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差事不是这么办的

    马恩想过很多种的假设,比如那位四海商行的掌柜油滑无比,派个人来敷衍下自己,比如这王世伟带人去,直接就吃了闭门羹,更极端的,是自己的这些属下去,刺激到了四海商行那根敏感的神经,直接大打出手或者是卷着铺盖逃得无影无踪等等,他都想过。浪客

    但是,他怎么想,也没有有想到,王世伟低眉耷眼,带回来的,居然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一个熟人。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两人嘴里几乎是同时蹦出了这句话,然后,就是不约而同的扭着头,对自己(身shēn)边的人说道:“你们先出去!”

    王世伟目光复杂了看了看马恩,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应声而出。而更在吴绿鬓(身shēn)后的那几个家丁打扮的汉子,则是充满疑惑的看着吴绿鬓,吴绿鬓点点头,示意无妨,他们这才齐齐走了出去,站在门外,和带着他们一同来的锦衣卫们,大眼瞪着小眼。

    “你怎么在济南?”马恩见门关上,忍不住先开口道:“不成你家小姐真真是无人可用,连你都派到这边来来打理生意了!”

    “你还没告诉我,明知道这四海商行,是小姐的产业,你还折腾个什么劲儿,你这人真没良心,在京师留下的烂摊子,小姐费了多少心力为你善后,你就这么对咱们小姐的!”吴绿鬓忐忑的心,已经完全放下来了,既然主持这事(情qíng)的锦衣卫是马恩,那她还有什么担心的呢!

    “你当我没事找事做啊,济南城有四海行的分号,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们倒是厉害了,人家正儿八经的粮商,一石也不过挂出一两八的牌子,你们就敢挂出二两,不管谁在我这位置,第一个就得找你们的麻烦!”马恩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不是这么缺银子吧?”

    吴绿鬓也气呼呼的坐下来,伸手拿过马恩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毫不矜持的一饮而尽,这一路来,她瞎七瞎八想了很多,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场面。

    “我说,你妹妹呢?”马恩看到了她,自然随口问一下吴嫣然,至少,在马恩的心目中,吴嫣然这个大萝莉比这个御姐气质慢慢的吴绿鬓,要熟络亲近得多。

    “我还以为你第一个开口问的是娜泽呢!哼!”吴绿鬓没好气的说道:“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马恩被抢白了一句,实在是有些无语,这丫头怎么像吃了枪药一样,处处看自己不顺眼呢。

    “我这不正要问吗?京师里一切可好?”

    “都好,就我不好,千里迢迢被小姐打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吴绿鬓恨恨的说道,不过,至于为什么被打发来这里,她是肯定绝口不提的,出京前闻人凝的话,还犹在她的耳边:那马恩终究是要到济南的,你这去,主要是看着他,看他做些什么,书信报给我知,若是他有为难的地方,不妨伸手帮上一帮,不过,济南的人事,自然有济南的人负责,你就不要插手了。

    换句话说,要不是因为马恩,她此刻应该正在和她妹妹,在京师里跟着小姐,舒舒服服的过着(日rì)子,而不是应该出现在这看起来有些兵荒马乱的济南城。

    “都好就好!”马恩点点头,“四海商行这济南分号的掌柜,不是那叫张三的么?怎么你被请过来了,你们的人,取个假名都这么没新意的么,前年我从云南去京城的时候,随着我们一起去的人,就有个叫张三的,如今这济南分号的掌柜也叫张三,就不怕撞名?”

    “谁知道你说的那个张三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不过,这济南分号的张大哥,可是真的叫张三,乱取笑人家的名讳,很好玩么?”吴绿鬓白了他一眼:“张大哥昨天出城去接货去了,江南来的货,你那些狗腿子,不依不饶,非得带人过来问话,我不来,谁来!”

    马恩摸了摸鼻子,微微有些尴尬,江南的货,毫无疑问,那其中也有青云号的货,说来说去,这四海商行,还算是自己的代理商。

    “那米牌,我叫人去给你摘了,四海商行,又不是靠这个营生吃饭,在这事(情qíng)里凑什么(热rè)闹!”马恩摆摆手:“布政司和都指挥使司把这差事交下来,整饬一下这城中的秩序,总是要拿几个人,砍几个脑袋的,你们凑这(热rè)闹,不是给我出难题的吗?哄抬物价,搅乱民心,这可是大事!”

    “这事(情qíng),又不是我管的,你和我说有什么用!”吴绿鬓歪着脖子,有些笑吟吟的说道:“这事(情qíng),肯定是张大哥一手办的,没准还是小姐的意思呢,你这么本事,你去找他们说啊,和我说不管用!”

    马恩皱了皱眉头,这白莲教不是省油的灯,挑起民愤之后,再揭竿而起聚众作乱,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不会是想在这济南府搞什么起义之类的吧,那可就真的作死了。

    “那他何时回来?”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吴绿鬓似乎很喜欢看他为难的样子,依然笑语盈盈。

    “什么都不知道,你还这么一头扎进来,今儿要不是我在这里,换成另外一人,你还以为你这样的说辞,能过的了关?”马恩嘟囔了一句,抬起头来,正色说道:“这个事(情qíng),你不要搀和进来,等那张三回来,再给我一个交代,这米,商行是不能再卖了,不管仓里有多少,我都给收了进来,按照官仓的价格,送到官仓去!”

    王世伟站在门外,听屋子里隐隐约约的声音,有心走近一些,听个分明,不料诸杰眼睛一瞪,目光里满是凶意,骇得他连退几步,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惊慌。

    诸杰和他去张府这一来一回,虽然没有什么(热rè)(情qíng),总是(身shēn)上带着那么一股淡淡的傲气,但是,也是没有过于冷淡于他,他以为自已和对方已经熟络了,不料这一眼瞪来,他才醒悟过来,那屋子里的那位年轻百户,就算这诸总旗再怎么不服气,终究和是和他们是自家人,而自己这个师爷,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

    不知道在庭外站了多久,王世伟腿脚都微微有些发麻到时候,他面前的那道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来,那位笑得一脸甜丝丝的张夫人,盈盈朝着屋子里坐着的马百户礼了一礼,走了出来。看到王世伟,这位张夫人还微微笑了一笑,然后径直带着她的人,走了出去。

    “诸总旗,王师爷,你们进来!”马恩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两人一听,急忙走了进去。

    “正主儿找不到,拿人家妇道人家过来,王师爷,你在济南府衙门,就是这么办事的么?”马恩的脸上,微微有些不悦,王世伟张口结舌,脸上青白了半天,终于无从辩解,对着马恩做了一个长揖:“是学生鲁莽了!”

    “这边的事(情qíng),你暂且不用管了,商行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米牌已经摘了下来,府里的衙役过去,虽然那商行里人,颇有不忿,倒是也没有和官府对抗的胆子!”

    “摘下牌子还不够,带了这么一个坏头,让人家有样学样,我们还怎么做事(情qíng)!”马恩冷笑了一声:“封仓,你和济南府的人带路,让吉总旗带着他的人,去封了对方的粮仓,想济南府不会连对方的仓房在何处都不知道吧?”

    “这个倒是不难打听!”王世伟本来被马恩这么一训斥,很是低落,一听到马恩没有为难于他,反而又给了他一件新差事,心思顿时又活络起来。

    “去吧,我(身shēn)边的人,也给你几个听用,要是这事(情qíng)都办不好,你还是回知府衙门去吧!”马恩淡淡的说道,却是不容置疑。至于他说给几个人听用,毫无疑问,这位百户,已经不大放心他办事,而是放几个人在他(身shēn)边监督于他。

    王世伟点头哈腰而去,马恩这才回过头来,对着诸杰诡秘的一笑:“诸总旗,想不想赚些银子花用!”

    ..

    张三站在码头上,看着运河上正在忙碌着下货的苦力,眼中没有一丝波动。

    船是从杭州而来的,所有的人都以为,这船里装着的是总号里运来发卖的各种商品,其实,他知道得清清楚楚,这三只船,装的不过都是些粮食而已。江南的粮价,和山东比起来,简直是便宜得令人发指,这个时节,做这粮食买卖可比商号里做的其他的买卖,利润要大得多,更重要的是,这简直是无本买卖。

    船到济南,卸下粮食,回程的时候,拿着盐运衙门的盐引,去朝廷的盐场装上几船盐,回到江南,又是数番的利润,而他做的,不过是保证商行的运作,再顺便打通盐盐运衙门的关节而已。

    一想到这些,他心里有些烦躁,这类事(情qíng),原本不是他擅长的,和这些勾当比起来,他更喜欢刀光剑影的厮杀生活,看着自己微微鼓起的肚腩,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这(身shēn)功夫,也知道还能剩下几成。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