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一场空

    刘七手里的短刀,在月光下闪烁着冷芒,他站在门口,和站在对面的同伴点点头,轻轻举起了手中的刀。

    这里面应该就是那个他提起来就牙痒痒的女人,这女人武艺不错,可惜,是一个雏儿,到了这个时候,屋子里居然还没发出一点声音来,似乎她还在熟睡。

    得亏六猴儿没有听自己的,弄出大动静,能够静悄悄的把事(情qíng)办了,谁不愿意。他手中的短刀,轻轻拨动着门闩,很慢,但是却很有成效。

    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露出足够一个人进入的缝隙,刘七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屋子。暗中活动了这么久,他的眼睛早就适应了屋子里的黑暗,他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陡然之间,他脖子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有些黯淡的月光从窗口中照了进来,照在窗前的(床chuáng)铺上,(床chuáng)铺上有些凌乱,但是,一眼看去,却是没有人影。他呼吸急促起来,拿刀的手,(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多用了几分力,(身shēn)子有些紧张的朝着(身shēn)边的同伴倾了一倾。

    不在(床chuáng)上,那女人有可能是躲在黑暗中准备偷袭。他(身shēn)边的同伴,显然也看到了屋子里的(情qíng)形,两个人是(身shēn)形顿时一动不动,全神贯注的防备着。

    窗外有风吹过,窗子上的支撑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去,窗扇在风中,轻轻的反复的敲打着窗棂,声音不大,在寂静的屋子里,却分外的刺耳。

    刘七指了指窗子,他的同伴会意的朝着窗子边移动过去,小心翼翼的在窗子中探出头去。

    “咄!”一声轻响,一直羽箭不知道从哪里(射shè)了过来,定在离他面门不到一掌的距离,羽箭微微的摇晃着,他的一张脸,瞬间变得血色全无,脑袋也比刚刚探出来快十倍的速度,缩了回去。

    “七哥,她在外面!”他低声喊道,再也不用顾忌动静的大小了。

    在屋子对面去对付这户人家的主人的六猴儿等人,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在他喊出声之后,对面传来哐当几声,然后就听见六猴儿气急败坏的声音:“吗的,七哥,这屋子没人!咱们上当了!”

    月光下,站在屋顶的唐赛儿,再次朝着那黝黑的窗口,(射shè)出一箭,确定对方看见了自己的(身shēn)影,她抬起脚步,朝着自己早已经辨明的方向跑去。

    毫无武艺的高寒大哥,不是她担心的对象,外人眼里,这里就是一进院子,两间厢房,其实,高大哥住的那厢房,早已经打通了夹墙,实际上,这屋子左右的两户人家,高大哥这屋子,都是通的,白(日rì)里,高寒夫妇在这院子里活动,生活,到了晚间,却是休息在隔壁,不知道内(情qíng)的敌人,若是要对主人不利,第一时间,肯定会扑一个空。

    这些贼人,弄出了动静,高寒夫妇,要么就躲了起来,要么就从旁边屋子的后门离开了,不管这些贼人的目标是不是自己,自己现(身shēn),将他们引开,自然是唐赛儿此时最好的选择了。

    “追不追!”被吓了一跳的家伙,问刘七道:“那贼婆子跑了,七哥!”

    “追个(屁pì)啊,调虎离山懂不懂,一点脑子都不动,你在这里盯着,要是她敢回头,咱们就料理了她,哼,眼下,当然是找银子要紧!”

    虽然不知道这户人家为什么晚上没歇在这里,刘七并不在意,他将这归结于六猴儿的松懈,也许这户人家的主人,瞅着六猴儿偷懒的时候出去,他们没有发现,不过,人不在,这银子却是跑不了的。

    没有了顾忌,几个人开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搜了起来,屋子就这么大,能放下那么多银子的地方,可并不多,很快,他们几个人将能找的地方,全部都找遍了,却是一无所获。

    所有人眼里的失望之色,刘七都看在眼里,不过,他很确定,这银子一定就在这里,那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包袱一拎就能带走的东西,足足几百斤,哪里能够就这么长翅膀飞了。

    “怎么办,七哥!”六猴儿问道。

    “再找!”刘七牙缝里冷冷的蹦出个两个字来:“马上天就亮了,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唐赛儿再次回头,还是没有发现那些贼人追过来,她有些奇怪了,这些人,鬼鬼祟祟,绝对不是官府的人,自己把他们引不动,那自然是不是针对自己来的了。不是针对自己,那自然是针对高寒大哥了,她心里有些急躁起来,高寒大哥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仇家,唯一的解释,那些人是本教的对头了。

    按捺不住自己心(情qíng),她顿了顿,又朝着来路奔了过去。

    可惜那些贼人,很是警醒,她才刚刚靠近,就被人发现了,看着下面涌出来的四五个汉子,她不敢逗留,(射shè)了几箭,压得他们不敢冒头,转(身shēn)就走。

    .。。.

    张三一向起来的很早,唐赛儿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已经在院子里练了一路拳脚了,看到唐赛儿的出现,他微微有些惊奇,他甚至不知道,这一位是怎么找到他这里来的。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张三不喜欢这种方式,唐赛儿不是他的人,虽然找到他的门下求助,看在都是白莲一脉的(情qíng)分上,他给予了对方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这样不顾规矩的找来,实在是有些出格了。

    “高寒大哥告诉我,说万一出事的话,就叫我来这里找你!”唐赛儿喘息微微有些急促,眼前的这一位张掌柜,肯定职司比高大哥高,对于对方质问一样的口气,她并不在意。

    “高寒出事了?”张三停下手里的动作,有些凝重的问道。

    “有人半夜摸了进来,高大哥睡在隔壁,此刻想必已经躲了起来,我和他们交了下手,想着不对,这才急着来报信?”

    “几个人,爪子硬不硬,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

    “看到的有五个,我远远(射shè)了几箭,看他们服色,好像是官兵?”

    “官兵?”张三微微一愣,这不可能啊,这个时候,城里城外脑浆子都打出来了,官兵哪里有闲心官白莲教的事(情qíng),就算要管,也不用半夜悄悄的摸进门去啊,大可以光天化(日rì)之下明目张胆的搜捕,这事(情qíng),味道有点不对。

    再一想到自己昨天送到高寒那边去的银子,他心里顿时一凛,莫不是自己送银子的过去的时候,出了什么纰漏,被人看出了端倪,这些官兵,根本就是冲着那银子去的?

    “小(春chūn)!”他开口叫道:“你带些兄弟,随着这唐姑娘去高寒那里去一趟!应该怎么做,你跟了我这么久,想必也知道了!”

    吩咐完,看着唐赛儿和自己的手下匆匆离去,他觉得好像还是有点不妥,想了想,他转过(身shēn)子,朝着吴绿鬓住的地方走去。这事(情qíng),只怕还是找马恩借几个人稳妥一点,这城里到处都是官兵,若是悄悄的办了这事(情qíng),那无所谓,若是闹出动静来了,只怕自己那些兄弟压不住场子,有锦衣卫在,那就没问题了,马恩的人就在不远的苏府,这不用,白不用。

    转来转去,在院子里的一棵桂树下,刘七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晚上看不出来的地方,眼下看的清清楚楚,那树下明显的是新土,其他几颗树下,都没有这痕迹,毫无疑问,最近这土被翻动过。

    “就这里了!”他有些兴奋的叫了一声:“给我挖,那臭娘们一定把东西埋在这下面,兄弟们动作快些,莫要被人撞上了!”

    老天爷好像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一样,几个人的动作之下,刨开新土,往下才挖了一尺左右,就碰到了硬物,几个人干劲更足了,片刻功夫,刨开的土坑里,亮晃晃的银饼就露了出来。

    “发财了发财了!”六猴儿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将银饼子从坑里搬出来,放在早就铺好的布巾上,这一块银饼子,至少十几二十斤吧,这有十多块呢。

    大门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几个正蹲在地下忙活的人,突然被惊了起来,一群人冲进了院子,将他们几个围了起来,看着明晃晃的刀枪,刘七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心里翻来覆去,就只剩下一个念头:“我他吗的,怎么不动作快一点啊!”

    “大人,大人,听我们解释!”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六猴儿,看着眼前这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求饶,尤其是他看到领头的那几个,(身shēn)上穿着是和他们的号服截然不同的飞鱼服的时候,他生怕没等开口,对方的刀剑就下来了,现在的济南城,这人命,还真的不怎么值钱。

    “带走!”那领头的两个锦衣卫,似乎没有和他们说话的兴趣,只是吩咐了一声,(身shēn)后几个黑衣汉子,直接就把这几人叉了起来,五花大绑捆着,嘴里也被塞进了几个麻核。

    “这里交给你们了,人送到你们掌柜的之后,我们就去找咱们百户大人复命!”齐越对着领头的黑衣汉字说道。

    “有劳几位兄弟了!”小(春chūn)拱拱手,“有机会,请几位兄弟喝酒!”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