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其实地狱还剩两层

    “怎么和你说呢。恩。。。我想想。。。这么说吧。以前地狱是有十八层对吧?而且每一层地狱的刑罚都各有不同,用于处罚罪孽不同的人。”老刘缓缓说到。

    “对啊,人间都是这么传的啊。”林希狠狠点了点头。

    老刘点头道:“恩,十八层地狱确实也一直是这样在运作。但是,自从地狱改革后。就不存在十八层地狱的说法了。因为要鬼化,所以有些地狱过于残忍的刑罚,例如直接把人绞成泥那种,就取消掉了。这样一来有些地狱的刑罚就没有了,所以阎王将剩余的刑罚都搬到了第一层地狱,于是现在只有第一层地狱在运作了。咱们地府一般说的地狱就只指第一层了。”

    林希听着简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完全出乎自己的想象,这十八层地狱居然都能精简成一层。

    老刘继续说道:“不过阎王后来将第十八层地狱设置为狱,用来关押特级妖魔。而且有传言说,现在狱里面就关着几个十分厉害的妖魔。但具体是谁,由于这是最高机密,所以也只有阎王一人知晓了。”

    林希这时缓缓伸出两根手指来,问道:“那不是现在地狱就只有第一层用于刑罚,最后一层用于关押。除了这两层,其他十六层都闲着了?”

    老刘点头说到:“没错,就是这样。其他地狱的处刑小鬼也都调入第一层地狱了。”

    林希歪着脑袋想了会,突然一拍大腿说道:“那阎王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以前十八层地狱各有分工不好吗?犯了不同的罪孽就扔进不同的地狱,多方便。现在都弄到一层去,那不是就更繁杂了吗?”

    老刘好像猜到林希要这么问似了,他嘿嘿一笑,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起初大家都跟你一样的反应。可阎王那还真是能想咱们之不能想。你知道他是怎么解释不?他当时说,各个地狱刑罚分开,每个地狱只有一种刑罚,受刑之人虽然知道自己因为犯了什么罪孽,才会受到这层地狱的刑罚,但是他知道的也仅仅于此。对于其他地狱的刑罚就无法了解了。”

    “这样一来,或许今生这个人因为常常背后说人坏话,而打入了拔舌地狱,来世他不敢再说坏话,可是他却改犯其他罪孽了。但如果将所有刑罚都集中起来,自己在受拔舌之苦时,也能体会到其他罪孽的痛苦,那么来世是不是犯其他罪孽的几率就更小了呢?”

    林希拖着下巴,仔细听老刘解释着。似乎听上去还真是这么回事。每一层地狱都分管不同的刑罚,根据人在世时所犯下的不同罪孽而打入不同的地狱。

    这样的话,也确实是这人就只能一直在这一层地狱受罚。等受罚完毕后再重新投胎。如果说将所有刑罚都集中起来,那么受刑时也能同时知道,要是犯下其他罪孽会分别受到什么刑罚,所以来世就不敢再犯。

    可林希想来想去,总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老刘瞧着林希的样子,知道他在消化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有问题要问。所以老刘也不着急,双手插在口等着林希。

    过了会,林希突然又是一拍大腿,叫道:“我想到了!这里面有个问题啊!”

    老刘皱着眉头问道:“什么问题?”

    林希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才说道:“那就是人在投胎时,不是要喝孟婆汤吗?那喝了之后就没记忆了啊!那既然都没记忆了,他受刑时的事肯定都不记得了吧?那既然都不记得了,先不说这刑罚受得有用没有,只说他既然都不记得了,那么投胎后又怎么知道不能再犯罪孽呢?”说完林希长吐一口气,自顾自的还称赞起来:“我真是个天才,这都能想到!”

    老刘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天才?你是天真吧。你想啊,既然你都能想到,难道地府成立至今就没人能想到过?告诉你吧,其实你说的也没错。喝了孟婆汤,确实会忘记今生事。然后毫无记忆的去投胎。可是!注意啊,有可是的。”

    林希急忙问道:“可是什么??”

    “可是由于地狱的刑罚是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都不停的在进行。也就是说,这个受刑的人一年三百六十天中的每一分每一刻都在受刑。完全没有中场休息,所以你想想,这是何等痛苦?内心又是何等煎熬?”

    “况且这十八层地狱在以前,每一层地狱的时间都是不同的。有的地狱一天等于一年,有的地狱一天等于十年。最高可以达到亿万年。只不过地府改革后,地狱时间也和人间的时间一样了。不过即使这样,那受刑的痛苦可是深深的烙印在心里了。所以就算喝了孟婆汤,记忆没了,但是这烙印在心底最深处的痛苦却还在。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胆小,有的人天生就怕某种事物。有的人怕游泳,有的人怕高,有的人晕车,有的人晕血。这就是前世受刑所留在心里的烙印。”

    林希听罢一脸钦佩的看着老刘,伸出大拇指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记忆能忘,烙印忘不了。这受刑的烙印居然能这么深,孟婆汤喝了都没用。”

    老刘颇为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了。不然怎么叫烙印?而且还有的人天生就对某种事物感兴趣,且天赋极高。这些人就是前世精于这项事物。当然了,这个几率一般比较小。除非你前世极这项事物,深深烙印在心底,来世才会有所继承。”

    林希连连点头,说道:“恩恩恩,看来阎王还真是深谋远虑啊。应该更早的改革才是。你说对不?”

    老刘笑道:“你说改革就改革啊?我听说当年阎王为了改革,可是花了不少力气,弹压了不少反对的声音。最后才终于得到天庭的指令,同意改革。”

    林希一愣,疑惑道:“这改革是好事,怎么这些人不愿意地府更好吗?”

    老刘笑道:“倒不是这些人不愿意地府更好。而是这“好”如果是建立在夺权的基础上,那么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会支持阎王改革吗?别说是当初了,就是已经改革四百多年后的今天,地府仍然有不少人都不满意阎王的改革。特别是九王,当年他们都是同属十阎王,可现在却成了阎王的手下,一下子就比阎王矮了一截,权利自然也没当年大了。”

    林希虽然不懂权术,但也知道权利是人世间最让人渴望的东西。而且一旦拥有权利,就不想再失去。如果谁要阻止他获得权利,或者使他失去权利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将会化为洪水猛兽,将一些阻碍都毁灭。这也就是为什么古往今来这么多皇室子弟为争夺皇位而你杀我夺了。

    当年地府是由十阎王共同管理,换句话说,地府等于共有十个老大。地藏王菩萨虽然地位崇高,但属于是西天佛国派来的驻地府大使,不参与地府政务的处理。

    这十个老大一直共同管理地府这么多年了,突然有一天阎王说要改革,十阎王只也留一个,那就是他。其他九王则分入新部门,虽然都做头子,但阎王却是总头子。

    这让一直平起平坐了这么多年的其他九位阎王怎么想?能愿意吗?不过由于阎王最终得到了天庭的支持,由天庭下令整改地府结构,所以九王也不得不从。但心里怎么都不会舒服。就好像以前是皇帝,现在直接成王爷了。以前大家都是君,现在自己是臣了。

    林希长吐口气,叹道:“看来权利的斗争在哪里都会有呀。”

    老刘一脸无奈的说道:“任我行不是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嘛。虽然地府不是江湖,但地府有人啊。所以争斗是难免的,而且还是最凶险的权利争斗。不过这都不是我们这些小鬼民能去改变的啦。”

    林希这时眉头一挑,说道:“任我行?笑傲江湖里面的任我行?他不是小说里面的人物嘛?难道真有这个人?”

    老刘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有啊,我看电影看来的。”

    “看电影?你。。。地府还有电影看?”林希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在这一路古建筑的地府里居然还有现代设备,那这么说不是也有电脑什么的了?

    老刘却笑着回道:“当然是在人间看的啦。是有次去接魂,去早了点,正好那家孩子在电脑上看笑傲江湖,我就在他后边跟着看了点。听到里面的任我行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觉得说得有道理的,所以就记住了。”

    林希听老刘这么一说,脑海中立刻显现出一副景象来。

    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一个小男孩正坐在电脑旁饶有兴趣的看着电影笑傲江湖,可是他却浑然不知自己的背后正站着两只黑白无常。

    这要是穿着黑白西装的领路无常还就算了,但如果是一只女鬼呢?而且还是一只吊死鬼呢?简直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啊。

    老刘见林希呆在那里,眼睛里显现着一丝惊恐之色,不问道:“咋了?被吓到了?这常有的事儿啊。现在很多医院不是都有电视嘛,我跟老李有时去早了,也坐病上看会电视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要学会合理利用时间嘛。”

    林希“诶?”了一声,顿时吼道:“还坐病上!”

    老刘一乐:“能坐当然就坐啦,这地府又没规定不许坐啊。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

    正待林希还要说话,突然车一顿,鬼车便停了下来。林希往窗外一看,正好看见立在路边的站牌,上面写着“黄泉西路鬼狱站。”

    在站牌后边就是一片荒草地,林希看着那荒草随风乱舞,总感觉很是森。不知道这鬼狱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幸好自己也不用进去。不过这车起有的人可就惨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地府当阎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