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宁大纲的春天

    第五十章宁大纲的(春chūn)天

    和李景隆的不期而遇,让马恩心(情qíng)有些愉快,虽然使了些小小的手段,但总归是成功的引起了对方对自己的兴趣,眼下他也着急不得,反正饵已经放出去了,他着急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用过酒饭,照例他去经历司转了一转,不是说到经历司就一定能有什么结果,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你自己都不着急上心,人家吃饱了为你着急伤心啊!

    衙门里的那些冗员之多,就连在锦衣卫也不例外,要办好一件事(情qíng),没有上面强有力的人物打招呼的话,那就得一趟一趟的往衙门跑了,大明朝的公务员推诿拖拉踢皮球的本事,一点都不比马恩记忆中的天朝公务员差。

    好在他总归是锦衣卫一脉的,算是自己人,有些不该花的冤枉钱倒是没有花,经历司的那些老油条,倒也没有对他狮子大张口,这些天下来,他事(情qíng)没办成,倒是在经历司混了个脸熟,这比起当初他两眼一抹黑的来到京师的时候,(情qíng)况已经要好上很多了。

    闻人凝说安排那什么转世明王的事(情qíng),马恩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安排的,反正这个女人,眼下似乎很忙,由于她的缘故,马恩本来还想到四海商行,问问自己那批银子的事(情qíng),担心恐怕打草惊蛇,索(性xìng)就不去了,直接在街上转了一圈,下午的时候,在自己铺子再坐上一坐,他就打算回庄子去了。

    余风在马恩大婚的时候没有到场,这个马恩倒是没怎么奇怪,一年到头,这家伙至少十二个月里,有十个月是在外面,如今宁大纲的这个掌柜,做得有声有色,嗯,应该说,贼赃卖的有声有色,差不多只要大笔的货一到青云号,短时间里,宁大纲就能将这些货卖的七七八八。经过这么久的经营,青云号的销售网络,算是彻底的铺开了。

    眼下青云号的两条线,虽然不是泾渭分明,但是铺子里的人,还是都清楚的。余风余大爷,主要是从外面给铺子找货源,而马恩马大爷的人,则是负责将这些货卖出去。两方的人,合作的到还算是融洽。

    马恩没那么多心腹,至少,当时这铺子开起来的时候,他手上可以用的人不多,加上这买卖,实际上燕王府的干股占了大头,所以,所谓马恩的人手,除了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假公济私用了一下自己的下属,其他的,都是有着燕王府背景的人手,顶着他的名义放在铺子里的。燕王府的人,可比他着紧这铺子得多。

    马恩到铺子里的时候,宁大纲靠着柜台正在打瞌睡,而几个伙计,也懒洋洋的坐在一旁,十月的天气,虽然在北方已经很是冷峭了,在江南,却没有让人感觉多么的寒冷,秋末的太阳,从铺子外面,斜斜的照了进去,晒在人(身shēn)上,却是让人有些困乏。

    马恩走进门槛的时候,甚至看到门口一排蚂蚁,正在奋力的搬运着一些饭粒,想来是店里的人用过午饭后洒落在地下的,马恩心里不(禁jìn)有些咂舌,要不是宁大纲给他的账目上写的清清白白,库房里又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他还真不敢相信这个几乎可以赶得出鬼来的铺面,就是自己那个赚钱几乎等于抢钱的铺子。

    宁大纲脑袋趴在柜台上,睡得甚是香甜,从嘴角流出的口水,都将柜台上的算盘浸湿了一大片,睡梦中,他不时还咂咂嘴,仿佛在梦中正在大快朵颐一般。

    “店家!”马恩用力在柜台上就是一巴掌,宁大纲仿佛是踩着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就弹了起来,头上戴的帽子,也被他自己突然的动作,震落在了一边。

    “在,在!”他眼睛还没没睁开,嘴里却是答应着:“客人要点什么!”

    “要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一个,你们这有没有啊!”马恩大声的喊道,铺子里其他的几个伙计,早就看到了马恩,见到自己掌柜在东家面前出糗,一个个偷笑不已,却没人提醒宁大纲,深怕坏了东家逗乐的兴致。

    “我还想要呢!”宁大纲嘟囔着,小小的三角眼,终于睁开了:“要姑娘,去窑子里头啊,我这里.。。啊,表弟,你来了啊!”

    “你刚刚说什么,你还想要?”马恩突然想起,自己的这表哥,还在打着光棍呢,而自己这个做表弟的,妻妾都有了,自己似乎有些不大关心这表哥啊!

    宁大纲嘿嘿笑着,却是默认了下来,在铺子里头做这份差事,银钱自然是不少的,他都托人给在云南的老娘,捎了几回银子了,老娘听说他在京师跟着马恩混的出息了,也是大为高兴,不过,每次带口信的人回来,总是少不了叫他物色一门亲事的嘀咕,看来,老人家抱孙子的心(情qíng),很是迫切啊。

    “有看中哪家的姑娘没有?”马恩走了进来,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也不管马福他们和店子里的伙计说话,直接问道。

    “咱们掌柜的早就有相好的了啊!东家你也知道得太迟了吧!”店子里一个比较跳脱的伙计,大声笑道。

    看到宁大纲的脸皮好像打了鸡血,一下就红了起来,马恩倒是觉得有几分好玩了,这天生皮厚的宁大纲,居然也有害羞忸怩的时候,这还真的不多见。

    “哦哦,给我说说,是那家的姑娘,我给你把把关,若是不错,捡个好(日rì)子,咱们就提亲去!”

    “你也认识的!”宁大纲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扭扭捏捏,“上次去庄子里吃酒,她也去了的呢?”

    我摆喜宴的时候,来过我庄子?马恩想了想,那天庄子里的宾客太多,他实在是想不起来,是哪一个女人和宁大纲眉来眼去的,实际上,他连宁大纲都是很印象淡薄,那天几乎就见了宁大纲几眼,然后就找不到他的人影了。

    “是胡嫂子!”见到马恩在哪里费劲,宁大纲忍不住提醒了一下,马恩顿时将这个名字,和脑子里的一个人影对起了号来。

    “哦,是她啊!”马恩脸色变得有几分古怪起来,胡嫂子他知道,就是住在南三胡同的一个寡妇,她丈夫早几年得急病死了,留下这个女人和一个女儿,那女人模样还算周正,平(日rì)里靠着缝缝补补为生,倒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风评,可是,她是个寡妇啊!

    “大丫也(挺tǐng)喜欢我的,每天下午她没事都到店里来的,你要呆的久点,待会就能看到她!”说起寡妇的女儿,宁大纲倒是没有了那份忸怩,脸上竟然有几分温柔的神色。

    大丫就是那寡妇的女儿吧,今年不知道五岁还是六岁,马恩对那胡寡妇都只有一个淡薄的印象,又哪里记得她女儿长得什么模样。

    “你这是认真的?”马恩微微皱起了眉头,若是宁大纲只是玩玩,也就罢了,可看他这模样,分明是乐在其中,深陷(情qíng)网的样子,这货口味这么重?

    “我娘每次托人来信,都催我成家,我这不遂她的心愿嘛!”宁大纲嘀嘀咕咕:“大丫那丫头,很锦儿小时候差不多,你一看肯定就会喜欢的,对了,好久没锦儿的消息了,上次听说她拜了个和尚老师,你叔怎么不看着点,好歹找几个有学问的先生当老师啊,找个和尚算什么回事(情qíng)嘛!”

    “你少给我打岔!”马恩对他这一(套tào)转换话题的伎俩,熟悉的很:“我记得那女人就住在南三胡同那边吧,反正我今(日rì)无事,你就将她叫来,我给你看看,若是这女人真有心和你过(日rì)子,我也不拦着你,若是有些别的心思,看你有几个钱财,依附于你,那我得让她明白明白!”

    “(春chūn)花不是那样的女人!”宁大纲正色说道,倒是马恩听的一阵牙酸,连姓都省了,直接都叫闺名了,这两人,早睡在一起去了吧!

    “去吧,去吧!哪里这么多废话!”马恩挥挥手,“趴这里睡觉,难道你还想等几个客人上门不是,快点的,我等着啊!”

    宁大纲仓皇而去,马恩四下看看,马福他们几个,和伙计们说得火(热rè),倒是卡洛琳一个人在那里玩着指头,无所事事的样子。

    “咦,埃米尔呢,怎么不见他人!”马恩看到卡洛琳,自然就想起那个黑瘦汉子来,卡洛琳和这些伙计没啥话说,和相熟的埃米尔应该很多话说吧!

    “东家,今天是埃米尔在库房值守呢!”伙计们有人答道。

    “卡洛琳,要不要,你去后面转一转?”马恩的撮合之意非常的明显,倒是卡洛琳嘴巴一撇,“不去,我就呆这里!”

    “老爷!”她想了想,抬起头来,认真的对着马恩说道:“埃米尔只是您给我找的老师,如今我大明话已经说得(挺tǐng)好了,不用他再教我了,你们不要老是把我和他凑在一起,我不喜欢他的!”

    “哦!”马恩饶有兴趣的看着卡洛琳,今天是怎么了,(春chūn)天到了吗?大纲有了相好,而自己随口一句,也居然引起了卡洛琳的“不喜欢”这样的话语。

    “那什么样子的才是你喜欢的?”

    卡洛琳瞟了马恩一眼,把脸扭向门外,看着外面的街道,闷闷的回答:”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他!”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