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被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混蛋,竟然吃了玄魔丹,自寻死路!”黑袍人看到凌逸云吃下那颗红色的丹药之后,全的气势大涨,他自然知道这种丹药的效果,修炼者服用后,体内的玄气量会马上暴增一倍,凶勇之极,可是在半个时辰之后,药力一过,全的气血大损,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他和师弟了,就是其余的六人也能轻轻松松的杀了他。

    “快追,他跑不了的,等他体内玄魔丹的药力一过,到时候,就是一个没了牙的老虎,嘿嘿!”随着黑袍人的一声冷笑,其余七人形一晃,便向着凌逸云和王玄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黑色的夜空中,两道影一闪而逝,速度惊人的向远方飞去,王玄看着脚下那连绵起伏的山脉犹如流光一般,不停的往后掠去,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让王玄有种的错愕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御空飞行,这可是修炼到力魄境的强者才能办到的,王玄低头看着衣服上破裂的一道道口子,好凌厉的罡风,苦笑道:“想不到天空中的罡风如此厉害。”

    “好孩子,我感觉到玄魔丹的药力快用完了。”突然,耳边竟然传来了凌逸云略显虚弱的声音:“接下来我有一些事要交代给你,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这样,我就算死,也可以瞑目了。”

    “什么,死老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吗?”王玄被这突兀的话,弄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举目望去,四野空空,一个人影也看不到,怎么死老头像要交代遗言一般。

    于是,王玄面带询问的抬头向前者,结果此时凌逸云的状态把王玄吓了一跳,只见他那潮红的脸色,早已惨白下来,目光也黯淡无光,不像先前那么神光熠熠了,嘴角并伴有丝丝鲜血流下来,不是红色,而是黑色的。

    “脱离危险?”凌逸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体内的伤势现在成了什么样,他很清楚,自己只有拼死一搏,才能引开那些人,这样王玄才能有机会活下来,想到这里,虚弱道;“这个腰带你用血祭炼之后,里面有一张药方,帮我集齐上面十四种灵草,到原阳古城去,救我的孙女烟儿。”

    只见,凌逸云说着,腰间便有一道紫闪耀,一条晶莹紫玉腰便出现在了凌逸云的手中,磅礴的玄气将腰带一罩,血光一闪而逝,旋即凌逸云赶紧将王玄的血往上一抹,王玄便感觉到那紫玉腰带好像与自己血脉相连一般。

    血器,这紫玉腰带竟是一件血器,王玄瞬间就明白了,凌逸云给自己这个腰带是什么了,器分凡,玄,血,魂,道,只有血器才需要修炼者用鲜血祭炼,从此以后便与修炼者血脉相连,不分彼此。

    王玄心念一动,紫玉腰带就消失在了凌逸云的手中,出现在了王玄的腰间,慢慢的消失了,突然,王玄感觉到肩头一松,形急速的向下坠去,抬头看向凌逸云,前者只是向他慈祥的一笑,旋即温和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

    “好孙儿,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又是这句话吗?”王玄眼睛不知不觉的模糊了,眼前的老者影,竟与十年前的叔叔的道影重合到了一起,不,这不是真的,王玄想极力的稳住自己下落的体,可是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十年前的叔叔,就是给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了,而现在,死老头又说出了同样的话,这该不会预示着……

    “爷…爷!”伤心的呼喊,响了起来。

    凌逸云在听到王玄喊出这两个字之后,体明显的一震,似乎是了却什么心愿一般,整个感觉一松,感觉着远方那极力追赶的二人,淡笑道:“死?我已无后顾之忧,就算死,我又有何惧。”说完,影在换了一个方向之后,疾奔而去,竟比刚才还快几分,他要将王玄的危险降到最低。

    “扑通”一声,王玄的体便落到了一条大河之中,紧接着由于巨大的下坠之力,王玄狠狠的落到水中,口中呛了一口水,接着越来越多水窜进了他的口中,让他的神智有些恍惚,眼前一黑,王玄的体便随着流水的方向,向下飘去,消失在了浓浓的黑夜之中,

    过了一会,一黑一绿两道影一闪而过,在看准一个方向后,又急速的飞去,而在二人走后不久,又有六道影向着同一个方向狂奔而去,王玄逃过了一劫,可凌逸云呢?

    初的微微露头,黑夜逐渐的亮了起来,宽阔的河面上一只只木筏行动起来,它们的主人便是这附近的渔民,渔民们各自划着自家的木筏,游在河面上,在选定一个地方之后,一张张大网铺向了水面。

    “山娃子,你小子起这么早捕鱼干嘛?该不会是为了多赚一点钱,娶媳妇吧!”其中一个木筏上,站立着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在撒掉自己的渔网之后,转头看向了后一名材魁梧青年,满脸笑意的问道。

    “怎么会呢?老根叔,你又笑话我。”魁梧青年听到中年人的话后,脸立即变得通红,有些不好意思了,手不停的挠着后脑勺,连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了,旁边众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哈哈大笑起来,各种各样的笑言响了起来,青年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只是不停在木筏上呵呵的笑着,憨厚之极。

    “我看老根说的不错,山娃子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该娶媳妇了,你给九叔说说,你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叔给你参谋参谋。”

    “就你,还给人山娃子参谋,自己都没个媳妇,怎么给比别人参谋,你还是先把自己的问题给解决了吧!”

    “就是,人家山娃子都没说什么,你急个什么劲!该不会是…你想要老婆了吧!”

    “你说的没错,老九就是想媳妇了。”

    “干脆,还是让老根叔先给你说一个吧。”

    另一个木筏上被称为老九的中年人,在听到同村人的话后,脸也是变得霎红,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们,干脆蹲在了木筏上,沉默不语起来,而老根叔脸色在看到这一况之后,也是变得忧愁起来,穷啊,他们村子太穷了,自打远处山头上来了一股强盗后,让他们村子交平安费,可这一交,本来一年倒头就挣不了几个钱,现在倒好,全给了他们。

    看着村子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没钱而娶不了媳妇,老根这个老实巴交的渔民也变得有些火大,可随后一想隔壁那几个村子,就是因为有几户人家没交平安费,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惨死在家内,想想都让人感到后背发凉,打那以后,强盗一说交平安费,他们只能将辛辛苦苦赚的钱交了上去。

    而一旁的山娃子,抬头准备看看鱼捞的怎么样了,谁知远处一个漂浮的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睁大了眼睛,踮起脚尖,想看清楚那物体是什么,随着漂浮物的逐渐靠近,山娃子终于看清了,脸色不由一便,那竟然是一个人的体,看到这里,没想更多,山娃子赶紧跳入水中,向那人游去,他这举动立即引起了同村人的注意,随着他游动的方向看去,都感到一惊。

    “你们快看,有人,有人飘在河上!”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