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飞来艳福 相机而动

    第一百一十八章飞来艳福相机而动

    心不正,则眸必睨焉!从一个人的眼里,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鬼,马恩问话的同时,看了看余风一眼,发现他也是一脸的茫然。

    不会是有官兵来了吧,自己这个正牌子的锦衣卫,被官兵当海盗给逮了去,那可就是闹了笑话了,马恩正皱眉间,只见余风边的一个手下,快步走了出去,片刻功夫,他立刻就走了回来。

    “两位掌柜的,没事,是咱们的人怕人手不够用,从别处找了些苦力过来,这会正在吃饭呢!”

    余风点了点头,向马恩解释道:“晚上来船,怕搬运的人不够,钟老二也算是个做事稳妥的人!”这钟老二想必就是余风在当地留下的人手了,听得此言,马恩这才稍稍去了疑惑之意。

    “出去看看!”马恩倒是不是对这些所谓的苦力感兴趣,只是老是憋在这屋子里,余风说的那些闹景象,未必就看得到了,在交易之前,他倒是有看看那些天津城里来的富商们,到底是个什么做派。

    埃米尔捧着饭碗,死命的往着自己的嘴里扒着饭,饭是白米饭,还有两条小鱼,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伙食了,而且,管事的那个大爷说,不够的话,还可以去添饭,饥肠辘辘的他,此刻眼里还有别的事,只顾专心的对付这属于自己的这份食物。就连一艘巨大的海船,在夜幕的掩盖下,缓缓的驶进这个简陋的码头,他都没没有在意,其实就是他在意,这件事在他看起来,也不会比这香喷喷的白米饭更重要的,尽管他知道这些人只是让自己吃饱了更有力气干活也一样。

    船只慢慢的驶近,这个时候,站在码头上的余风,也看的清楚甲板上那些四处走动的人影了,显然,这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落帆,下锚,搭上跳板,所有的事,都进行的有条不紊,甚至没有发出多大的嘈杂声。没多大的功夫,就见得几条人影,在几个壮汉的拥簇下,就从跳板上走了下来。

    “鱼肚儿,老子就知道是你,上次老子来,就没看见你,听说你发财了啊,哈哈哈!”领头的大汉,目力相当不错,老远就看到了正在和马恩说话的余风,大着嗓门喊道。

    “这是刘黑疤,这条船是他的,是个狠人!”余风在马恩面前低声说了一句,就迎了上去:“大个儿,你这是在拿我开心不是,发个的财,在岸上捱子呢,哪里有你在海上快活!”

    那个刘黑疤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余风的肩头,看得马恩都有点替余风疼的慌,余风却是恍若未觉,哈哈笑了一声,和刘黑疤搂了一下,旋即分开来。

    “这次有什么好货色,可不能像上次那样糊弄我了,上次那些货色,早知道我就不收拢了,全丢给天津的这帮破烂玩意,白折腾了一趟了!”

    “哪能呢,还是老规矩,好货色当然是自家兄弟先来!”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马恩这边走了过来,待到马恩面前,余风站定了脚步:“大个儿,给你引见一下,这是马掌柜,和兄弟合伙做这买卖,是个爽利人,算不得外人!”

    刘黑疤站直了,朝这余风看了看点点头,算是给了余风这点面子,不过,看他的神色,只怕还是只认余风的,纯粹就是拿马恩当是路人甲了。

    “既然是余肚儿你的兄弟,做哥哥的,岂能没有一点见面礼!”刘黑疤歪了一下头,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冷落了余风的兄弟,这不是做兄弟之道,再说了,鱼肚儿最近收货收的厉害,还是面子得给他足一点,他想了想,回过头朝着自己的手下说道:“那啥,把那人给我带来,原来打算自己享用的,就借花献佛,送给马掌柜暖暖。呵呵呵!”

    “暖?”马恩一迷糊,这天津的秋天虽然有了些凛冽,但是也没有到暖的地步,不过立刻他就明白过了,这刘黑疤的意思,大约就是送个女人给自己,他也没感到多奇怪,这女人在这些海盗的眼里,恐怕也是跟货物差不多的。

    “那就谢谢刘船主了,马某就却之不恭了!”他微微拱拱手,不卑不亢,却是答应的爽快无比。

    “果然是个爽利人,鱼肚儿,有吃的没,这些天,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三人笑着说话,随着余风的吩咐,早就有人去整治酒菜去了。在他们后海船的跳板上,下了几个人,当前的一个材曼妙,跌跌撞撞,后面的两人推搡着,看来,这就是刘黑疤送给马恩的见面礼了。

    “*%¥#%¥##*&。。。。。。”那女人被带到几人跟前,兀自叫嚷着,只是这三人,去没有一个听得明白她说的些什么,不过,看她的神色,说的总归不是什么善祝善祷之词了。

    马恩打量着这女人,昏暗中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左右吧,看不出具体年龄,服饰也到整洁,显然没有收到什么侵虐待,不过这能理解,在这船上,刘黑疤就是可以定人生死的角色,他看上的女人,谁还有那个胆子去打主意。

    “模样还算周正,就是这人,和大明的人相貌稍稍有点不同,马掌柜想必没有尝过这番人女子的味道,今天你刘大哥,算是割了,待会鱼肚儿再拿你说事,压老子的价钱,你可得说句公道话啊!”刘黑疤粗鲁的将这女人拉了过来,朝着马恩面前一送:“人归你了!”

    这哪里是和大明的人的相貌稍稍有点不同,这分明就是两个人种好不好!这次在月光下,女人又在自己近前,马恩可就看得分明了,被自己一把搂住的女人,肤色白皙,深目高鼻,分明是一个白种女人。

    “*&……¥##¥%%……!”女人还在唧唧哇哇。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哪个地儿的,我船上好歹还有几个通晓那些个番子说话的,没一个听得懂,不过,反正做那事的事,也不需要听她说什么不是!”刘黑疤挤挤眼睛,笑的甚是猥琐。

    “这是英语?不对,英语自己好歹还能听得懂几句,再说了英语在世界范围内流行,那得的什么时候的事啊,现在英国人大概还在自己的那小岛上憋着孵蛋呢!”马恩摇摇头,放弃了,他那可怜的一点语言天赋,实在是有点拿不出手,他干脆不再去试图分辨那天书一样的叽里呱啦了。

    “大老爷,他说的是,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淑女!”远处的黑暗中,一个声音畏畏缩缩的响了起来。

    “谁,谁在说话!”马恩边的几个护卫,立刻就回过头来,凝视着黑暗中。

    埃米尔感觉自己的心好像都要从自己的腔里跳了出来,那女人的喊声太大,他隔着这么远都听到了,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听懂了,这女人说的是佛郎机(frank)话,而他,恰恰就懂的这佛郎机话。

    而据他所知,这些佛郎机人,就是在他自己的国家,也不多见,有时候港口里即便是一个月都不见得有一艘佛郎机人的船来,而据说佛郎机人的国家,更是距离爪哇有万里之遥,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落到这些人的手里了的。而他因为家族生意的关系,恰恰是和佛郎机人打交道比较多的。

    这是一个机会,也许,就是自己改变自己的境况的一个绝佳的机会,那人边那么都从人,一看就是大明的贵人,而那些人,都不懂佛郎机话,埃米尔几乎是一瞬间,就抓住了这个机会,而且,做出了反应。

    护卫们发现了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的埃米尔,实际上,埃米尔孤零零的一个人跪在那里,很是好辨认,他边的同伴,早就怕惹祸上,远远的躲了开来。

    “马兄弟你在这里散散心,我带大个儿和兄弟们去用些酒饭!”余风却是没打算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有这功夫,和刘黑疤讨论讨论这次的买卖不是更好。

    “好的,刘船主随意,我就是个来看闹的,不要觉得我碍事就可以了,不用管我,不用管我!”拱手送了这两位离开,马恩这才回过头,对着那边说道:“把人带过来!”

    埃米尔几乎是被拎着过来的,被马恩的护卫仍在地下,立刻就趴在地下,头都不敢抬起。

    “你懂得她的说话?”马恩有些奇怪,这人的样子,一看就是码头上的苦力,可这好歹也是懂一门外语的人才啊,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是的,小人懂的一点点!”话音有点奇怪,马恩皱皱眉,“抬起头来说话!”

    色目人?马恩一下就看了出来,面前的这个家伙,眉目中色目人的特征十分的明显,其实说起来,他的这副躯,也是有着色目人的特征的,至少大约和汉人通婚,几代下来,不是那么明显了。

    这就能理解了,没准这女人的语言就是这人以前的故国附近的,马恩仿佛明白了,而且,也许他体还有着色目人血脉的缘故,他倒是看着自己脚下的这人,有几分亲切。

    “问问她叫什么名字!”

    埃米尔抬起头,叽里呱啦和那个女人说了句,然后就见那女人突然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神色十分的激动,显然鸡同鸭讲这么多天了,终于有一个交流的对象,让她十分的惊喜。。

    问个名字而已,不用这么长吧!马恩有些傻眼了,女人叽里呱啦,都快说了半分钟了,有么有这么夸张啊。

    “大老爷,她说她叫卡洛琳,露露。卡洛琳,她说,她要求得到更好的待遇,并且希望得到您的许,用钱财赎回她的自由!”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