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垄断之利 双赢之举

    马恩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是也从来没有当自己是一个好人,其实某些时候,好和坏的界线,实在是模糊不清,不过至少有一点,马恩自己是清楚的,在前世那种机械的接受命令、执行命令的生活过后,再有一次机会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他绝对是想换一种活法,让自己活得率一点的。

    就像眼前,这个叫燕忌南的,明显的就是不知所谓,难道老子的模样。长得好像买卖人口的人牙子一样么,精虫上脑的家伙,你就是再装得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也改变不了你骨子里那的本质,穿得再齐整,你也是个衣冠禽兽,再说了你当现在的洋妞是满街的大白菜啊,随便就可以捡一个回去供你发泄火。

    所谓的率所谓,自然是就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马恩不觉得自己鄙视一个色鬼兼土包子,有什么不对,难道在这鸟不拉屎的渔村,他需要买这燕某某的面子么?

    回到先前吃酒的屋子,余风和刘黑疤吃的汤汁淋漓,已经快到尾声了,显然正事没有做完之前,两人都是没有多少心思尽吃喝的,见到马恩进来,后卡洛琳犹豫了一下,还是更在马恩的后。刘黑疤看到进来的两人,咧嘴笑了笑,对着余风说道:“鱼肚儿,你这个兄弟,对付女人有那么一啊,这小娘皮是个胭脂马,这就给上了嚼头了?”

    “那是你没本事好不好,你不行,不见得我这兄弟不行!”余风也凑趣道,刘黑疤也不着恼,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肚子里垫巴垫巴就行了,先去看看我那帮孩儿,弄得怎么样了,还是老规矩?”刘黑疤站起来,对着余风问道。

    “当然,老规矩!”余风点点头,朝着马恩笑了笑,马恩明白,这是要去看货了,当下微微侧着子,让刘黑疤走在了前头。

    码头上的货物,已经放了很大一片地方了,船上还不时有人抬着箱子什么的下来,不过,后面下来的东西,明显比刚刚开始搬下来的那些粗重货物,要精细多了,刘黑疤带着他们二人,就是朝着这些后来运下来的货物那里走去。

    “咱们亲兄弟明算账,生意是生意,交是交,一码归一码,只要你有足够的银子,哪怕是这些东西全部给你鱼肚儿都没问题,你也知道,我只要真金白银的,别用那些宝钞什么的玩意来糊弄我!”

    马恩听了到刘黑疤和余风这样说着,不苦笑了一下,先前余风张罗着用现银运到这个小小的渔村来,马恩还微微有些担心,如果按照余风说说的,有几家甚至几十家买家的话,每一家买家准备的现银,合在一起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万一这些海盗黑了他们一把,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马恩和余风,这次准备的银子,足足有五千两白银,别看这个五千两,似乎不是很多,可是一锭锭的纹银,加上装银子的箱子,也足足装了三车,这个时节,除了朝廷的军饷漕银,这样大笔的银子流动,可还真的不多了。余风就曾经说过,他之前最多的一次,也不过就一两千两银子,那时候他就已经是感觉在冒险了,毕竟,他们做的这买卖,不管官还贼,谁都敢扑上来咬他一口的,说是他们吃的一碗风险饭,也不为过。

    至于为什么不用金子,而是用银子,马恩倒是没有问,毕竟这金银的兑换,还是有着差额的,用银子显然要比金子划算的多。

    “这次鱼肚儿你带了多少银子过来?”刘黑疤也不客,直接指着自己船上下来的货物,“你先挑,挑完了,我再开始发卖!”

    “五千两!”余风答道,刘黑疤倒是眼睛微微一亮,他这船货,其实他估算起来,大致也就值得七八千两的,没想到这次余风带了这么多银子,这么算起来,这一大半都要给余风了。

    “不知道刘船主的货,一共值得多少银子?”马恩笑这说道,“其实,就是全部给了咱们,咱们也吃得下的!”

    “嘿嘿!”刘黑疤扭过头来,对着马恩说道:“我这可不止五千两银子的货!”

    “余掌柜,你眼神好,你带着人去挑货吧,我和刘船主说说话!”马恩淡淡一笑,对着余风说道,这分辨货物好歹品质之类的,他也比不上余风专业,相信他即便是不插手,余风也会将这五千两银子,切切实实的花到实处。”

    引着刘黑疤在一边走了几步,马恩开口说道:“刘大哥,我这样叫刘船主,不会太冒昧了吧!”

    “冒昧个啥,有话直说,天亮咱们就要走,今个儿晚上事多着呢?”刘黑疤不知道马恩要对他说什么,直言不讳的提醒道。

    “刘大哥每次来这任家村发卖这些货物,估计每次到了最后,都会一些货物因为价格太高,而这些接货的人没有现银,不得不折价发卖吧!”余风看了看货物那一堆,既然这刘黑疤只收现银,那么他就不信,这些商人们会带比他更多的银子过来,要说这些商人,不提防这些海盗,那才是怪事呢,眼下这村里,一群商人,都有上百的护卫了,图的是啥,还不是图得个安心。

    “这倒也是,总不成又拉回去,拉回去了,在海上遇到了更好的玩意,这些货色,也是一个丢进海的下场!”刘黑疤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马恩的确说中了他的心事。

    “刘大哥有了夫人没有?”马恩话题一转,却是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娃娃都两个了,我说,你到底想说啥!?”刘黑疤一下没反应过来,有些跟不上马恩的思维。

    “这就好办了!”马恩搓了搓手,“你看,因为银子的不凑手,刘大哥少赚了多少银子,大明的水师是个什么什么德行,刘大哥想必也知道,若是有那么一处岛屿,刘大哥用比较亲信的人,比如令公子什么的,在那里打理,以后直接有了货,就送到那里,而咱们商号,再直接派船,带着刘大哥说的银子数目,直接上岛交易,岂不是又省事,又赚得更多,还免了兄弟们这么一趟趟辛苦。”

    马恩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无非是设立一个中转站而已,而且,听余风说,在山东,他的出地就有一处不错的私港,这样的话,不仅仅是刘黑疤的货,甚至其他的海盗的货,他都可以这样一并收拢起来,到时候,他等于就是垄断了这个门路。他领着燕王府的命令坐大这买卖,现在最缺的就是货源,每次都有别人来分一杯羹,那就等于自己少赚了大把的银子了,能做独门生意,当然是最好了。

    “你就不怕你上岛,我杀了你的伙计,吞了你的银子?”刘黑疤看了看面前这个一直号称来看闹的家伙,啧了一声反问道。

    “做买卖嘛,总得但得几分风险,咋说了,同样都是陈大当家的兄弟,总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同室戈吧!”马恩真的到是没怎么担心,反正第一次去交易的,肯定会是余风,有啥风险,让他去担待就是了。

    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不是军火,不是贩毒,而是垄断,这一点,马恩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说,也许这样买到这些赃物的价钱,会贵上那么几分,但是,利润的增长,绝对比这增加的成本要打上很多很多。哪怕是小范围的垄断也是一样。

    这刘黑疤是陈祖义的手下,对于那些缴纳了巨额银子在海上行商的海船,肯定是不敢打劫的,因为即使他劫道了这些货物,他也无法出手,这些海商那个不是家丰厚,和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被他们发现自己的货物,出现在了哪个商号,那肯定要追查得个明明白白。海盗那边,缴纳了银子得不到平安,哭诉到了陈祖义哪里,陈祖义肯定觉得失了面子威望,少不得也要拿几个动手违反他规矩的人开刀,这样顺藤摸瓜之下,这动手的人,一定讨不了好。

    也就说,别看这刘黑疤为一船之长,真正赚钱的来路,尤其是属于他自己的那部分,还真的不多,起码,马恩就可以保证,像今天晚上的这些货物卖出来的银子,有很大一部分,是要上缴到那个海盗之王陈祖义那里去的。

    他这个建议,对于刘黑疤来说,就非常有吸引力了。第一,这是两人之间的私下交易,不会发卖很多人,自然出了纰漏,刘黑疤可以一推二五六,而在海上他想劫谁就劫谁,再也没有后患,财路自然大开了;第二,设立这个中转站,只要刘黑疤自己安排的人手不出问题,这些银子就是他自己净赚的,至于是否上缴,上缴多少,那就看他自己的心了,银子当然赚的更多了;第三,尤其是第三,自己的人去他的地盘交易,还带着足够的银两,他不用担心吃亏也不担心自己耍诈,货物的出手有了保证。

    马恩不信,除了这么像他这样零打碎敲的,陈祖义的地盘里,就没有专门收赃货的商人,要不然,陈祖义那巨大的海盗集团,打劫来的货物哪里去,总不归是他们自己内部消化了吧?刘黑疤的赃货卖到天津来,很明显他不是在陈祖义哪里混的特别好的一批,要不然,用得着为这点银子冒这么大风险吗?

    刘黑疤在那里沉吟这,很明显,对于马恩的建议,他也有点动心了。

    “不着急,刘大哥考虑一下,我这几还会在天津逗留,刘大哥若是有意思,随时再来详谈也不迟!”

    “那好,容我想想!”

    两人在这里说话间,余风已经点买了很多的货物,随着他的指点,马上有了苦力上来,运走了这些货物,看着这副景,在远处被拦住的那些商人,慢慢开始鼓噪起来了,这值钱的玩意都被人挑走了,轮到他们了就是人家挑剩下的残羹冷炙,那还有个的意思,于是有人大声喊道:“当家的开始发卖了么,这不让人过去,莫不是今不做咱们的买卖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