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无心插柳

    第五十四章无心插柳

    马恩是想将李景隆迎进大厅,不管这位爷是来蹭饭的还是做客的,还是别的啥的,总归他得迎奉得一个礼数周全,可是李景隆居然站住了脚步,显然没有打算和马恩在大厅里相对而坐把酒言欢的意思。

    “你养的那些人呢?这么大庄子,不至于就你(身shēn)边这三两只小猫小狗吧!”他既然打算笼络一下这个锦衣卫,少不得看看对方的本钱,若是对方是那种志大才疏之辈,他岂不是白浪费精力,既然对方这么牛气无比的说要为朝廷拾漏补缺,他倒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有多大本事。

    “眼下大多都在那边跟着先生们识字读书呢?”马恩讪讪笑了笑,貌似很不好意思一样。

    “识字?”李景隆怪怪的看了他一眼,“还读书,你确定你养这些人,是锦衣卫的帮闲,而不是养了一群酸臭的读书人吗?”

    “公爷说的是,不过,卑职在镇抚司衙门当差,同僚们大都吃过不识字的苦,这上司的命令公文,都要专门请人看过,办差才不会出差错,甚至听有些老人们说,太祖高皇帝那时候对咱们衙门看重得很,连宣旨的差事,有时候都绕过宫里,直接让怎么衙门的兄弟去办,宣旨的兄弟不识字,值得生生的将高皇帝的圣谕背来下了,再去宣读,着实闹了不少笑话!”

    “所以,你就琢磨着,你的这些人,都粗通文墨,将来就不用受那些读书人的掣肘了?”李景隆看着马恩:“这就是你庄子里,除了养着这些半大小子,还有些几个读书人的缘故了?”

    “卑职确实是这个意思,不过,这些人进不进得了镇抚司衙门,那还是两说,将来就是到了军中,总归使得几个字,也比普通士卒要强几分吧!”马恩见李景隆脸上没什么表(情qíng),一时不清楚自己的答复,到底这位爷是认同还是鄙夷,不(禁jìn)心头有些惴惴。

    “在哪边?带我去看看!”李景隆没有鄙视马恩,反而心里很认同马恩这种做法,实际上,他虽然出(身shēn)勋贵,文武风流,但是,在骨子里,他还是当自己是武人的。武人建功立业,却始终受那些文人们制约,这简直就是天下所有武人心中永远的疼啊。

    锦衣卫内大都是不识字的丘八,他是知道的,就连马恩说的宣旨之前锦衣卫得背熟了才能放出去的规矩,他也是知道的,若是这天下当兵的,都识得了字,断得了句,不再倚重那些只会舞文弄墨的酸儒们,那些文人还能有今天的不可一世么?

    小西庄庄子大致是分成东西两部分,东边是那些少年们起居((操cāo)cāo)练的地方,西边则是庄子里其他人居住的地方,泾渭分明的很。在马恩的心里划分当中,自然就是东面是军事区,西面是生活区了。

    既然李景隆要看,马恩自然没有推脱的带着李景隆朝着东边走去,眼下这个时候,还真是少年们读书识字的时候,以前马恩不过是把这读书识字的时间在晚上安排一个时辰,不过显然闻人凝在这方面比他的想法更多,也不知道她和邬元怎么商量的,这读书识字的时间,在下午也安排了一个时辰。

    想想也是,闻人凝让他代为((操cāo)cāo)练的这些人,虽然看中的是他((操cāo)cāo)练士卒的法门,但是,这些人,只怕永远都不可能成军的,倒是江湖械斗的时候多一些,这些被((操cāo)cāo)练的少年,(日rì)后的(身shēn)份,只怕也是掌柜的伙计的之类的掩饰(身shēn)份多一些,这识字算数的技艺在(身shēn)上,怎么算也不吃亏。

    不过最近闻人凝有些点子背,这庄子里((操cāo)cāo)练的白莲教的少年,被她调走了几十人,而和马恩谈妥了那转世明王的事(情qíng)后,她离开庄子的时候,又带走了一二十人,现在庄子的马恩的手下倒是和这些白莲教的少年人数相差不多,加起来也就百来号人。

    不过,原来留在庄子里没有随着马恩从军去的少年,可是被邬元当作教头来用的,自然不可能和那些学员少年们共处一室读书识字。军队是最讲究上下等级的地方,邬元的正儿八经的军中出(身shēn),这种事(情qíng),他做出来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寻常,教头和学员打成一片,那还成什么体统了。

    所以,李景隆被马恩带到那座大屋子的门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四五十个少年,安安静静的坐在哪里,听着前面一个留着一撮老鼠须的酸儒,正在摇头晃脑的给他们讲着课。

    “天下富贵贫((贱jiàn)jiàn)俱有个真实受用。闭户心无所营,何事扫除开门?活水青山,见在繁华,凡得天地之正气者,俱能悦吾之目,盈吾之耳,适吾之口,克吾之腹。动容周旋,莫不为我开设;随缘取用,何曾有意收放。异乎人者,视听言动;同乎人者,眼耳口鼻。其心可富,天下贫者终不患贫;此心可寿,天下夭者终不患夭。只管不出户庭,功德遍及大千。至若妻子田宅,(日rì)前安乎本分,(身shēn)后听其自然。”

    老夫子在上面见得口沫横飞,念完一段,然后又逐字逐句的给少年们解释这话中的意思,李景隆侧耳听了一阵,有些迟疑的问道:“这讲的是《明心宝鉴》?”

    马恩两手一摊,有些苦笑的回答:“正是!”

    别看这些少年们,小的不过十三四岁,大的甚至十七的都有,学的这《明心宝鉴》,倒是让马恩有些赧然,不过是读书识字,马恩当时想到这个的时候,确定的教材就是《三字经》《百家姓》之类的启蒙读物,但是,这《三字经》《百家姓》总不能让人学上一年半载吧,少不得还要另外弄些东西来学。

    这《明心宝鉴》就是这个时代比较流行的启蒙读物了,全书由二十篇、六七百段文字组成。内容杂糅儒、释、道三教学说,荟萃明代之前中国先圣前贤有关个人品德修养、修(身shēn)养(性xìng)、安(身shēn)立命的论述精华,是正儿八经的劝善书、启蒙书,对于马恩来说,这书大致就是三字经百家姓的进阶版本了,而且,他够长,先生每天讲上那么几段,就够这些学生背诵一天了。

    他倒是想《增广贤文》之类的玩意呢,可惜的是,这个在后世小地摊到到处可见的东西,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马恩又志不在此,自然不会绞尽脑汁去将自己脑海里记得的那些片段凑在一起了,自然是就地取材就为简单。

    “房屋不在高堂,不漏便好。衣服不在绫罗,和暖便好。饮食不在珍馐,一饱便好。娶妻不在颜色,贤德便好。邻里不在高低,和睦便好。亲眷不择新旧,来往便好。养儿不问男女,孝顺便好。兄弟不在多少,和顺便好。朋友不在酒食,扶持便好。官吏不在大小,清正便好。”

    台上的老夫子,又念了一段,这一段,显然是以前学生们学过的,他念一句,学生们跟着念一句,李景隆看着这简陋的屋子,居然觉得有几分书香了。

    他退了开来,马恩急忙跟了过去,待到距离读书声小一点,他开口问道:“为何不学书经?”

    “学书经?”马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们学书经干什么,识得了字,通得了文,懂得做人的道理,对我辈来说,难道还不够么?我又不要他们去考个状元回来!”

    “哈哈哈!”李景隆终于大笑了起来,马恩的这个说法,让他大为满意,对,就是一个度的问题,武人学文,当以实用,真要和那帮酸儒一般钻到书堆里,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马恩的回答,可以说,简直说道他心坎上了。

    正因为如此,他看马恩更加顺眼起来,如果说先前是为了笼络对方,而如今,他看到对方的眼神,就是赏识的成份居多了。

    “你不错!”他点点头,能被他称之为不错的人,一般都结局不错,马恩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只是假模假样的伪装憨厚的笑笑。

    “米精这奇珍,不管这方子你有没有,这东西我要了!”既然赏识对方,以李景隆的强势,那些转弯抹角的话,就不必说了:“你不用急着辩解,自然有你的好处,我不会白拿你的东西,当(日rì)在酒楼上,只怕你也不算那么简单的让我发现这东西吧,哼,用这种奇珍做进(身shēn)之阶,真不知道说你是聪明还是愚蠢!”

    “那番女和你亲近,我要强自要了去,你肯定心存怨尤,这样吧,我给你一月之期,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你得给我调教出一个匠师出来,除了这二人制作出的这米精,若是我听闻有第三人还会这手艺,你这百户也别当了,我府里还差一个倒夜香的,倒是适合你!”

    这是要专营啊?马恩咽了咽口水,剧本又开始回到他原来的设定上来了。

    “一月怕是不够,至少得三月,这人选,是公爷派人,还是卑职挑一个人!”

    “你就三个月吧,人当然是我派人来,不过,这期间,不管你那番女做出了多少,我府里要一半!”

    “那是公爷看的起,卑职明白的!”

    李景隆很满意马恩的反应,鼻子不(禁jìn)微微哼了一声:“至于你谋的差事,我回头给你问问,你有什么要求没有?”

    “只要能跟着公爷,做什么差事都是畅快的,至于要求,只要在京师,别闲着就行了!”

    “好的,我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