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虎躯一震

    第五十三章虎躯一震

    李景隆要盘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的底细,根本不用找宝成公主去打听,虽然看起来宝成公主和这个锦衣卫似乎还熟稔,只是,越是这两人之间熟稔,他越发不方便找宝成公主打听,抛却了宝成公主的因素,他拿捏这小小的锦衣卫,倒是一点难度都没有的。

    不过,宝成公主若是为这锦衣卫张目,未免就有些不太好办事了,眼下朝中他能作为依靠的,也就只有这皇室中人了,文臣们痛恨他,武将勋贵除了几个交好的,大多也是鄙夷他的多,别看他现在外表光鲜,混若无事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不知道有多苦((逼bī)bī)呢!

    所以,对于这酒楼上偶尔得知的奇珍,他还真的上了心。这个时候,能有这样的奇珍献给皇帝,不说邀宠,固宠到不是不可能的。好吧,他也没指望固宠,皇帝表弟只要觉得他有这份心意,他也不枉皇帝表弟顶着满朝的文臣武将对自己把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是不。

    当然,这奇珍的来路功效,可不能让他锦衣卫说了算。回到自己府里,他直接就从太医院拎了两个太医过来,虽然这玩意不是毒物,但是,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毛病,自己这些人吃坏了(身shēn)子不要紧,可这是献给皇帝的东西,这要是能吃坏人,那就好事办成天大的祸事了。

    两太医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米精他们虽然以前不曾见识过,但是,小包袱一打开,各种吃饭的家伙事儿轮出来,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东西的(性xìng)质。

    毒,肯定是没有的,就是里头的渣滓杂质,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想必是制作这奇珍的匠师手艺潮了一点。有了这个检定,李景隆就开始真正着手办起这事(情qíng)来,反正,最近他不是闲的发慌么?

    小西庄的地儿,很快就被打听出来了,就连庄子里多少人手,庄丁几何,佃户几何,几天之内,都被他暗中查了个底儿朝天。马恩还自以为自己庄子里那些掩人耳目的举措很是得力,李景隆甚至没有动用朝廷的力量,就是把他府里的家将,放出那么十来个,就搞定了这事(情qíng)。

    大明朝的哪个武将勋贵家里,不养着这样的人,说实话,这些人用“军中精锐”这词来形容他们,似乎都有点嫌不够,这要把他们放出去,随便再抓几千壮丁,一支军队眨眼睛就拉起来了。这些武将勋贵府,简直就是大明朝的军事干部储备营啊。

    以李景隆曹国公府的底蕴,拉几个擅长斥候之术的家将出来,又能有多为难。

    这探听出来的消息,汇集到了李景隆这里,李景隆也不觉得奇怪。他他甚至没打算自己再出面,派个府里的管家,去将那会做米精的番女讨要过来就是了,不过,他担心的是,这番女不知道落在这锦衣卫手里多久了,这做这些的技艺,怕是早已经被这锦衣卫学去了。

    “老爷,这锦衣卫看起来倒是个能捞钱的,他庄子里养着百多号的帮闲,尽是些半大小子,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这没几分家底子,可养不起这偌多人!”

    “不仅仅如此,小的还看见有几个读书人的模样出入,不是说那些读书人,都不待见锦衣卫这些人的么,这个百户,能招揽到读书人,自然有他的不同之处,断断不仅仅是会敛财这么简单!”

    这个家将,是看到杨士奇出入过几次小西庄,以杨士奇那不羁的作风,简直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狂生,更别说,隔(日rì)就有几个破落秀才模样的教书先生出入,自然也被当作杨士奇的同道中人,这家将看在眼里,当然更为看重了马恩几分。

    有钱财,懂招揽人心,养着一帮帮闲,这样的人,居然在京师默默无闻,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qíng)。

    “还有,小的还打听出一个事(情qíng)来,年前好像越国公的府上,和这锦衣卫百户起了冲突,起因是什么的查问不出来,不过,这锦衣卫百户带着人当街砸了越国公府邸上的几家铺子,后来这锦衣卫百户才去老爷麾下效力,不过,按照时间来看,大抵也是避祸的意思居多!”

    “当然是避祸,越国公府上虽然没有了主心骨,可也不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能够打脸的,你不是说,他南街那边的差事,一直都空着的吗?他回来这么久,也没有走动,他心里明白的很,这事(情qíng),他终究是要给越国公府邸上一个交代的,若是砸了人家的铺子,然后出去躲几个月,若无其事的又回来做官,这当初跟着太祖高皇帝打天下的这一帮老兄弟们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李景隆不傻,相反,他还很聪明,若不是如此,建文帝又怎么能放心将数十万大军交给他头领。家将们的消息,在他脑子里稍微这么一转,他就几乎还原出七八成的真相了。

    “继续说!”

    “那番人女子,这几(日rì)也见到过几次,不过,都是随侍在马恩的(身shēn)边,看起来马恩很着紧她,小的在这两人之间,倒是没看出什么暧昧来,具体如何,就不太清楚了!”

    有点钱财,(爱ài)好美食美色,还懂得蓄养家丁帮闲!李景隆摸着下巴,微微沉吟起来,这人有点意思啊,看来,只怕还有点小野心。

    他微微笑了起来,一时间,他竟然有了扶持一下这人的冲动,虽然眼下这人这点势力,成不了什么事(情qíng),但是,若是有自己的提携,将来未必不是自己的一个好帮手,锦衣卫那边,他一直插不进手也不敢插手,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不能闲暇时候,放几个冷子闲棋。至于驾驭得住驾驭不住这个人,他是根本不考虑的。

    “要不是叫人召他过来?”家将请示道。

    “不用!”李景隆既然此人有了兴趣,先前的打算,自然要重新考虑了:“叫人备马,我亲自去一趟,看看这个在我麾下混了半年的家伙,到底有些什么本事!”

    家将们颇不以为然的样子,自家老爷简直太给那锦衣卫面子了,自家兄弟哪一个上门去,都是高看对方了,这要是在军中,这货恐怕连中军大帐的边都挨不到,哪里还能劳动主帅去亲自看望。

    嘀咕归嘀咕,曹国公府可是军法治府的,这李景隆一下命令,这上下都动了起来,不到半柱香的时候,李景隆一骑当先,二十多匹马跟着他的(身shēn)后,冲出了国公府邸,朝着小西庄而去。

    几里路转瞬而至,当李景隆在小西庄翻(身shēn)下马的时候,马恩早就带着人,等候在了庄子的大门前。他等了李景隆都好几天了,李景隆再不来,他都担心自己的那酒楼巧遇的那出戏,哪里出了纰漏了。

    “国公爷大驾光临,这个卑职,实在是那个惶恐..”马恩看起来十分的激动,天知道他酝酿了这(情qíng)绪酝酿了多久。

    “别说废话,今天就是来你这蹭饭吃的,你不是说你对饮食一道,颇有心得吗,我给你这个机会,若是我吃的满意,你的差事,对我来说,那也是个事儿?”

    李景隆丢开马缰,一边走,一边说道,仿佛他才是这庄子的主人一般,而马恩倒像是他(身shēn)边的跟班。这地位相差的太远,连马恩都没觉得对方的举动有什么不妥。这再落魄的国公,也不是他这个(屁pì)爵位的百户能够仰望的,还是那句话,人家肯来,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当然,这其中味精的功劳肯定是不少的。

    就是放在后世,一个了不得县处级的干部,你能随便吆喝一个正部到你家来吃饭么?想瞎了你的心才是!

    正厅前面的一大片平地,那是少年们平素((操cāo)cāo)练的地方,这些天来,整块地早就被践踏得硬实无比,这就是和五大营的校场也差不了多少了。李景隆对这些东西最是敏感,走在地上,他脚上传来的感觉,让他不(禁jìn)多看了这平地几眼。

    还好,幸亏马恩做了准备,防止李景隆或者李景隆的人手来打他个措手不及,这平地里倒是没多少犯(禁jìn)的东西,也就些木马,石锁之类的,平素里的那些武器架子,武器架子上的刀枪剑戟早已经被他收了起来。

    “你说你一个小小的百户,养那么多帮闲干什么?”李景隆倒是没遮掩,开口就训道:“这是没人参你,要是被那些不安分的家伙参你一本,告你个居心叵测,你这小(身shēn)板,能吃得消吗?”

    “也就是朝廷对燕王用兵,这些人流落四处,看着怪不落忍的,恰好卑职手里也有几个闲钱,这不就冒昧了,没事的时候,((操cāo)cāo)练他们一下,没准还能为咱们军中,送几个能打的人才去!”

    “就你这草台班子,还能为朝廷捡漏拾遗?”李景隆嗤之以鼻:“你这锦衣卫的饭碗端着,这些人练得再好,也进不了军中,抓抓小贼顶了天了!”

    李景隆话里看似挑刺,但是,马恩却是听出了几分关切之心,这没道理啊,按照自己的剧本,这对方看重了这味精,不是强取就是豪夺,就算对方顾忌,了不得给自己一点小钱打发自己,自己最好的应对法子,是和对方一起做这买卖,可怎么看着,对方这是要虎躯一震,收自己做小弟的架势呢,要不然他吃饱了撑着,来关切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