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隐秘出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不许。”

    美妇面对的凌若烟的请求,不假思索的拒绝了她,雪儿能变成现在这样,还不是为你去争夺什么千年紫晶参,如若不然,也不会受此重伤,到了现在更是被归元宗所威胁。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师徒两都要和姓凌的扯上联系,这小丫头和他父亲凌天赐一样过分,都是拜那人所赐,突然之间,美妇心中一股尘封的戾气,从心中升起,体内玄气不由自主的鼓起来。

    台下的凌子玄早已被这神玉宗宗主,先前的一些举动弄神经敏锐之极,在感到这一明显的变化时,目光微沉,一步踏出再一次的挡在了若烟面前,而凌若烟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一个古朴的玉佩。

    碧绿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两只鸳鸯,一公一母在溪水中嬉戏的场景,活灵活现真之极,不仅如此,玉佩上还波动着一丝丝的玄气,虽然这股玄气波动隐晦之极,可还是让凌子玄察觉到了。

    凌子玄微眯着眼睛,显然他不明白若烟拿出这玉佩是什么意思,可这玉佩的出现,却让绪不稳的神玉宗宗主瞬间偃息旗鼓下来,其单手一伸,凌若烟手上的玉佩,缓缓的飞向了她手中,神也在玉佩的到来变得温柔起来,轻轻拂过玉佩表面。

    “鸾凤与天赐,今生今世永不分离。”在美妇一接触玉佩之后,体内一道细微的玄气,与玉佩中的微弱玄气相呼应,紧接着一个逝去的誓言,传进了她的耳中,原来美妇叫做——鸾凤。

    熟悉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旋即许多年前一幕幕温馨的画面,出现在了她脑中,昔与凌天赐的种种,让她冰冷的心,逐渐暖了起来,而随着另一个女子影的出现,鸾凤微闭的眼里悲伤与憎恨,相互交织,一番斗争之后,鸾凤眼中只剩下了刻骨铭心的嫉恨。

    嘭~

    精美的玉佩化作了一股粉末,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地面上,鸾凤也同时毁去了自己内心中脆弱的一面,而随着这块玉佩的消失,从此之后,那个叫凌天赐的男人,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没想到凌天赐竟然把它留给了你,他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么好骗吗?他永远都是这样自以为是。”鸾凤目光闪过一丝嘲笑,中的其他人在听到这番话后,个个不明其中缘由。

    而神玉宗弟子以为,凌若烟对自家宗主做了什么不敬之事,无数道目光旋即定在了凌若烟的上,隐隐有围攻之势,目光中的寒让大中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走吧,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今天本宗主就不为难你了。”鸾凤淡淡的声音在中响起,摆了摆手,我其实并不想与凌若烟为难,可是每当自己看到她是,都会想起其母亲,心中就极为不舒服。

    “不过,以后这神玉宗,你就别再上来了,不然你明白后果的,即使是与凌家争锋相对,我神玉宗也是不怕的。”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见到雪姐姐。”

    凌若烟不容置疑,让一旁的姚倩神色大惊,害怕凌若烟真的惹出宗主的怒火,忙走跟前,就要强行拉着她离开,毕竟现在她夹在中间最难做,尤其是看到宗主冰冷神后,心中早已是提心吊胆,估计一番处罚是少不了的,早知如此,就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凌若烟了。

    “父亲,这个爷爷以前怎么没有给我提到过。”

    对于若烟的父亲,凌子玄一脸茫然,这个自己可是一点都没听爷爷提到过,难道其中有什么隐,不过看今天这样的形,凌子玄也大约猜出了七八分,只是自己要怎样才能让若烟如愿见到那人呢?

    更何况,自己也想确定一些事,然而其目光的无意一撇,就落到了鸾凤手中的丹方上,再回想自己刚来时大中的气氛,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对着鸾凤恭声道“前辈,你手中所拿丹方是不是用来救人的。”

    凌子玄突兀的一句话,瞬间让自己成为了整个大中的焦点,无数道目光集中到了他的上,就连台上神森的鸾凤,也是面色一异,看到众人的表现,凌子玄暗自一喜,看来自己猜对了。

    “前辈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给晚辈看一下丹方,晚辈略微懂得一些炼丹之术,说不定可以帮上一点忙?”

    此言一出,整个大中立即一阵窃窃私语,显然他们对于凌子玄的话,产生了很大歧义,有的人说可以一试,反正溪长老也练不出来,试试无妨,又没有什么损失,而有的人极力反对,认为凌子玄是转移注意力,哗众取宠。

    反正大原本的平静,不管其他人对自己的猜疑,凌子玄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将目光投在了台上的那人眼中,鸾凤竟从凌子玄眼中看到了无比的自信,旋即抬手看了一眼丹方,也许是抱着破罐破摔的想法吧,竟然将手中丹方扔向了凌子玄的位置。

    呼~

    凌子玄伸手接过丹方,对鸾凤微微施礼,然后就认真的看起丹方来,同时将丹方上的灵药名称,缓缓的读了出来:“卿旭草,地龙芝,五色果……”

    慢悠悠的声音,再配合凌子玄每读一个灵草时若有所思的表中的窃窃私语竟然渐渐的消失了,而在读完这些灵药后,凌子玄又在中低着头,不停地徘徊着。

    突然,凌子玄形猛然一停,让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揪了起来,然后其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表,被这些人看在眼中,立即每个人都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尤其是鸾凤寒的神,也在此时转变成了欣喜。

    “给我准备一个静室,还有一个上好的丹炉,以及复玄玉清丹的所需灵草。”凌子玄一脸正色的说完这些后,转看向了凌若烟,道:“若烟,你现在可以随前辈去看那人了,如果炼丹途中没有出什么错的话,一个时辰之后,我就会把丹药送到你们手上。”

    凌若烟听到后,只得微张小口,在原地说不出来话。

    凌子玄说的这番话,无非是想告诉神玉宗宗主——鸾凤,丹药他可以炼制,不过要让凌若烟去看那人才可以。

    “什么,他竟然真的可以炼制复玄玉清丹。”

    闻言,鸾凤登时被镇住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脸的高兴,雪儿终于有救了,而一旁的溪长老也没想到眼前的普通青年,竟然可以炼制五品丹药,虽然心中不是很相信,可对方的表,语气分明是一副自信无比的样子。

    顾不上自己的震惊,鸾凤一脸喜色,旋即吩咐一旁的溪长老带领凌子玄,按照他的要求,带他去宗内的静室走去,看着溪长老与凌子玄消失的影后,转而望向了凌若烟所站的位置。

    “你与姚倩随我来,其他人各行其是,先退下。”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