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也敢说懂饮食

    第四十八章你也敢说懂饮食

    马恩眉角微微一跳,说话的中年男人,他不认识,不过,看那做派,在这屋子里的,只可能是那曹国公李景隆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正在和他说话的那个女子,他却是认识的,哪怕李景隆一口一个姑姑的叫着,这个年纪明显要小她许多的女子,却是坦然受之,她教训李景隆的口吻,跟教训自家子侄,还真没多大区别。

    好吧,我知道你是先皇幼女,有封号的公主,更是当今天子的嫡亲姑姑,可你辈分再高,年纪摆在那里,不用摆出这么一份高贵冷艳的模样吧,要知道你眼前的这一位,数月前还是手中令旗所指千军万马为之效命的大将军啊!你这跟训个小毛孩子似的,当初那挎着小花布包包要跟着自己去北平逃婚的丫头哪里去了?

    马恩心里嘀咕着,少不得又看了宝成公主几眼,早知道这朱婉婧在这里,自己好弄那么多转弯抹角的干嘛,直接请她递个话不就得了。

    他这几眼看去不要紧,带他进来的那几位曹国公府上的护卫家将,可就不满意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子,你知道你看的是谁么,你信不信那位主儿不高兴了,直接以不敬的罪名把你给弄进镇抚司去?

    “老爷,人带来了!”家将附耳在李景隆耳边轻轻的禀报了一声,李景隆毫不在意的嗯了一声,手里却没有停顿,继续为朱婉婧奉着菜肴。

    倒是朱婉婧隐约觉得有人进来,见到李景隆(身shēn)边的人禀报,少不得抬眼朝着那边看了一眼,这目光扫过去,正好和马恩的视线,碰个正着。

    她招了招手:“怎么是你,你回来多久啊,我上次还去南街那边去了趟呢,小六说你去了山东,是在我这乖侄儿手下当差么?”

    马恩苦笑了一下,李景隆眼光已经瞟了过来,少不得他整了整衣襟,利利索索给李景隆行了个军礼:“锦衣卫军前效力马恩,见过大将军!”

    “咦!”李景隆微微咦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惊讶朱婉婧和这人居然认识,还是惊讶这人曾经还是自己的手下:“免礼吧!我早就不是什么大将军了,既然你认识长公主(殿diàn)下,怎么能忘记了尊卑,先向我见礼呢?”

    “见过长公主,长公主吉祥如意!”马恩从善如流,毫不犹豫的对着朱婉婧见了个礼,朱婉婧眼角洋溢着笑意,微微点了头,受了他这一礼,印象中,这还是马恩第一次这么恭恭敬敬给自己见礼吧!

    李景隆本来还想问问朱婉婧,怎么会认识这个家伙,不过等到马恩一自报家门,他顿时就打消了这个主意,锦衣卫哦,天子亲军,长公主认识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也许这家伙是从大汉将军放出去的,倒是仔细打问,怕是长公主有点不喜。

    “你还没回答我话呢?”朱婉婧显然不忿自己好不容易出宫一次去南街那边溜达,却发现马恩的那宅子人去楼空,此刻见到马恩,哪里不问个明白的。

    “回(殿diàn)下的话,卑职的确是在大将军麾下效命了一段时(日rì),(殿diàn)下若是去南街卫所,让卑职给(殿diàn)下办点差事,前些(日rì)子确实不在!”

    “那你夫人呢,你搬家了么?”朱婉婧和李景隆说的正有些气闷,突然来了马恩这个一个话题,自然是不可轻易放过,倒是听的李景隆一愣一愣的:貌似,长公主(殿diàn)下,对这个锦衣卫,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简单,连家眷都熟悉,这是很熟?

    “卑职在城外,倒是还有个庄子,虽然和(殿diàn)下去过的连家的庄子比不得,倒是胜在清静,((贱jiàn)jiàn)内倒也是喜欢那里!”马恩一眼一板的答道,不得不说,有李景隆在这里,他感觉和朱婉婧说话实在的很别扭,偏生这李景隆是他想法子都要拉上关系的主儿,还撺掇朱婉婧将他撵走不得。

    “那你怎么在这里,眼下你是还在锦衣卫呢,还是跟了我这侄儿啊!”朱婉婧眼珠子一转,好像这才感到有些奇怪,她和李景隆两人吃的好好的,马恩怎么进来了。

    马恩微微看了李景隆一眼:“是大将军,不,是国公爷的人带卑职进来的,卑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我说怎么今天早上起(床chuáng),院子里的喜鹊就叫个不停,敢(情qíng)我今天注定是要遇见贵人的,这不,眼下不就灵验了么!”

    “油嘴滑舌之徒!”李景隆不愧是统领过千军万马之人,这脸色一沉,(身shēn)上的气势就散发出来:“我且问你,你家下人,在这店家送来的菜肴里,下了什么物事,你知不知道,就凭这一点,断定你心怀不轨,拿了你的人头都不冤枉啊!”

    马恩佯装不明白,脸朝着马福转了过来,马福机灵的很,一见马恩模样,立刻就大声叫起冤枉来:“老爷,我不知道这菜肴是要送给国公爷爷和公主娘娘的啊,我只是按照您的吩咐,在咱们的菜里放点米精,你交代过的,不能让厨子知道!”

    “咳咳!”朱婉婧咳嗽了几声,这菜眼前就在她碟子了呢,这问题再计较下去,他堂堂一个长公主和人争这吃食,传出去像什么话。

    李景隆也反应了过来,这话题,不能作为吓唬马恩的手段了,不过,也不算完全没有用,至少,他知道这家伙放进菜里的玩意,叫做米精,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厉害东西。

    “为什么要放这米精?”朱婉婧决定不能让李景隆再说话了,要不马恩还以为是她授意的呢,大家相识一场,重逢闹出几分不愉快就没意思了不是。

    莫非是进补用的?李景隆也在想着这问题,不(禁jìn)也朝着马恩看去。

    “这是卑职偶尔从海外得来的一些奇珍,卑职试用了一下,倒是觉得不错,除了这滋补养颜,更是可以令吃食口味鲜美,这摘星楼的豆汁桂花鱼,味道不错是不错,却是少了火候,这鱼羹的鲜味,总是差了那么几分,所以,在吃之前,用这米精提一提味道,那便是人间美味了!”

    “是么?”朱婉婧狐疑的尝了尝自己面前的鱼羹:“没多大的区别啊!”

    “区别大着呢!”见到朱婉婧不精此道,李景隆少不得卖弄一下:“这豆汁桂花鱼,豆汁是调制好的,厨子的技艺如何,全在这鱼羹里头,这鱼羹要熬制得华而不腻,香气内敛,这没有个三五个时辰,更不熬不出这个火候,这熬制的时候,这个调料的放置顺序,先后,多少,搭配,都是有讲究的,这家店凭这一道菜在京师里能立下脚来,可见这道菜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情qíng)!”

    “做这菜的厨子,不知道祖辈传下来的技艺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反正这道菜没有做过一千,也做过八百回了,这味道想必都是做到了极致,这个时候,若是真的如他所言,有这等海外奇珍,能够将这鲜美的味道,再提高几分,这已经是非人力所能为的了!”

    说完这些,他斜睨了马恩一眼:“听起来,你也略懂这饮食之道?”

    “不敢,在国公爷面前,哪里敢称得上‘懂’字!”马恩谦逊的答道:“都是上不台面的东西,让国公爷见笑了!”

    “哼!”李景隆鼻子哼了一声,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出(身shēn)极好,自小就锦衣玉食,什么样的东西他没吃过,就是宫中御厨的手艺,他自小也没少从宫里的赏赐中领略到。从山珍海味到如今的市井菜肴,他自问自己在这饮食一道,已经是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马恩要真的敢说他懂,他都能直接给他两个大耳刮子,自己不认识这人,甚至连脸熟都算不上,说明这个家伙在锦衣卫里,连千户都不是,一个连千户都不是的家伙,敢说会吃,知道怎么吃,他有那么多钱财吃吗?这等哄鬼的话他才不信呢,记得他自己有段时间,特别(爱ài)吃鸡舌羹,每一顿轻点说,也得三五百只鸡舌头菜能凑一盘子,你个破小锦衣卫,把你祖宗三代攒下来的家当都卖了,怕是也吃不了一个月就得破产吧!

    “不过,这说的这米精,倒是有点意思,以我见识,居然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眼下可有实物,献上来看一看!”李景隆沉吟了一下,他还真的有点好奇,这东西没毒,能提味,他居然不知道,这简直太不应该了。

    马恩朝着马福点点头,马福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那个小纸包,包里的味精,已经用了一半多,如今还剩下小小的一撮,看起来灰灰嘿嘿,煞是不起眼。

    “就是这个?”李景隆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用手指轻轻沾了一点,放在自己嘴里,马恩看到他这样子,不(禁jìn)想起了那些毒贩子在试毒的样子,虽然那不过是不懂行的人用来忽悠白痴的说法,这样试毒品的话,有多少肯定就死多少,纯度越高,死的就越快。不过,李景隆眼下的这样子,可不就是那德行。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