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疑云密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爷爷,你怎么来了。”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之后,司马墨瑶转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着粗布素衣的老者,面带慈祥的看着她,眼中那浓浓的溺,让一旁的凌子玄看到后,都知道了司马墨瑶在老者心中的位置。

    “父亲,你的伤势全恢复了?”主座之上的司马远看到父亲出现,赶紧从走了下来,与司马墨瑶一起搀扶着老者走上前去,坐了下来,司马远心中虽然有些疑惑,可还是压了下来,静站在一旁。

    从老者一出现之后,凌子玄就时刻关注着前者,眼中有着罕见的震撼之色,因为他从老者上那淡淡的气势,知道了,眼前这看似慈祥的老人,乃是一个力魄境的强者,那司马远前辈,修为是精魄境。

    “远儿,这个青年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从他的气息看出,体内的伤势似乎不轻。”老者淡淡的声音在大厅中向了起来。

    “禀父亲,这位青年可不简单,他今天不仅将毒龙帮的副帮主鬼雄给杀了,而且还将残龙的最得意的儿子——林夜辰打成了重伤。”司马远站在老者旁,一五一十的说道。

    “奥?”老者听完司马远的话后,神一异,似乎有些不可相信,那林夜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道法境巅峰的修为,而眼前这个略显消瘦的青年,不过才道法境初期的修为。

    “你师傅是谁。”

    “师傅?”凌子玄显然没想到,老者会问他这么一句,有些发愣,缓过神后,恭敬道:“前辈,晚辈一直都是一个人,独自修炼,并没有任何人教导晚辈,至于师傅,那更是不可能有了。”

    刚要回坐的凌子玄,突然感到眼前一闪,那主座之上的老者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左手,面色沉吟,而在一旁的司马远父女,在老者抓住凌子玄之后,才反应过来,不明白老者为什么这么做。

    凌子玄想抽回自己的手,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左手就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难动分毫,他心里明白,眼前的这老者,虽说不会对自己干出什么事,可这种被他人控制鼓掌之间的滋味,对于自己内心而言,实在是难以接受,他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好庞大的玄气,这就是凝魄境吗?”

    在老者那如海般的玄气一比之下,,凌子玄感觉自己体内的玄气就像小溪流一般,弱不可言,这就是力魄境的强者吗?而那与自己有血海深仇的神秘二人,可是精魄境的强者,比眼前这老者还要高一线。

    自己想要替爷爷报仇,还要走很长的路。

    “不错,此子体内的经脉,是普通人的三倍。”老者收回自己的手,又重新回到了主位上,再看向凌子玄的时候,眼中深处一抹疑色闪过,他现在相信自己儿子刚才说的话了。

    “孩子,你是不是曾经吞食过什么天材异果。”

    察觉出来了吗?听到老者的问话,凌子玄眼瞳一缩,压制住心中的起伏,回答道:“前辈明鉴,晚辈曾在一个废弃的洞府之中,吃了一枚红色小果,昏迷了四五天,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体内的玄气变得浑厚了许多。”

    “前辈知道我吃的是什么果子吗?”凌子玄自然不会,将自己修炼过三转玄元功的事说出来,那就太惊骇世俗了,虽说眼前这些人现在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大大恶之人,可难保不被心生贪婪。

    “什么果子,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你有如此的奇遇,那么十天之后的那件事就要让你多多帮忙了。”老者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想你也听说了,有关十天后在落山脉那件事了。”

    “前辈是说,凝魄境强者的古墓洞府,而且晚辈还听说那人是一个炼丹师,所以这件事传的很广,四面八方来了很多的强者,准备进入古墓中寻宝,难道前辈所说的就是这件事。”凌子玄将自己从古药斋那老头那得来的消息,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不错,就是这件事,不过你只知道一些皮毛而已。“老者起而立,目光向远望去,若有所思的缓缓的说道:“那人名叫莫青,原本是三年前来到我大元城的,那时他的修为就已经到达了力魄境巅峰,为炼丹师,他极为富有,但同样惹来了他人的贪婪之心。”

    “当时三个同样是力魄境的强者,围攻了他,结果被他打得一死两伤,而自己也因为伤势太重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很多人认为他已经陨落掉了。”

    “什么,三个同境界被他打得一死两伤,这人也太强悍了吧!”

    座位上凌子玄在听到这消息后,被狠狠震惊了一下,这个叫慕青的炼丹师的实力也太强了吧,旋即更加认真,希望得到关于这位强者更多消息,毕竟在不久之后,自己也要去一趟,说不定对这有所帮助。

    “是的,三个月前,爷爷为了一探究竟,便出发去了他陨落的古墓,结果回来之后,受了极重的伤,调养到现在才将伤势养好。”一旁的司马墨瑶好像怕凌子玄不相信一般,顺便解释道。

    “难道他还没死,不然以前辈的修为,怎么会受伤呢?”

    凌子玄显然有些弄不明白了,主座上老者也同样是力魄境的存在,怎会受伤,除非那慕青还没有死,才能做到,将心中的疑问给说了出来,希望老者给他一个确实的答案,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无疑是送死而已。

    “他确实死了,不过,他当初为了布置自己洞府,在里面安置了许多的机关暗道,让人步步惊心,但这些并没有难倒我,我终于来到了他洞府前,可谁能想到,真正后手却留在了这里。”

    正当老者要说出之时,凌子玄面色突惊,连忙转,向着门外看去,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朝这里赶来,而司马家那三人,也同样向外望去,脸上晴不定。

    “司马白,你个老鬼,果然没死?”一道粗狂的叫喊声从外至内的传了进来,同时那强大气息也越来越盛,但凌子玄的额头冷汗丛生,原本受伤的体,顿时一滞,双腿开始发软。

    “针对我的吗?”在那道陌生而又强大的气息出现之后,凌子玄立即就感到自己的上像被千斤重物压附一般,旋即猛地一咬牙,凌子玄用尽全力来抵抗这股强大气息,嘴角鲜血丝丝流出。

    “我刚来,大元城不久,只得罪过一处,那就是毒龙帮,难道来人是毒龙帮之人。”凌子玄在原地苦苦的支撑着,本来那病态的脸色,愈发苍白了,整个体不由得颤抖起来,突然,一道微风拂过,凌子玄随即赶到全那重如泰山的压力消失不见了,转头看向老者,而此时那老者的神显得寒无比,不满的声音向了起来。

    “你还没死,我怎么会先你一步,林鼎寒?”

    “哈…哈…哈,许久没见,你还是这么念旧,看来我徒儿林夜辰的事,就好办了。”一道黑色的冷的影陡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直视凌子玄。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