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天降横财

    这个清晨,大家都很忙,攻城的忙着攻城,守城的忙着守城,没有攻城守城的,也忙着搜刮钱财,斗米小民们,忙着战战兢兢的躲在门后,看着街面上的动静,忙着找着可能抵御从天而降的横祸的办法。

    马恩也很忙。

    不过,他忙的和其他人,有些稍稍不同。

    苏家王家的浮财,被锦衣卫们抄出来不少,他们在街面上的铺子,也第一时间被马恩派人去了,到处收拢收拢,赫然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一大早起来,又被告知,发现了苏家的银库,诸杰兴冲冲的派人过来请他,派来的人,也是一脸的古怪,马恩不(禁jìn)大为惊奇,少不得询问几句。

    “那银库在地窖里!”那锦衣卫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属下在苏北的时候,倒也听说过这种事(情qíng),当地的大户为了防范盗贼响马,这银子不是一锭一锭的放在地窖中,而是将银子全部融化了,直接倒在地窖中,这样就是被盗贼响马进了门,这融化成一大块的银子,那些盗贼响马也一时半会拿不走,等待官兵一来,盗贼响马们不得不退走,这家业算是也就保住了,没想到,在济南城这种通衢大城,也有这种小家子气的做法!”

    “那若是自家要取用银子,那岂不是还得备个火炉在一旁?”马恩一听,也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什么银子藏在夹墙,树下之类的法子,和这法子一比,简直是弱爆了,果然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啊。

    “想来也是!”那锦衣卫苦笑道:“属下也只是听说过,未曾见过,诸总旗此刻正守在银窖那里,一步都不敢离开,等待大人前去呢!”

    那就去看看呗!马恩点点头,连诸杰都不敢离开本部守在那里,估计是数目有些吓人,连那家伙都有点不敢做主了,这银子在地窖中没人发现还好,被人发现了,这可就是惹祸的根苗了。

    叫齐了(身shēn)边的校尉少年们,眼下城里可不太平,马恩最信得过的也是这些少年,此刻自然全部带在(身shēn)边才放心,就是那不靠谱的手铳,他都叫马福带着,谁知道这玩意会不会在某个时候,救他一命呢。

    诸杰在地窖便搓着手走来走去,神(情qíng)有些不安,见到马恩等人呼啦啦进来一大群,脸上的表(情qíng)明显的一松。

    “看了吗,有多少银子,值得你紧张成这样!”马恩笑了笑,他可是发现,除了诸杰(身shēn)边的几个贴己人儿在院子内,其他的锦衣卫都被诸杰撵到了外面看守,想来这地方第一时间就被诸杰控制了起来,消息还没有扩散到人人皆知。

    “大人,你还是亲自去看一看的好!”诸杰的笑容也有些勉强起来,银子是好东西,但是,要是太多了,又是在这种不太平的环境下,那就叫人有点又(爱ài)又恨了。

    “嗯!”马恩应了一声,顺着诸杰的指引,走进了地窖。

    一走了进去,马恩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想像中那银光闪闪的画面,数十丈方圆的地窖的地面上,一层一层的都是银霜,不知道重叠了多少层,厚重,内敛,却又惊心动魄。说实话,马恩从来没有想到,如此多的银子仿佛凝固的流水一般,一下出现的人的视线中,给人的震撼是这样大。

    他以前能看到过一箱一箱的现金面不改色,他以为自己对于这种场面,已经是很有抵御力了,没想到,当人置(身shēn)于财富当中和人站在财富面前,那感觉,完全是两回事(情qíng)。

    “这得有多少啊!这便是这些大户们真正的底蕴么?”马恩回过(身shēn)来,问(身shēn)边的诸杰。

    “属下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当在十万两以上,这等(身shēn)家,就是在京师,也算的上大户了!”诸杰的双眼中银光闪闪,瞳孔里已经看不到别的东西了,全是银子。

    “大人,这银子,有些烫手啊!”他低声说道,“这么多,咱们兄弟吃不下的,估计这苏晋从来没对人说过这银窖的事(情qíng),要是.。。”他指指地窖顶:“上面的那几位知道,只怕这地方,也没咱锦衣卫什么事(情qíng)了!”

    诸杰在这苏府里搜刮了多少,马恩虽然不清楚,但是,诸杰是肯定没有胆子独吞的,大头肯定是最后都要送到他哪里,这是规矩,锦衣卫中本来就有这默认不变的规矩,就好像马恩以前的那个百户,在街面上巡逻,缉盗,收平安银子,这些银子的大头,他也得老老实实叫给上面的千户。没人喜欢藏私的属下,而锦衣卫的家法,更是不喜欢这样的人。

    诸杰把这样一个烫手山芋丢在马恩面前,马恩也有些傻眼了,他再牛((逼bī)bī),也不可能悄悄的弄走这十多万两银子,而不走露风声,而眼睁睁的将这么大一笔银子,送到这城里的官兵手上,那又是个怎样的心疼了得,相信没有亲眼站在这银窖里的人,是怎么都理解不了那种心疼的。

    这银子得留下!马恩转眼间,就弄清楚了自己的境地,若是燕王破城,这银子自然是献给燕王,弱是燕王破不了城,这银子,也绝对不能落在这官兵手里,且不说这些银子,是自己的功绩,光是这些银子被上面的官员私分,被当作守城士兵的赏银,他就受不了,凭什么啊!

    “有多少人知道这银窖的事(情qíng)!”马恩脸横过来,脸上肌(肉ròu)跳动,诸杰竟然莫名感到一阵危险。

    “就属下和十来个兄弟,眼下除了留在这里的,其他几个都在院子外面候着呢!”

    “叫他们进来!”马恩闭上眼睛,沉吟了一下,走了出去。

    “大人!”诸杰心里有些发毛了,这四周全部都是这位百户大人的人,他唯一的两个贴己人儿,远远站在墙角,似乎也顶不了什么用,自己可不是这位百户大人的人,这百户大人,不会,不会要那啥吧!

    “大人,那苏家的人,肯定是知道这银窖的!”他轻声提醒道,意思很明显,大人您可别干傻事啊,知道这银窖的,可不是就这么几个咱们的兄弟。

    “嗯,我知道!”马恩回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见他还不叫人,不(禁jìn)很不悦的哼了一声。

    他(身shēn)后的齐越齐能,注意力一直都在马恩(身shēn)上呢,见到马恩不悦,手慢慢的握住了刀柄。

    诸杰咽了咽了咽口水,顶着两兄弟杀人的眼神,硬着头皮开始叫人了,他实在不想知道,他若是不听这位百户大人的话,那两个(阴yīn)冷的少年校尉会做出什么事(情qíng)来。

    随着他的叫声,在外面的候着的锦衣卫,一个一个的进来,马恩数了数,一共八个,连院子里的三个,一共十一人。

    “废话我也不说,大家都知道我(身shēn)后是什么了,咱们天子亲军,可没有将吃到嘴里的东西再吐出去的道理,这银窖里的银子,弄不好,就是咱们兄弟在这城里的依靠了,所以,为了防止消息走露,先委屈委屈诸位兄弟了!”

    不是要那啥?诸杰眨眨眼睛,看着马恩,心里好像轻松了一些。

    “诸总旗,你带这十位兄弟,就暂时住这院子,吃食用度,会有人送来,不过,我丑化说在前头,打现在起,你们就不得和外面的人说一句话,除了我,哪怕是自己兄弟都不行!”

    “属下明白!”诸杰立刻明白了马恩的用心,疑虑尽去,肃然回答道。那几个锦衣卫,互相看了几眼,也搞清楚的状况,也是连连称是。”

    “你们互相监督!”马恩指着他们,“这是大伙的银子,你们也有一份的,要是因为和外面说话通信息走了风声,家法,你们都知道的!”

    “大人,苏家那边,那些人,我还关在西边的院子里呢!”诸杰提醒道。

    “我知道,等我想个万全的法子,你们也就不用守在这里,这几天,诸总旗多担待一点!”

    “属下体会的,体会的!”诸杰笑着点点头,心下却是盘算着,若是这银子真的是锦衣卫全部吃下来,除了马恩,他们这几个总旗,会落下多少,这银窖是他发现的,他多占些份子,想必其他两位总旗,应该没多大意见吧!

    安排完这些,马恩走了出去,对着(身shēn)边说道:“留两个人在这里,虽然里面大致不会弄出什么古怪来,还是看着点比较放心!不许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说话!”

    没走的几步,几个锦衣卫迎了上来,马恩开口问道:“苏家的人关在哪里!前面带路!”

    苏家的宅子,在这西城里,也是极大的,不过想想也是,能在自家地窖里,融上十几万两银子的主儿,这宅院能小到哪里去,马恩从进门到银窖都没走这么远的路,等到带路的锦衣卫,将他带到一处单独的院子跟前,他才赫然发现,这已经到了苏府的内宅后院了。

    “没有违背我的吩咐吧!”他看着门口守卫的锦衣卫,开口问道。

    “不敢,按照大人的吩咐,直接将这些人圈在这院子里,到是没有怎么亏待他们,不过,当初进来的时候,有几个扎手的家伙,被咱们料理了,都是些护院之类的,没伤到苏家的人!”

    “嗯!”马恩点点头:“开门!”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