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铜镜显恶果

    林希附和着点点头,说道:“哦好好,北村,黄泉北村,我记下了。”

    老刘这时对林希说道:“好了,你出去吧,帮我叫下一个进来。”

    林希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诶?我的那个评语不给我了吗?”

    “你选择留地府了,这评语纸就不用给你了。”老刘解释到。

    林希点了下头,便转出门。他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鬼民证牌子,内心似乎又激动了起来。从现在开始,爷们就是地府的居民了!

    “出来了出来了,怎么样小兄弟?”这时外面的人见林希出来不由询问起来。

    林希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鬼民证,笑道:“我留在地府了,喏,给发了个鬼民证,估计就是份证一类的东西。你们也可以选择留地府啊。”

    其中一个可以投胎的人摇了摇头,叹气道:“本来是想留的,可想了想,觉得自己在地府无依无靠的,似乎不好生存啊。还是投胎吧。”

    林希倒也觉得有理,说道:“反正决定权都在自己手上,哦你快进去吧。里面等着呢。”林希突然想起老刘还让他叫人进去呢,他倒聊了起来。

    如果说在到查察司之前林希有些犹豫,而到了之后却有些不安绪的话,那么现在所有的绪都烟消云散了。因为他已经决定好要留在地府了,既然这样,那就得好好体验一下地府生活。

    就算辛苦点又怎么样呢,这也是一种体验的方式嘛。我好手好脚,年轻力壮的,可以打工赚钱啊。他一边想着地府的生活,一边坐了下来。

    没过多会,刚才进去那人也走了出来,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评语纸,只见上面多了一个红色的官印。

    “我选了投胎,说是一会就要跟去投胎了。下一个进去吧。”这人拿着自己的评语纸,显得很是安心的样子。

    任谁下到了地府,都希望能好好的去投胎,而不是去上刀山下油锅的。

    现在最靠近门的位置上,坐着的便是之前要火烧足足三年的钱其昌,只见他战战兢兢扶着椅子的靠背站了起来,虽然门就在旁边,两三步就能进去,可他站起来后似乎不敢往里面走。

    “下一个!磨蹭什么啊!”屋子里面传来了老刘不耐烦的声音。

    钱其昌浑一震,只得缓缓迈出步子,朝门口走去。他知道自己现在多走一步,就离火刑越近。可现在既然已经处地府,那么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的鬼民,只得乖乖听候发落。

    老刘见钱其昌有些发抖的走了进来,不拉扯了他一把,怒道:“磨蹭什么啊,现在知道怕了?活着的时候咋就没想到报应呢?”说完便伸手将他手中的评语纸夺了过来,然后递给了判官。

    判官面无表的接过评语纸,瞧了瞧上面的评语,冷笑了一声,说道:“看起来在世为人的时候做了不少坏事,不过还算没坏透。才三年而已,咬咬牙就过去了。来世。。。。。。算了,来世还让你做个人吧,记得要做个好人。若是来世仍做恶人,那么再投胎,就给你投成畜生。”说着判官就准备盖官印了。

    钱其昌一见判官要盖印,终于爆发了,他怒吼道:“为什么就要判我被火烧三年!你们说我害人我就害人了吗!你们有证据吗!难道你们说怎么就是怎么吗!就不怕错判了吗!”钱其昌说着还要上前去抢自己的评语纸,生怕一旦被判官盖了印,自己马上就要被推入火海了。

    老刘见状,立刻上前将他拦住,喝道:“放肆!这里是你胡闹的地方吗!”

    判官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他放下了官印,起说道:“看起来你不服气啊?”

    钱其昌大叫道:“不服!我不服!你们这是草菅人命!胡判乱判!你们没有证据!你们不能判我的刑!”

    判官嘿嘿一笑,说道:“证据?嘿,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好好看看你在人世所做的恶吧!”说完判官手捏剑诀,指向了靠着墙的铜镜。

    顿时那铜镜光华一闪,里面渐渐出现了一幕景象。镜中钱其昌站在一处民房前,正高声指挥着手下撞门。这栋民房的周围已经被夷为平地,只剩它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那些人撞门的人,有的拿着铁棍,有的拿着木棒。一个个凶神恶煞,似乎与屋子里的人与有着不共戴天之仇,除之而后快。

    在这栋三层民房的顶楼,站着这屋子的一家三口。丈夫手持国旗大声喊着:“你们没有权利拆我家房子!你们这是犯法!”而在他旁边的妻女已经哭做了一团。

    “法?现在我就是法!让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是没吃饭吗!撞这么久他妈的撞不开!赶紧撞进去把这几个人给我拖出来。妈的,拖了我一个月还没开工。”钱其昌气焰十分的嚣张。

    “妈妈,我怕。”小女孩紧紧抱着自己的妈妈。

    “别怕孩子,有妈妈在。老公,你报警了吗?”女人有些绝望的看着自己的丈夫。

    “他们刚来时我就报警了,这都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警察还不来啊!”男人焦急的说着。

    “要是让他们冲进来,就算我们不被打死,也要被打残。花儿还这么小,肯定经不起啊。”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又哭泣了起来。

    男人看了看下面的人,咬牙说道:“放心吧老婆,我绝对不会让你跟花儿受到伤害的!大不了我跟他们同归于尽!”

    “咚!咚!”那些人你一脚我一脚,眼看门就给要踢开了。

    这时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男人顿时喜上眉梢,朝着下面一看,果然是警车来了,不喜道:“老婆!警车来了,警车来了!”

    钱其昌回头看了看那辆警车,脸上露出一股不耐烦的神,不过随即就又换上了一副笑脸,主动迎了上去。而那些撞门的人这时也停了下来。

    男人站在屋顶见钱其昌跟从警车上下来的官员聊了会,那官员便又上车走了。随后撞门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男人彻底绝望了,他蹲下看了看自己的妻女,说道:“老婆,花儿就交给你了。”说完毅然决然的冲到了顶楼出口,同时将顶楼的门从里面反锁了。

    “老公,你要做什么啊!你快回来啊!”女人也冲了过去,可是门被反锁,她只能无力的敲打着铁门。

    男人回到屋子里,从厨房提出一桶汽油来,他沉了沉气,便快速的打开盖子,提起来朝着自己的体淋了下去。然后男人拿了打火机就冲到了门口。

    门框已经基本脱离的墙体,就在这时,只听“嗵!”的一声,房门便倒了下来。外面的人一阵欢呼的往里面冲。可刚冲进屋子就发现男人正怒视着他们,这些人瞧着男人浑湿透,手里还拿着打火机,不意识到了什么。

    “他淋汽油了!大家小心!”一个手持铁棒的人率先闻到了汽油味。

    “你们这帮助纣为虐的人,早晚会受到报应的!”男人拿着打火机的手抬到了口。

    “报你妈的应!别吓唬我们了,你他妈敢点吗!不敢点要不要我帮你点啊?”一个混混叫嚣着。

    男人这时回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然后突然点燃了体,顿时火焰遍布了他的全。他叫喊着冲了出去,那些混混赶紧的都往外面退,有稍微退得慢的,立刻就被火焰给灼烧到。

    男人冲到屋外,一眼瞧见了钱其昌,便立刻朝他扑了过去。钱其昌这时也有点被吓到,往后面退了几步。男人忍着浑剧痛,想要抱着钱其昌同归于尽,可火势太大,他渐渐模糊了视线,双腿也无力再走,“噗通”一声倒了下来。

    “快救人。”旁边有人立刻脱下衣服想去扑灭男人上的火焰。

    “救什么救!妈的,还想来烧我!反正是他自己点的火,又不是我们点的。死了就死了!”钱其昌冷眼看着被火焰吞噬的男人。

    “砰!”这时只听一声闷响,一具女尸已经躺在了离男人不远的地方。

    “那女的跳楼了!”

    “好险,差点砸到我,这死女人。”

    钱其昌一脸不屑:“都死了最好!屋子里应该还有个小孩儿吧?小孩儿你们能处理吧?直接拉出来丢一边。今天就把这房子给我拆了!”说着钱其昌便转准备离开现场。

    这时铜镜光华一闪,又出现了另一幕景象。可钱其昌却抱着头蹲在屋子中,哭喊道:“别放了!别放了!我求求你别再放了!”

    判官冷哼一声,挥了挥手,铜镜里的景象便渐渐消失。

    “现在你还敢说凭什么判你三年火烧刑罚了吗?告诉你,不光是你要受刑,连同那些助你成事的人,死了都得受罚。你以为他们能跑得了?一个都跑不了!我想在你做每一件坏事前,恐怕都没有想过举头三尺有神明吧。这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判你三年,让你来世还为人,已经算是轻的了!哼!你现在认罪吗!”

    钱其昌一下跪在了地板上,不停磕头说道:“我认罪,我认罪。我来世再也不敢做坏事了,再也不敢做坏事了!”

    判官坐回到椅子上,拿起官印,重重的盖在了钱其昌的评语纸上。

    “拿着你的评语纸出去吧,顺便叫下一个进来。记得受刑不是根本,根本是让你真心忏悔。下辈子做个好人吧。”老刘将钱其昌扶了起来。

    钱其昌呆呆的拿了自己的评语纸,然后朝着判官和老刘各鞠了一躬,便转走了出去。刚一出门钱其昌就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来,他不停抽打着自己的脸,哀声说道:“为什么我要害人,为什么我要害人啊!我下辈子再也不害人了,我要做个好人啊!做个好人啊!”

    这时老刘走了出来,喝道:“在外面大喊大叫做什么!这里是你叫喊的地方吗?别哭了!早知今何必当初!去坐好,下一个跟我进来。”说着老刘指了指其中一个等待的人,那人立刻跟着老刘进了屋子。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地府当阎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