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送你等于跳楼

    三人回到客厅后,老和尚就让林希赶紧回地府去请假。

    但这时林希却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出国什么的,需要护照吧?而且你们也要先联系联系本那边的人来机场接我们吧?”林希问出了心中疑问。

    了寂和尚当即说道:“这些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交给我跟牛鼻子来办就行了。至于你,只需要赶紧下去请假一个月,然后上来附到千秋上就行了。”

    空虚老道也附和说道:“这件事关系到千秋的命,就算请不到假,你也得上来才行。不然千秋可就不是死了那么简单。灵魂被祭炼后,无法转世,无法投胎,等同灰飞烟灭了。”

    林希当然知道事的严重,他也很想救沐千秋,毕竟他俩的关系那么好。可现在不是以前了。

    如果他还在巡阳司的话,那就算上边不批假,他也会自己上到阳间来。可现在他已经调到了巡司,没有了自由来去阳间的腰牌,所以他也有些犯愁。

    “我会尽全力的。”林希沉沉说到。

    了寂和尚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现在就快下去吧。”

    林希却说道:“我要到早上七点才能回去。”

    “为什么?”了寂和尚顺口问到。

    于是林希将这次自己上来的过程跟了寂和尚他们说了说。老和尚跟老道士倒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却把清风和明月给逗乐了。

    通过豆腐店什么的上到阳间,简直太可乐了。

    了寂和尚想着林希现在反正也无法下去请假,于是就让他回去看看亲人。毕竟他此行上来就是为了陪亲人的。

    “那你们呢?”林希问到。

    了寂和尚回道:“我跟老道士先把千秋的遗体弄走,不能摆在屋子里。万一哪天房东来了,那可就遭了。正好现在是晚上,不容易被人发现。”

    “那你们打算怎么弄走?”

    “我直接背回去就是了。”空虚老道淡淡的说到。

    林希听得一愣,“背,背回去?”

    “不然还打车回去吗?”

    林希一想也是,沐千秋这种状态是装不了喝醉的。如果打车的话,估计会被司机看出来。所以还不如等到半夜的时候,直接将他背出去。这样就算被人看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奇怪。因为这样反而有喝醉酒被朋友背着走的感觉。

    只不过。。。。。。这个朋友要是换成了一个老道士的话,而且后边还跟着两个童儿。这场面,说不奇怪,貌似也有点奇怪吧?

    “那好吧。我就先走了。如果请到假的话,那我上来就直接去找老道士。”林希说着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了寂和尚跟空虚老道也都跟着站了起来,“记住要抓紧时间啊。这尸体放个两三天可就要不行了。”

    林希点了点头,回道:“恩,我知道了。你们别送我了,我再去看看千秋。”

    “我没打算送你啊,你用飞的,我怎么送?”了寂和尚说着就坐了下来。

    空虚老道也跟着坐了下来,同时说道:“我也没打算送你呢。送你就等于跳楼啊。”

    林希本来都已经转了,可此时也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们俩。结果他还没说话,了寂和尚就抢着说道:“你就算看我们,我们也不会送你啊。”

    “你们两个不去当律师简直是太可惜了!”林希说完就“愤然”朝沐千秋的房间走去。

    再次来到房间里,看着躺在上一动不动的沐千秋,林希心里很是难过。

    前些子,两人还在一起开玩笑。可现在却已经是阳两。。。。。。不对,不应该是阳两隔,而是间重逢才对。只不过沐传人的灵魂却没有来地府报到。不然的话,说不定过两天他们哥俩就能在地府把酒言欢了。

    “沐传人,放心吧。我一定会跟老和尚他们去把你的灵魂给带回来。”林希说着便消失在了屋子里。

    此时的林父和张悠悠他们刚回到南明市。

    到了市里后,林父林母直接就跟张悠悠各自回家了。虽然林父他们也很想叫张悠悠到家里坐坐,但林希走前那句话,他们也都听见了。所以晚上的时间就留给他们小夫妻吧。

    张悠悠回到家后,打算先洗个澡,因为她现在上就是一股烤的味道。而就在她刚进入浴室后不久,林希就来到了她的卧房。

    “还没回来吗?”林希见屋子里没人,以为张悠悠跟自己父母还在外边呢。

    不过随即林希就看见了张悠悠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由此可以证明,她已经回家了。于是林希来到了客厅,却没有看见张悠悠。他又来到了厨房,还是没有。不过他这时听见了浴室里传来了流水声。

    张悠悠的父母都在客厅看电视,所以浴室里的人,只可能是张悠悠本人了。

    要是换做平,林希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大好机会。但现在不同了,他的心很不好。一点想跟张悠悠**的心都没有。他只想静静陪陪张悠悠。于是林希转回到了张悠悠的卧室,打算等她洗完。

    林希坐到上,随即又躺了下来。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以前跟沐千秋一块捉鬼的事来了。

    “这小子,怎么就那么不注意啊!”林希忍不住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突然打开了。

    张悠悠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了进来。

    由于林希此刻是隐的,所以张悠悠也没看见林希。

    只见张悠悠将门关上后,坐到了梳妆台前。她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吹风机,然后开始对着镜子吹头发。

    而林希,则一直静静坐在边看着张悠悠,似乎只这样看着她,也是一种享受。

    等张悠悠吹完头后,林希才现出了形来,“媳妇,吹好头啦?”

    张悠悠回头一看,果然是林希,她先是一笑,随即就嘟着嘴巴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你不会在我洗澡的时候就。。。。。。”

    林希知道张悠悠想说什么,于是不等她说完,便打断道:“我没有去偷看你洗澡啦。”

    “真的?”张悠悠抿着嘴巴问到。

    林希点了点头,然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有件事,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但想想,还是跟你说了吧。”

    张悠悠听林希这个语气,再一联想他之前走时候的景,心想可能是出什么大事了。她立刻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希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沐千秋死了。”

    张悠悠双眼顿时睁大,一脸的惊疑。“怎么会突然。。。。。。”

    “是被恶鬼勾走了灵魂。如果能将他的灵魂找回来的话,那么他就能活过来。”林希缓缓说到。

    张悠悠一听,赶紧问道:“那之前道长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吗?”

    这么玄幻的事,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张悠悠绝对不会相信。但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世上是有鬼神的,所以即使是如此玄幻的事,她也不得不信了。

    林希点了点头,回道:“恩。了寂和尚跟空虚老道已经有了头绪,不过他们需要我附到千秋的上,防止在找到他灵魂前尸体就腐坏了。”

    “那你快附到他上啊。”张悠悠急着说到。

    虽然张悠悠跟沐千秋的关系不是很好,但她却知道沐千秋和林希的关系十分好。

    林希说道:“我在阳间的时间有限,所以必须要下去请示一下。”

    “那请示难吗?”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能行,但又感觉不太行。”林希是真不知道东方青青到底会不会帮他。

    他感觉以自己跟东方青青的关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他却也知道现在自己负重任,要突然消失一个月,怎么给地建司交代?所以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

    张悠悠这时坐到了林希边,搂着他的肩膀说道:“一定能行的。我相信你。”

    林希知道这是在给自己打气呢,虽然行不行还不知道,但至少不能在媳妇儿面前泄气嘛。

    “恩,我也相信,相信自己,相信未来,相信。。。相信明天会更好。”林希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冒出这段词儿来了。

    不过这段话却把张悠悠给逗乐了。“你还有心开玩笑呢?”

    林希摇了摇头,然后搂住了张悠悠的腰,说道:“我天亮就要下去了。就算我请示成功再上来,估计也没时间陪你了。”

    “没关系的,我理解。”张悠悠将头靠在了林希的肩上。

    林希也就一直搂着张悠悠说话,也不知道说了多久,他突然发现张悠悠闭上眼睛睡着了。一看桌子上的时钟,居然已经两点过了。

    林希将张悠悠轻轻放倒在上,然后替她脱鞋,给她盖上被子。之后他自己也躺倒了张悠悠旁边。

    虽然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但如果是在地府的话,现在正是下午的三点多。也不知道是是不时差关系,林希现在精神得很。他想入定,可又害怕错过了时间。因为一入定来深似海啊。

    于是他只得。。。。。。又趴起来打开了电脑,然后打开了贴吧,开始看起了帖子来。

    大概在五点多的时候,张悠悠突然朦朦胧胧的醒了一下,看见林希正坐在椅子上网。

    “林希,你在上网吗?”她含糊的说着。

    林希回头一瞧,发现张悠悠正睡眼朦胧的看着自己,不由笑着说道:“恩,我上会网玩玩。你继续睡吧。”

    张悠悠本能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一头睡了过去。

    看着张悠悠又睡着了,林希突然觉得如果自己没有死的话,或许跟她的婚后生活也会经常出现这样的的景吧?

    自己玩游戏玩到很晚都不睡,然后媳妇儿半夜醒了看见催促一下,自己含糊答应几句哄睡媳妇又继续玩。一直等到天快亮时才赶紧脱衣服睡觉,以免媳妇儿醒来发现自己没睡而大吵大闹的。

    想到这些,林希不由笑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地府当阎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