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锦衣卫指挥使马恩

    第七十一章锦衣卫指挥使马恩

    除了进宫的时候麻烦一点,马恩倒是没觉得这皇宫里头多威严,当然,他这是没机会到奉天(殿diàn)去朝觐天颜,在他眼中,那些巍峨无比的宫(殿diàn),似乎离自己有些遥远,在他的感觉中,似乎自从他进了那高大的宫墙以后,净是从一栋栋平房到另外一栋栋平房了,等候接见的朝房是平房,连天子接见他的地方,居然还是平房,说好的金碧辉煌的宫(殿diàn)呢?

    郑和站在台阶前,看着微微有些惶恐的侄子,含笑微微朝他点了一下头,然后高声喊道:“锦衣卫镇抚使马恩觐见!”

    马恩整了整衣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qíng),踏上了台阶。

    屋子有点暗,尤其是刚刚从外面光亮的地方进来,马恩的视力一下还适应不了,他头不敢抬,只是看着眼前带路的小宦官的双脚,一步一步的挪进去,当面前那双脚站定的时候,按照狗儿教给他的礼仪,他推金山倒玉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锦衣卫指挥使马恩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门外进来站在朱棣(身shēn)边的郑和,脸一下就黑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上不得台面,你是锦衣卫指挥使吗?这一声喊出来,这是存心自己找死是吧!

    “锦衣卫指挥使?朕记得,好像这个指挥使是纪纲在干着的吧,怎么换人了,朕居然不知道?”

    听着面前传来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马恩脑子轰了一下,立刻就懵了,尼玛,自己怎么(阴yīn)差阳错喊成这个了,一路上在心里演练了多少次了,居然还出这么大的纰漏,这轻点说,是目无上官,重一点说,这是君前失仪,甚至连欺君之罪这个大帽子都戴的上的啊!

    “回陛下,臣锦衣卫镇抚司马恩,得见天颜,心潮澎湃,失口说出心中之愿,臣有罪!”

    “哦,一不留神,说出心里话了?”朱棣笑着说道,可不见一点威严的样子,郑和暗暗松了口气,皇帝看来心(情qíng)不错,自己找的这个时候,太好了,这皇帝的脸要是沉下来,那才是坏菜了。

    实际上,马恩真是不明白,在这偏(殿diàn)皇帝一般休闲的地方接见他,本(身shēn)就代表着皇帝对他的亲近,若是凭着这一句妄言,就将他治罪,那他也太小看永乐大帝的(胸xiōng)襟了。

    “臣心里确是有这个念想!”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马恩错已经错了,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脑子里却是在拼命的转动,怎么将自己的话圆回来,好在皇帝面前,显得不那么..狂妄。

    朱棣脸上的笑容微微淡了些,若是因为惶恐,在自己面前失措,他可以理解,并原谅这个年轻人的冒失,但是,若是此人是野心勃勃而且不分尊卑上下,那这人,哪怕是有救驾之功,也是用不得的,至多打发些银钱,让他安稳做个富家翁去罢了。

    “臣曾在军中效力,与士卒接触甚众,但凡只想浑浑噩噩在军中度(日rì)的,这些人等,撑死做个小旗,做到总旗,那就是祖上积德祖宗庇佑了,但是,臣也曾遇见过一些士卒,他们将自己的(热rè)(情qíng),忠诚,心血都放在了军中,他们的目的甚是明确,那就是有朝一(日rì)要做将军,为陛下拱卫这万里江山,而臣知道的这些人,有人真的已经做到了一城守备,读书人识字之初,便立下了修(身shēn)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志,我辈武人,心中琢磨着如何封妻荫子,名列公侯,又有何不可!”

    马恩慷慨激昂起来,尽管,他非常想抬起头来,用几个手势让自己的言辞更有说服力,可惜,脖子刚刚一动,他就想起来了,这皇帝没叫他抬头,他贸然抬头,同样是君前失仪,和他妄言罪过是一样的。

    “抬起头来!”朱棣很是时候的开口,挽救了他的脖子被自己扭得抽筋的命运。

    “还想着封公封侯,你这志气可不小啊!”马恩抬起头来的时候,朱棣脸上已经看不出喜怒来了,这话说出来,就连旁边的郑和,也不知道皇帝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臣志气不大..”马恩有些嗫嚅:“这辈子能做到锦衣卫指挥使,臣这辈子就没算白活了!”

    “那也封爵了!”朱棣板着的脸,终于咧开了,这小子有些拎不清,不过,倒是个敢想敢说的,比起那些个老(奸jiān)巨猾的家伙们,倒是不失却真诚。

    见到朱棣笑了,马恩心里顿时一松,这关算是过去了,得亏自己有几分急智,弄出那(套tào)“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套tào)说辞来,勉强糊弄了过去,都说伴君如伴虎,这话还真不是假的,这进来才几句话的功夫啊,自己别说连背后都湿透了,连裤裆都汗淋淋的了。

    “你曾经在济南守军中效力,在铁铉麾下为虎作伥,对抗天兵?”他放松了,朱棣可没打算放过他,冷不防发问道。

    “臣是锦衣卫派往军中效力的,并不曾参与战事,在城中,也不过是收集粮草募集军资,济南城一解围,臣就将在济南募集到的大部分军资,辗转送到世子手中,陛下说的为虎作伥,臣实在不敢承认!”

    马恩清了清喉咙,朗声回答道,这事(情qíng)可是马虎不得,他不知道皇帝明不明白他做了些什么,但是,弱是被皇帝误会了,那可大大的不妙,没人提点的话,那他可就要自己说出来了。

    “听说,当(日rì)朕受那铁铉欺瞒,进城之时,是你手持火铳,为朕示警?”朱棣继续问道,在他心里,这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至于其他的那些消失,实在是连他思考的资格都没有。

    “是臣所为!”马恩很是肯定的回答道,皇帝你也别听说了,这事(情qíng)除了您的内官监太监,估计您在别处也听不到啥,马恩对于这明显是功劳的好事,当然丝毫不带犹豫的应承下来:“臣在城中,势单力薄,未能手刃敌酋,报答陛下的天恩,实在是汗颜,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陛下深入险地而不自觉,那舍却了臣子的(性xìng)命不要,也是要提醒陛下的!”

    朱棣沉默了下来,这话马恩敢在君前直承,那定是他所为了,欺君邀功的后果,无论是郑和,还是马恩,只怕他们都承受不起,这年轻人莽撞虽然莽撞,但是,一片赤诚之心,还是拳拳可见的。

    屋子里安静下来,皇帝不开口,马恩自然不敢主动开口,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叔叔,只见郑和的脑袋,在他眼光瞟来的时候,幅度极小的微微点了点,马恩顿时心里踏实了,至少,他不用担心今天不会囫囵不了的出去了。

    “你不错!”朱棣良久,终于点了点头,有内侍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为朱棣向上一盏莲子银耳羹,朱棣端了起来,轻轻舀了一匙,吩咐道:“再送两盏来,给马大人和郑公公!”

    莲子羹送上来很快,朱棣吃东西的速度也很快,见他放下碗,郑和立刻也放下碗,朱棣却站了起来,对着他挥挥手:“不用你伺候了,该回去见那几个老古板去了,你办好你自己的差事就行!”

    这是吃呢,还是不吃啊?端着莲子羹愣了,这皇帝问几句,赏了碗莲子羹,这觐见就算完了?

    郑和恭恭敬敬送朱棣到门口,知道狗儿接了他的班,他又站在门口,知道朱棣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才回过头来,看到马恩还捧着那碗莲子羹发愣,他实在是气不打一出来。

    “起来吧,陛下走了,还跪着给谁看啊!”

    “叔,我是不是事(情qíng)办砸了,陛下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啊!”马恩如梦初醒,忙不迭的站了起来。

    “砸不砸,这事(情qíng)以后再说,今天觐见了陛下,也算在陛下这里露了个脸,只是你今(日rì)这事(情qíng)办的太荒唐,锦衣卫指挥使?哼,都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这话要是传到纪纲耳里,他会怎么想?”

    “这不在宫里么?”马恩有些嗫嚅:“在场的就这么几个人,他不会知道吧!”

    郑和的脸色(阴yīn)沉了下来,看了看四周,嘴里微微叹息了一声:“若是陛下要让他知道,谁又拦得住,也许,今(日rì)让你进宫,我这是弄巧成拙了,万一哪天纪纲知道了此事,只怕..唉!”

    宫里正在大清洗,虽然是皇帝的旨意,但是,经郑和的手里也处理的宦官和宫女,也不知道凡几了,要让这几个今(日rì)在偏(殿diàn)中的宦官宫女不开口,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qíng)了,不在宫里,马恩还不知道郑和的威风,只见郑和顾盼四顾间,鼻子微微一哼,那几个侯立着的宦官,恨不得将自己脑袋埋进裤衩里头去,根本不敢和郑和的眼光对视。

    “走吧,今(日rì)的事(情qíng),回去之后,不要提起,陛下既然召见了你,总会有旨意下来的,你不要妄自猜测,见到世子(殿diàn)下了吧!”

    马恩点点头,郑和这才脸色和缓了一些:“吃完这莲子羹,我派人送你出去,记住,不要妄自猜测!”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