丝不舍,可还是运起体内玄气,只听见一声轻响,那本地级功法,一瞬间变成了漫天纸屑,飞扬在整个洞中,因为凌子玄已经完全熟记于心。而这本功法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了,即使有,也只是凌子玄脑中的记忆。

    “真是不虚此行,一本地级功法,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凌子玄将地上断剑拿了起来,缓缓走到了那具骷髅跟前,恭声道:“晚辈凌子玄,多谢前辈的遗宝,虽然不知道前辈大名,可这份恩晚辈会永远铭记于心,定不会弱了这天雷斩的名头。”

    “这柄断剑想必是前辈的心之物,晚辈就将它与前辈的尸骸一起埋葬,算是给前辈做个伴,也算是晚辈的一片诚意。”

    凌子玄轻轻将那具骷髅,放进了储物袋中,然后转向洞外走去,此时天色也不早了,天边的落,将周围的云彩映得一片火红,好似无穷无尽的天火在燃烧一般,绚丽之极。

    凌子玄出来之后,轻轻吸了一口空中的凉气,精神为之一振,放眼看去,两尸一兽的影依然躺在地上,凌子玄缓缓走到了金脊地龙兽的跟前,眼中有着丝丝怜悯,这金脊地龙兽的忠心,倒让他有几分佩服,缓缓道:“我受了你主人的大恩,于于理都不应该让你暴尸荒野,让那些贪腐之辈吃了你的尸体。”

    “也罢,我就多费一点事,把你葬在你主人的边,一把断剑,一个忠心之兽,我想他在九泉之下,应该不会太过寂寞吧!”

    而在凌子玄想要将金脊地龙兽的尸首,装入储物袋时,忽然金脊地龙兽上一道微弱之极的气息,让凌子玄动作为之一顿,停了下来,这道断断续续的气息,要不是凌子玄修炼过龟息吐元,比常人的感应力强大许多,都不会有所察觉。

    “竟然还活着。”

    虽然弱小,但眼前这金脊地龙兽体内确实有一丝生机,凌子玄在原地沉吟良久,旋即释然一笑,淡淡道:“看来天意如此,估计你在保护前辈的同时,前辈也在冥冥之中在庇佑着你,既然如此,正好一报还一报,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来救治你。”

    说罢,凌子玄从那二人的储物袋中一阵翻找。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