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明王转世

    第四十二章明王转世

    闻人凝没有出现在马恩的婚礼上,这让马恩微微有些不悦,不过,这也不是太大不了的事(情qíng),就是突然感觉自己被人忽视,这种感觉,他有些不太习惯。

    不过,在婚礼过后十多(日rì),闻人凝匆匆的赶了回来,虽然依然笑语晏晏,给马恩的新婚礼物上,也没有失却了礼数,不过,马恩总感觉,她的眉宇之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抑郁。

    闻人在庄子里,有着自己的住处,和马恩寒暄完毕,就躲进了自己的住处,也不知道忙乎些什么,这庄子里倒是有不少她的人手,那是她不知道从哪里调来的白莲子弟,在马恩这里接受((操cāo)cāo)练。不过,她这次回来,(身shēn)边明显的跟随了十多个浑(身shēn)都是彪悍气息的汉子,就是她躲进自己的住处,这些汉子也没放松警惕,显然保护她的意味非常的浓。

    马恩倒是不觉得闻人凝在提防自己,若是真的是提防自己,她觉得不会再回到这庄子里来不是。按照他看到的,他不(禁jìn)暗暗琢磨,这闻人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弄得这么紧张兮兮,以前好像可没见到过他这样。

    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shēn)份,马恩就打消了凑上去问个究竟的念头。这凑上去,固然是表示关心,但是,若是对方真的有求于自己,自己这帮呢,还是不帮呢?白莲教无论什么时候,在当权者眼里,可都是一个麻烦,自己自问这和闻人凝之间的关系,已经很清楚了,自己该报恩的,也已经报答了,那么,就没有必要主动往麻烦上凑了吧!

    可惜的是,有些时候,就算他不想找麻烦,这麻烦也会找上他来。第二天,当吴嫣然脸无表(情qíng)的来请他过去闻人凝那边的时候,他真心想推脱不去。不过,一向有些没心没肺的吴嫣然都一脸严肃的样子,也让他微微有些好奇:这事(情qíng),很大?

    “小姐怎么说的?”马恩还是习惯称呼闻人凝是小姐,倒是和吴家姐妹的称呼一样。

    “小姐说了,你过去就知道了!”吴嫣然蹙着眉头,似乎很不满意马恩问七问八,在她看来,小姐叫马恩过去,马恩就应该毫不犹豫的过去,而不是在这里打听。

    “有没有说什么事(情qíng)?”马恩继续问道,开什么玩笑,闻人凝都和自己平等的相处,你这小丫头,还当我是当初云南时候的马恩么?没有问清楚缘由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这么任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冯管家死了!”吴嫣然眼圈微微有些发红,突然(情qíng)绪激动起来:“马恩,你还是男人不,当初你落难的时候,小姐是怎么对你的,如今小姐找你做点事(情qíng),你就这么推三阻四..”

    说着说着,她声音就有些哽咽起来,眼睛里的泪水好像断线了的珍珠,再也抑制不住,掉落了下来。

    “冯管家都死了啊!”

    “好好说话!”马恩有些腻味,平(日rì)里有些可(爱ài)的吴嫣然,这般失态,他不仅仅没有怜香惜玉,反而感觉有些厌恶。冯掌柜死了又如何,他们是你们白莲教的人,你们干的就是这杀头的勾当,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非得把我扯进这趟浑水才罢休吗?我让出去的胰子,不知道让你们赚了多少银子,这再大的恩(情qíng),也有还完的时候吧!

    “你不用凶我,我就知道,如今你做了这个官儿,看不起小姐,更看不起我了!”吴嫣然抹了一把眼泪:“反正信儿我是带到了,去不去随你,天下的白眼狼,也不是只有你一个!”

    说完,她竟然不理马恩的反应,蹬蹬的就这么走了出去。

    这绝对不是闻人凝的意思!马恩一阵愕然,以闻人凝的气度,只怕还做不出这挟恩图报这样的事(情qíng),十有**是这小妮子因为冯健南的死,乱了心绪,才作出这样失了分寸的举动,也是,冯健南和吴嫣然素来就是很亲厚的,若是因为他的死,小妮子失态,也(情qíng)有可原。

    不过,貌似那冯健南是个很牛((逼bī)bī)的人物啊,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怎么能这么说挂就挂了呢,宝树当初见到冯健南的时候,都暗自评价过,这老头手上的功夫,绝对不会比他低,宝树是什么人,那是燕王在京中的密谍头目,道衍和尚的真传弟子,能得到他这个评价,冯健南的(身shēn)手可想而知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闻人凝视为心腹的高手,莫名其妙的就这么挂了,而闻人凝在自己庄子里,都不厌其烦的安置人手在她四周,这是真的遇见什么大事(情qíng)了?

    是朝廷的高手对付白莲教?马恩打了个冷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qíng),别说眼下闻人凝就在自己庄子里,就说这半年来,自己庄子里,已经给闻人凝((操cāo)cāo)练出了一两百号可用的人手,这个罪责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这个事(情qíng),没人追究则可,一旦有人追究,自己那是一抓一个准。

    马恩看了看自己的卧室,卧室里,苏瑾和娜泽,两人正小声的说笑着什么,气氛似乎很融洽。

    他终于理解后世为什么那么多的“(裸luǒ)官”了,这家属,财产,都不在(身shēn)边,那简直是进退自如啊!自己是不是也要尝试做一把(裸luǒ)官呢?娜泽怀的可是自己的骨(肉ròu),自己真要出事,这可就让人家斩草除根,一点后患都不会留了啊!

    不行,一定要把家小送走,这京师,太特么危险了。马恩下了决心。娜泽大约还有两个来月就生产了,这生产了一段时间都不能动,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么长的时间。燕王那边打得一塌糊涂,肯定送过去是有危险的,倒是远在云南的苗寨,娜泽的家乡,此刻倒是一片安静的乐土。

    嗯,先让娜泽去苗寨,最多一年不到,等到燕王进京了之后,再把她接回来不迟。

    不过,做出这一切举动之前,先得弄清楚,这闻人凝到底出了什么事(情qíng),会不会危害到自己。

    他理清楚的自己的思绪,也不在犹豫,朝着闻人凝的住处走去。

    远远看到马恩过来,几个守在闻人凝门前的汉子,想必是早就得了吩咐,待到们近来,让开了他们守着的门户。

    马恩毫不客气的推开门,走了进去,正靠在桌子上,微微有些发呆的闻人凝,懒洋洋的朝他看了一眼,又把视线收回到了远处。

    “你来了!?”闻人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慵懒。

    “我能不来吗?”马恩苦笑了一声:“都被人指着鼻子骂成白眼狼了,我若不来,岂不是被她说中了!”

    闻人凝微微一怔,不过,以她的聪慧,旋即想明白了因果,淡淡的笑了笑:“你是么?”

    马恩不答反问:“你说呢?”

    两人沉默了下来,马恩也不催促,既然闻人凝请他过来,那是一定有话要对他说的。

    半响,闻人凝才悠悠开口道:“马恩,你知道我当初在云南,为什么那么看重你么?”

    马恩摇摇头,他也不清楚,按道理说,在云南闻人凝完全没有必要扶持他,甚至送他进锦衣卫的,这份看重,如果是当作奴仆家人,似乎过了一些,但是,如果说对方另有所图,那接着在京师发生的一切事(情qíng),又无法解释了。人家能将云南锦衣卫千户所的千户,玩弄于鼓掌之间,没理由千里迢迢来拍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校尉的马(屁pì)的。

    尤其重要的是,尽管知道闻人凝是白莲教的,以白莲教发展教众的法子,在马恩(身shēn)上投入了这么多,闻人凝肯定是要发展马恩入教的,可一直到今天,闻人凝都绝口不提这个话,这一点,尤其让马恩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都想好了对策,毕竟自己(身shēn)上还有色目人的血统,而自己家里,据说都是信伊斯兰教的,到时候,如果真的白莲教发展他的话,他就用这个信仰的借口去搪塞对方,尽管,他自己对这个信仰,毫无忠诚可言。

    “我当初,在云南这蛮荒之地,是寻找我教中明王转世之(身shēn)去的!”闻人凝语气淡淡,可这说话的内容,却是雷的马恩不轻。转世灵童他听说过,这转世明王是什么东西,听起来有点不明觉厉的样子。

    “这很重要?”他犹豫了一下,问道。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当然重要了,不重要人家吃饱了撑的这江南繁华之地享福不好,却以千金之躯跑到烟瘴之地,你当这是旅游啊!

    “明王是天下白莲教众的共主!”闻人凝没计较他的唐突,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叙述着:“我那么看重你,就是一度以为,或许你就是转世明王的真(身shēn)!”

    “我!”马恩别提有多吃惊了,手指指着自己,嘴里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这明王这个称谓,他都是刚刚才听说,他总不会浅薄得以为这明王就是大明的王爷吧!

    “当然,你不是!”闻人凝有些疲倦的挥挥手:“从你云南到京师,我都一直主意着你,虽然你有些小聪慧,小手段,但是哪里有明王的丝毫气象,是我想的岔了!”

    “那就好,那就好!”马恩也有点惊魂未定,一不小心,变成一个邪教头子,别说现在,哪怕将来燕王坐了天下,自己也是一个作死的命啊,虽然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白莲教,干的就是作死的买卖啊!

    “可如今,我倒是希望你真是明王转世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