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第五十七章我的地盘我做主

    “诏狱”,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诏者,帝之令也,狱者,监狱也。意思就是奉皇帝的诏令开办的监狱。或者说,是皇帝直接掌管的监狱、天子自称为“朕”,“命为‘制’,令为‘诏’”。这监狱前头,加上那么一个“诏”字,立刻就显得高端洋气起来。

    当然,对于住在这监狱里头的人来说,这个诏狱,就未免有些让人心生绝望了。尤其在这新旧两朝交替的时候,你官职小一点,还未必能享受诏狱的待遇呢,要么就丢到一般普通的监狱里头,要么就直接拉到刑场给咔嚓了,想进诏狱,这门槛还真有点高。

    大明的诏狱,一直都是由锦衣卫掌管的,所以,又被叫做“锦衣狱!”由北镇抚司署理,可直接拷掠刑讯,取旨行事,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三法司均无权过问。也就是说,只要皇帝不下令,锦衣卫指挥使不干涉,这掌管诏狱的锦衣卫,在这诏狱里头,随便这么折腾,在法理上,都没人能干涉,敢干涉。

    眼下这诏狱里头,不说是人满为患,至少是没有多的什么地儿了,而且,这里头关押的官员钦犯,随便提一个出来,至少以前也是个从四品的官员,这四品以下,都没资格进来。也就是说,马恩这个正四品的锦衣卫镇抚,走进自己地盘的时候,这里头关押的每一个人,以前官职都比他只高不低。

    在马恩的印象当中,这诏狱自然就应该是(阴yīn)森森的。一条长长的青石甬道,甬道两边斜斜插着一些半亮不亮的火把,在火把照不到的(阴yīn)暗地方,一个个囚犯躺在污浊不堪的牢笼里,或者长嘶,或者呻吟,(阴yīn)冷刻薄的狱卒,血(肉ròu)模糊的刑讯,总之,这诏狱绝对应该是世界上最凄惨的地方。这里的人的生死自由,都取决于那金銮(殿diàn)上的九五之尊的心(情qíng),要是皇帝陛下把你给忘记了,关你关到死那也是有的,而且,你绝对还没地方说理去!

    可是,当天施施然走进自己的领地,巡视自己的地盘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原来,不仅仅是人和人是有区别的,就是监狱,这诏狱和普通的监狱,那也是有区别的。

    与其说这是监狱,还不如说这是一个个限制了自由的人的客居旅店,这牢笼里头,虽然也是一间间的分开,但是,其中的摆设,倒像是一个个小旅店的房间。有被褥,有小桌,有马桶,他走进去的时候,甚至看到有几个牢笼的小桌上,还摆着书籍笔墨什么的。其干净整洁程度,甚至比那些小旅店更胜一筹。

    跟随马恩下来的牢头,是个积年老吏,(身shēn)上的锦衣卫飞鱼服,脏兮兮的几乎看不出颜色来,正因为是积年老吏,他更知道在如今的世道下,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的喜怒哀乐对他意味着什么,眼见得马恩脸上有惊讶之色,不由得凑上前来,低声解释道:

    “大人,咱们诏狱分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字号,这里是天字号,能够到这里的这些老爷们,大抵是没有定下罪来的,这些人,全部被陛下赦免,那可能不可能,但是,万一这里面有一个两个,蒙陛下开恩,将来官复原职也不是没可能的,所以,这留点人(情qíng)在,总归是好的,谁家还没几个亲戚朋友,大人你说是吧!”

    “哦!”马恩哦了一声,我说嘛,这坐牢做成这样,还真的不多见,敢(情qíng)这些都是些有可能复出的人啊,不过,哪怕是有丁点儿可能,倒是也值得这些牢头们做些投资了!

    “那到其他几个字号里头看看!”既然如此,马恩就不想追究了,说穿了,他也不是一个高级牢头而已,萧随曹规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前任既然这么做,他肯定也不会坏了规矩,他吃饱了要做这个恶人。

    “大人,兄弟们都等着大人给大家鼓鼓气,安安心呢,其他几个字号的狱房,迟点再去也无妨!”

    “你叫什么来着?”马恩微微笑了笑,这天字号,恐怕还是“样板狱房”的作用,自己说要看看,这家伙直接就领着自己到这里来了,此刻不想自己去其他几个地方看看,到底是小看自己,还是体恤自己,见不到那些血腥污浊?

    锦衣卫的手段,十分的残酷,这一点,他进锦衣卫这么久,早就知道了。但是,这北镇抚司的诏狱,就是锦衣校尉们本(身shēn)也是闻之色变的地方,那手段还能少了去。拶指、上夹棍、剥皮、舌、断脊、堕指、刺心、琵琶等等大手段据说就有十八种,小手段三十二种,其他还有零零碎碎上不得台面的,那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这天子号只差窗明几亮了,那其他的地方,不用想,肯定是(阴yīn)风阵阵,哀嚎连连了。

    “卑职钱贵,在大人属下,领百户职?”钱贵笑得格外谄媚,“自从上任齐大人去职,卑职和一众兄弟们就盼着大人的到来,如今见到大人虎威,卑职心里可就踏实许多了!”

    “哦,前任齐大人?”马恩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前任的下落,少不得随口问了一句:“齐大人这是高升了?”

    “齐大人在玄字号!”钱贵的脸色如常,“这是指挥使大人亲自下令的,念在齐大人平(日rì)里,对兄弟们也算不差,兄弟们倒也没为难于他,只是要住进这天字号,怕是就不可能了!

    这言下之意,这齐大人如今也被关在自己曾经掌管的诏狱里头,而且,百分百是没有复出的可能了,马恩听的明白,微微点点头,也没放在心上,这一朝天子一朝臣,站错队的,自然就要有站错队的觉悟。

    “去玄字号看看!”吩咐了一句,他往外走了出去,在他(身shēn)边两个校尉,微微撇了撇嘴,马恩看在心里,微微好笑。撇嘴的校尉,正是齐家兄弟,在北军进城的那天晚上,这两兄弟在城头上斩杀不服号令的守军十余人,着实立下了一番功劳,事后马恩自然毫不吝啬的将两人的功绩报了上去,此时,这两兄弟虽然没有实职,品衔上却也是正儿八经的正五品的百户了,当然,比起邬元的副千户是差了那么一点,但是在众少年中,也算是拔尖的了。

    马恩升了镇抚,这手下的儿郎,自然都要有个去处,断断不会再闲置了,马恩琢磨着,这两兄弟(性xìng)子(阴yīn)冷坚韧,这诏狱之中,倒是很适合他们,问了他们的意思,两兄弟欣然答应,马恩打算就这么安置两人了。眼下看这两兄弟这个样子,显然对天字号的这幅做派,大为不以为然。

    “这玄字号都是关押的什么人等?”马恩边走便问,钱贵小跑着跟在他的(身shēn)后,亦步亦趋。

    “这玄字号,基本上都是咱们卫里犯了过错的兄弟!”钱贵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些兄弟,好歹以前都算是自己人,倒是用了手段的不多,再说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些事(情qíng),不用说也清楚,觉得自己熬不过去的,用了手段的也没用,觉得自己熬得过去的,不用手段,上面的大人们想知道什么,进了咱们这里,也就痛痛快快的招了!”

    一边说话,一边进了玄字号,一进这里,马恩就微微皱了下鼻子,一股(阴yīn)冷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虽然安静还是和前面一样的安静,但是这环境这还真没法和前面相比。这还是曾经的袍泽犯了过错关押的地方,这要是不相干的犯官钦犯,那住的该是什么地方了,一时之间,马恩顿时没了去其他地方再看看的心思。

    “这里也是你掌管的?”见到狱卒们纷纷朝着钱贵和自己见礼,马恩有些奇怪,“名册上,不是说诏狱有八个百户的吗?你一人就掌管了“天地玄”三狱,其他的百户干什么去了?”

    钱贵苦笑了一下,如今人心惶惶,就是诏狱里头,也不能幸免,名册上镇抚属下掌管诏狱的有八个百户不错,如今请假的请假,调职的调职,做事的,就之剩下他和另外一个百户了,他们这两个倒霉蛋,实在是没地方可去,也没地方能去,这些年得罪的人太多,又没个靠山,若是没了(身shēn)上这(身shēn)官衣,只怕立刻就是大祸临门。

    “既然如此,我先调点人手过来!”马恩听完他的解释,正合他心意,这些人(屁pì)股不干净是他们的事(情qíng),若是占着茅厕不拉屎,那就让人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了,眼下倒是让他少费了许多功夫。

    “齐越,齐能,你们如今也是百户,在这里一人领两狱吧,钱百户,你不是说,还有一位百户也在当值么,我怎么没看见?”

    “周百户领着没当值的兄弟,正在官署大厅里等候大人呢,大人直接来到这里,怕是没有遇见!”

    “既然如此,随便转一转了,咱们再去!”马恩点点头,这玄子号的人犯,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卖相比起天字号的人犯,差了许多,他不过是来这里昭示主权,没必要对着这些面孔徒自惹自己不自在。

    正在众人便走便聊的时候,一侧牢笼里一阵哗啦的镣铐作响,一人扑向栅栏,大声朝着马恩喊道:“马大人救我,我是冤枉的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