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要去军前效力

    “少爷,打听清楚了,那个锦衣卫的确是有点来头的,那一片的人都认识,小的随便找人问了问,就问出来那人是那片的锦衣卫百户,那铺子,怕是他也有几分干股的,难怪这么着急上心的!”

    东城摘星楼二楼的一处暖阁里,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丁,正低着头,向着林木汇报他的所得。暖阁中间是一桌杯盏狼藉的的酒席,显然屋里的主人,用过酒饭了还没来得及要人收拾。酒桌对面的牙上,一截雪白的玉臂从被褥中露了出来,隔着蚊帐,说话的小厮都能看见那一头隐隐约约的青丝。

    林木就坐在边,显然刚刚和帐中女子**了一番,看起来还有点疲惫,听到小厮这般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儿,你跟着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还这么没眼光,在这京师里,一个芝麻绿豆大点的百户,算的上有来头么?至于他有没有干股,昨里他不直接承认了么,还要你打听个啊,一点都不懂爷的心思,那两个小妖精的来历,姓氏,子,打听清楚了吗?”林木有点恼怒,这厮跟了自己这么久,怎么还这么没眼色。

    “那两位姑娘姓吴,倒是就住在不远,他们主家好像很少露面,是个本分人,不过附近的人,偶尔也见过她一次!”还好林木打听到一点,要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给自家主子交差了,他说完这些,又兮兮的凑了过来,讨好的说道:“听说,这锦衣卫百户马恩,到是极好女色的,不仅仅宅子里养了个苗女,还养着一个色目女子,很多人见过那色目女子,皮肤到是白得跟什么似的!”

    “在那一片的,是锦衣卫哪个千户?”林木想想了,这两个女子也好,他们后面的主家也好,依仗的无非就是这个锦衣卫的百户,把他弄下来,一个商家,难道还不算任由自己揉捏了么?至于那色目女子,他也微微有些动心,不过,真弄了对方下来,这锦衣卫百户的家自己可以不要,这些女人,难道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了吗?

    “是锦衣卫京卫第三千户,好像上一任千户得罪了人,被发配到军前效力去了,如今是一个姓周的千户在坐堂!“

    “不认识这人,以前是干嘛的?”

    “好像是走了兵部尚书齐大人的门路,这才升上去的,少爷不认识他不要紧,以少爷的份,去拜访拜访,难道还怕对方不买账么?”

    林木听的他话,挥挥手,赶了他出去,却是坐在边沉思起来。

    结交个锦衣卫千户,这花的本钱可就大了一些,而且他要是不打出舅舅的名头,是怕人家还真的就能给他甩脸子,锦衣卫这些鸟人的德行,他可是见得不少,那是说翻脸就翻脸的,要结交他们,可是要真金白银的,这个,不划算。

    他扒拉扒拉自己包袱里认识的人,却赫然发现,自己虽然嘴里说一个“芝麻绿豆大点的百户”,但是,他还真拿人家没什么办法,他一介白,除了有个好舅舅,什么都没有。

    “这事不能这么办?”他琢磨了半天,心里想到,就算把这货弄不下来,也要把他弄走,北边不正是朝廷大军在评叛吗?经历司里花点钱,比直接面对面和对方对着干强多了,而且,这也不算干涉锦衣卫的事,不过是自己提了个建议,对方“能力卓越,武勇过人”,眼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自己也算是为朝廷荐举人才,这是好事啊!

    。。。。。。。

    三天后,一纸调令,传到了马恩的手里。

    “德州军前效力?”马恩看着这张调令,脸色有些难看。德州是什么地方,那地方现在乱的跟什么似的,几十万大军在那里,脑浆子都打了出来,自己去那里放,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是有人举荐了马大人?”杨士奇倒是没有他这般失色,武人嘛,有点军功,总是升迁得快一些的。

    “只怕未必是什么好心,这事,我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马恩有些恼火,自己刚刚在这京师里,打出一点小小的的局面,这一去,可不就前功尽弃了,被人家摘了桃子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在燕王哪里博前程。

    “这边的差事,有没有说如何安排?”杨士奇问道。

    “估计是怕我不乐意,调令上没说,不过,我这要是一走,上面怎么会不派人过来,这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没人眼红才怪呢?”

    “倒也未必,马大人这要是离开,你手下的这些锦衣卫,平里在青云号拿钱拿习惯了的,未必买新来的百户的账,可要是走了青云号,他们的子,可未必如今这么滋润了,这个到是不担心,再说了,虽然不知道是被人举荐还是被人坑害,这军前效力,总有个时,马大人若是在军中做出点功绩,这要回来,也不是简单的很的事,在德州,有马大人的功绩说话,在京师里,有马大人的银子说话,还能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杨士奇给马恩分析道。

    “而且,听说德州的战事,已经出现了眉目,北军已经快打到济南了,这个时候,马大人在乱军中,取得得功绩,似乎不是很难的事!”杨士奇看着马恩,眼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他这意思马恩懂,这个功绩,指的恐怕还是在燕王那边的功绩。

    锦衣卫军前效力是干什么,当然不是和大头兵一样上阵厮杀,主要干的还是刺探报之类的事,至于刺探那边的报,那就看马恩的股坐在那一边了。

    “马大人庄子里的那些人手,也可趁机历练一下,没见过血的士卒,练得再好,也成不得悍勇的,难道马大人没这个想法?”

    马恩听到杨士奇的话,还真有些动心了,要是只是在前线历练几个月,带着那些少年去,对自己,对自己的这些人,还真算不得坏事,只是叫下放下生意这一趟,万一这银子的来路出了问题,那他还真的没法给燕王交代了,青云号里,燕王府可丢了不少人手进来。

    “嗯,还有几功夫,我好好的琢磨琢磨!”马恩应道,脚下走了出去。

    调令是直接送到他的宅子里来的,他直接拿来找杨士奇问计,这一出杨士奇的院子,马恩脚下直接就朝着闻人凝那边走去,想到生意上面,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闻人凝,闻人凝虽然是白莲中人,但是,她手下那天地商行的地位,怕是也是白莲的敛财工具,到是和青云号是燕王府的敛财工具的质差不多,若是自己怕自己离开之后,这事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请闻人凝来照看,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而且,他还不用担心闻人凝暗地里拆他的台。至于代价,代价总是要付出一些,若是闻人凝开价过分,燕王府的人,怕也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闻人凝也不知道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反正马恩每次来她院子看到她的时候,总是见她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不是在院子里看书听竹,就是像眼下这般,坐在温暖如的房间里,看着一本本马恩一看都觉得头疼的账本。

    “冯叔!”马恩见过闻人凝后,和有些意外在这里看到的冯健南打了个招呼,冯健南含笑点点头,却是不说话。

    “你稍微等等,就快完了!”闻人凝将手中的账本,翻得哗啦啦的响,马恩也不着急,坐下来,品着吴嫣然上来的香茗,鼻腔里充斥着女子房间里特有的香气,琢磨着自己的事

    片刻功夫,闻人凝看看完了账本,双手一合,对着冯健南说道:“就这样的,没甚问题,你去办好了!”

    冯健南点头接过账本而去,这个时候,闻人凝才笑吟吟的理会马恩:“你不是今儿知道咱们商行盘账,特意要分红来的吧,你放心,你那一份,少不了你的!”

    “我可不是为这事而来的!”马恩眼里,早没有了那香胰子带来的那点分红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离开,去哪里?”闻人凝果然脸色一凝:“你这官儿不是当得开心的吗?难道是。。。。。。”

    “不是!”马恩见他神色,知道她想到燕王那边去了:“不是燕王府的意思,是经历司的调令,朝廷的意思,说什么我能力卓越,武勇过人,调拨至军前效力!”

    “你还武勇过人?”闻人凝本是一脸严肃的听着马恩说话,一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就是嫣然也比你的功夫好!”

    马恩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这还真的是实话。

    “好吧,你要离开京师,特意到我这里来,要我托我照顾你那小人么?”闻人凝眼珠一转:“放心好了,她和嫣然绿鬓他们好着呢,即便你不说,这两丫头也见不得她吃亏的!”

    “是关于商行的事,我想了想,若是我离开,只怕你最合适帮我照看这铺子了,我想,总没有人赶在白莲口里夺食的吧!”

    “你其实想说的是,是没有人敢在燕王府嘴里夺食吧,而让我背了这个名头而已,你那铺子做的什么勾当,我可是清楚的很,要是有人坏你们的买卖,只怕第一个着急的,不是你我,而是你那位远在北平的王爷吧!”

    马恩更尴尬了,虽然他知道闻人凝对青云号的事,肯定不是一无所知,没想到人家是一水儿的门清,直接就当面把话挑明了。

    “那你干不干,银子什么的,我就不说了,你也看不上这点钱,我也知道!”

    “干,为什么不干?”闻人凝这个时候,终于显现出她的杀伐果断起来,“半成,我要半成的利润,我不管这半成是从你的那份里出,还是燕王府那里出,你总不能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吧!”

    “成!”马恩一口答应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人家这要价不离谱。

    “你先别急着答应,还有,我给你五十人,这五十人,你在城外庄子里,怎么练的你那些人手,你就给我怎么练他们,为期半年!期间的花费,不用你掏一个子儿!”

    “原来,这半成是用着这里啊!”马恩笑了起来,也不是特别奇怪,对方练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他都懒得去琢磨了,白莲教,干什么营生的,这还用想吗?

    “半年之后呢!你就不怕我把你这些人拐跑了啊!”

    “半年之后,若是我满意,咱们的合作,可以继续啊,至于你青云号的铺子里的买卖,我们的渠道,也不是不可以用的,虽然我取了半成,但是,我敢担保,这买卖转的银子,绝对不会比我没取之前少!”

    “好,一言为定!”马恩站了起来,“我会交代邬元,留下些练得好的做队正,你的人,直接去庄子里就好,先说好,我的人之负责练,若是有什么麻烦事,那还得你去摆平的!”

    “一言为定!”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