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闲话家常

    第七十二章闲话家常

    如果说这一趟进宫,有什么收获的话,除了和朱高炽“偶遇”以外,似乎就只有那一碗莲子羹了,马恩回到家里的时候,虽然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埋怨朱棣的小气的,听完自己当初示警救驾的事(情qíng),朱棣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这皇帝,做的有些寒碜啊,这还是那个大手笔贯穿了他一辈子的永乐大帝吗?

    呃,指望给自己升官晋爵,那是有些妄想了,这个马恩倒是有点自知之明,从百户到镇抚司,已经是皇恩浩((荡dàng)dàng)了,只怕以自己的年纪,在这个位置上,都有不少人诟病呢,再升一升,那自己(屁pì)股下面的位子,可就有点烫人了。

    不过,你好歹给点那种听起来很威风荣耀但是又没多大实际用处的奖赏啊,人家韦小宝救了康熙,这黄马褂还是一件接一件的赏呢,咱大明总不会比那鞑子皇帝还寒酸吧!嗯,给娜泽一个诰命也也不错,哪怕是七品诰命,自己也一样感恩戴德啊,要不,给自己那可以四处乱爬的不丢儿子一个什么云骑尉之类的衔头,早点当上公务员,自己也不至于心里这么不平衡吧!

    “老爷回府了!”马福一声高喊,稳住马头,马恩从马上翻(身shēn)跳了下来,在门口一直看着外面动静的门子,早就随着马福的喊声,将朱红的大门,缓缓的全部打开了来。

    走进府门,马恩脑子里还在想着自己的这些事(情qíng),(身shēn)边的马福昂首(挺tǐng)(胸xiōng)的跟在他的背后,下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虽然他连进宫墙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并不妨碍他回来之后可以向自己的小伙伴们吹嘘吹嘘,他今儿个,可是随着老爷进宫去见皇帝了呢!可不,你看那门子的眼神,跟看着凯旋回来的大将军似的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马恩自然对自己从人的心态一无所知,他吃惊的是,他才进门,就看见娜泽抱着不丢,马锦儿和苏瑾站在娜泽的(身shēn)边,在他们(身shēn)后,一种亲近的属下都侯立在堂前,家里大大小小的一众人,竟然都齐聚在此,等待着他的回来!

    “嫂子非要在这里等着哥你回来,不丢闹腾,嫂子还给了他(屁pì)股几下,不过,现在不丢老实了!”马锦儿快人快语,娜泽还没开口,她就叽叽喳喳的叫嚷开了。

    “自家人,没事搞这么大阵仗干什么,这要以后我天天回来,大家都这样,那府里还要不要做事(情qíng)了!”马恩笑着拧了拧自己儿子(肉ròu)乎乎的小脸蛋,半是埋怨半是体贴的对娜泽说道。不用想,这是娜泽的意思,她这个女主人往这里这一站,其他人,能不跟着来吗?

    “这个不同的,相公也不是天天都进宫的!”娜泽细声细气的解释道,当初野(性xìng)十足的彪悍苗女,如今抱着孩子,温柔得一塌糊涂。

    马恩微微瞟了苏瑾一眼,娜泽(性xìng)子粗疏的很,哪里会想到这些,只怕还是苏瑾提醒了她,还真别说,这治家的话,娜泽可比苏瑾差的远了,毕竟像苏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接受的就是相夫教子治家的教育,一个专业一个非专业,小门小户倒是看不出什么差别来,这家业大了,区别就很明显了。

    脑子里马恩莫名其妙的竟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若是自己对家里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qíng)不闻不问,会不会有一天,自己的内宅做主的,会是苏瑾这个姨娘,而没了娜泽这主妇什么事(情qíng)了。

    “进去吧,在这里等了一会了儿吧!”马恩摇摇头,驱散自己脑子的这个想法,自己((操cāo)cāo)心的事(情qíng)多着呢,这些事(情qíng),就让这些女人自己去处理吧!

    “哥,你进宫,有没有见到我干娘,我干娘人可好了,她早说要见见你的!”马锦儿蹦蹦跳跳的跟在马恩的背后,非常好奇的打听着马恩进宫后的事(情qíng),实际上,马恩(身shēn)边的另外两个女人,也在张着耳朵听着,对于自家男人是否受到皇家恩宠,她们比马锦儿更关心。

    “那是皇后娘娘,怎么到你嘴里,跟咱们(春chūn)天胡同的赵大娘一个味道,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马恩笑着敲了她一下脑袋。

    “才不是呢,干娘就喜欢我这么叫她,她说了,天底下叫她皇后娘娘的多了去了,可叫她干娘的就只有锦儿一个,她听着心里头熨帖!你到底有没有见到干娘嘛!”马锦儿伶牙俐嘴,马恩说一句,他恨不得说十句才好。

    说来也是,这里是她的家,(身shēn)边的是哥哥和嫂子侄儿,可比在师傅哪里自在多了,什么都不用拘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叫做本(性xìng)流露。神马淑女神马郡主此刻都是浮云,她依然还是那个曾经和马恩相依为命的黄毛小丫头。

    “没有,我连皇后娘娘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她又没召见我,我怎么见得到她!”马恩摇摇头。

    “哥,你笨死了,你问咱叔啊,干娘一定不知道你进宫了,我还答应带你去见干娘的呢!”马锦儿有些恼怒的样子,狠狠的握着小拳头,在她的心里,恨不得这天底下所有对她好的人,师傅,干娘,哥哥,都凑在一起和和美美才好,眼见哥哥好不容易进了宫一次,却错失机会,当然有些恼火了。

    “别闹了,锦儿妹妹,你哥进宫是觐见陛下去的,宫(禁jìn)森严,可不是你哥想见皇后娘娘就见得到了!”开口的是一直没出声的苏瑾:“你是女孩儿,又是皇后娘娘的义女,出入宫(禁jìn)自然无妨,你哥哥不成的!”

    “就是就是!”马恩连忙说道,一副苏瑾说得很对的样子。

    “可不是有咱叔在吗?”马锦儿也知道苏瑾说的是实(情qíng),可还是觉得有些委屈,有些可惜。

    “咱叔手里头多少事(情qíng),当然捡重要的做,忽略了锦儿的心思也很正常,要不,下次咱叔来府里的时候,你去找找他的麻烦!”马恩逗笑着。

    “我可不敢!”马锦儿苦着脸说道。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居然也有怕的人,这个马恩已经知道很久了,她连她师傅的胡子都敢烧,可郑和要是脸一板起来,立刻就乖巧得像一只小花猫一样,还真是一物克一物,叫她去找郑和的麻烦,哈哈,马恩估计,至少在马锦儿出阁之前,他是看不到了。

    “对了!”说道宫里的事(情qíng),马恩突然想起一件事(情qíng)来:“锦儿你出入宫(禁jìn)的次数比我多,宫里有一位狗儿公公,大名是甚么不知道,锦儿你可曾听说过,他的职司是宫里的司礼监少监,似乎权势不小!”

    “你见到狗儿公公了?”马锦儿问道,小小的眉头蹙了起来,“这人我听说过,也见过几次,(挺tǐng)和气的一个人啊,好像是在陛下(身shēn)边伺候的,你问我这个,可问错人了,嗯,咱叔不在,你问李磊最合适了,宫里的事(情qíng),他清楚的很!”

    “今儿他来府中了么?”马恩也知道李磊是个不安分的家伙,隔三差五就往自己这里跑,一点也不避讳,少不得随口问道。

    “没呢,不过,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哥,咱们吃过饭去了找他就了,嫂子早就让厨房给你准备好了饭菜呢!”

    马恩朝着娜泽微微笑了笑,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朝着后宅走去。

    ..

    附:在建文帝朱(允yǔn)炆和燕王朱棣争夺皇权的靖难之役中,宦官成为明廷易主的关键人物。从朱(允yǔn)炆这边来看,他曾派遣中宫监视诸王;朱棣这边,有自己的宦官参战,内臣狗儿更是一员骁将,郑和也上过战场。朱棣起兵三年,胜败参半,一度只控制着北平、保定、永平三府,这使他非常沮丧。就在他看不到希望的当口,被朱(允yǔn)炆黜落的宦官跑来投奔他,透露了京师防御空虚的重大机密。朱棣率兵南下,绕过守卫严密的济南,不到半年,兵((逼bī)bī)南京。他在江北时,许多宦官就逃入他的阵营,汇报京城里的虚实。朱(允yǔn)炆(身shēn)边也有宦官散布失败(情qíng)绪,劝朱(允yǔn)炆退位。到了朱棣当上皇帝论功行赏的时候,宦官们纷纷表功,让朱棣为此头疼不已。

    史籍上对这个内臣狗儿语焉不详,但是毫无疑问,此人的当时除郑和最受朱棣宠信的宦官,而永乐三年郑和奉旨出使西洋后,几乎在内廷的存在感削弱了很多,影响力是有,但是,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那内臣狗儿无疑就是宫城内宦官的一把手了。之所以,这个时候没有出现宦官专权的(情qíng)况,有一点不得不提,拎出来郑和不说,他是朱棣主动培养的文武兼备的人才,在朱棣之前,朱元璋就严令宦官不得干政,违令者诛,朱棣继承他老爹的传统,也是严防死守,最终要的是,这个时候的宦官,几乎都不识字,当然也就谈不上多少才能之类的了。

    内廷设置内学堂,系统的培养宦官人才,那是在仁宗之后的宣宗的时候才发生的事(情qíng),从那个时候去,宦官中才源源不断的涌现出各类“人才”,当然,也少不了王振,刘瑾之辈了,魏忠贤不算,他是生了女儿才自己切了入宫的,由此,笔者总结道,当初伟人指出来的“知识越多越发动”,伟人诚不欺我也!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