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平价卖米

    济南城的夜晚,可没有什么万家灯火,入夜之后,除了西城这一片,其他的地方,除了巡城的兵马手中的火光,就是漆黑一片了。

    城里驻扎着这么多的士兵,其中不少还是前线收拢过来的溃败,晚上不宵(禁jìn),折腾出动静,弄不好就出现炸营的事(情qíng),虽然兵营已经尽可能的远离民居了,但是,这种事(情qíng),就是再小心十倍,也是不为过的。

    城西的张府,大门也是紧闭着,高大的围墙围起来的院子,不从高处看,根本看不见院子里的动静。若是能够推开这院子的大门,走了进去,就可以发现,除了客厅里灯火通明以外,就是侧厢的那些屋子里,也是有灯火闪烁,隐隐绰绰还能看到不少的人影,或动或静。

    府里平(日rì)里最跳脱的几个女孩,如今也是战战兢兢,虽然她们不知道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但是今儿晚上的气氛异常,她们也是感觉到了。伫立在侧厅,他们不时偷偷朝着那正在和自己老爷低声说话的那个年轻人瞧上一眼,更有胆子大的,将那个年轻人(身shēn)后伺候的几个俊俏后生,都一一打量了一个遍。她们就弄不明白,就这个看着和和气气,好像读书人一样的公子,怎么就让府里的这些汉子,紧张成那个样子。

    “哈哈哈,当初听到这个名字的事(情qíng),我还真的没往张大哥(身shēn)上想,我还取消了这名字几句,张三李四,这名字听着总不那么真切,没想到还真的张大哥,这京城一别,怕是有一年多了吧,没想到张大哥如今在济南府大展鸿图啊!”马恩畅意的笑着说道,此张三就是彼张三,倒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不过,这故人相会,总是令人有几分高兴的。

    “我也没想到,马兄弟升官发财,转眼间就做了百户!”张三发自内心的笑道,他比吴绿鬓知道的更多一些,要知道,当初马恩从云南到京师的时候,不仅仅是有个锦衣卫的(身shēn)份,还有另外一个(身shēn)份,那就是四海商行的分掌柜,论起渊源来,两人还真的是自己人。

    马恩打量着张三,当初破祠堂里那个挥刀杀贼,持刀侍立在自己(身shēn)边的那个彪悍汉子的银子依稀可见,不是马恩忘事,和张三分手后,张三几乎就消失在马恩的生活中,面目印象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若不是今(日rì)一见,走在大街上,遇见张三,他还真不敢相认。

    “这么说,张大哥的名讳,还真的是这个,我还以为是张大哥行事为了方便,随便取的一个名字呢!”

    “家里行三,上面夭了一个兄长,父母怕我受不住名字,干脆就用这名称呼,几十年下来,也习惯了!”张三哈哈笑道:“马兄弟,咱们四海行的差事,你如今没兼着了么?”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兼着,不过,好像每个月的钱米银子,倒是有我一份!”马恩愕然了一下:“张大哥你不厚道,你以前说话,可没这么弯弯绕绕的!”

    “你是官,我是民啊,我要就这么直白的问你,你要耍起官威来,我可吃不了兜着走!”被马恩道破用意,张三没有丝毫的忸怩:“哥哥实在是不明白,这哄抬点米价,济南府里的粮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马兄弟干嘛盯着咱们自家的买卖不放,这银子,咱们不赚,那些人,也不照样要赚!”

    马恩微微摇摇头,看来,这张三还是没明白这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以为打几个哈哈就可以过去的。人家都指挥衙门都放着本地的官员锦衣卫不用,用他们这些锦衣卫来办这事(情qíng),那就是说,对于民间哄抬粮价,囤积粮食,已经到了容忍的最大限度了,这个时候,再对着官府看,只怕等到的,就是牢狱之灾杀头之罪了。

    “这事(情qíng),是都指挥衙门直接交代下来的,本地的锦衣卫都没有插手,全部用的是我们这些生面孔,以张大哥的阅历,难道还想不到是为什么吗?”

    张三眉头紧锁,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是官府要动真格的了..”

    “不是要动真格的了,是已经动真格的了!”马恩缓缓说道:“我(身shēn)边那济南府派来的师爷,已经问清楚了,这调拨下来购买进官仓的银子,不足两万两,而官仓,至少还需要三十万石,才堪堪回复战前的光景,这么大的缺口,你以为官家会从哪里补上?”

    “那前些(日rì)子,这粮价一(日rì)一个价格的往上涨,怎么没看见官府有什么动静!”张三愣了一下,一拍大腿:“我明白了,这是官家在养猪了,不养肥了,怎么好下刀宰杀!”

    想明白这点,他不(禁jìn)苦笑起来,看来,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在刀口上了,敢(情qíng)自己就是那第一个被宰杀的肥猪啊。

    不过,事(情qíng)还没有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至少,眼下主管此事的人,算得上是自己人,就算他囿于上命,不能放水放得太明显,但是,稍稍通融通融,还是没问题的。

    “我四海商行该怎么做?”他脸色严肃起来,这马恩是不是教中的人他不清楚,但是,和四海商行的渊源,那是可以肯定的,此刻他来不及请示自己的堂主,也唯独只有对这马恩唯命是从了,能将损失减少到最少,他相信堂主和面前的这位前分掌柜,应该都是乐于见到的。

    “封仓的粮食,我可以还给你,不过,这发卖的价格,至少也比市面上低一成,不过,据说商行里所有的粮食,加起来,也不过一万石不到,这样的价格发卖,只怕几(日rì)之间,就要卖完!”马恩想了想,说道。

    “我可以直接卖给官仓,不是说,官府有银子收买么,总比直接充公了血本无归的好!”

    “这个,暂时不用担心,总不能让商行亏得太厉害,你这粮食,始终用低于市面的价格发卖,到时候自家的卖完了,别家的咱们还不能卖么,济南府那么多粮商,总归有几个看不清形式的,充公嘛,充他们的就好!”

    马恩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这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着实有点说不过去,只怕自己这查封四海商行粮仓的消息,今(日rì)里各大粮商都已经得到了,只怕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四海商行的下场呢。

    干脆自己一不做二不休,将四海商行推出来,让他领头平抑米价,那么,那些粮商肯定以为四海商行已经投靠了官府,充作官府的狗腿子,这么以来,自己对四海商行的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板子,也就上上下下都说的过去了。

    “这事(情qíng),只怕四海商行今后的买卖,怕是要有些遭人嫉恨了,这得罪的可是一帮人呢,张大哥,这事(情qíng),你看做的做不得!”马恩认真的问道,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确定,白莲教在济南府哄抬米价,有没有别的什么目的,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做买卖,哪里没几个对头的,咱们商行可一直就遭人嫉恨来着,这个不怕,只要济南分号的银子,上缴的时候,没有上次那么难看,这事(情qíng),有什么做不得的!”

    张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不就是帮着官府卖点平价粮食么,只要四海商行的利益不受损害,这算得了什么事(情qíng)。

    马恩看了看从一出来就一直没说话的吴绿鬓一眼,“吴姑娘的意思呢?”

    “不要问我!”吴绿鬓用手拢了拢发梢:“你们说的,我不懂,我就是小姐(身shēn)边的一个丫鬟,这些做买卖的事(情qíng),一想到脑子就发疼!”

    .。。.

    苏石头使劲系了系自己的裤带,看着面前排成长龙的人群,有些发愣。他昨(日rì)里听说官府封了那四海商行的库房,心里还一阵高兴呢,叫你们涨价,叫你们涨价,再这样下去,就是吃粥都吃不起了,这些没良心的商人,一个个都改砍头。

    可是,一大早,在街上去玩耍的女儿,就跑回来叽叽喳喳的告诉他,在街对面,好多人都在抢着买米,他一下心动了,这样的(情qíng)况,可能是那一家店的米,特别便宜,才有这么多人疯抢。看了看家里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米缸,他狠了狠心,从(床chuáng)头摸出家里最后的一块碎银子,来到了街上。

    尼玛,这是四海行的卖米啊,济南府里,找不到一家比四海行更黑心的了,大伙儿这是都吃错了药了吗?还是四海行使了什么妖法,叫大伙都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去买他们的黑心米。

    “陈二婆,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他急忙的问道,“石头啊,米价降了下来呢,四海商行今(日rì)的米价是一两四分银子一石,这家的掌柜的真邪(性xìng),一会卖得比所有铺子都高,一会卖得比所有铺子都低,不管了,只要便宜,好歹得买点放家里!”那陈二婆婆继续絮絮叨叨,苏石头却是没有继续听了,看看远处那有些模糊的米牌子,又看看(身shēn)边的长龙,他毫不犹豫的站了进去。自己的银子能多买几斤米,也许家里人就可以多熬几天,到了买不起这米的时候,也许,这几斤米,就能救一家人的(性xìng)命。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