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族长召见(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gaolu 书名:玄之武道
    感受到对方上传来的阵阵威压——道法境巅峰。王玄等人赶紧起,拍了拍上的土,面带恭谨的抱拳行礼,齐声道:“外门弟子王玄,王云,王孟,王龙,王东拜见同长老。”

    “呵呵,小家伙们,是不是老夫打扰到你们了!”来人正是修武堂副堂主王同,他走到王玄面前后,面色和蔼道:“你就是刚才击败田家内门弟子田昊海的外门弟子王玄?”

    “禀告同长老,那战只是侥幸而已,是他太过于轻敌。”王玄目光沉静道,他当然不可能说的那么肯定,谁知道这个长老找自己干什么,箭出头鸟的道理还是懂得。

    王同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修为只有易脉七层的外门弟子,黑马,绝对的黑马,这小子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外门弟子,竟然一鸣惊人,让田景山这个老狐狸都栽了一个大跟头,现在想想田景山那张憋屈的老脸,就让人浑舒坦,看看我们一个外门弟子,就打败了你们一个内门弟子,你们还有什么炫耀的。

    “放,侥幸,你让其他弟子侥幸一个给我看看。”听到王玄的回答,王同越发对这个外门弟子感兴趣了,沉稳,狡猾,小小年纪哪那么多的鬼肠子,对着老夫我也不说实话:“田昊海是有一点轻敌,可他的实力在那放着呢,臭小子在老夫跟前就不必装了,我又不是老虎!”

    王玄脸色不由变得古怪起来,您老不是老虎,可您比老虎厉害多了,要是王同听到这一番话后,估计得把王玄捉去喂老虎,苦笑道:“不知,同长老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奥—奥—奥,差一点都忘了,多怪你这个臭小子问来问去,害的我差点把大事忘了。”王同用手拍了拍后脑勺,气急败坏道。

    怪我?是您老一直问来问去好不好,当然,王玄是不敢说出来的,只敢在心中想想罢了,随即悻悻然道:“是弟子不好,请长老责罚。”

    “责罚,那是刑罚堂屠长老的事,今天我来这里奉族长之话让我来告诉你,内门弟子选拔会结束后让你去内堂一趟。”王同正二八经的说完之后,笑道:“老夫的事完了,你们几个小鬼就继续聊吧,对了,以后对老人家尊敬一点,尤其是你王玄,小小年纪满肚子鬼肠子。”

    内堂?族长召见?望着同长老的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中,王玄脑中则一直想着族长为什么召见他,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管他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转过来又和王云等人在一起谈天说地。

    “你们谁去过百兽城,给大家说说呗”

    “我去过,我去过,百兽城可大了,远看就像……”

    “对,对,对城墙上面还有好多浮雕呢?”

    天上的太阳终究要落下,随着内门选拔会比行时间在一点点逝去,夕阳的光辉逐渐笼罩了整个广场,为王家这次盛会紧着自己最后一点力量。

    “嗡—嗡—嗡”

    沉幽的钟声在此响彻了广场,终于随着钟声的响起,王家一年一度的内门选拔会结束了,原本嘈杂的广场也慢慢的寂静下来,人群三五结伴的离开了。

    王家驻地,一群人弟子在长老的带领下向着内堂走去。

    “语琴,快看,快看,那个穿灰色衣服的人,是不是今天那个打败田家武境九层巅峰的王玄,哇,好厉害呀。”一个穿彩衣的女子看到王玄后,马上就让出了他,羡慕道。

    而她旁边的女子,顺着女伴的手向队伍的后面看去,只见一个穿灰色衣服,相貌极其平凡的少年,而他的修为也只有易脉七层而已,要是在平常,她是不会多看一眼的。

    可是这个灰衣青年不同,因为他就是以易脉七层修为,完胜比自己高两个等级的对手,而且还当着田家家主的面骂他是老狗的人,还被许多外门弟子封为外门第一的称号。

    王语琴收回目光,淡笑道:“香怡,你这么喜欢她,那嫁给他就好了,那样你就可以天天看到他了。”自己的女伴什么都好,就是犯一点小花痴。

    “好啊,不过我一个人嫁过去太寂寞了,不如……不如我们俩一起嫁给他,那样最好。”听出语琴在调笑自己,王香怡不甘示弱,脸红道。

    “那你个臭丫头,敢这么说我,是不是不想活了。”听到香怡的话后,王语琴的脸也瞬间变得绯红。

    前面一个黑衣青年听到队伍中两个女孩后的对话后,眼神向着王玄那里瞟了瞟,嘴上喃喃低语道:“王玄,我才不相信你有那么厉害。”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眼中深深的忌惮却出卖了他。

    好了,不要在说话了,马上就到内堂了,跟在我的后面,不要乱跑,这里处处是机关。”带领队伍的长老警告之声传到了每个弟子的耳中。

    不一会儿,这名长老便把这群刚刚晋升为内门弟子待到了目的地——王家内堂,恭敬道:“王啸奉家主令,将这次晋升的内门弟子共五人带到,请家主指示。”

    “奥,辛苦了啸长老,下去休息吧。”堂内传出了王云天威严声音,道:“你们五个小家伙进来吧。”

    王啸转过后,对众人淡淡的说道:“记住一会拜见家主时,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知道了吗?”“谢长老教诲,我等必不敢忘。”众人齐声回答道。

    五人依次走了进去,而在最后面的王玄却站在了原地,静静的在原地等着家主的召见,约莫一个时辰后,内堂的大门再次被打了开来,五人个个面带喜色走了出来,手上都捧着宝光四溢的东西,看来家族对他们这群刚晋升的内门弟子进行的了奖励。

    这是一个好家族必有的,赏罚分明才能够凝结人心,才能使这个家族更加有归属感,这样的话那么每个人都会誓死守护自己的家族,家族便会经久不衰,越来越强大。相反,如果一个家族认亲而居,赏罚不明,则会使整个家族人心涣散,一旦遇到大的危机,人们便会更奔东西,不管不顾,从而这个家族就会灭亡。

    看着依然站在院子里的王玄,五人不知道族长为什么单独召见这个修为只有易脉七层的家伙。

    就在五人疑惑之时,族长威严的声音在次传了出来:“王玄,你进来吧。”

    王玄听到族长的召见,不慌不忙的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整个内堂之中坐有三人,主座上的是个威严的中年男子,正是王家家主王云天,左手边坐有一个表木然的老者——刑罚堂堂主王屠,右手边则坐着一个面带笑意的老者——奇珍楼楼主王识宝,不时的用手摸着自己的山羊胡。

    突然,刑罚堂堂主王屠,那如石头一般的声音在内堂响了起来:“王玄,十八岁,外门弟子,现武境易脉七层中期修为。世,不详,十八年前有家族成员在外任务时在一个人贩子手中抢来,后被王家养大,平时在家族中默默无闻,今天在家族内门弟子选拔会一飞冲天,击败易脉九层巅峰田昊海。经常与王石,王千雪,王云,王孟,王龙,王东在一起。”

    “王玄你很不错!”王云天目光闪烁,面带笑意道。

重要声明:小说《玄之武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