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草包无双

    耿炳文可以说是大明朝最善守的战将了,没有之一,朱元璋的心思大致是很好理解的,为了给自己的孙子留下个铁打的江山,凡是善于进攻的那些开国老将们,都被他七七八八杀得干干净净了,留下一个善守不善攻的耿炳文,那是帮他孙子看守江山的,即使有反意,也成不了什么事。他肯定没有想到他死后这才多久,耿炳文就会被他孙子拎去当做大将,去和自己能征善战的四儿子去打擂台。

    朱炆这是也没办法,他那太祖高皇帝爷爷,手段太过于凌厉了一点,大铡刀挥来挥去,能打的几乎都杀光了,朱炆自己做的太平皇帝,手底下净是一帮文人班底,这能打的武人,打着灯笼火把也找不到几个,能够放心用的,可以执掌大局的,更是寥寥无几,这个时候,哪怕耿炳文不擅长进攻的路数,也不得不赶着鸭子上架了。

    前线大败的消息,是九月底传到京师的,建文帝启用了自己的表亲曹国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为大将军,接替在中秋夜被燕王在真定杀得仓皇而遁的耿炳文,显然,燕王已经开始站稳了脚跟,而此刻朝廷不不得不以认真的态度对付皇帝这个桀骜不驯的叔叔了,举全国之兵,李景隆率领五十万大军,沿途收拾耿炳文的残兵败卒

    ,到达山东德州,于北军成对峙之势。

    消息在京师里散播开来的时候,马恩笑了笑,按照历史的进程,基本上可以说,建文丢掉江山的最大罪魁祸首就是李景隆这个只知道纸上谈兵的大明赵括了。建文帝搜刮家当给他凑的五十万能战之士,就是在这家伙手里被败了个精光的。

    李景隆本是绔绔子弟,素不知兵,“寡谋而骄,色厉而馁”,小字九江,明太祖朱元璋姐孙、曹国公李文忠子。建文帝即位,甚被重用。洪武十九年(1386年)袭父爵封曹国公,喜读兵书,多次赴湖广、陕西河南练兵。曾掌管左军都督府事,累官至太子太傅。

    说句实话,燕王靖难,如果没有建文帝委任李景隆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大草包做大将军的话,那成败还真的是五五之数,李景隆的老子李文忠打得蒙古骑兵狼奔豕突,可谓是一员虎将,可就是虎父犬子这个词好像就是专门为给他们父子用而断生的,李景隆除了他长相和他老子相似以外,他老子的本事,那是一成都没学到。除了夸夸其谈,其军师才能,简直是不值一哂。有人拿他和历史上的赵括相并称呼,可是在马恩看来,就算是赵括,也比这货强上许多,至少,赵括兵败时候,以殉国,而这家伙,却是丢下自己的人马,跑的比兔子还快,逃得了命。

    “东翁,何故发笑!”杨士奇看着马恩,不觉得此时是一个发笑的好时机,就算是燕王大败了耿炳文,可是李景隆携五十万大军去收拢残军,怎么看形势都是怎么严峻,马恩怎么能笑得出来。

    “杨先生,这李景隆此人,你怎么看?”马恩笑而不答,反问道。

    “曹国公李文忠之子,颇具才干,将门虎子,又在湖广陕西练兵历练过,想来也是不差的,要不然,朝廷也会将大将军一职叫给他!”杨士奇张口就来,不涉足军中机密,李景隆的这些消息,在市井中就打探得到,他能知道也不足为奇。

    “颇具才名?”马恩淡淡的笑了笑:“那也未必,道听途说而已,皇帝若是不换掉耿炳文,说不定王爷还有些伤脑筋,真定虽然南军大败,可王爷不过是肃清了北平周边,耿炳文老骥伏枥,又擅长防守,三十万大军,虽然损失了一些,却也不是王爷能现在吃得下的,京师里的这些文人啊,哎,文人掌兵,也就这样了也好,对咱们来说,这是老天爷也在帮咱们啊!”

    “东翁似乎很不看好那李景隆?”杨士奇知道兵事,可是他并不知人,更不会有马恩穿越几百年的见识,马恩和李景隆未曾谋面,便知道此人的格为人,而他看到的,却是五十万大军压境,北平危在旦夕。

    “也不说是不看好,只是。。。。。。”马恩突然停下了话声,朝着院门处怒喝一声:“谁,谁在那里!”

    他和杨士奇的说的话题,可谓是隐秘无比,院中除了他们两人,就是连新近的他的贴小厮马福都不得进来,这些话题的内容,哪怕是泄露了一丝半丝,立马就能给他招来杀之祸,他哪里敢马虎。

    一个影现了出来,翠绿的裙子,和四周的花木混为一体,倒是没有多大的区别,方才马恩正是看到一片裙角,这才大声喝问。

    “是我!”闻人凝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神秘兮兮的说什么呢,我是来找杨先生的,可不是找你的!”

    一见是她,马恩顿时有些头疼起来,在这家里,闻人凝的地位可谓比他要超然得多,马恩对这女人的感觉,可说是很难说清楚,这女人名义上还是他的主人呢,地位能不超然吗?更令他郁闷的是,已经成为他房中人的娜泽,对这个似乎什么都知道一点,又好看的女人,好感还不是一点半点,马恩不在家的时候,大部分时候,娜泽就腻在闻人凝那边的小院里。

    “大大方方进来就是了,不用这般鬼鬼祟祟吧!”马恩揉了揉鼻子,重话不敢说,只能这样抱怨几句。

    闻人凝瞟了他一个白眼:“我哪里知道你这个大忙人会在杨先生的这里啊,谁知道你整天那么忙,这会儿工夫野到什么地方去了,怎么,今天不用看着自己的买卖了?”

    “小姐,我是锦衣卫好不好,不是商户!”马恩被他抢白几句,郁闷得紧。

    “你算了吧,你那锦衣卫是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和你那帮猴子们说去了,杨先生,你给我看看,我这得了副米芾的字画,借你法眼一用,看看是不是真迹。”说完,闻人凝变戏法一样,从后摸出一个卷轴,递给杨士奇,看得出,她还真是来找杨士奇来鉴定字画的。

    马恩不再言语了,至少,闻人凝的份,听到他这些有些犯的话,也算不得什么,再怎么说,她也不会告发他的,若是外人听到了,恐怕马恩就要考虑到杀人灭口的事了。

    闻人凝轻轻的将画卷来舒展开来,一双白皙的手,稳定无比,没人知道她,心里头正在翻滚激。马恩和杨士奇的这些话语,他可是听了一个真,虽然马恩和燕王有些若有若无的联系,这些子来,她早就察觉了出来,但是,听到马恩不纠结于他那些赚银子的买卖,而评论天下大势,朝廷举措,她还是第一次,就她和马恩而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谈这个话题的氛围的。

    朝廷五十万大军剑指北平,谁都看得出燕王危矣,但是马恩居然不放在眼里,更是对那朝廷的统兵大将军不屑不顾,这简直太让人震惊了,这可不是马恩在胡吹大气,她算是了解马恩了,这人,本就不是一个浮夸的人,更何况这些话语,是他和杨士奇私下里的言语,看样子,还生怕别人知道,那么说,这些话就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了。

    这些子,马恩忙碌那些商贾之事,她原本心里头对马恩的那不可告人的想法,已经渐渐淡薄了许多,哪里这么巧,明王出世就会被他恰巧遇见,这马恩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慧的人罢了,她这样劝慰着自己。转世明王可是有大神通的,若马恩真是转世明王,这么久了,哪里还不弄出点惊天动地的动静来。

    可马恩这一番话下来,她心里又有些动摇了。不过,这些想法,她肯定不会露出来什么端倪,反正那李景隆率军已经北去了,不过是什么结局,她迟早是看到,如果连这等未卜先知的本事,都能掌握,这可就不是什么小聪慧能解释的,这可是无上的大神通了。若是真的如此,等到李景隆大败而归的时候,她可就真的要和马恩好好谈谈了。

    微风轻轻拂过小院,带起院中梧桐上的几片落叶,三人在微风伫立,凝成一幅温馨的画面,落叶在他们的脚下打着旋,不仅不带丝毫的寥落,更是显得这院中有几分温暖。在院子外面,炊烟已经袅袅升起,那是厨房在准备晚上的饭食,偶尔有管家叱责下人的声音,那是新来的丫头做错了事,被马恩新找的管家逮到了。

    在院子外面,整条胡同和京师的所有的胡同一样,各家各户,有炊烟升起,有倦人晚归,更远的地方,隐隐有钟声传来,那是紫金山上的寺庙在做晚课了。

    暮色中的应天府,安静祥和得不带丝毫的狠戾之气,这就是大明的帝都,卡洛琳眼中的全世界第一等繁华的城市,她很可能这辈子最后的家园。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