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唐赛儿

    这是一个破败不堪的村庄,荒芜的田地,在暮色下死气沉沉的屋舍,无一不告诉人,这里也许曾经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地方,但是,如今剩下的,除了萧瑟,还是萧瑟。

    几只野狗在一个刨开的土包前面争抢着什么,呜呜的低吼声,成了这片寂静的天地里,唯一的声音。一声凄厉的吼叫响起,一只体瘦弱的野狗,显然是被它贪婪的同伴,狠狠的咬了一口,夹着尾巴,负疼逃到了一边。

    渗出鲜血的狗腿,红着眼睛的它,死死的盯着将自己驱赶开来的那只强壮的同伴,犹豫着是不是再次加入争夺的行列,知道饥饿的滋味的它,当然清楚在这个地方,即使是一块作为食物的腐,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突然间,它的耳朵竖了起来,使劲的用鼻子闻了闻风中的气味,远处传来的声音和熟悉的气味,让它登时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它看了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又看了看正在争抢腐的同伴,不声不响的挪动子,朝着不远处的树林悄悄跑去。

    声音越来越大,可以清晰的听到是人的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土包上正在争抢腐的野狗们也察觉到了有人靠近,但是,却是舍不得眼前的食物,只是,他们争抢的动作,显得更加激烈了。

    “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犹如晴天霹雳响起,野狗们一呆,然后被吓得四散而逃,一直跑到他们认为足够安全的地方,这回过头来,不甘的看着这群打搅他们进食的人类。

    可惜的是,这群人类似乎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甚至对他们的逃窜,也没有追赶的意思,只是一个个面目古怪的看着他们中的一个,脸上的笑意,怎么都遮掩不住。

    “老爷,又没中,这些野狗,都跑得远了,手铳打不到了!”马福忍着笑,接过马恩手中儿臂粗的手铳,熟练的用通条清理着这个手铳中的残渣,然后重新装上火药和铁砂。

    “这不科学啊!”马恩看着远远逃开的野狗,一脸的郁闷:“这么近,连二十步都不到,居然连一条野狗都没撂倒,这真的是神机营装备的火器么?”

    “老爷,说话要算话,这手铳可是您亲自找来的,不是神机营的有能是哪里的!”马福乐呵呵的笑道,显然老爷自己掉进了自己设的子,他心里非常愉悦,在看看后的同伴们,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见证人的模样,更是心下大定。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成,今儿就在这村子歇下来,不走了,马福,拿过来,我再试一枪,我就不信这邪了,一整天别说是野狗,连鸟都打不下来一只,这火器,难道真的不如弓箭长枪!”

    马恩的郁闷,是有缘由的。军前效力三个多月了,德州的这位大将军李景隆,除了收拢残兵,就是整顿军备,不知道是被北军吓破了胆还是真的打算积蓄力量再决一死战,反正,这几个月,零零碎碎的战事不少,但是,真正大打倒是没有,连带马恩这个锦衣卫百户,也没有多少新鲜事做,除了在德州附近州县晃,且美其名曰的“刺探敌,收拢残兵,肃清匪徒”。马恩也乐得自在,与其在那个犹如大兵营一般的城里窝着,他更愿意在外面晃,至少,在他头上,没有了那么多的指手画脚的上官。

    准确的说,他眼下是在后方,在他和燕王的兵马之间,还隔着一座德州城,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燕王的兵马若是遇见他们这一小撮人人,肯定是连渣都吃得不剩,马恩不觉得自己这几十号人,可以抵挡燕王的铁骑。

    当然,这也和城中效力的锦衣卫,他的份实在不算低有关,即便是再军前效力,他还是属于锦衣卫这个系统,普通的军官,还管不到他的头上来。他这所谓的军前效力,能博得几分战功固然是好,但是,就是碌碌无为,也不会有人追究于他,德州都乱成这样了,谁有空来为难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就算真为难,难道还不成将他赶回京师不成,那倒是遂他的意思了,至于想拿锦衣卫的士卒当大头兵炮灰使,那些军官想都不用想,锦衣卫没廉价到这个地步,这种乱命,抗了也就抗了,马恩一点都不怕。

    前些子,马恩得到了一个手铳,从某个不知名的神机营的小旗手中得到,花了多少银子,那也就不必说了,但是,这是火器啊,轮到对火器的认识,马恩不敢说眼下德州这个范围内,他数第一,至少,他绝对可以排名到前十以内,要知道,某个从警校毕业的家伙,击成绩,可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

    可是,这个大明朝已经制式化、实用化的手铳,还是狠狠的打击了一下马恩的自信心。这手铳笨重不说,两尺来长,二十多斤,他实在是想不通,这样的玩意,怎么能称之为“手铳”,好吧,笨重就不说了,装药麻烦,一次只能发一发也不说了,可这手铳点燃火绳之后,那些铁子儿的轨迹,也太鬼神莫测了吧,不到十米的距离,对着都打不中,难道,这大明朝的火器,就是靠声响吓人的,不带这么玩的啊!

    不是那些穿越的亲们,到了有火药的时代,步枪,机枪啥都是小菜一碟的吗?手指随便动动,就改良火器,貌似,这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随着从那个神机营的小旗那里买来的铁砂和火药逐渐快消耗完,马恩彻底的对这玩意死了心,这东西比起滑膛枪还不如,滑膛枪还可以依靠面积杀伤提高命中,可这玩意,想打到人,要么就是这人就站在枪口前,要么就是这使用的人,人品无双,不然的话,这玩意,还真没多大实用价值。

    “砰!”又是一声巨响,野狗们又朝着村子外面跑开好远的一截,不过,依然是杀伤力等于零。马恩这次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将手中的手铳丢给马福,回头对着后的少年指了一指前面的村子:“进村!”

    少年们留下十余人护卫马恩,其他的人,三人一组,分别朝着村里跑去,这几个月,这样的事他们已经做的很纯熟了,起码,从眼下的这架势看起来,颇有几分老卒的意思了。

    不到片刻,在村子了搜索了一遍的少年们跑了回来,果然是以前遇见的荒村一样,整个村子因为战事的原因,都已经荒废了,除了几个实在走不动在村子里等死的老人以外,村子里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逃灾去了。这里靠近战区,兵灾比匪灾更甚,普通百姓哪里承受得住。

    找了间大屋子,一行人住了下来,自然有人去找水找柴,生火做饭,和前几露宿相比,今天晚上,显然要舒服多了,众少年围着火堆坐着,数来的疲惫,仿佛也随着火堆上冒着气的汤,慢慢消散开来。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袅袅升起的炊烟,在这样的暮色中,是多么的打眼,尤其是在这个已经荒芜了这么就的村庄中。在炊烟升起的那一刻,在这距离这个村庄,不到五里的一处山岗上,正有人在看着这一缕炊烟,脸上流出一丝喜色。

    “是官兵吗?三姐?”山岗上,一个瘦弱的少年,凑了过来,朝着正在出神的少女问道。

    少女很邋遢,和少年上的穿着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她眼睛很清澈,很澄净,这种干净之极的眼神和她上的邋遢,构成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仿佛干净和邋遢,同时出现在她的上,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一样。

    她回过头来,朝着少年笑了笑,没有说话,后的长弓,在暮色中泛着微微的光芒。

    “我去看看!”少年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自告奋勇的说道,他知道大姐在忧虑什么。

    “小心些,若是对方人多,悄悄的回来,咱们的吃食,还能撑的几天!”少女温和的说道。

    “知道了!”瘦弱少年灵活的跑下山岗,一声唿哨,山岗上又跑下来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少年,两个人一汇合,立刻就朝着远处炊烟袅袅的村庄跑去。

    少女靠着一棵小树,慢慢的坐了下来,看了看四周,不大的山岗上,小小的树林里,一百多号人或坐或卧,安静无比。她随手拈起一根草茎,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任由口腔里,慢慢充斥着一股青青的苦涩味道。

    她看了看树林的这些人,这些人,都是自己的乡亲,若不是自己,也许大家不用像现在这般,放着好好的家园不住,而躲避在这个荒僻的树林,任凭蚊叮虫咬。但是,大家除了看着他的眼神有点畏惧,没有一个人发出怨言。她知道,大家有些害怕,一个温文贤淑的小媳妇,转眼间就变成一只暴怒的雌虎,大家都是难以接受。

    不过,她无所谓,丈夫死了,死在那几个丑陋无比的官兵手里,那么,那些官兵就得死。不管自己丈夫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的这些乡亲,他死了,自己就得为他报仇,她一点都不在乎,就是这些人不跟着她,她也不在乎,这个地方没有什么留恋的了,她要回家,回青州的家。

    她是唐三姐,她是唐赛儿!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