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慵懒的下午

    家里突然多了一帮人,准确的说,是多了一个人,带着一帮人,这让燕小翠颇为有些不大自在,虽然大哥吩咐她,尽量呆在后宅和母亲在一起,但是燕小翠若是如此的听话,她也就不是燕小翠了。

    这人,就是大哥说的那个锦衣卫?看起来,一点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没有了嘛。

    在最开始的害怕过后,燕小翠对这个带着几个兵丁住在自己家里的马恩,感到有些好奇起来了,原本这些官兵到家里来,就好像夜猫子进宅子一样,总不会有什么好事的,但是,似乎大哥和老师,并不怎么担心?而自己换做了女装,大哥看到了也没怎么说话。

    她站在院子的拱门下,看看大哥那边的厢房,又看了看那个锦衣卫住的厢房,一时竟然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往那边去?这两天,可把她憋坏了,虽然不能出府,但是也不能老是窝在房间里,出来在自己家的院子走走,也要避讳人,这真让他御姐,可是要出去,肯定是要经过那锦衣卫住的厢房的,自己被他看到了,要是他起了什么坏心思,那自己又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大哥肯定在和老师商谈什么,而且,他们谈的肯定是大事,自己在这些事上,决断不如老师,见识不如大哥,除了进去听一听,实在的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貌似他们也没叫自己啊,那就是没自己的事了。

    卡洛琳终于不再抱怨了,在旅馆里住了几,又被马恩带回那个她印象非常不好的破村子,她还是颇有些怨言的,可眼下住进这么豪华雅致的园子里,她心就突然变好了,前几天那种不快乐,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心里琢磨,这才对嘛!只有住在这样的地方,才和主人的份相配嘛!

    除了告诫她不出走出宅子,马恩倒是也没怎么限制她,整天在耳边叽里呱啦的听着埃米尔和卡洛琳鸟语花香,也不是个事,燕忌南这宅子里,藏书还是比较多了,难得悠闲一下,马恩直接就把卡洛琳和埃米尔撵了出去,自己随手抽几本书,在屋檐下晒晒太阳,看看书,也算是偷得浮生半闲,反正边有安游击派来的几个亲兵,也不担心他们出事。

    正在院子门外纠结的燕小翠,一下子就引起了卡洛琳的注意,这还是她进这个宅子里,第一次看到这个院子的人呢,马恩边有人服侍,连燕忌南派给他的丫鬟,都用不上,马恩这样坚持,燕忌南哪里会在这等小事上忤逆他的意思,自然是由得那几个粗手大脚的兵卒暂时充当仆役了。

    “啊!”燕小翠正在瞎想,突然被凑在面前的人脸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仿佛受惊的兔子一样,一下退开好几步,待到看到面前是一个年岁和她差不多的女子,这才轻抚口,一副余惊未消的样子。

    “咦,居然是色目人?”乍见卡洛琳的相貌,虽然吓了一跳,但是燕小翠很快镇定下来,虽然她没有看见色目人,但是听他的老师杨士奇也说过关于色目人的一些事,这“深目高鼻,瞳有异色”不是书上描述的色目人是谁。

    卡洛琳结结巴巴的从口里蹦出个“你好”两字之后,后面的就不知道怎么说了,还好,埃米尔这几天的填鸭式教育,多少还是起点作用的,虽然不是很流利,但是总算是让人听得懂了。

    “吃了吗?”她怪腔怪调的说道。

    燕小翠微微弯腰了一下,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吃了!”

    自己家里,出现自己不认识的色目人,毫无疑问就是那个锦衣卫带来的人了,这家伙,和大哥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边随时都带着女人。燕小翠心里暗道,嘴里却没停:

    “姐姐是马大人的家眷吧,燕家宅子大虽然大了点,但是格调却是粗疏得很,姐姐住的可曾习惯?”

    燕小翠叽里咕噜一大串,卡洛琳登时就抓瞎了,埃米尔办的可不是汉语速成班,学了几十句常用语的她,出来前还沾沾自喜,可和人这么家长里短,那就真的是鸡同鸭讲了。

    “哈哈哈!”马恩实在是忍不住了,见到卡洛琳抓耳挠腮的样子,简直是喜感十足。

    卡洛琳回头一看,马恩正在在屋檐下,捧腹大笑,也是立刻喜上眉梢,她扭过头,对着燕小翠,指指自己,又指指马恩:“主人!”

    哦!原来,不是家眷,只是一个下人啊!燕小翠明白了卡洛琳的意思,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些,可是看在卡琳娜眼里,这神色就是有些茫然了。少不得不由分说,拉着燕小翠,就往马恩那边的厢房走,那里头还有埃米尔先生可以做翻译呢,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大明女孩儿,卡洛琳很有兴趣和她交流一下。

    卡洛琳可比不弱不风的燕小翠力气大多了,燕小翠还来不及挣扎,就被带到了马恩的面前。

    “小翠姑娘!”马恩记却是不错,一眼就看出这是前自己来的时候遁走的男装少女,至于份,他早已经知晓,此女正是燕忌南唯一的妹妹。

    “哦,马大人!”燕小翠猝不及防,被拉了过来,此刻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局促的给对方见礼道,低下头来,眼神一瞥,却是看到马恩手上拿着一卷书,正是她曾经翻阅过的宋词集子《黄楼集》。

    “卡洛琳,你这大明话儿,还得加紧学习才成!”马恩用书敲了敲卡洛琳的头,“我说什么,你听懂了么?”

    卡洛琳瞪大眼睛,点点头,好像真的听懂了一样,马恩和燕小翠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马大人,这位卡。。。卡小姐,不通我大明的言语?”燕小翠怯怯的问道,除了门口两个眼睛都瞪圆了的兵卒,这位锦衣卫的大人,貌似也不是那么难亲近嘛。

    “坐,坐!”马恩抬抬手,指指屋檐下的椅子:“是啊,卡洛琳来我大明还没多少子,言语要通,还是要不少子,要是等到他能识字断文,把这书上的字儿都认全,怕是有得熬了!”

    燕小翠的眼神随着马恩手里的书卷上下晃动,那好奇的样子,就连马恩也看出来了。

    “怎么了,小翠姑娘想说什么,直说无妨!”

    “马大人喜欢东坡居士的词作吗?”马恩手里拿着的一本,正是苏轼的《黄楼集》,燕小翠一眼就看了出来,在他的印象中,锦衣卫这等粗鲁武人,就连识字只怕都够呛,更不说赏文析词了。

    “苏东坡的词啊!”马恩微微一愣,他可没打算和对方讨论诗词,他住的地方应该是杨士奇曾经住过的屋子,书不少,他随手抽了一本,见到熟悉的诗词,也就随便看了看,没想到燕小翠居然很感兴趣的样子,你说,一个商人家的女儿,又不是什么官宦小姐,有没有必要像个女文青一样见到诗词就眼睛发亮,非得和人家探讨探讨啊!

    “苏东坡的词,我自然是极喜欢的!”他微微一笑,露出颇为不好意思的样子:“看惯了大江东去,再读一首江城子,如识得其人,该大气磅礴的时候,大气磅礴,该缠绵悱恻的时候,缠绵悱恻,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才是真正我辈应该向往的啊!”

    “老师也这么说呢!老师最钦佩的就是东坡居士了,说东坡居士那样志存高洁的人,才能写出那样的好词,不过,我更喜欢易安居士一些,可惜,老师看不上,说易安居士的词作虽然清婉淡丽,却总是格局太小,不过,我觉得,一个女子,要是能写出那样的词句,比起很多男人来,已经不知道强上多少了!”

    果然是一个小文青!马恩看了看眼前的燕小翠,心里已经鉴定完毕。野生萝莉加文艺青年,这样的属,在他来的那个时代,应该是很吃香的,可是在这大明朝,估计最后,也不过是一个洗手作羹汤的结局罢了,这里可没有多少女文青生存的土壤。

    “格局小,自然有格局小的好处,躲进小楼成一统,有的时候,也算是幸事,真如谢道韫一般,难道又是女子的幸事了?”马恩微微摇摇头,点了点对方。谢道韫,东晋才女,王羲之的儿媳妇,“昔王孙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家姓”中的“谢”,即是指谢家。其家世好,才名高,却是晚景凄凉。马恩在此做比,自然是提醒对方,作为一个女子,幸幸福福平平安安的过子,比追求那些才名来说,要好上无数倍了。

    不过,见到燕小翠眼中神彩连连,他也知道白说了。反正燕忌南若是真的下了决心,把握住自己给他的这个机会,靠山了燕王的这条大船,燕家总不会败落下去,有了娘家的照拂,即便是燕小翠出阁了,想必子也不会很难过。

    燕小翠虽然不以为然,但是,她到是很愿意和一个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人,谈谈这些诗词,在两人的絮絮叨叨中,一个下午,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消磨了过去。

    和燕小翠的相遇,只是这秋下午的一个小小插曲,也许,在北平附近的某一地,燕王的北军正在和朝廷的兵马打生打死,但是,这个下午,那一切都和马恩没有关系。诗词,美女,还有一个叽里呱啦发誓要最短时间内学会大明话的不知道算得算得上美女的卡洛琳,在慵懒悠闲的气氛中,将马恩的这个下午,塞得充充实实。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