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他是我弟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天空之中两道影的其中一道,在看到满地躺倒商家子弟后,其微眯着双眼,冷冷的注视着凌子玄,嘴中微哼一声,地面上的凌子玄顿时感觉自己的口,像是被人用巨锤狠狠的锤了一下,而在此时,自己体内的玄气流动也十分缓慢,体只能不由自己的向后飞去。

    而在围观众人与凌若烟三人看到两道影的出现后,每个人的神都充满了震惊,不错,这两个英魄境强者其中一人,正是凌家的当代家主——凌丹青,而另一人则是商家的当代家主——商垣。

    地面凌子玄倒退的双脚划出的一道深沟,直到退出七八丈远,他才勉强停了下来,旋即口一痛,鲜血涌到口中,眼看就要喷了出去,但凌子玄目光一狠,又将鲜血重新咽了回去,与商垣的目光对碰到了一起。

    商垣看见凌子玄如此倔强,眼中深处的杀机骤然浮出,旁边的凌丹青在感到这一变化之后,一声朗然大笑。

    “垣家主,以你的份,出手击伤一个小辈,怕是传了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太好吧,依我看今天的事就此揭过,如何?”凌丹青面带微笑,建议道。

    “就此揭过?你说的简单,我商家一名枢魄境强者,以及四五个道法境高手都伤在此子手中,尤其是那商雄双臂折断,恐怕今后就成为了一个废人,你说,这个可以揭过吗?”

    商垣说到最后,语气中的杀意展露无遗,让场中的每个人都感到周一寒,仿佛一把断首利刃悬在头顶之上,随时会落下一般,凌子玄并没有说什么,摆出一副战斗姿态,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商垣,自己并不惧怕。

    看到凌子玄竟然在一位英魄境的强者面前,还可以散发出如此的强大的战意,凌丹青眼中一丝赞许一闪而过,好小子,不愧是逸云那小子找到的传人,就单凭这份胆量,凌家中可比之人就寥寥无人。

    “既然这样,垣家主我这把老骨头陪你玩玩可好,细细想来我们两人也有十几年没有动手了,正好我这把老骨头最近痒得不行,活动活动手脚,可比一味苦修有意思多了。”凌丹青淡淡一笑。

    英魄境那强大的气势,瞬间充斥在天地之间,让城中无数的势力都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预感这原阳城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难道是商,凌两大家族开战了。

    感觉到那股不下于自己的强大气势,商垣面色之上数次改变,今天这件是本来要说起来,他们商家站不住道理,而且在考虑到他们二人动手的后果之后,他只得暂时将那股杀意深深地压在心底。

    “和你动手,以后会有机会的。”

    商垣的上紫光一闪,旋即受伤在地的商蒙等人,缓缓地漂浮在了空中,随着商垣的形一动消失在空中,那些人也飘向了远出的某个方向。

    在感到商垣那恐怖气息完全消失之后,凌子玄体内的伤势顿时发作,形一晃,半跪在了地上,嘴角一滴滴的鲜血留在了地上,凌若烟看到此幕,急忙的跑了过来,关心道。

    “你…你体内的伤势不要紧吧。”

    “我的伤势并不要紧。”凌子玄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凌若烟的上,对于自己,他并不担心,反问道:“你没受惊吧,都怪我出现的太迟了,不过你放心,以后向商雄那种人胆敢欺负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来一个废一个。”

    “到现在,他还是首要关心我吗?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好,他就像…就像哥哥一般。”凌若烟心中暗暗想到。

    “小家伙,你不要紧吧。”凌丹青缓缓的从空中落到了地上,而到了现在凌子玄才看清对方,花白胡须,给人一副温温和和的感觉,至于他的相貌,在凌子玄眼睛中竟和爷爷有几分相像,不让他联想到他和爷爷是什么关系。

    不过,凌若烟自从在这个凌家的当代家主落到地上之后,便静静的站在一旁,似乎不想与他的多接触一般,这一细微的举动落在凌丹青的眼中,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凌子玄忍住体中的疼痛,站起来,走到凌丹青的面前,恭敬道:“晚辈没事,刚才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凌子玄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对于帮助过他的人,他都会紧紧记在心中,他明白刚才要是没有凌丹青的存在,那个商垣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一个英魄境的强者,任凭自己如何,也会命丧此地,毕竟道法境与凝魄境之间的实力相差太远。

    “既然没事,那就先回凌家再说,毕竟我现在可是有很多疑问,想要问你。”

    凌丹青说完大手一挥,凌子玄与凌若烟三人便相继飘上天去,向着远处一座灯火通明的地方巨大院落飞去。

    没过一会儿,几人便相继落到了一个偌大的院内,凌丹青的声音也缓缓地响了起来,道:“若烟,你今天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凌若烟并未回应,只是深深的望了一眼凌子玄,随后便在两个侍女的陪同下,向其中的一条通道走去,在那三道影消失之后,原地的凌子玄轻轻吸了空气中的一口冷气,提了提精神之后,便跟着前面那道影,慢慢的走进了一间屋子。

    一进去,凌子玄便感到一股股玄灵之气环绕自己的周围,尤其自己感觉到脚下地面,一股浩瀚的玄气在其中蛰伏着。

    玄灵地脉,这地下竟然有着一条玄灵地脉的存在,这条可比他当初在百兽森林里拥有的那条玄灵地脉浑厚多了,如果这里是一条大河,那么当初的那条就是小溪流了,完全没有可比。不愧是原阳城的五大势力之一了,这般底蕴简直是太可怕了。

    不过,这条玄灵地脉的灵气,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着一般,只能很有限的向这间房中提供玄气,可就是这样,凌子玄依然感觉到一股股精纯的玄灵之气,向自己的体中钻了进来,就连自己体内伤势也略微有些好转了。

    “逸云,他已经陨落了对吗?”

    正在凌子玄惊奇于地下的玄灵地脉之时,凌丹青那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惊奇,其中包含了深深的惋惜,以及悔恨。

    “爷爷他并没有死。”凌子玄双眼微红,倔强道。

    “每一个凌家凝魄境的强者,都会将自己的一缕魄元留在家族的命牌之上,只要他一陨落,那命牌就会立即化作碎片,而在不久之前,逸云他留在家族中的命牌破裂了。”凌丹青说完这些话之后,凌子玄没有在说话,房间中一下子变了沉静起来。

    在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凌子玄压了压了自己起伏不定的绪,哀伤道:“若烟她知道这件事吗?其实爷爷是为了救我,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一个人肯定能逃走的,我就是个累赘,就是个废物!”

    凌丹青听到凌子玄的话后,在原地沉默了一会,才表伤痛说道:“逸云,逸云是我的弟弟,是我的亲弟弟,而我这个作为一家之主的哥哥,却欠他太多了,

    一辈子都无法还清。”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