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布置

    吃吃笑笑,打打闹闹,这就是了寂和尚跟空虚老道这顿饭的写照。

    不过林希却突然觉得他自己解放了,因为自从空虚老道一出场,几乎了寂和尚就没怎么搭理他了,而是集中精神全力对付空虚老道。

    所以他悟了,觉得自己这时候只要笑就可以了,坐山观虎斗是也。

    吃过饭,张悠悠收拾着桌子,而林希等人则在客厅商议起事来。

    事很简单,那就是到底屋子里要布置到何种程度。

    起初林希觉得应该要怎么厉害怎么布置。不过那时是因为他并没真正看透了寂和尚跟空虚老道的实力。现在知道他们俩都是大修行人了,对付一个区区女鬼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似的。

    所以要真拿出本事来布置一下家里的话,那女鬼就别想进来了,而且不仅进不来,基本隔着老远就能感应得到危险了,那还怎么跟踪啊。

    于是最后决定稍微布置一下,不能让女鬼太轻易的进来,否则女鬼要是怀疑有诈那就不好办了。最好让女鬼觉得屋子里虽然有修行人,但她能应付得来,这样请鬼入瓮,那就万无一失了。

    不过空虚老道却觉得何必这么费事,还要跟踪什么的。不如直接将拿女鬼抓住,严刑供!

    林希倒想听听空虚老道是要如何供,不由问道:“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对女鬼供呢?”

    空虚老道嘴角一扬,颇为得意的说道:“先用打鬼钉将她四肢钉在墙上,然后我再用桃木剑可劲的抽她,我这桃木剑抽她就跟拿鞭子抽似的,定叫她哭爹喊娘的!要是她还不说,就让老和尚拿着他的金刚经来回在女鬼面前晃悠,吓破她的胆!这叫**精神双重折磨!不怕她不说!”

    林希听得肝儿都颤了。这哪里是出家人啊!简直就是诏狱的牢头啊!还**精神双重折磨!这都哪儿学来的啊!

    “这是不是有点残忍了?”林希顺口说到。

    空虚老道不由说道:“对敌人绝不能手软!况且还是一只勾人魂魄的厉鬼!她要识相肯说的话,那就算她将功赎罪,让老和尚给她超度了。如果不说,那就直接让她魂飞魄散,灰飞烟灭!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

    嚯,这已经不仅仅是个只会使用粗暴手段的普通牢头了,而是一个学会使用心理学的高级牢头了!

    林希虽然觉得这个办法还不错,但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如果女鬼宁愿魂飞魄散都不说的话,那可就拿她没办法了。

    这时候你是真给她魂飞魄散了呢,还是先留着她,或者直接放了?

    要是留着的话,到了时间鬼母不见自己派出去的人回来,那肯定起疑心。

    可要是放她走的话,这女鬼绝对不会就傻傻的直接回到鬼母边。

    因为你都**精神双重摧残人家,让她开口说出鬼母的藏地了。那她要是还直接就回鬼母边的话,她就笨得可以了。虽然也有这样的几率,但是几率太小了。

    所以说这样做太冒险,绝对不能让女鬼洞察到他们的目的是要找出鬼母来。

    于是最后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由和尚跟道士打跑女鬼,然后林希和石大勇远远跟踪,找到鬼母的藏地。

    “咱们商量半天,别今晚女鬼不来,那多泄气。”空虚老道突然说到。

    林希正想说话,却见张悠悠已经洗刷好碗筷,从厨房过来了,于是他赶紧话题一转,说道:“好了,这事就先这么决定。我和大勇哥现在出去找找地方,你们两位就稍微在屋子里布置一下吧。要把握好尺度啊,太弱太强都不行。”

    “你们在说什么呢?”张悠悠听着什么布置一下,把握尺度,根本听不懂。

    林希立刻回道:“我让他们顺便帮忙给你家贴点符什么的,免得以后又有什么女鬼来找你麻烦。”

    张悠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这样啊,那也好。可就麻烦两位了。”

    “不麻烦不麻烦,张檀越做了那么丰盛一顿午餐来招待我们,我们怎么书说也要回报回报你嘛。”空虚老道捻着胡须说到,神中似乎还流连着那美味的羊片。

    林希见家里的事吩咐完了,便跟石大勇出了门,准备在附近找一处合适的高楼以便晚上埋伏。

    家里,了寂和尚将自己的金刚经送了一本给张悠悠,让她以后睡觉都放在头柜上,保证不会有任何邪物敢靠近她了。

    而空虚老道则开始画符,要将家里的四个方位都贴上,这样不管女鬼从哪边来,都能被阻挡。不过他却依照林希的要求,并没有画太厉害的符,而只是一些入门级的灵符。不过由于他的道行高,而且道印又厉害,所以就算是入门级的灵符,那效果也是要大于一般道士画出来的符。

    张悠悠看着空虚老道画符着实有趣,她还没真正见过道士画符,只觉得他们拿起毛笔“刷刷刷”的随便勾画几笔,一张符就画出来了,而且居然还要盖上印,这太神奇了。

    等空虚老道画好了符,算着方位去贴符的时候。张悠悠则在客厅里跟了寂和尚聊起了林希跟他认识的过程,其实张悠悠倒不是怀疑林希骗她,想要故意求证一下。而是她实在不知道要跟了寂和尚聊些什么,所以顺口就提到了这事,也算是个话题吧。

    好在林希之前就跟了寂和尚讲过自己对张悠悠隐瞒了份一事,所以了寂和尚便顺着张悠悠的话接了下去,倒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等空虚老道贴好符纸后,也加入了聊天行列,不过话题却变成了张悠悠和林希是怎么相识相知到相恋的了。别说这两个出家人听起故事来倒也津津有味。

    外边,林希和石大勇找到了附近一处还在修建的小区居民楼,虽然楼房还不算太高,可那塔吊确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了,站在顶端可将周围况一览无余。

    林希这时站在上边看着雪花不停飘落,不由说道:“在这种至高之处看着满天雪花飞舞,可真不错啊。”

    石大勇点上了一根香烟,同时说道:“是啊,而且看着那些雪花静静飘落,会让自己的内心感觉很平静。”他吸了口烟继续说道:“不知道上官部长请到天师没有,怎么这个时候了还没上来跟咱们联络。”

    林希听了不由伸手摸了摸挂在腰间的玉佩,那是上官玲珑临走前给他的,告诉他只要带着这玉佩,就能找到他。不会是玉佩没电了吧,不是,是没效了吧?

    “她不是说时间到了自然就会出现嘛。说不定这会也正远远躲着看着咱们呢。”林希说完突然大声喊道:“上官部长,快上来玩儿呀!”

    “林希你做什么?”石大勇吓了一跳。

    林希却笑着说道:“我喊着玩的,诶?下雨了?”

    此时白雪虽未停止飘落,但小雨却夹杂其中,随雪而行。

    “走吧,咱们先回去。等天要入黑了再来。”石大勇说着扔掉了手中的香烟。

    两人随即影一闪,便从塔吊的顶端消失不见了。

    回到家里后,林希立刻就感觉到家里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有股力量在震慑着他,虽然感觉自己能够承受住,但总觉得不舒服。

    “你们弄好了?”林希一边问一边打量了一下客厅。

    空虚老道点头回道:“早就弄好了,还顺便听了下你的感经历,虽然短暂,但也丰富嘛。”

    “你说你一个出家人,打听我的感经历做什么?莫非道长仍念红尘?”林希故意调侃到。

    “我一心修天道,哪有红尘心。是老和尚打听的,我就顺便听听看了。”空虚老道说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了寂和尚却说道,“是我的打听的没错,可你还一个劲打听人家两口子是不是真的就没洞房过呢。”

    此话一出,屋子里顿时寂静一片。。。。。。

    “那什么,我去躺厕所。”空虚老道说着就快速起朝着厕所走去。

    张悠悠这时脸上也是绯红一片,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害羞的低着头了。

    林希一瞧,赶紧救场说道:“哎悠悠,我突然想起点事,你跟我到房间一下。”说着就给张悠悠打了一个眼色。

    张悠悠多聪明一女孩,立刻起说道:“啊好呀,我也突然想起一件事呢,也正好跟你说说。”

    两人回到房间后,客厅里就只剩下了石大勇跟了寂和尚。

    “要不咱们继续斗地主吧。”石大勇提议到。

    了寂和尚当即点点头,回道:“好,反正也没事做。不过这牛鼻子怎么还不出来,我去催催他。”说着他就朝厕所走去。

    到了厕所门前,了寂和尚敲了敲门,同时说道:“哎还没尿完啊,快出来咱们三个继续斗地主。”

    “斗什么斗,我大号呢,等我一个小时。”厕所里传来了空虚老道的声音。

    “一个小时?你也太久了吧!吃的多拉得也多!让你中午跟我抢!”

    “我便秘不行啊?只许你尿频,就不许我便秘?去去去,别堵厕所门口,你在门口堵着我拉不出来。”

    “谁愿意在厕所门口等你啊!”了寂和尚说着一甩衣袖转回客厅去了。

    不过他刚走了几步,突然也觉得尿意来袭。心说这牛鼻子一提尿频,还真有点想上厕所了。可他占着厕所我怎么上啊,不行,人有三急,我得去再催一下,让他快点。

    了寂和尚想着又回走到厕所门口,说道:“哎牛鼻子,你快点,我也想上厕所了。”

    “什么?你也想上厕所了?那再加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再来吧。”空虚老道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了寂和尚当即怒道:“两个小时?你也不怕给熏死在里边儿!反正你快着点啊,我暂时忍上一忍。”说着他还用力敲了下门,示意事的严重,表明我不是开玩笑的。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地府当阎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