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最毒莫过妇人心

    林木很是得意,俨然是府里的大功臣一般,指挥着下人们,将那些从铺子抄来的物件,一样样清点,一样样的放进库房,尼玛,真看不出来,那个青云号破铺子里,居然还有这么多好东西,这可值得老鼻子钱了,和这个铺子相比,自家府上的买卖,简直有点寒酸。

    “这个,这个,这个东西,你们认识不?”看着箱子了一块块石头,他有些犹豫,这玩意和普通石头没什么两样,这对方这样子郑重其事的放箱子里,总不归是吃饱了没事干,他低声问道自己边的小厮,那两小厮已经被林夕放了出来,虽然萎靡不振,但是自然知道自家主子是个什么货色,急忙凑过去看了看,然后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这个,还真没见过!不会是压舱石吧,这些海外的宝贝都是听说用海船运回来的,没准他们搞混了!”

    “你家压舱的石头,用铁箱装着放在库房里啊!”林木没好气的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的赶开他们两个:“肯定是原石,你们知道个,那些上好的美玉没琢磨之前,都是这个样子的!写在单子里,上号玉石四箱,入库!”

    在后院佛堂,林夕正小声的给越国公夫人在禀报着这次的收获:“那锦衣卫百户马恩,不声不响,却是好敛财的手段,家宅里的那些好处,兵马司的人分润了去,不过老奴掌了下眼,和这商号里抄没的物件相比,倒是差了许多!”

    “这样也好,给了兵马司这些甜头,这些虚名儿,自然是要他们去担的,也免得都察院的那些死板们鸡蛋里挑骨头,不过,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在京师中,能做得起偌大的买卖吗?你刚刚是说,那铺子里抄没的物件,价值比咱们的买卖一年赚的银子还多!”国公夫人微微有些疑惑。

    “此人应当有人照拂,所以,据说他城外还有产业,老奴就没有去碰了,万事留一线,后好相见,适当的教训教训他和他后的人,告诉我们越国公府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也就够了!”

    林夕的话比较隐晦,但是国公夫人还是听得出来的,和几个小鱼小虾亮亮爪子,越国公府丝毫不惧,但是如果对上同等的对手,这越国公府就未必有这样的底气了。

    “阿弥陀佛!”她低声颂了一声佛号,“挑选些精巧出奇的,给宫里送去,不,我亲自去,好些子没去看看宝成长公主了,如今在陛下眼里,宫里能说得上的话的,怕是也只有这位长公主了吧!”

    “林木那孩子,这些子就不要出府了,就说我说的,他要不听,打断他的腿,断了腿在家总比丢了命在外面的好!”

    “是!”林夕躬应道。

    与此同时,京师天地商行总行的后面,闻人凝也是一脸的寒霜,在她的记忆中,这样狼狈的形,还没有几次,而在他父亲过世后,她一直顺风顺水,哪里还曾有过被人堵在屋子里的时候出现。要是堂堂白莲暗宗的掌印元帅,被一群巡城的兵丁给拿了,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了。要不是顾忌着娜泽,那天晚上,他自己都有动手大杀一场的冲动了。

    “娜泽小姐已经平安到了小西庄,我们安排在庄子附近的人回报说,这几,没有看到庄子里有什么人马走动,那些少年们,依然每在跑!”一个笑得一脸和气的掌柜模样的人,在闻人凝耳边轻轻说道。

    “马恩在城外庄子里看我们的笑话呢?”她冷哼了一声:“我前脚答应了他照看他那点摊子,后脚就被人给抄没了,这是在打谁的脸呢,更别说,他那练兵之法的好处,平你看到,都不觉为甚,但是当晚上,两个半大小子两柄长枪,就愣生生的守住屋门,面对十几号兵丁,丝毫不落下风,你现在还觉得我送人去他那庄子里练兵,是多此一举吗?”

    “能被马恩挑做护卫的,肯定都是悍勇之士!”那掌柜辩解道。

    “昏聩!”闻人凝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那我告诉你,这两人半年之前,面黄肌瘦,手脚无力,更是没有摸过刀枪,你怎么解释,而小西庄里,胜过这两人的,没有二十,也有十五,这两人不过是一个识字,一个孤僻,才被他带在边的!”

    “绿鬓,这几,你熟悉熟悉商号的运作,不懂的,问嫣然和冯堂主!”她有些颓废的坐了下来,若是手下的人都是这般脑筋,这般目光短浅,那她实现不知,差点被人堵在家里的事,也就有可原了,这纯属能力问题,“然后,这京师的商行分号,你来接手!”

    “你京师的差事交卸了吧,去内三堂做做文书的事,这些年,看样子你是享清福的子多了点,遇事,都不愿意动动脑子了!”她微微摇摇头,片言只语之间,便决定了一个面前这个人的下场。

    “小姐,我觉得这不是紧要的事!”在那掌柜苍白着脸退了出去后,吴嫣然轻声说话了:“刚刚小姐也说过,马恩没走,可不就一直盯着我们,反正咱们的份和他的份,都彼此不是秘密了,马恩把这事,越闹越大,会不会其中还有什么深意?”

    “能有什么深意!”闻人凝却是比吴嫣然更了解马恩一些,两人的眼界不同,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就不同:“第一看看我能不能践诺,若是我不能践诺,那他说的代为练兵自然是也算不得数的了!”

    仿佛马恩就站在他面前一样,她嘴角微微冷笑着:“别真的以为我和他还有什么主仆的分,一纸契约,能束缚到他这样的人吗,这人,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你们也要记住,以后在马恩,甚至马恩的人面前,提都不要提这个话题,他越坐大,这个话题就越忌讳!”

    “嗯,知道了,小姐,那第二呢?”

    “我们都知道了,这马恩投了燕王一党,我敢肯定,他的买卖里,肯定是有燕王的银子,咱们不着急,燕王的人可就要着急了,眼下山东打得如火如荼,可有人比咱们更却银子,这第二嘛,马恩大抵也是掂量掂量自己在燕王阵营里的分量,顺便借咱们,暂时一下力量,我敢打赌,今,最迟不过明,咱们不动,也会有人出手了!”

    真的不出手嘛?不,闻人凝不这么想,整件事的根子,不是在马恩砸了对方的几家铺子,而是在那个叫林木的纨绔子弟上,若是不是这个家伙,惹出来的这么多的麻烦,哪里会有她昨的狼狈。

    只是昨这么一闹,这家伙只要脑子没有坏掉,肯定会一时之间躲在府里不出来,他闻人凝再势大,率人在京师围攻堂堂的国公府这种白痴事,她还是做不出来的。要是真当京师三大营七十二卫是摆设的话,她白莲暗宗早就不知道覆灭了多少次了。

    得找个法子给那家伙下个,好好的出了这个恶气才成!她眼珠子转了转,在吴家姐妹上转来转去,那家伙色迷心窍,让这两丫头去,不成!不鱼没有钓上来,鱼饵让人给吃掉了。想着想着她嘴角露出一丝丝微笑,她想起一个人来了。

    准确的说,是两个人,一对姐弟而已,正在杭州活的滋润无比的乐巧儿乐进两姐弟。

    要说起坑蒙拐骗,设局下,暗宗里不是没有能用的人,不过,这件事,既然是有马恩的影子在里面,闻人凝第一时间想起和马恩有关的人等,自然也是正常的很。论起这起市井里的勾当,这两人可以说是里手行家,祖传手艺。尤其那乐进,在云南时候憨憨居居好想除了赌博啥都不会的一个笨小子,在杭州这一年多来,简直是如鱼得水,加上有暗宗门里,隐隐约约的支持,如今杭州府的那些市井人物,倒是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个“乐大爷”的存在,也算是打响了名号了。

    “叫乐家姐弟过来!”一旦决定,闻人凝便不再迟疑,“不管他们用什么法子,我要看到这越国公胡大海家败落下去,如果有需要,扶持那个纨绔子弟林木袭爵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必须对咱们言听计从,服服帖贴!”

    她的这番打算,并没有瞒着马恩,发出召唤乐家姐弟的信息的同时,她也派吴嫣然去了一趟小西庄,毕竟这法子看起来狠,但是却不是一朝一夕能见效的。吴嫣然言辞中,隐隐也暗示了一下,你不是还有助力啥的,现在就可以用了,对付官面上的人,白莲宗能想到这样的法子,已经很勉强了,这原本就应该用官面上的人去对付的啊,至于对付那些市井无赖,贩夫走卒,三山五岳的江湖好汉,这才是我们专业啊!

    马恩晒然笑了,这男子和女子行事,果真区别大的很,宝树的意思很简单,晚上派人到几个前捣蛋的家伙家里,削点头发,留个字条什么的警告一下,虽然解气,但是,论起这狠程度,还是远远不及闻人凝的法子,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等到他数月之后回来,那越国公府会被那个纨绔,败落成什么样子。

    “铺子现在没多少买卖,不碍事,等到开船来了,这铺子可就耽误不起了,这段时间,够你们作的了吧!”他笑吟吟的问道。

    “应该够了,赶得上开的买卖!”吴嫣然很是肯定的点点头。

    “那我可就高枕无忧了,放心的去山东去了!”马恩笑意更甚,家里不用担心了,他还琢磨个什么劲儿,安安心心去军前效力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