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阎罗司的一封信

    林希一回到家看见父母,所有的烦闷心也都一扫而空了。因为世间最珍贵的便是亲,它的温暖可以让人化解一切。

    林希一直陪父母到十二点左右便打算离开了,倒不是他不想继续陪,而是他还想去看看张悠悠呢。万一去太晚,说不定张悠悠就睡了,如果是睡的了话,林希也就不想再吵醒她。

    跟父母告辞的时候,林母让儿子好好照顾自己,虽然只是很普通的话语,但林希却紧紧抱住了母亲。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千言万语都在心里。

    从家里出来后,林希便径直朝着张悠悠家去了。一路上他不时能看见快速飞行的鬼差,不过他们后却鲜有厉鬼跟着,很显然南明市已经没什么厉鬼可以让他们抓了。

    到了张悠悠家楼下的时候,林希发现张悠悠的房间没有开灯,他知道媳妇儿肯定是睡觉了。不过他还是飞了上去,不吵醒她,看看总可以吧?

    林希轻轻来到张悠悠前,奚落的月光透过纱窗洒在了被子上,洒在了张悠悠的脸庞上,仿佛镀了一层银光。

    林希看着媳妇儿会心的笑了笑,不经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媳妇儿,我来看你了。”说着林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眼珠一转,在头柜上拿起了张悠悠的手机,然后打开了照相模式。

    林希拿着手机对准了张悠悠的面容,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然后只听“咔嚓”一声,手机屏幕上定格住了一张银色的脸庞,那样的漂亮,那样的安详。

    “这张照片拍得真好啊,主要是这月光照得好,而且这角度也不错。”说着林希看了看张悠悠,然后一脸得意的说道:“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我媳妇儿长得漂亮啊。”

    林希将照片存进了相册,然后将手机画面进入到照片界面里,这样明天张悠悠只要一按手机,就能看见这张照片。而且林希想着张悠悠肯定能猜到这照片是谁在什么时候照的。

    林希就这么静静看着张悠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低下头吻了一下张悠悠的额头,然后轻声说道:“媳妇儿,我走啦,明天再来看你。好好睡觉吧,晚安。”

    从张悠悠家出来后,林希的心好了不少,他想着反正也没厉鬼抓了,不如去看看老道士在干嘛。

    到了白虎观后,林希发现屋子里并没有开灯,他不知道空虚老道他们是出去了,还是已经睡觉了。于是他进到了空虚老道的屋里,不过屋子里空空如也,看样子是出去抓鬼了。

    这个时候林希本想去看看沐千秋,可却发现自己根本都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可不行,沐传人的家庭住址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明天一定得问问,然后去他家看看,串个门儿嘛。”林希说着便离开了白虎观。

    一个晚上林希都在街上晃悠着,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做些什么,最后他来到了以前他常去的护城河边。

    林希静静坐在草坪上,看着缓缓流过的河水,开始感叹起了人生无常,世事无常。老刘曾经说过,当人一旦感叹起这两件事来的时候,那么他就会没完没了。于是林希就这么没完没了的坐到了天亮。

    早上六点,当林希回到聚集地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不少鬼差们都回到了这里,还有二十来只厉鬼像是保护动物一般的被围在了中间。

    在人群中,林希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顺着看过去,只见石大勇正朝着他招手呢。于是他赶紧飞过去跟大家汇合。

    “昨晚去哪里散心了?”石大勇随口问到。

    林希双手交叉在口,颇为悠闲的说道:“先去看了看我父母,再去看了看我媳妇,然后就在小河边感叹起了人生,真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啊!”

    这时江君突然一手搂住林希的肩膀,说道:“什么乾坤莫测呀,我看林希君你才是深不可测呢。”

    “我深不可测?我还鞭长莫及呢。”林希说着抖了抖肩膀,将江君的手给抖了下去。

    这时天色已经开始大亮,三部的队员也都返回了聚集地,不过却还有两人没有回来。一个是徐长洛,一个则是柳公泉。

    林希想着昨天晚上这一个佐阎派和一个正义派,恐怕没少花功夫去找那只五百年鬼龄的厉鬼,只可惜群鬼已经溜号,想找也找不到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两个部长才姗姗来迟。他们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像是因为没有找到那只五百年的厉鬼而觉得丢了面子,又像是得知了陈凌的谋而生气。

    不过林希是想开了,反正我现在只是一个巡阳鬼差,也无法与倒阎派的势力抗衡,那我就安守本分做好本职工作,争取有朝一能升官封侯,那时候就有对抗倒阎派的资本了。

    徐长洛和柳公泉跟陈凌小声说了些什么,而陈凌则一直摇头晃脑,似乎一直在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此时三部的队员们好像也觉得有什么不对,明明是说有千只厉鬼聚集在南明市,结果一整晚就抓到了这二十来只厉鬼。现在再看三个部长似乎也正为这事争辩呢,估计不是报有误,就是哪里出岔子了。

    于是原本干劲十足,把这次抓捕行动看做升官资本的三部队员们,现在个个都显得沮丧无比。

    过了一会,三位部长似乎达成了和解,也不在争辩了。

    这时徐长洛黑着脸对众人说道:“大家一定奇怪昨晚为什么没有遇见大量厉鬼吧?其实群鬼确实出现过,只是。。。只是正好今天他们已经逃到其他地方去了。”徐长洛的语气十分的无奈。

    众人听后都纷纷嘈杂了起来。

    徐长洛见状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接着说道:“但大家也别气馁,群鬼就算逃,能逃到哪里去?等再次发现他们的踪迹时,一定让他们全部伏法。”

    林希听着不由觉得说是那么说,可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发现了?然后徐长洛又讲了几句勉励的话,便全体收队回地府交差了。

    回到地府后,林希径直回家,做饭练字,一如平时。

    之后的几天林希就如往常一般继续跟着队友们上到阳间巡逻,群鬼聚集什么的已经是过去式了。

    林希自然也跟空虚老道和了寂和尚说了那晚三部联合上来执法的事,只不过还是让群鬼给跑掉了。虽然地府方面无功而返,但林希至少觉得这也算是给老道士他们一个交代了。

    期间林希还抽空去看望了沐千秋,并且得知了他家居然住进了一老一少,而且那少女还是个美女呢。林希是过来人,自然也看得出沐千秋对凌子有点意思,还鼓动他好好把握,说不定他的下一代传人就要降世了。

    这一天林希跟往常一样去上班,心里盘算着还有大半个月就要轮换巡逻地界了,得要好好跟亲人们聚一聚了,必须珍惜眼前的每一刻时光啊。

    林希一进队里的办公室,队长金不换就说道:“林希,你有事了。”

    “我有事?”林希有点懵。

    这时石大勇指了指林希的办公桌,说道:“你去看看你桌上放着什么吧。”

    林希一脸的疑惑,他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白色的信封,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阎罗司的公文信封。

    “阎罗司?他们难道找我有什么事儿?”林希不经说到。

    金不换这时嘿嘿一笑,说道:“所以我才说你有事了。不过究竟是什么事,看看不就知道了?”

    “是啊,林希君你快打开看看嘛。”江君倚靠在罗汉上,一脸光无限的看着林希。

    林希没想太多,慢慢打开信封,将公文拿了出来,然后慢慢念了起来:“着巡阳司第二部第四队巡逻鬼差林希于明调任巡司第九部,持此信交与巡司第九部部长东方青青报到。特此,阎罗司。”

    林希念完之后顿时浑一震,他睁大了双眼又仔细看了一遍文件。虽然很简短,但林希却一个字一个字使劲的看,生怕自己会看错了。

    至于其他队友,全部都张大着嘴巴,完全不敢相信林希居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调任巡司了!要说如果是林希刚完成治理奈河跟抓捕鬼母时调任,大家还能理解,毕竟立功了嘛。

    可现在调任算是怎么回事?迟来的升职?没理由啊!阎罗司不可能这么干啊!要升职当时就升了,怎么会等上一段时间才升职。

    林希将这简短的文件连续看了好几遍,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是真的被调任巡司了!

    “我。。。把我调到巡司去了?”林希说着呆呆的看着大家。

    石大勇这时将林希手里的信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然后一下熊抱起林希,高声喊道:“林希你升职啦!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众人也才从惊疑中恢复过来,一边鼓掌一边祝贺林希升职。

    林希刚进地府的时候,买过一些了解地府的手册,他知道这巡司是主管调查地府官员的一个机构。虽然巡阳司是巡逻阳间,但巡逻间却是由巡城司主管,也就是张胖子管的那个部门。

    林希一开始还高兴,不过立刻他就意识到不对,只见他眉头一皱,咆哮着说道:“调去巡司了我不就再也不能去阳间了吗!!!”

    巡阳司虽然地位不如巡司,但却可以天天泡在阳间,这也是让许多人羡慕的一点。林希这下调进了巡司,也就等于无法再上去阳间了。

    他的心,众人自然理解。

    这时只听陈师爷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就是不能上去阳间嘛,又不是不能跟家人联系了。”

    林希听完愣了一下,“诶?在地府还能跟家人联系?怎么联系?打长途电话?可地府也没电话啊!”

    陈师爷摆手回道:“虽然没有电话,但是可以写信啊!不仅可以写信,还能看照片呢!”

    “写信?看照片?这怎么个路啊!怎么弄啊,快说说。”林希一下就凑到了陈师爷跟前。

    陈师爷看着林希猴急的样子,不经笑着说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还不知道阳物资转换司吧?”

    林希赶紧说道:“阳物资转换司?这是什么部门?从来没听过啊!”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地府当阎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