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功成!救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百兽森林,玄道洞府内,一个青年光着体,静静的坐在一个青玄色的池潭中,浓郁的玄灵之气遍布全,地上更是放满了各色各样的药瓶。

    突然,青年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些许疼痛之色,随着体外的玄气猛地一收,王玄缓缓地站了起来,旋即一声轻叹:“没想到,玄功三转之时,会这么疼!万一体不过去的晕倒的话,那时任由玄气在体内乱闯,后果将不堪设想。”

    叹气青年正是王玄,昨晚回去之后,打开从田润龙的那里抢来的储物袋,王玄当时就被里面的东西震惊了,光玄晶就大概有两千多,各种各样的丹药就有十几瓶,可更让王玄感到兴奋的是,里面竟然有一本功法。

    “玄级低阶——幻影九击,这不就是田润龙所使用的功法吗?他怎么会有真本呢,难道这本功法……”王玄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打开了手中的功法,仔细一看,顿时淡笑道:“没想到,他还有这个胆子,怪不得他要去地下交易会呢?原来是这样,胆可真够大的,这是要田家之人知道的话,那他就……。”

    随后他又去了一趟百宝阁,将手中所有的玄晶,全部换成了可以增加修为的丹药,便一个人又来到了那个洞府之内,开始修炼,希望可以突破修为,达到三转之境。

    此时的王玄体内玄气如涛涌动,显然是已经达到了二转九层巅峰之境,随即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重新坐入了池潭之中,顺手拿起前面的一个青色小瓶,打开后,王玄看了一眼,猛地咬了咬牙,旋即将瓶中的所有的丹药都倒入了口中,闭上了眼睛,而随着丹药的入口,一股股强大的玄气也是在体内爆破开来。

    王玄赶紧调动体内的玄气,将丹药中所产生的所有的玄气,一起包裹着向体内的奇经八脉冲涌而去,他没有炼化丹药之中那狂暴的气息,因为他要借这股狂暴之力来冲级瓶颈,旋即暴喝道:“任脉裂。”

    一声暴呵响起,王玄体内的任脉随着狂暴玄气的冲级,竟变得有些虚化了,而后更加庞大的玄气,赶紧包裹着濒临破裂的经脉修补着,就这样每当狂暴的玄气冲击一遍经脉,立马就会有大量的玄气修补它,一遍,两遍,直到第三遍之后,任脉在三次的修补下,变得犹如铁链般结实了,牢不可破。

    “痛,痛,痛。”炼经断脉的疼痛,此刻让王玄脸色在一分一分的变白,嘴中因为咬牙用力过度,流出了一缕缕的鲜血。

    随后,王玄按照先前同样的方法,将督脉、冲脉、带脉、跷脉、阳跷脉、维脉,六条经脉都修补了个遍,当每次玄气都不够的时候,王玄便将早已准备好的丹药倒入口中,支撑着他一次次的冲击经脉所需的玄气。

    “最后一脉,阳维脉裂。”随着王玄的又一次暴呵,体内的最后一根经脉也开始虚幻起来,“糟糕,玄气又不够用了。”感觉到体内的玄气已经快枯竭了,王玄心一狠,随手将面前仅剩的三瓶丹药,全部倒入了嘴中,顿时体内本已枯竭的玄气有一次充盈起来,继续着刚才的修补工作。

    “呼……”一道实质的玄气白炼,自王玄的口中吐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的他,目光中的阵阵惊恐说明了此刻的心

    “终于熬过去了,实在是难以想象当初创造这本功法的前辈,当时是怎么想的,才能创造出如此变态的功法,这简直是在刀尖上行走啊,稍差一步,便十死无生啊。”王玄被刚才三转之时的疼痛折磨怕了,道;“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嘴中,常常提到的生不如死吧。”

    “不过,它的回报也是惊人的。”王玄感受着体内那潜伏的力量,一挥手,便能听到丝丝划破空气的轻鸣之声,目光火道:“正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以现在的实力,要是再碰到和田润龙一般半步道法的人,我有信心,一招就打败他,即使是道法境中期的强者,我也敢与之一战,至于道法境巅峰的强者,那就难说了。”

    “好了,该去休息一下了,顺便去吃一点东西,填填肚子。”王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道。

    王玄将体上的血渍和污泽擦干净以后,穿上了衣服,旋即看到了满地乱扔的丹药瓶,还有那个已经没有玄灵之气吐出的池潭,苦笑一声,道:“呵呵,这下子又成穷光蛋了,而且这里的玄灵地脉也荒废掉了,可惜了!以后要再找这么一个好地方,可不容易。”说完,一个纵,跃出了地洞口,王玄的影缓缓地消失在了地道之中。

    幽静的森林,将烈的光芒全部挡了下来,只有偶尔的几个光斑,落在了昏暗的地面之上,可原本寂静的被一声巨大的倒地声给破坏了。

    “唉,太没挑战了,不过,这种报仇的感觉可真爽。”王玄伸了伸右臂,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蛮荒牛,只见那蛮荒牛口,鼻,眼,耳中竟都有鲜血流了出来,头顶上更是有着一个痕迹很深的拳印,显然它是被王玄一拳击中头颅给打死的,王玄还不忘补上一句:“让你以前追着我到处跑!”

    王玄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把淡水色的宝剑,走到蛮荒牛的跟前,旋即蛮荒牛那看似结实的外皮,就在剑锋下划开了,两条粗壮的大腿便被王玄卸了下来,双手提着向不远处的河边走去。

    不一会儿,淡淡的香,缓缓地扩散开来,王玄看着烈火上烤成金黄的大腿,一滴滴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体向前一倾,鼻中传来的便更加浓郁了,欢喜道:“好香啊。”

    剑锋一闪,大腿上一块被烤好的就立刻被削了下来,王玄赶紧往口中一送,嘴中香顿时让他满意的一笑,然后缓缓地往河边的草地上一躺,单腿一翘,看向远处蔚蓝的天空,此此景,惬意之极。

    “恩,那是什么东西,竟然飘在河面上。”王玄看到远处的河面上一个黑乎乎的物体正向这里飘来,赶紧站起来,随着河水的流动,原本看不太清的物体,终于显出了它的轮廓,王玄看清来物后,口中惊呼道:“竟然是一具浮尸。”

    湍急的河水,流逝着,很快就将那具浮尸,冲到了岸边,只有下半还浸在水中,随水摇摆。

    “还活着,他没死。”那具被冲到岸边的人,左手略微的抖了一下,被细心的王玄看见了,有些惊异道:“此人是谁,竟然在河中漂流。”救,还是不救,王玄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才走到那人跟前,怜悯道:“算你命好,我今天心不错,就救你一命吧,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了。”

    说完,王玄便将手中的水月剑放入储物袋后,半蹲下来,慢慢的将那人拉到自己的背上,马上感到自己的体一顿,无奈道:“你可真重啊!”影一闪,便消失在了河边,向着玄道洞府的所在疾奔而去。

    在王玄走后不久,,两道影由远及近来到了,河上天空的之中,让人吃惊的是他们,没有借助任何东西,凌空而立,显然二人的修为极高,其中一人,抬起头,向四周望了望,旋即目光有些失望,对旁边的影说道:“可恶,又让那个老家伙跑了。”

    “不要紧,我早在和他打斗的时候,就给他体内留下了一道印记,只要他一动用玄气,方圆数十里之内,我都可以感应他的存在,他跑不了。”听完同伴所言之后,二人便同时森一笑,形向远方掠去。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