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给面子怎么办

    王世伟不慌不忙的在前面走着,在他的(身shēn)后,是诸杰等几个锦衣卫,此刻诸杰和那些锦衣卫的(身shēn)上,都穿着普通士卒的衣服,就连诸杰这个锦衣卫的总旗,(身shēn)上也不知道从哪里扒拉来的一件鸳鸯袍,还是不特别整洁的那种。

    当兵的能有几个整洁的呢?所以,在外人看来,这衙门的王师爷怕是领了这几个兵痞子,去找谁家的晦气去了,如今的济南城,别的不多,就是兵多,这兵卒们也是要吃喝拉撒的,以王师爷在衙门的关系,调这么几个兵卒办点私人的事(情qíng),倒是也不怎么奇怪。

    不过,这王师爷怎么朝着西城那边走去了,那边不是那些致仕的老爷的宅子,就是咱们济南府有名有姓的大户的宅子,王师爷这是犯浑了么,人家宅子里的护院都一打一打的,带这么几个兵丁去找人家晦气,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了些,真要遇见个计较的,还有门生故吏正在做官的,那可就是倒了大霉了。

    路人猜测狐疑的眼神,王世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埋着头,仔细的想着自己的措辞,那四海商行的掌柜,应该是有些后台,不过,这后台远在京师,他在知府衙门这么久,可没听说过有哪位大人特意关照过对方,纵使有些关系,也是拿银子经营出来的关系,也不足为患。若是第一次立威,找这样既有点影响又没甚后台的四海商行,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位百户大人运气还真好的?他微微笑了起来,这差事一下来,四海商行就跳了出来,简直是配合得默契无比,这真要是一开始就碰城里的苏家,齐家,还有司马家这些大户,这位百户大人,还不知道会头疼成什么样子。

    他一路想着心思,不知不觉,那杨柳(阴yīn)下的宅院,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宅子他虽然没进去过,但是上次主簿家里去吃酒的时候,倒是有人指点过,他确认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诸总旗,就是这里了,咱们请这位掌柜的去回话,是用知府衙门的明天,还是用北镇抚司的名头?”他扣着门环,突然想起这个来,回头那么问了一问。

    “当然是咱们北镇抚司的名头,咱们天子亲军,是为朝廷效力,关这济南府衙什么事(情qíng)!”诸杰淡淡的说道,话中却是带着一股傲气,显然,即使他是一个总旗,也没有将这一地方府城的衙门看在眼里。

    王世伟点点,用力扣住门环,使劲敲了起来。

    .。。.

    “妖孽!”吴绿鬓很不想用这个词,才形容自己的宗主,但是,她翻来覆去,似乎脑子里除了这个词,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闻人凝了。

    她居然是怎么知道,这马恩会来到济南?若是说她一路派人跟着马恩,吴绿鬓是不太相信的,马恩先是去的德州,那是大军集结之地,纵然有几个暗宗弟子传递消息,战乱之时,谁又能保证这消息准确。马恩是年前离开京师的,而吴绿鬓则是正月过完了之后,才被闻人凝派往济南的,如果说这不是凑巧,那么,自己的这一位宗主的算计能力,也实在是太厉害了些吧!

    可是,她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宗主算计这么厉害的话,她明明掌握着令人生寒的力量,明明可以在这大乱之地大有作为,为什么会将这些宝贵的精力浪费在这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身shēn)上。这个马恩,相貌也不算是特别出众,武艺更不用说,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的武艺,那都是恭维他了,除了会赚银子,会钻营以外,简直就一无是处。

    这样的世道,常常让吴绿鬓为自己(身shēn)为女子感到遗憾,这正是好男儿做大事,建功业的时候,可这马恩,丝毫没有进取之心,整(日rì)盘算的不是他赚钱的买卖,就是盘算怎么赚更多钱的买卖,就算他在自家庄子里,让邬元那个冤大头给他调教那些少年,估摸着也是为了自己的买卖做的更加稳妥,为了保护自己的产业才做的举动,这人的脑子里,除了银子,应该就不剩下其他什么的了。

    年前那场冲突,虽然说是因为她们姐妹而起,但是,这个混蛋,居然在京师里大闹一场,留下一个乱摊子就脚底抹油跑了,也不知道小姐花了多少心思,用了多少手段,才面前平息了这场闹剧,不过,听说那林木下场可有些不大好,去青楼鬼混居然从楼上摔了下来,现在估计还躺在(床chuáng)上呢,一想到这个,她嘴角不知不觉浮现出一丝笑意。

    “吴小姐,外面有一群当兵的来拜访掌柜的!”一个青衣小童走了过来,打断了她的沉思,她从远处,慢慢收回目光,回过头来。

    “张大哥呢?”她微微有些奇怪,这种事(情qíng),不应该禀报给她啊。

    “老爷出去接货去了,临走的时候,交代小的们,府里和铺子里的事(情qíng),他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听吴小姐的!”

    “哦!”吴绿鬓了然的点点头,四海商行分号明里做些什么买卖,暗里做些什么买卖,这都是有成规的,虽然他是宗主亲自派来的,可这事(情qíng),张三这个分号掌柜不告知她,也是正常的很,毕竟两人根本不是一条线,就如同她不会将自己的真正来意,告诉给张三一样。

    “那去回了他们,掌柜的不在,叫他们改(日rì)来吧!”她漫不经心的拢了拢有些散乱的发丝,随口吩咐道。

    “前面的人这样说了,可那些人根本不管,说是掌柜的不在,也得找个能在铺子里做主的!”小童脸色有些不忿,还有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对方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谁知道你家掌柜是不是知道他的事犯了,畏罪潜逃了呢。”

    “嗯?”吴绿鬓微微一怔:“你刚刚说是当兵的,不是公门中的官差?”

    小童点点头,吴绿鬓笑了起来,原来是来打秋风的,如今这济南府里,没被打过秋风的商户,还真没有几个,不过是当兵的混点酒钱((嫖piáo)piáo)资罢了,一般只要不过分,被打秋风的,连报官都省了。

    “按定例打发他们走吧,以前怎么做的,叫大家就怎么做就是了,这种事(情qíng),以后不要来问我!”

    “可是..”小童犹豫着,“北镇抚司”似乎是个很厉害的衙门,那些人说起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要不要说给这位吴小姐听呢,他们为什么那么笃定,好像这报出这个名头,不管府上谁主事的,都得出来见他们呢?

    “可是什么?”吴绿鬓瞟了这个小童一眼。

    “可是他们说,他们是北镇抚司的!”小童不再犹豫了,反正消息已经禀报清楚了,吴小姐去不去见那些人,那就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了。

    “北镇抚司?”果不其然,如同小童料想的那样,这位文文静静的吴小姐,一听到这个名字,霍然就站了起来:“来了多少人,有没有带着兵刃什么的?”

    “来了十个人,兵刃也有,不过,领头的那人,府里有人认识,是知府衙门的王师爷?”

    “就十个人?”吴绿鬓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只有十个人的话,那肯定不是被官府发现了宗门的事(情qíng),要知道,以这宅子里的人手的实力,这十个人,进来拿人的话,她有把握让这些人,连一个报信的都逃不出去。张三留下的人不说,就是她,也不是孤(身shēn)一个人来济南的,跟着她的,还有闻人凝派给她的一组人,如今就在后宅歇着呢。如果是官府有心对付这里,肯定是调一营兵围住这里再说,就像当初对付她在的庄子一样。

    “我这就出去,你去后院,将这事(情qíng)给我那几个下人说一声!”她定了定神,打发走小童。没过多久,四个家丁打扮的汉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转(身shēn)朝着前院走去,那四个家丁,悄无生息的跟在了她的背后,随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

    “((贱jiàn)jiàn)妾见过诸位大人,家里简陋,下人们怠慢了,还往诸位大人,不要见怪!”

    就在王世伟等人,等着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帘子掀开,一张俏脸儿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能以这样的(身shēn)份来接待他们,毫无疑问,这个俏美娘,是那张三的夫人,再不济,也是张三的侧室。王世伟还好,诸杰看到眼前的女子,却是(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吞了一口口水。

    “你家老爷呢,咱们客客气气来请他,是给他面子,这么躲着不见人,那就太不给我们面子了!”王世伟有些恼火,他可不想在那位年轻的百户大人面前,第一次办事就给办砸了。

    “您是王师爷吧,可真不凑巧,我家老爷,昨天就出城去接货去了!”吴绿鬓很是无辜的说道:“要不是这样,我一个妇道人家,能这样抛头露面吗?”

    “那今(日rì)四海商行的米牌,是谁挂出来的,不要告诉我,那你是铺子的伙计,自作主张?”王世伟没好气的说道:“看来,这位夫人,你和你家老爷,也听过我们北镇抚司的名头,如今说这些没用的,您是不打算给我们面子呢,还是不打算给我们面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